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98章 血界七国

第698章 血界七国

    天空之中蒙着淡淡血雾,太阳也散出殷红如血的光芒。

    一片片血原之上,长满了血葬草。

    一队红发女修正骑着一种带角的血马,在血原上来回巡视。

    这队女修修为不弱,皆是化神修为,一共19人,各个神情凝重。

    “奇怪,明明感到有人入了我血葬国,为何看不到人影”一名化神后期的女修皱眉道。

    “莫非又是其他六国的探子?”另一名化神中期的女修猜测道。

    “有可能,宫主大限已至,其他六国花魔自是要蠢蠢欲动了,目的不外乎是主人遗物。哼,她们真是不知宫主好心,主人遗物被那凶物护着,岂是她们可以夺得,不让她们去取,不过是为了她们好”

    “宫主性格还是太软弱了,若我有宫主修为,早就灭杀其余六国叛逆了,岂会给她们谋逆的机会!”

    “住嘴!宫主的对错,是你一介下人可以议论的么!”

    “属下知错!属下再不敢多嘴了!”

    “哼!回去再责罚你,走!”

    一队女修来如风,去如风,很快便离去了。

    在这些女子离去许久之后,血原之上,一个白衣青年及一个身体羸弱的红发女子,忽然出现在原地。

    “宫主大限已至!怎么办!”那红发女子皱闻这个消息,面色悲戚。

    她看着身旁的白衣青年,第一次露出哀求之色,“求求你,救救宫主,就像你当初救我那样!”

    “哦?你让我采补你家宫主?”白衣青年眼带莫名的意味,看着身旁的红发女子。

    白衣青年正是进入血奴园的宁凡,而那红发女子,则是他曾经收服的红发鼎炉。

    “采补就采补。总比死了好啊!”红发女子咬着唇说道。

    “你家宫主什么修为?”宁凡淡淡问道。

    “碎碎虚九重天”红发女子不敢撒谎。

    “倒是个不错的鼎炉只是她为何不自废修为,那样也可保命。根本无须我去采补吧。”

    “她不会废掉自己修为的,她便是死也会守护血奴宫的,她太倔强”

    “是么现在,你将血界七国的具体情报,全部告知于我。”

    “除非你答应救宫主否则”

    “她是一个上好鼎炉,我自然不会浪费。现在,你可以说了。”宁凡冷漠道。

    “好,我说。”

    宁凡交给红发女子一个玉简,红发女子将所知情报全部刻印在玉简之中。

    看罢玉简中的情报。宁凡目光微微一闪。

    血奴园,曾经是杀戮殿长老付玲珑的私人花园,专为饲养花魔。

    某一日,付玲珑忽然修炼出错,暴毙于血奴园中。

    她所有的遗物,都存放在某地,那处地方,只有历代血奴宫的宫主知晓。

    据说,付玲珑有一个往返东天仙界的私人通道。就在存放遗物之处。

    这通道,正是宁凡此行的主要目的!

    当然,这整个血奴园的碎虚鼎炉,也是宁凡的目的之一。

    血界七国。血奴宫位于血葬国,只有一名宫主是碎虚修为。

    其她碎虚早已叛离血奴宫,自建魔国。

    其他六国之中,共有碎虚女修不下百人!

    这些人。无一不渴望得到付玲珑留下的遗物。

    她们寿数有缺陷,却无人舍得自废修为。

    心道若得到付玲珑遗物,必可修复寿数问题。

    这百名女碎虚之中。最高修为仅是碎虚七重天。

    六国强者虽多,却无人修为高过血奴宫主。

    血奴宫主仗着护宫仙阵,硬是一次次挡下了来犯之敌的进攻。

    只是如今血奴宫主大限已至,性命垂危,若六国强者再来进犯,怕是再无抵挡之力。

    “恐怕你家宫主陨落之时,就是血葬国被其他六国屠灭之时”宁凡收起玉简,言道。

    “不,宫主那么好的人,怎么可以死!可恶的叛逆,她们根本不知,宫主如此拼命,只是想保护她们,她们这群狼心狗肺的叛逆!”红发鼎炉愤慨道。

    “刚才那群女修说,付玲珑存放遗物的地方,有凶物存在,十分危险那凶物是什么?”

    “我不知道应该说,没人知道那凶物是什么。只是那凶物确实厉害,曾有好几代宫主,都修炼到了散魔境界,进入密地,试图获得遗物,却被那凶物轻易撕成碎片”

    “能将散魔轻易撕成碎片的凶物”宁凡眉头一皱。

    如此说来,这神秘凶物果然不可小觑了。

    无论是寻获付玲珑的遗物,还是借通道飞升东天,都需要与那凶物交锋。

    那凶物起码是命仙修为宁凡虽然不弱,却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在命仙手下百分百活命。

    况且,若那凶物的修为比命仙更高呢

    “好弟弟,不必怕,那凶物是命仙巅峰修为,却还未至真仙,以姐姐如今修为,灭杀之,不难!”

    心神之中,忽然响起一道久违的声音。

    宁凡目光一柔,“小幽儿,你的元神”

    “已彻底修复了,即便没有肉身在,也可勉强发挥渡真境的实力,若能寻一具真仙尸身,怕是能一举恢复舍空境界的修为呢。我能感知到,这处血界之中,有一具真仙尸身,被那凶物守护着”

    “付玲珑的尸身!”宁凡并不傻,猜出了关键。

    “付玲珑,是谁?说起来,你为何在此地?”洛幽诧异问道。

    宁凡闭上眼,透过心神,将飞升之事及血奴园情报一一告知洛幽。

    “你已要飞升了么”一声幽幽的轻叹在玄阴界中响起。

    有了太乌所赠的丹药,洛幽元神已彻底修复。

    此地又有一具堪称完美的真仙女尸,可供洛幽复活。

    而宁凡一出血奴园,便飞升至了东天。

    东天,是她与他的分别之地么

    “你有十成把握灭杀那凶物是么?”宁凡再次询问道。

    “嗯。命仙巅峰又如何,姐姐我一指之力,便可令它殒命。”洛幽妖娆一笑。

    “既如此,倒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付玲珑的尸身、遗物、飞升通道都在这里,无论如何,这凶物是必须灭掉了。小幽儿,你先休息一下,在对付凶物之前,不要耗损元神之力。”

    “嗯”

    宁凡闭着眼。心神中与洛幽交流着。

    他伫立许久,红发鼎炉不敢打扰他。

    忽然间,整个血葬国中传遍了号角之声。

    四面八方,更有数之不尽的血色烽烟冲天而起。

    “不好!战事起了!六国开始攻打血葬国了!”红发鼎炉霎时间面无血色。

    六国开始进攻血葬国,就预示着宫主离死不远。

    “求求你,快去救救宫主!她现在一定还在勉强自己守护血奴宫!求求你,解掉她心中的枷锁!”

    红发鼎炉抱着宁凡的腿呼喊。

    宁凡徐徐睁开双目,拂袖扶起红发鼎炉,望着远处烽烟。目光同样有些凝重。

    他隐约感知到,有百余道碎虚气息正朝血葬国直奔而来。

    血奴宫的宫主真的要死了么

    “我看中的鼎炉,怎能这般轻易死去。”

    宁凡取出黄金古剑,载着红发鼎炉。御剑直奔血葬国国都而去。

    血奴宫,就在那里!

    小不点慕微凉正在鼎炉环中呆着,这一刻,宁凡不必掩饰他的无情。

    他要将整个血奴园的碎虚花魔。全部收为鼎炉!

    血奴宫中,一个红发高挽的宫装女子,正半倚着床榻。在两名女修的服侍下用药。

    她面色苍白之极,体内的生机正飞速流逝。

    “本宫终于还是要死了么可惜,如今的血奴宫内,再无一人可担大任,继任下一任宫主,制衡六国本宫死后,那些人定会进入密地,她们是在寻死,本宫只是想保护她们,她们却不知”

    宫装女子长长叹息。

    一旁的一个女修则齐齐露出愤慨之色,“哼!宫主对她们好,她们却不知道,只会恩将仇报!照我说,就应该让她们进入密地,被凶物吃掉才好!”

    “宫主,你为何不自废修为,只要自废修为,就可解决花魔之体的缺陷”另一名女修小心问道。

    “不,若失了修为,本宫不过是废人一个,与死何异,倒是如今留着修为,还能在死前守护血奴宫一段时间对了,四百三十一号有消息了么?已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没消息么”

    四百三十一号,是被宁凡收服的红发鼎炉之名。

    “没有任何消息”两名女修叹息道,她们知道,宫主是个念旧之人。

    “是么”

    宫装女子疲惫的闭上双目,下一刻,凤目怒睁。

    她听到四面边声、号角连营!

    她看到了满国烽烟,大敌入侵!

    “本宫还没死,她们就已经迫不及待了么!咳”

    宫装女子一怒,翻身下床,却胸口一痛,咳出鲜血,面色更加灰败。

    她抹去鲜血,怒而走出血奴宫。

    却见血奴宫外,已有无数本国女修战死。

    六国碎虚各自踏天而立,挥手间,便能收割一个个化神、炼虚女修的性命。

    “哦?一号竟然还活着!”一名脸上长着鳞片的碎七美妇踏天冷笑。

    一号,便是血奴宫主之名。

    而她,是二号!

    若一号死,她可取而代之!

    “速速住手!主人说过,我等花魔之间,不可彼此厮杀!”宫装女子怒斥道。

    “呵呵,主人都死了六百四十万年了,而我等花魔,也早已不是主人饲养的那一批,何必听什么主人命令。一号,你不必拿主人的名头压我们。若你识相。自废修为,滚去一边,我等看在往昔情分上,可饶你不死!”另一名黑甲美妇冷声威胁道。

    她,是三号!同样拥有碎虚七重天的修为!

    “你们忘了祖训了么!即便主人死了,我们也必须奉行主人的所有命令,除非下一位主人出现!”宫装女子银牙紧咬道。

    “当然没忘!我等是来寻主人遗物、破解花魔缺陷的,更是来寻主人的令信,成为血奴园之主的!只要我等寻得令信,你区区一个血奴宫主。也得奉我等为主!”又一名美妇冷然道。

    “令信只有一个,主人只有一位,你们谁来当血奴园的主人?”宫装女子冷笑回应。

    “这”不少碎虚女修目光微变,开始彼此戒备。

    鳞甲美妇咯咯一笑,摆摆手道,“诸位姐妹不要被这贱人挑拨,谁来继承令信,那是之后的事,我等先灭了血奴宫。入了密地,夺了令信,再来争夺主人之位,如何?”

    “姐姐说的有理。我等险些被这贱人挑拨了,杀了她!”

    “哼,动手!”

    百余名碎虚女修全部催动秘术,一道道血光打在天上。天空立刻下起血雨。

    宫装女子大惊,立刻下令,“尔等速速遁入血奴宫。莫要被血雨击中!”

    言罢,更是立刻取出一个血色阵盘,在血奴宫外张开一个血色仙阵,试图抗衡血雨。

    血奴宫外,三分之一的女修逃入了血奴宫的阵光之内。

    另外三分之二,全部被血雨淋湿身体,身体不由自主地溶为血水。

    数息之内,此地起码陨落了数万化神、炼虚女修!

    “你们既然不遵主人遗命,灭杀花魔姐妹,就莫怪本宫手下无情了!玲珑血阵,杀!”

    血色仙阵忽然光芒大亮,数之不尽的血箭从阵光中射出,每一道血箭都足以瞬杀碎一修士!

    六国碎虚全部花容失色,唯有那鳞甲美妇冷笑不绝,抬手祭起另一个阵盘。

    “玲珑血阵,杀!”她所言所语,竟与宫装美妇一次不错!

    这一抬手,六国碎虚全部被一重重血色阵光保护着。

    那血色阵光与血奴宫之阵如出一辙,同样飞出无数血箭,与遥遥射来的血箭对轰一处。

    渐渐的,血奴宫的大阵阵光出现的裂痕,而鳞甲美妇的阵光亦出现了裂痕。

    最终,两阵同时被破,鳞甲美妇与宫装女子手中所持阵盘,全部损毁。

    “你竟有主人当年所制的第二个仙阵阵盘!”宫装女子不可置信道。

    “哼,若无此物,妹妹岂敢来找姐姐的麻烦!现在的你无阵光保护,修为虽高,大限却至,若妄动修为,怕是死的更快,呵呵,姐姐,你这便去死吧,上!”

    鳞甲美妇一摆手,身后的百余名碎虚女修全部杀气腾腾冲向宫装女子。

    宫装女子想要掐诀施术,继续反抗,却再次胸口一痛,咳出血来,眼露绝望之色。

    “血奴园,这一次怕真的是要死伤惨重了”

    是,她会死,这百余名碎虚女修,全部会入密地,全部会死。

    是她这个宫主无能,才导致了今天这一局面。

    “宫主!”

    一道熟悉的女子之声,忽然传入宫装女子耳中。

    她不可置信的侧过目光,却见一道黄金剑光正由远及近驰来。

    在那金光之中,有一名陌生的白衣男子,还有一位熟悉的红发女子。

    那是失踪已久的四百三十一号

    “妹妹你”她有太多的疑惑想问红发鼎炉。

    譬如,她这数十年来去了哪里。

    又譬如,她怎大胆到带一个外界男子进入血奴园。

    她难道不知,这是违反祖训的么。

    没有机会开口询问,那黄金剑光已生生挡在百余名碎虚女修前方。

    “男人!”

    六国碎虚全部一怔,想不到血奴园中竟会出现一个男人!

    血奴宫内,亦有无数女修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名白衣青年,她们一生一世都没见过男人!

    “你把这颗丹药拿给你家宫主服下,保住她的性命,这些鼎炉,我来收取。”

    宁凡交给红发鼎炉一颗丹药,令她降下血奴宫。

    目光扫了扫身前百名碎虚鼎炉,冷漠的眼神中,古井无波。

    鼎炉!

    这些花魔在他眼中,俱是上等鼎炉!

    “哼!此人似乎是一号的帮手,杀了他!”鳞甲美妇冷冷令道。

    百余名碎虚女修还未来得及对宁凡出手,宁凡却先一步出手了!

    一步,化作黑衣,目光更加冰冷无情。

    抬手,抽魂吞魂,修为已接近散仙!

    这一刻的宁凡,比血奴宫主更强。

    且他一身手段,更是对女修有着逆天克制!

    “囚阴索!”

    黑衣宁凡大手一抓,数百条囚阴索如银蛇一般,从宁凡的袖中飞出,朝一个个碎虚女修飞去。

    这一刻的宁凡,修为远远凌驾于在场女修之上!

    他的囚阴索,错非命仙女修,否则无人可避过!

    捆!捆!捆!

    一个个碎虚女修被囚阴索捆住,被宁凡毫不怜香惜玉地丢在血奴宫宫外地上。

    碎一也好,碎二也罢,纵是碎五碎六,也只有乖乖受绑!

    黑甲美妇害怕了,她转身想跑,却被宁凡一索拿下,仍在地上。

    鳞甲美妇吓得半死,宁凡此刻的修为堪比散仙,但他面对女修时的战力,却几乎堪比命仙了!

    克制,死一般的克制,完全没有抵挡之力!

    她一咬牙,取出一个阵盘,想要传送逃遁,却被宁凡扬手一索,抽碎阵盘。

    再一索捆去,直接将之捆缚,拎小鸡一般提着。

    收起黄金古剑,宁凡降落于地,目光淡淡扫过在场女修,最终,落在宫装女子脸上。

    “你不是血奴园之主,放了她们,你没有资格采补她们!”宫装女子厉声斥责道。

    她不是傻子,岂会看不出,宁凡是敌非友。

    即便救了血奴宫,也绝非出于好心!

    “有意思若我成了血奴园之主,又当如何?”

    “若你成了血奴园之主,自然可以采补此地所有鼎炉!我等生来便是为主人作鼎的!”

    “如你所愿。”

    宁凡将手中提着的鳞甲美妇随手丢在地上,对一旁的红发鼎炉吩咐道,“你让你血奴宫之人,看紧这些叛逆,至于你”

    宁凡目光转向宫装女子,难得一笑,

    “带我去密地吧,我这便寻得令信,做你血奴园之主。”

    对有骨气的女人,他还是很欣赏的。

    (2/2)没更了,大家早点洗洗睡。(未完待续……)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