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99章 红梅落,碎七境界

第699章 红梅落,碎七境界

    宁凡没有直接采补擒下的一百多个碎虚鼎炉。

    他已知晓,只要获得付玲珑留下的信物,便可继任血奴园之主,可让整个血界的花魔心甘情愿作鼎炉。

    既然可以和平处理问题,宁凡自然不会对此地女修霸王硬上弓。

    血奴宫主心思飞转,银牙一咬,果真带着宁凡前往密地去了。

    她看得出来,宁凡的实力在她之上,且天生克制女修,一人之力足以横扫血界。

    反抗是不明智的行为,对方既然要去密地,血奴宫主自不会阻拦。

    若宁凡当真战胜了密地内的凶物,得到了付玲珑的信物,他便是血界之主。

    届时,不必宁凡吩咐,血奴宫主也会带着此地花魔,自行服侍宁凡,做宁凡之鼎炉。

    若宁凡不是凶物对手,死在密地,自然不会再对此地女子出手。

    带宁凡前往密地,何乐而不为?

    “你觉得,我成为血界之主的机会有多少?”宁凡淡淡问道。

    “九死一生。”血奴宫主同样淡淡回答道。

    她这么说还是客气的说法,在她看来,宁凡着实不弱,却也绝非那命仙凶物的对手。

    “你叫什么名字?”

    “一号。”

    “是么”

    说话间,血奴宫主已带着宁凡,径直前往血奴宫的后花园。

    那是一片被血纹封禁的花园,二人行至花园某座假山之后,但见血奴宫主指诀一变,假山忽的消失,露出其下一个地洞。

    “这里便是主人的闭关之地,那凶物便在里面主人的遗物,也在里面。”血奴宫主淡淡道。

    宁凡没有立刻进入地洞,而是施展窃言术。将此女心事看了个遍。

    得知此女并未撒谎,宁凡点点头,言道,“你在此等我。”

    言罢,身体化作一道遁虹,直接飞入地道洞之下。

    血奴宫主轻轻摇头,叹息道,“你若真能带着主人信物出来,便是我的主人,只是你办不到。那凶物非你可胜”

    地洞深不见底,不知飞了多久,宁凡才踩到地面。

    三面无路,只有正前方有一个一丈高的甬道。

    地面铺着青石,两边墙壁嵌着照明用的月光石。

    甬道的前方,有一道极其危险的气息,若隐若现

    “前方万丈,有一个铜殿,那命仙巅峰的凶物便在那里。你在此等候,这一战,姐姐来应付!”

    心神之中,传出洛幽的声音。

    宁凡沉默少许。催动阴阳锁之力,将洛幽从玄阴界内放出。

    今日的洛幽,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裙摆如月华流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三千青丝用一条白色发带随意挽起。

    并非刻意地打扮。却有一股特别出尘的气质。

    洛幽淡淡回眸,对宁凡妖娆一笑,“等我十息。”

    她只需十息,可灭此地凶物,这是何等的自信!

    宁凡点点头,十分信任洛幽的实力。

    如今的洛幽元神彻底修复,可发挥一丝渡真境实力。

    这样的实力,足以碾压此地凶物。

    但见洛幽莲步一踏,柔若无骨的身体忽然化作丝丝缕缕的水汽飘散。

    下一瞬,便听闻甬道前方传来一道凄厉的兽吼声。

    一息,二息,三息

    第八息,洛幽娇软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傻弟弟,可以过来了哦。”

    “好快!”

    宁凡目光微微一震,身形一晃,消失于原地。

    下一刻,出现在一座巨大铜殿之中。

    铜殿四面燃着长明灯,四壁刻有壁画。

    铜殿正中央,洛幽十分优雅地站在一只巨兽头颅上,那巨兽早已殒命。、

    宁凡还未看清那巨兽容貌,却见那巨兽忽然光华一闪,化作一张血红的符箓,灵光暗淡。

    继而,那符箓无火自燃,瞬间烧成灰烬。

    “符妖!”宁凡目光微微一凛,若他所猜不错,所谓的密地凶物,乃是一只符妖。

    符箓之术博大精深,大能符师随手画一个符,便可召出妖物攻敌。

    亦有不少大能修士偏爱以符妖守御洞府。

    “弟弟的眼力就是毒辣,这凶物正是一只符妖。”

    洛幽飘然落地,纤足一点,飞到宁凡身边。

    她容颜稍微有些苍白,看来灭杀这只符妖,并不像表面那么轻松,毕竟如今的洛幽只是元神之体。

    “没事吧?”宁凡露出关切的目光。

    “没事,只是妄动了元神之力,稍微有些累而已,不碍事前面那间石关,应该就是付玲珑的闭关之地了。我能感知出,那石关之中有一具碎念境强者的尸身就用这具尸身复活吧”

    “好。”

    二人一路向前走去,走过数间铜殿后,达到一座密地的石关。

    石关无法从外面打开,只能强行轰开。

    这石关的防御十分强悍,凭宁凡的实力,根本无法轰开。

    洛幽再次耗损了不少元神之力,才将石关轰碎。

    石关不大,只有一个冰床,一个书架,一个玉案。

    冰床之上,躺着一个血衣女子,容貌极美,却只是一具尸身。

    此尸身之主,正是六百四十万年前陨落的血界之主——付玲珑!

    兴许是借了冰床的寒气,此女尸身过了六百万年,仍未腐烂。

    石室之中,还开着一个石门。

    石门的另一端,是一个巨大的石殿,石殿之中设有一个巨大的血阵!

    那血阵,便是直达东天仙界的传送阵!

    洛幽行至冰床旁边,将付玲珑腰间的储物袋解下,看也不看,直接递给宁凡。

    “那什么血界之主的信物,多半就在这储物袋中。你得之。便可继任为血界之主,随意支配此地花魔鼎炉了。”

    洛幽又翻了翻书架上的玉简,看了看其中内容,轻轻叹气,“都是些与仙帝有关的轶闻野史,没什么大用看来这付玲珑当年是想在此闭关成帝的,只可惜,似乎出了什么变故,死在了这里”

    宁凡亦看了看此地玉简,摇摇头。此地玉简没有一个有用。

    再看看储物袋,其中装了许多空丹瓶,从丹瓶内遗留的丹香来看,这些丹瓶中曾经放的至少都是九转丹药。

    可惜,都被付玲珑吃光了

    功法,没有。法宝,没有。道晶,没有。

    倒是有一个血玉令牌,引起了宁凡的注意。

    那血玉令牌之上。只刻了一个字杀!

    只一个杀字,却让宁凡面色一变。

    此令蕴含的杀气,好生强大!

    “这是杀戮殿的长老令!傻弟弟,这一次。你可真是捡到宝了不过这宝,却也是个烫手山芋”洛幽似笑非笑地看着宁凡。

    “什么意思?”宁凡皱眉问道。

    洛幽爱不释手地看着血玉令牌,叹了叹气,将令牌还给宁凡。讲述起这令牌的好处。

    四天仙界的所有天条律令,都是四溟宗制定。

    四溟宗是超然于四天之外的大势力,其下更囊括了四天数万势力。

    在无数势力之中。西天瑶池、东天神虚阁、北天遗世宫、南天紫府学宫又是最大的势力。

    老魔是四天执事,便算是四溟宗的人。

    四溟宗势大,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在四天之内一手遮天。

    譬如东天仙界之内,就有杀戮殿不遵四溟宗制定的天条律令。

    杀戮殿也是一个超然物外的势力,据说有杀帝坐镇,底蕴深不可测。

    杀戮殿很少对外招收弟子,每千年才对外收一名弟子,所收之人必是同代无敌之辈。

    每一个杀戮殿弟子行走世间,也都是横行一方的煞星。

    杀戮殿的长老权力很大,手持长老令,可随时从宗内调集一百名真仙杀手。

    杀戮殿的长老并非任命,而是通过彼此厮杀上位。

    只要你能杀了前代长老,夺得长老令,你便是杀戮殿长老!

    宁凡手持付玲珑的长老令,他便算是一名杀戮殿长老,有从殿中调集一百名真仙杀手的权力!

    带着一百名真仙,宁凡几乎可横扫东天仙界绝大多数势力。

    从这个角度而言,长老令绝对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不过么,若让其他人知晓宁凡身怀长老令,不知会有多少人为了此令追杀宁凡。

    毕竟只要杀了宁凡,夺了令牌,便可成为杀戮殿长老。

    从这个角度而言,此令牌绝对是个祸害。

    听了洛幽的解释,宁凡又是心动,又是无奈。

    此令虽好,却不是如今的他可以拥有的。

    若他此刻跑到杀戮殿,拿令牌召集真仙助阵,恐怕立马会有无数杀戮殿弟子将之灭杀、夺令。

    “这令牌只能看、不能用么”宁凡无奈摇头。

    “这长老令还有另外一个用途。”洛幽又道。

    “什么用途?”

    “若你加入杀戮殿,并将长老令主动献上,可记上献令之功,获得杀帝亲赐奖励!啧啧啧,杀戮殿的杀帝,那可是东天仙界数一数二的仙帝,他若赐你机缘,够你受用终生。”

    “哦,这长老令还有这般用途?”

    宁凡看了看手中血玉令牌,沉默少许,片刻后言道,“罢了,此令有何用处,不是我现在关心的事情。有此令在,我可以收服血界所有鼎炉,这便足够了你呢,小幽儿?你要不要在此地借此尸身复活?”

    “嗯,我是这般打算的我需要一些加速元神、尸身融合的丹药。”

    “这个容易。”

    宁凡一拂袖,一旁的玉案上立刻出现数十瓶丹药。

    宁凡看着洛幽,欲言又止。

    洛幽元神已彻底修复,也寻得一具完美尸身,更有丹药加速元神归体她终是复活在即。

    若她成功复活,便会离去了吧

    洛幽别过目光,不敢去看宁凡,心中一丝不舍。被她深深藏起。

    她终是要走的,默默离去,默默寻机缘,默默一步步修至更高境界,待无数年之后境界足够,为族人复仇

    仇人太强,她不愿给宁凡带来任何困扰。

    “这具肉身等级不低,若我借助此肉身复活,修为必可一举恢复至舍空境界,只是复活时间也会相对延长。起码十年。才可彻底复活。我会将此密地封印,在此地修炼十年,十年后,你来找我可好”

    “好,血界碎虚鼎炉不少,若全部采补,我的修为定会暴涨不少,也需要不少时间修炼的。十年之后,我来找你。”

    宁凡歉疚地看了一眼洛幽。转身走出密地。

    他知道,因为他境界太低,洛幽并未将积压的心事告诉他。

    若他修为高些,或许洛幽会向他求助吧。

    洛幽轻轻一叹。看着宁凡有些落寞的背影,久久无言

    当一声凄厉兽吼传出密地,血奴宫主整个人都呆滞了。

    当宁凡手持血玉令牌出现在血奴宫主身前时,血奴宫主惊得花容失色。却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宁凡身前。

    “奴婢见过主人!”

    主人!

    只要宁凡得到了这血玉令牌,从今日起。他便是血界之主!

    而整个血界的花魔女修,都将是宁凡一人之鼎炉!

    这一日,宁凡收服了整个血奴园。

    血界七国,合计十万女修,全部沦为宁凡鼎炉。

    鼎炉虽多,宁凡却没时间一个个采补。

    对如今的他而言,采补化神、炼虚鼎炉几乎没有用处。

    血奴园中的花魔,都是血葬草魔化而来。

    此地的花魔一出生,便有着化神修为,但也因此寿数有损。

    宁凡成为血界之主后,第一件事便是对此地所有花魔种下禁制,并下令,所有化神、炼虚女修自废修为重修。

    唯有重修,才可根除寿数之患。

    至于一百多个碎虚女修,则全部被宁凡一一采补,通过采补的方式废去她们的修为,令她们重修境界。

    而后,十万花魔俱被宁凡收入鼎炉界。

    血界七国,全部被宁凡收入鼎炉界。

    这血界,如今已是一片荒芜。

    宁凡独自进入玄阴界闭关,空荡荡的玄阴界,空荡荡的草庐,第一次没有洛幽相伴。

    从今往后,亦再不会有这个女子相伴。

    采补了一百多个碎虚鼎炉,阴阳变的功法提升至第三重第四境界。

    不得不说,阴阳变渐渐开始展露它强大的一面了。

    普通魔修采补一具碎虚鼎炉,效果相当于服食一颗碎虚道果,只可提升百万甲子左右的法力。

    折合成元会法力,仅仅相当于500元会法力。

    厉害一些的魔功,采补一具碎虚鼎炉,也许能提升两三千元会的法力也说不定。

    宁凡采补一具碎虚鼎炉,却可提升近5000元会的法力。

    加上古神心窍的神效,一具碎虚鼎炉,便是1万元会法力!

    采补掉所有鼎炉,宁凡一身法力达到430万元会!

    阴阳变绝非普通双修魔功可相提并论!

    若再有千具碎虚鼎炉,宁凡有把握一举修炼到碎九巅峰。

    可惜碎虚鼎炉并非大白菜,似血界这样有一百多个碎虚鼎炉的地方,怕是很难找到第二个了。

    就算是四天之上,碎虚鼎炉也不是轻易可以得到的。

    十年过去,宁凡重返血奴宫的遗址,进入密地寻找洛幽。

    洛幽已解除密地封印,此刻的她,早已彻底复活,并将肉身彻底祭炼,恢复本来容貌。

    她坐在冰床之上,静静等待着宁凡到来。

    她不得不离去,只是离去之前,她有些东西,想要留给宁凡

    宁凡一步步行至石关,心中颇为沉重。

    洛幽是陪伴他最久的女子,始终呆在玄阴界内,陪他一次次渡过艰难险阻。

    洛幽复活了。该走了,他不舍,却无可奈何。

    他知道,他修为太弱,帮不了她,也留不住她。

    而他当初承诺她的,不就是要助她复活,放她离去么。

    “你要走了么”宁凡看着洛幽,苦笑道。

    “嗯既然此地有通往东天的通道,我便先去东天。再去其他界面,寻机缘,提升实力。”

    “你会去哪里?”

    “不知哪里有机缘,便去哪里吧。放心,如今的我仅仅舍空境界,远不足以复仇,我不会拿性命开玩笑的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宁凡不在他想,坐在冰床上。靠着洛幽。

    才刚刚坐定,一片冰凉柔软的唇瓣已凑了过来。

    “要分别了,给你留些念想吧你的日月碑不是还差第二阴灵么,把我的拿去”

    宁凡目光一柔。没有推开怀中冰凉的人儿,翻身将她压在冰床上。

    隔着薄衫,抚着洛幽冰凉柔嫩的腰肢,滑入洛幽的薄衫。肆意游走

    忽然间,宁凡目光变得清明,皱眉问道。“你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很重的伤,即便借尸重生,这伤竟还留着”

    “不要问,什么也不要问宁凡,不要问,就当这是一场不会苏醒的春梦”

    不再称呼傻弟弟,而是称呼宁凡。

    这一刻的宁凡,在洛幽眼中,只是心爱的男子,不是其他。

    刺痛传来,点点红梅染在冰床之上。

    洛幽疼得长睫含泪,她不是一个柔弱的人,只是这一刻,她忘了所有仇恨与背负,甘愿柔弱一次。

    这只是一场梦

    似有若无的轻哼与嘤咛声,在石关之中回荡着。

    很美很美的梦

    不知要了多少次,宁凡忽然身体麻软,意识越来越模糊。

    他苦笑,他竟中了洛幽半吊子改良版的采阴指

    洛幽没有阴阳锁,却也是阴阳变的修炼者,耳濡目染,自然会一些宁凡所会的秘术。

    宁凡还是第一次尝到采阴指的滋味

    他知道,洛幽不舍得在他清醒之时离去,所以要弄昏他,不告而别

    “小幽儿”

    宁凡昏沉的目光,看着穿上衣衫、不舍看着自己的洛幽,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终究抓不住

    “宁凡,希望我们此生还会再见”

    朦胧中,宁凡看见一个白衣女子决然走向传送阵的背影,以及跌落在地板上的一滴泪

    而后,沉沉睡去

    他是碎虚六重天的修为,洛幽却是舍空境界!

    洛幽懂得双修秘术,主动与宁凡双修,宁凡自无任何风险。

    她将自己的元红赠与宁凡,令宁凡一夜**便法力暴涨百万元会。

    睡梦中,宁凡法力达到530万元会。

    阴阳变的功法,则达到第三重第七境界。

    日月碑的第二阴灵补全了,宁凡没有心思去看。

    醒来后,顺势突破碎虚七重天的修为,随手破去天劫,法力提升至550万元会,宁凡也没有任何喜悦。

    他的心空荡荡的,看着冰床上斑斑点点的红梅,沉默不语。

    梦,终究是醒了么

    “羞羞羞!小凡凡舍不得大美人了!”

    “羞羞羞!大美人也舍不得小凡凡!”

    “羞羞羞!小凡凡到现在都还光屁股!”

    “羞羞羞!其实彤彤也想和小凡凡春风一度,可惜她太小了”

    “我我我不想”小结巴面红耳赤地辩解道。

    宁凡看着丢在一旁的剑袋,大感无语。

    他在这里伤感,五个小不点却在这里搅和。

    不过拜这五个小不点一搅和,宁凡的心情好了许多。

    “安静些,你们太吵了。”

    “哼哼!大美人叫那么大声,你都不嫌吵,我们小声说几句话,你就嫌吵,你重色轻友!”几个小家伙抗议道。

    “”

    宁凡懒得跟几个小丫头去辩了,他这才有心情去看玄阴界内的变化,这一看,目光不由得一震。

    玄阴界中的停留时间,已提升至一年。

    日月碑的威力,则已堪比命仙一击!

    穿上衣物,宁凡从储物袋中取出紫阳之力的结晶,目光微闪。

    若再吞噬第三阳,玄阴界还会继续升级,日月碑的威力也可继续提升!

    此刻日月碑的威力,足以瞬杀散仙。

    若继续提升

    恐怕便是人玄初期的命仙,也难挡日月碑一击!

    待紫阳之力尽数吞噬,玄阴界内,已可一次性滞留三年!

    至于日月碑的威力么

    宁凡试了试,施展一次碑术,会抽空一身法力,却足以直接重创人玄初期的命仙!

    若洛幽未送他第二阴灵,他自然也无法吞噬第三阳灵。

    洛幽担心他,所以助他提升日月碑威力,增加自保之力么

    宁凡再次陷入沉默。

    三个月后,宁凡将碎虚七重天的境界彻底稳固,才步入前往东天仙界的传送阵。

    不曾想,传送之时,传送阵竟出了一点点小变故

    这传送阵每一次启动后,需等待数年,才可再次完美启动。

    这一点,宁凡不知,洛幽亦不知。

    洛幽先一步离去后,宁凡没有等待数年,便开始传送,传送的位置,却是出现了小小偏差

    宁凡一不小心,被传送到一重重破界之光的光海之内!

    破界光海么,就算是散仙掉到里面,也是必死的下场。

    宁凡么

    他一边无语,一边仗着八千八百颗黑星护体,硬是强行冲过了破界光海!

    只是冲过光海的瞬间,宁凡已是重伤垂死,只看到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浩瀚星河,便双眼一昏,一头栽向一颗黑色修真星之上。

    此星,名为乱魔星!

    这片星域,名为乱魔星海!

    乱魔星上,共有七千多个修真国。

    某个下级修真国之中,一个小型魔宗之内,几名金丹魔修正朝着一尊魔像跪拜。

    “哎,我千秋宗无法凑足上国所需的鼎炉,灭亡在即,求老祖显灵,赐我千秋一条活路”

    几名金丹老头对着魔像百叩千拜,后面还有数十个融灵修士叩求魔像。

    忽然间,一道天外魔光从天而降,砸落在千秋宗的祖庙之中。

    大殿被砸出一个窟窿,老祖遗像被生生砸烂。

    一个浑身浴血、魔气滔天的白衣青年,周身闪烁着诡异地黑色星光,出现在大殿之中,冷眼注视着众人。

    “老、老祖显灵了?”一群千秋宗魔修不可置信地看着白衣青年。

    难道这白衣青年,是他们的老祖——千秋老祖?

    显灵了?难道真的显灵了?!

    “拜见老祖!”

    大殿之中,立刻响起无数道喜极而泣的声音。

    宁凡筋骨俱碎,此刻只是强撑着一口气,连金丹修为都发挥不出。

    他冷冷看着众人,虽不知众人为何呼他为祖,却一声令道,“准备一间石关,老夫要马上闭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