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93章 了尘缘(二)

第693章 了尘缘(二)

    月凌空折腾完了,快活完了,将宁凡一推,自顾自睡在一旁,还摆个大字

    真是个奇葩女人。

    宁凡看着月凌空大大咧咧的模样,不由得想起当年欢魔岛拍卖会上买下她的那一幕。

    威逼,利诱,采补,最终借她的力量,修为提升

    她本只是一个鼎炉,一个合作伙伴,不知不觉,却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一席之地。

    “小黄瓜再战三百回合老娘才不会输给你”睡梦中,月凌空嘿嘿傻笑着,口水都湿了枕头,不得不说,她的睡相很差。

    不过这画面,却让宁凡觉得温馨。

    多年未好好相处了,她已经冲虚巅峰了么

    似乎她的感悟,也早已足以突破太虚了呢,只是缺一些助力

    宁凡取出一颗碎虚道果,一口吞下,却并未炼化。

    小心的抱住月凌空,分身再次没入那泥泞不堪的温热之处,轻轻动着。

    一丝丝碎虚道果之力,通过彼此结合处,传递给月凌空。

    宁凡在帮月凌空炼化碎虚道果,他何等修为,炼化速度自是极快,省却月凌空无数时间。

    “热死了好热”

    道果之力流入月凌空体内,让她娇躯滚烫起来。

    宁凡屈下身,轻轻吻住月凌空,以口度入一颗太虚丹,手掌在后者娇躯上游走,助她炼化道果之力。

    法力在徐徐提升着,昏昏沉沉的月凌空,轻轻嘤咛着,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宁凡狂猛的冲刺撞开了太虚瓶颈。

    “嗯嗯”

    昏昏沉沉的月凌空,本能地迎合着宁凡。

    当太虚劫云出现之时。宁凡抬手灭了天劫,不给天劫发出轰响的机会。

    一夜**,怎能被该死的天劫打断

    翌日,当月凌空醒来之时,不可置信地发现,她竟然突破太虚境界了!

    再一看自己的下身,竟红肿不堪,被弄得伤痕累累。

    身上则满满都是红印子,太过暧昧

    月凌空哪里还不明白,这些都是宁凡干的好事!

    “卑鄙!趁老娘睡着。你竟然搞夜袭!还搞得这么激烈!”

    没有突破境界的喜悦,只有被宁凡夜袭的屈辱。

    靠之!明明是她主动的,竟被宁凡反客为主了,可恶!

    “我飞升之后,你是回越国,还是住在神空岛?”宁凡笑问道,咸猪手伸到月凌空白嫩嫩的腿上轻轻抚弄着。

    “老娘老娘想住在神空岛想重建神空岛”她开始轻轻喘息,一时间倒忘了声讨宁凡。

    想了想,她貌似也没吃什么大亏。声讨什么的免了吧。

    “可以,这个玉圭你留下,若有问题,可对玉圭另一端传音。会有一个姓夏的前辈前来救援。对了,你若想重建神空岛,我给你留些人手吧”

    二人更衣起身之后,一并行至岛外。

    宁凡一抖鼎炉环。唤出画羽等白羽族女子。

    “都是你的女人?看不出嘛,小黄瓜这么厉害,抓了这么多美姬。”月凌空鄙夷地看着宁凡。语气竟有点酸味。

    “她们不是我的鼎炉,却有些渊源,是我从妖界救回的白羽族人。”

    宁凡笑着解释后,将画羽等人留在神空岛。

    雨界已平定,又有夏皇在,他所爱的女子想去哪里玩哪里住都不会有危险。

    这就是不飞升的好处,若飞升,怕又要禁锢在鼎炉环中,独守空闺。

    “切,老娘才不信她们不是你的鼎炉,你看她们,一个个看你的眼神,都含情脉脉的。不过貌似元阴都在,你还真没对她们做什么”嘴上说不信,心中却是信了。月凌空秀眉一扬,心情好了许多。

    虽说她知道宁凡修的是双修功法,不得不采补鼎炉。

    但她确实不喜欢宁凡有太多鼎炉,没有哪个女人会喜欢。

    罢了,就以这群女人为基础,重建神空岛吧。

    “嘿嘿,小黄瓜不在雨界,老娘又可以在内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了!做个逍遥快活的女魔头!”

    月凌空得意地幻想着没有宁凡的美好生活,惶然间,又有些没有来的烦闷。

    小黄瓜不在了,她找谁泄欲!

    靠之!她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没了小黄瓜,她会憋死的。

    “月儿,你看那片地怎么样?土壤很肥沃。”宁凡似一眼看破月凌空心思,指了指远处一片土壤肥沃之处。

    “嗯,土壤确实很肥沃”月凌空点点头。

    “可以种几亩黄瓜,嗯,搭架子种吧,那样黄瓜直,好办事。若种在地里,会比较弯,不过也许,你喜欢弯一点的也未可知”宁凡一本正经地调笑道,暧昧地看着月凌空。

    “哦,种黄瓜呀”月凌空点点头,忽然意识到宁凡的言外之意,羞愤之极地看着宁凡,“滚!老娘才不用黄瓜自渎,老娘有手!”

    画羽等白羽族女子全部愕然。

    她们还没弄清现在的状况,不知道宁凡让她们加入神空岛是什么意思。

    不过貌似眼前的月凌空就是岛主了,只是这岛主,是不是太彪悍了,那么羞人的话也能随便说

    “他的女人,果然不是普通人”画羽看着宁凡,无语地想着

    在神空岛住了三个月,宁凡顺路去了内海。

    巨魔族,六翼族,被镇压的岚角族,已覆灭的鬼目族

    丹岛,剑岛,洞虚岛

    当年的他,是内海第一魔,如今的他,却是雨界之主。

    与巨魔族长、洞虚老祖、丹尊等一一见过后,宁凡前往内海周家,去见红衣。

    内海。不周岛。

    几名周家修士正在岛外巡逻,骤然间,一个白衣男子闲庭信步般走来。

    此人步伐不快,但遁速太过可怕,瞬息间,已从极远之地出现在众人眼前。

    此人莫不是化神老怪么!

    依稀觉得宁凡眼熟,却有一时无法想起眼前之人是从前的内海魔头。

    “红衣在么”

    宁凡淡淡一语,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却让几名周家修士全部面色剧变。

    红衣,是周家雷皇之名讳!

    这一次红衣返回内海。再未掩饰女子身份,以红衣之名昭示天下。

    只是天下人谁又敢直呼雷皇之名,唤她为红衣?

    这几名周家修士立刻露出震怒之色。

    在他们看来,即便宁凡是一名化神修为,也不配直呼雷皇名讳的。

    几人中为首的那人立刻取出一道灵箭,当空射出,发出警报。

    旋即便有大量的周家修士从不周岛赶来,将宁凡团团围住。

    甚至还有一名炼虚修为的长老,朝宁凡步步逼近。

    只是古怪的是。一个个周家修士虎视眈眈的看着宁凡,那炼虚长老却恭敬之极。

    “不得无礼,此人是主子的贵客,是孽**皇!”

    那名炼虚长老。是周家三长老,周臣。

    当年他被宁凡的斩忆道剑斩灭回忆,心结已解,如今修为已修炼至归元境界。突破碎虚指日可待。

    一听三长老之言,所有周家修士全部骇然色变。

    “孽孽**皇!他竟是孽**皇!”

    一股凉气从脚底直接冲至脑门,所有人都露出敬畏的神情。

    孽**皇的威名。他们岂能不知,岂能不晓。

    便是虚道子这般至尊人物,都被孽**皇收为仆役了。

    能令九界最弱的雨界成为九界最强,孽**皇功不可没。

    一想到自己等人之前还对宁凡虎视眈眈,不少人心中惶恐不已。

    “我想见见红衣。”宁凡对周臣抱拳一礼。

    “呵呵,主子有吩咐,雨皇若至,可直接前往极雷宫相见。”周臣恭敬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的宁凡已非他可比,自然需要恭敬相待。

    “知道了。”

    宁凡一步迈下,身影凭空消失在众人眼前,无人看清他的遁光。

    见宁凡没有追责,所有周家修士全部松了口气。

    周臣则露出苦涩的笑容,“主子似乎真的对雨皇动情了,极雷宫,除了主子以外,从无任何一人可入她却让雨皇入了。”

    极雷宫中,红衣不着片缕,身体浸泡在偌大的浴池之中,闭目修炼着。

    当宁凡步入极雷宫之时,看到的便是如此香艳的一幕。

    “你来找本皇,所为何事?”红衣眼都不睁一下,淡淡道。

    “我寻到一处隐秘之极的飞升通道,即将前往东天仙界,来看看你,顺便将那处飞升通道告诉你。也许有一天你会用得上”

    宁凡言罢,取出一个玉简,放在浴池池畔。

    红衣睁开眼眸,血瞳静静看着宁凡,一时竟是无话。

    良久,她才湿漉漉地站起身,也不怕被宁凡看光,就这般步步走来。

    走出浴池,莲步款款走向宁凡,白嫩的身体,蒙着水汽,让宁凡露出似有若无的笑意。

    红衣的身体,他早在生死劫中品尝过无数次,滋味真的很好。

    她这是要投怀送抱么。

    “让你失望了,本皇对你毫无兴趣,对飞升东天亦无兴趣,本皇若飞升,想去古魔渊。”红衣戏谑地看着宁凡,她怎会对投怀送抱。

    对那份玉简,她兴趣寥寥,只是这玉简是他千里迢迢送来的

    这般一想,她却是将玉简摄入手中,挥手一扬,一旁的衣物已自行披在身上。

    “本皇的身体好看么?”红衣戏谑地看着宁凡。

    这个问题,她从前也问过宁凡,那时的宁凡岂敢回答。

    如今么

    “好看,百看不厌。”现在的宁凡,有的是胆子调笑红衣。

    这一次,红衣却没有生怒,也没有让宁凡管好眼睛。

    她竟对宁凡的回答十分满意。

    “若你敢说本皇不好看,本皇必定挖了你的眼睛。”

    语气虽然冷冰冰的。但血瞳中却难得地露出一分笑意,直达眼底。

    她曾分神一万,其中之一,是他的伴妖。

    他助她复活,为她报仇,生死劫中,却又极尽**

    “若本皇有朝一日飞升古魔渊,成了一方魔主,你有没有兴趣,做本皇的皇后?”红衣戏谑问道。

    宁凡干咳几声。大感无语。

    他很有做小白脸的潜质,一个个都想让他当皇后?

    不过他倒是相信,红衣若飞升古魔渊,有能力成为一方魔主。

    她本就是一个极有能力之人,若当年未被雨皇所害,如今的她,多半早已飞升。

    从这个角度而言,宁凡是不是该感谢雨皇,加害了红衣。才让他得已与红衣相遇?

    呃,这个想法要不得,必须忘掉

    “你不愿!”红衣血眸霎时冰冷。

    她看中了他,他竟然敢不愿!

    “若我身为你的皇后。是不是可以与你大被同眠?”宁凡反问道,一只手握住红衣的皓腕,另一只手打落红衣披在肩上的衣袍,一把揽住她湿滑的纤腰。

    “你你敢对本皇无礼!滚开!”明明境界高于宁凡。被宁凡搂住,红衣竟娇躯酥麻,有些使不上力。

    感受着宁凡的手在自己臀瓣上来回抚弄。红衣轻轻低喘,血眸渐渐迷离,却低声道,“我近日正在突破一个小瓶颈,不易流失元红”

    这是在低声哀求么。

    堂堂不周雷皇,也会有如此软语相求的时候。

    宁凡自然看出红衣突破瓶颈在即,只是逗弄她而已,并无要了她的打算。

    “放心,不破你的元红,只不过”

    只不过宁凡的手,却是在红衣的身上肆意游走,根本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揉弄了许久之后,宁凡才松开红衣,此刻的红衣面色潮红,身体已湿。

    “手感很好。”

    “滚!”红衣冷冷一字,似下了逐客令,血眸中却深藏羞恼之色。

    她竟然被他摸了个遍可恶!

    “好,我们去那边滚。”

    宁凡故意曲解红衣的话,一把将之横抱而起,抱至极雷宫的榻边。

    虽说暂时不能要她,不过,美人有要求要一起滚床单,宁凡怎会拒绝。

    将红衣平放在榻上,红衣随手抓起一个枕头,就朝宁凡砸去,被宁凡轻巧避开。

    堂堂不周雷皇,打人不用法术,竟然用枕头,果然是动了情么

    “放心,今夜不破你元红你不是说我是你皇后么,那本皇后就来好好服侍你。”

    宁凡褪下外衣,拉下帘幕,翻身上榻,压住红衣。

    “你”红衣话未说出口,已被宁凡一口堵住红唇。

    宁凡一只手在她娇躯上游走,另一只手,却去了沟壑处,挑弄那泥泞处。

    “大胆!大胆大嗯”低骂声,最终化作了丝丝缕缕的嘤咛声。

    红衣闭上眼,她好似置身于云雾中,不知该如何是好。

    任由宁凡抚弄,终究并未反抗

    翌日,红衣舒爽之极的醒来,发现自己被宁凡仅仅搂在怀中,二人皆不着片缕。

    先是一恼,而后却又露出戏谑的笑容。

    “你醒了?舒服么?”宁凡调笑道。

    “不愧是本皇的皇后,手法一流,本皇很满意,今夜你可以继续!”

    “皇后”宁凡的脸一下子黑了。

    昨天不过是逗弄红衣玩,才自称皇后的。

    他可实在不喜欢这个称呼。

    见宁凡脸黑,红衣心中顿时畅快得多,她决定了,从今天起,她要日日夜夜叫宁凡皇后,气死他。

    再过两个月,差不多该闭关突破小瓶颈了,嗯,再玩两个月,就把这臭男人赶走!

    心中正这般想着,忽然间,红衣忽然情不自禁的嘤咛一声。

    敢情是宁凡的手,又伸到不该伸的地方了。

    “皇后!本皇现在没有心情跟你做这种事!速速住手!嗯住手”

    “我有心情就好!”宁凡大有深意地一笑。

    叫他皇后是么,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2/2)无更了,大家可以早点睡了。(未完待续……)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