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95章 了尘缘(四)

第695章 了尘缘(四)

    三日后,宁凡送白素回到姑苏。

    又住了一个月,独自返回越国。

    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开中山国之后,中山国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无数元婴、化神乃至炼虚老怪,不远万里跑到中山国,死命结交青剑宗。

    原因么石明可是孽云雨皇的‘儿子’,结交还需要更多理由么?

    看着对自己曲意奉承的诸多老怪,青剑宗主苦笑不已。

    这里的人,随便一个都足以横扫中山国,是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想不到啊

    他本只是想找个对女儿好的人的当女婿,不曾想,找了个背景如此恐怖的女婿。

    石明立在青剑山之巅,一站七日。

    “夫君,你别难过了,公公婆婆还会回来看你的。”风情儿依偎在石明的身旁,劝道。

    她以为,石明是在想念宁凡与白素。

    “不,我不是在难过,我只是在感慨我一直在追逐那个人的脚步,拼命修炼,想有朝一日,成为他的臂膀。如今才发现,想要追上他的脚步,有多难”石明叹息道。

    “夫君”风情儿不知该如何去哄石明,咬唇不语。

    “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我会沿着那人的足迹,一步步追上去,变得和他一样强大,强大到保护心爱之人,再不受伤害我不会让他失望!”

    石明眼露滔天战意,这样的目光,让风情儿为之迷醉。

    “夫君一定可以做到,情儿相信你”

    苏颜、顾十娘、焚翅三女,最近忙于简化四族魔纹。力图让这魔纹更适合低阶修士铭刻。

    她们分别是岚角族、鬼目族、六翼族的魔妃,自是精通魔纹之术。

    风雪言亦是魔妃,可是只是个混吃混喝的家伙

    “颜姐姐,主人即将飞升,你不去看看他么?”七梅城魔纹殿中。顾十娘怜惜地看着苏颜。

    “看他,我有什么资格看他”苏颜幽幽一叹。

    “怎么没有资格,我三人之中,唯你有资格。”焚翅羡慕地看着苏颜。

    同是魔妃,但焚翅与顾十娘皆知,宁凡不曾对她们动心。只对苏颜有意。

    顾十娘求宁凡杀鬼目长老,宁凡应了,将她带走。

    焚翅则是宁凡从六翼族带出来的。

    从始至终,宁凡对她二人都是疏离的,并非待她们不好,只是并无情意。仅有恩义。

    “我我不够资格”苏颜眸色带着自伤。

    宁凡身边的优秀女子太多太多,而她,只是不起眼的那个。

    岚角族内,她蒙宁凡相救,却始终无法回报。

    回报不了,当宁凡面对碎虚强敌之时,她根本无力相助。

    “什么不够资格?”宁凡微笑着步入魔纹殿。吓得三女直接站起,恭敬行礼。

    “何必如此生分,你们继续忙,我就在旁边看看,不会打扰你们的。”

    “是。”

    三女依言,重新坐下,围在玉桌前,在宣纸上反复画着玄奥的魔纹。

    宁凡静静看着,果然没有出声打扰。

    四族魔纹,当年他并未全部铭刻。日后也不会铭刻。

    他的魔纹是魔罗魔纹,不需要这些低阶魔纹。

    不过宁凡不得不承认,三女对魔纹的造诣确实很高。

    一番改良之后,便是辟脉修士,也可在身上刻下一角魔纹。提升肉身之力。

    三女之中,又数苏颜魔纹造诣最高。

    她曾为岚角族长,见识阅历自不是其他二女可比。

    改良魔纹功劳最大的,非她莫属。

    顾十娘、焚翅愁眉不展,半点也摸不到半点头绪,不知该如何继续改进魔纹。

    苏颜倒是思路清晰,素手执笔,一丝丝改良着魔纹。

    只是心里损耗太大,容颜不由得有些苍白,秀额更是细汗密布。

    她正全神贯注设计魔纹,忽然间,娇躯紧绷。

    宁凡竟拿着手帕,正为她擦去额头细汗。

    “别别这样”苏颜有些慌乱。

    “我打扰到你了?”宁凡笑问道。

    “不是”

    “嗯,那你继续忙,我不打扰你。”

    苏颜无语,她的心已被宁凡完全搅乱了,已经无法专心了好不好!

    把他当成一棵树,把他当成一棵树,把他当成一棵树

    苏颜在心中默念咒语,渐渐的,将宁凡抛诸脑后,重新设计起魔纹。

    宁凡满头黑线,他有窃言术在手,如何不知苏颜此刻心中所想。

    她把他当成了一棵树

    好吧,一棵树就一棵树吧。

    正当苏颜全神贯注之时,宁凡悄然握住苏颜的手,将法力度入苏颜体内。

    苏颜苍白的脸色,渐渐泛起正常的红润,而后,变得羞红。

    “你你可不可以暂时离开一下”苏颜无奈道。

    “我打扰到你了?”宁凡笑问道。

    “没有”

    “哦,那你继续忙,不用理我。反正我是一棵树。”

    苏颜俏脸更红,她的心事竟被他看穿了

    感受到宁凡度入体内的法力,苏颜心中又有些甜丝丝的。

    罢了,就让他在这里继续烦人吧。

    也没什么不好

    原本自伤的侧脸,勾起动人的笑意。

    明明被打扰着,苏颜却觉得自己的思路更清晰了,天黑之前,她终于将魔纹初步改良。

    而宁凡,则握着她的手握了一天。

    苏颜轻轻抽出柔掌,起身疲惫地伸个懒腰,这才法诀顾十娘与焚翅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幽经的魔纹殿,月光暗淡。只有她与宁凡二人

    “你的手很凉,想是最近太过忙碌,有些体虚。魔纹改良不必急于一时,此事太过损耗心力,可徐徐图之。”宁凡关切地看着苏颜。那目光,让苏颜有些躲闪。

    “没有话想对我说么?”宁凡笑问道。

    “能说什么呢”苏颜垂下头不语,好似一个幽怨的龙女。

    三千青丝如瀑,头上生着两个精致的玉色小角,倒是可爱。

    “你想不想回岚角族,若你愿。我可解除岚角族的镇压”宁凡话未说完,便对上苏颜难过的眼神。

    “你想赶我走,是么?你明明知道,岚角族,早已不是我的家”

    “抱歉,我见你心情低落。以为你想家了,若你不愿离去,这越国,便是你的家,没人会赶你走。”

    宁凡歉然一笑,伸出手,把玩着苏颜头上的玉色小角。惹得苏颜俏脸绯红,却并未反抗。

    “若有一日,我战死东天”宁凡淡淡道。

    “你不可以死!”苏颜忽然紧张道。

    “我话还没说完,我当然不会死。我是说,若有一日,我战死东天,不知还有谁有幸,抚弄你的小角,就为了时常摸摸这对小角,我也会活着回来的。”

    宁凡明显是在调戏苏颜。很明显!

    苏颜羞恼地看着宁凡,她都说了什么!她哪有资格说那种话!宁凡竟诱导她说那种话!

    “早点休息,这瓶丹药名为养阵丹,有恢复心力的效果,你时常损耗心力。偶尔服上一颗,对身体好。”

    宁凡递给苏颜一个丹瓶,又抚了抚苏颜的侧脸,转身走出魔纹殿。

    苏颜霎时间俏脸血红,看着宁凡离去的背影,目光迷离,久久说不出话

    回想起那一年,宁凡抱住她逃避岚角残界群魔追杀,一时竟恍然失神。

    手中的丹瓶,似更加沉重,被她小心收起,似收起最珍贵的东西。

    “记得回家”她低低自语,声音很小很小。

    唯有在宁凡走远之后,她才敢说出心里话。

    “好的。”宁凡的回答却传回魔纹殿。

    苏颜的心瞬间漏了一拍,抿着唇,奔回自家闺阁。

    脸却是火烧火烧地滚烫

    想不到堂堂岚角族长,也会有如此小女儿姿态的一面有趣

    宁凡笑着回房,正见自家榻上赖着一只小黑貂。

    “小黑想我了?”

    宁凡十分热情地将小黑貂抱在怀中,手掌在小貂柔软的身体的抚摸。

    小貂立刻露出人性化的羞愤之色,身形一晃,变作一个不着寸缕的女子。

    “下流!”魅晨羞愤地看着宁凡。

    她虽然变回人形,此刻宁凡的手,却还是抓着她胸口的柔嫩。

    既如此,还不如不变回人形,还能少被吃点豆腐!

    “小黑找我有事?”

    “切,我找你这臭男人有什么事?”魅晨挣脱宁凡怀抱,素手一扬,身上已出现衣服,没好气地反问道。

    “需要道晶突破境界?”宁凡看得出,魅晨的修为距离突破碎虚四重天还有一段距离,却也不远。

    不过若是有大量道晶相助,突破碎四不难。

    魅晨脸一红,她还真是来借道晶的,只是借用道晶之话,她还真说不出。

    她差不多需要400万道晶,才可突破碎虚四重天。

    七梅城虽说还有七千万道晶,但400万确实不是小数目,她不好意思去拿。

    虽说宁凡早已下令,若魅晨需要,可直接取用道晶的。

    “小黑,不要跟我见外。”

    宁凡拂袖一摄,魅晨站立不稳,直接倒在宁凡怀中。

    没有想象中的旖旎之事,宁凡屈指一点,魅晨退出人形,变会貂身。

    抚摸着小貂光洁的皮毛,宁凡嘴上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小貂则羞愤不已。

    宁凡的手在乱摸哪里!

    虽然她变成了貂身,但貂也有节操,也有贞操!

    “作为妖宠,你有义务陪主人睡觉。”宁凡一本正劲地说道。

    “嗷呜!”小貂强烈抗议。

    “睡吧。”

    宁凡一拂袖,房间内的烛火熄灭。

    他还真就抱着小貂睡了一夜。啥坏事没做。

    魅晨第一次怀疑起自己的魅力,难道她人形时的美貌,还不如貂身的容貌?

    否则宁凡为何抱着貂身的她睡,也不抱着人身的她睡?

    依偎在宁凡怀中,小貂渐渐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嗅着宁凡的味道,意外睡得很香甜。

    天明,宁凡醒来,小貂已不知滚去哪里了。

    沉默少许,宁凡更衣起身,去寻其他女子。

    此去东天。归期难料,终究是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从储物袋中取出言剑之术的玉简,宁凡笑了笑,身形一晃,消失于房中。

    七梅城,剑殿。

    剑殿一座石关之内。一名粉衣女子正盘膝于地,不断掐着剑诀,秀眉紧蹙。

    她有着碎虚一重天的修为,突破碎二在即,只是始终无法突破。

    不是修为不足,不是剑悟不足,而是心乱。

    再一次尝试冲击瓶颈。仍是以失败告终。

    藤纤柔睁开眼睛,擦了擦香汗,眸光充满叹息。

    “他要飞升了么”

    “他曾说五百年后还我自由,我本还将信将疑,原来如此他根本就不需要我在他身边五百年。那时的他尚未碎虚,所以他需要我的力量。以他如今修为,又如何需要一个碎虚一重天的帮手我对他已无用。”

    “那一年,我还奉了藤皇之令追杀他他嘴上不说,心中应该是恨我的吧。”

    藤纤柔自语着,忽然间。身前凭空出现了一个白衣青年,将她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来了!”

    “我我怎么不能来?”

    宁凡一笑,径自坐在藤纤柔身边。

    藤纤柔秀眉一蹙,屁股往旁边挪了挪。

    宁凡果断跟进。

    “你来做什么?”藤纤柔无语,躲不开宁凡。便不躲了,任宁凡挨着自己。

    “还记得言剑之术么?”宁凡笑问道。

    这一问,藤纤柔又是愧疚,又是羞恼。

    言剑之术是她与宁凡初次交锋时,误以为宁凡施展的剑术。

    愧疚,是因为想起了追杀宁凡的往事。

    羞恼,是因为她后来才知道,宁凡根本就不会什么言剑之术。

    还因此对宁凡崇拜之极!

    但宁凡竟然一直不说破事实,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她的崇拜。

    “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言剑之术”藤纤柔摇头道。

    “打个赌吧。若我真的会言剑之术,你就永远留在越国。若我不会,便还你自由,你可离开雨界的。”

    言罢,宁凡一拂袖,竟是直接解除了藤纤柔识海中的扶离妖禁!

    自由!他竟真的还她自由!

    没有重获自由的喜悦,藤纤柔心中竟有些苦涩。

    她明明知晓,他不会言剑之术的。

    他打这个赌,大概只是寻个借口,赶她走而已。

    果然,没有利用价值了,她藤纤柔就什么都不是了么。

    “要赌么?”宁凡笑问道。

    “好,赌!好,赌完了!你不会言剑术,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走,要去哪里?

    他赶她出雨界,她还能去哪里。

    回树界么,那里算是她的家么。

    藤纤柔刚想要站起,却被宁凡一拽,重新坐下。

    “你想去哪里?你输了,必须一生一世留在雨界。看,这就是言剑之术。斩!”

    宁凡目光骤然一厉,一字念出,音波化作剑芒,将石关内四座试剑石全部斩碎!

    “你输了。”宁凡笑道。

    “我,输了?你,你什么意思?你想让我永远留在雨界?”

    藤纤柔的心忽然漏了一拍,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他什么意思,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拿去,好好研习,你不是很喜欢言剑之术么。好好提升修为,将来给我做鼎炉。”

    宁凡将袖中玉简递给藤纤柔,随手将藤纤柔的满头青丝揉乱,站起身,笑了笑,飘然而去。

    “他,没有赶我走”藤纤柔握着手中玉简,怔在那里。

    忽然想起宁凡后半句话,藤纤柔露出羞怒之色。

    鼎炉他让她辛辛苦苦修炼,给他做鼎炉?想得美!

    虽说他们识海双修过,不过那只是迫不得已,她的身体还是纯洁的。

    大概吧

    不过,他竟然解除了她的禁制。

    是因为信任么

    藤纤柔幽幽一叹,从始至终,她看不懂宁凡。

    “你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她喃喃自语道

    宁凡去冥坟看了青黛,给她留下了一些傀儡,供她研究。

    出了冥坟,自然是在鬼雀宗小住。

    随手传了薛青些许炼丹心得,就似在丹岛传给羊古的那样。

    鬼雀子与火云老祖正在对饮论道,宁凡的到来,恰好凑足三人。

    鬼雀子已是元婴后期修为,火云老祖亦是元后修士,宁凡则是碎虚。

    三人皆非俗人,自不会在乎什么修为差距的。

    说起来,鬼雀子还算是宁凡的岳父,是老魔之友。

    论辈分,宁凡反倒低于鬼雀子一辈。

    一番论道,已然夜深,宁凡给二人留下一些丹药、道果,便悠哉悠哉地去了鬼雀宗其他地方。

    说起来,他还是鬼雀宗的宁尊。

    他所去的地方,自然是明月潭,他知道,蓝眉与白鹭定在此地等他。

    晚风轻拂,湖水边,一蓝一粉两位绝世佳人,各是带着淡淡惆怅,看着潭水不语。

    她们已得知宁凡将要飞升的消息,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可相见

    一幕幕回忆,重现眼前,那一年,曾有一个少年,入了鬼雀

    思绪纷飞之际,蓝眉忽然娇呼一声,白鹭则没好气的轻哼一声。

    下一瞬,二女已落入一个温暖怀抱。

    “想话别?”宁凡向蓝眉问道。

    “嗯”蓝眉怅惘应了一声。

    “想报仇?”宁凡向白鹭问道。

    “当然!我魅术越来越厉害,你未必敌得过我啊!”

    白鹭话音未歇,三人已消失于明月潭之畔。

    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貌似是去了蓝眉的闺阁。

    做了什么就完全不得而知了。

    没人知道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