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92章 了尘缘(一)

第692章 了尘缘(一)

    剑湖之畔,小独孤抱着双膝,坐在软泥青草之上,淡淡微笑着,逗弄着身前的一株青草。

    宁凡坐在她的身旁,静静端详着她的侧脸,那发自内心的笑容,让宁凡一时惘然若失。

    那笑容,还真像古画中剑祖的笑容呢。

    “会有这么巧么”宁凡失笑摇头,伸出手,抚了抚独孤如瀑的青丝。

    今日的独孤,没有抗拒宁凡任何亲近的行为。

    反倒主动斜着身体,靠着了宁凡身上。

    幽幽的处子之香,传入鼻息,让宁凡呼吸一滞。

    情不自禁的,手已抚上小独孤的柔软腰肢,隔着薄衫,可感受到其中的柔软。

    手上徐徐上移,微微的,触碰到了独孤傲挺的柔软。

    独孤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传出轻微的呼吸声。

    又睡着了

    宁凡情念稍退,收回咸猪手,失笑摇头。

    他知道,独孤一定是很信任很信任他,才能如此放心的睡在他的怀中,还一睡两次。

    “睡吧”宁凡把玩着独孤满头青丝,回想起与此女相识的一幕幕回忆。

    他终究不是一个好人。

    所以,他可以保护她。

    乱世之中,好人什么也保护不了。

    但,若是能够讨她开心,宁凡愿意暂时做一个她心目中的好人,在她的面前。

    或许从某种角度而言,我也算是是一个好人吧。

    宁凡如是想着。

    世人定论好坏,有着各自的准则。

    而宁凡忽然间找到了自己的准则。

    什么是好人?

    好拆开了,就是女,就是子。

    乱世之中,不舍其妻,不舍其子,就是好人吧。

    这个问题很快就被宁凡遗忘。他对好人坏人的定论本就无甚兴趣,他有自己的行事准则。

    世人皆以为,以宁凡凶狠个性,一旦有了横扫九界的资格,必定会在九界掀起滔天杀戮。

    他们并不了解宁凡,他们不知道宁凡想要的是什么。

    对执掌九界,宁凡毫无兴趣,他并不喜杀戮,不喜争斗,不喜这修界的一切纷争。

    他早就与雨皇说过。他对雨界没有兴趣,是雨皇不信。

    他的志向,在四天之上,因为唯有上了四天,才可变得更加强大。

    才能守护住身后的温暖

    许久之后,夏皇与梦冰云来寻宁凡、独孤。

    梦冰云气色好了很多,残魂已彻底稳固,而夏皇则气色灰败。

    不必问,夏皇定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才稳住了梦冰云的残魂。

    以夏皇的能力,纵然无法为梦冰云复活,也可与她从此厮守吧。

    “梦姐姐”小独孤适时的醒了过来,站起身。对梦冰云清浅一笑。

    梦冰云亦是感怀地看着小独孤,亲近地笑道,“独孤小妹,谢谢你。谢谢。”

    独孤自然知道梦冰云在谢什么。

    二女在一旁亲近,夏皇则感激地看着宁凡,不知该说什么好。

    良久。忽的向宁凡郑重一抱拳,满含谢意,却未说一个谢字。

    大恩不言谢,这个道理夏皇明白。

    夏皇送宁凡、独孤返回雪疆,随后返回天疆,与梦冰云在夏国旧址住下。

    临去之时,夏皇交给宁凡十余个跨界传音玉圭。

    任何一个传音玉圭,都可在下界无视距离地传音,向夏皇求救。

    若夏皇收到传音,会第一时间出现在雨界,斩灭来犯之敌。

    有夏皇在,纵然宁凡飞升,雨界也无任何隐患。

    夏国密地,果然去对了。

    时光如水,一年过去。

    宁凡在剑界住了一年,与小独孤朝夕相伴,倒是乐事。

    很安静的生活,远离杀戮,远离修道。

    他在此等待老魔,老魔仍在播种道种。

    一年之后,老魔总算出现在冰雪剑城之中。

    老魔弄了个小千界宝,那一亩道土便在小千界之中。

    整整花了一年,老魔才完美种下道种,心中美滋滋的。

    虽说还要等几百年,道种才会开花结果,老魔仍是心情大好。

    他去看了看沉睡的小梅,一路归来,嘴上哼着莫名其妙的小调。

    “你是老子的小呀小道果,老子怎么种你都不嫌多”

    一路得瑟地回到家,老魔一看到宁凡,先是一愣,而后赶忙收住口,摆出一副严师的模样。

    一年不见,老魔修为已恢复至命仙巅峰,想要恢复至真仙,却还需数百年吧。

    他将修为封印,只留散仙修为,否则无法在下界滞留。

    九界之中有一种法则存在,那法则,不允许此地存在命仙修士。

    “师尊的心情似乎不错,道种已种下了么?”宁凡笑问道。

    “种好了,种好了!再过三百年,不两百年,小梅就能苏醒了,老子的长枪已经饥渴难耐了!”老魔猥琐大笑,宁凡瞬间无语。

    老魔的脑袋里装得都是什么粑粑辛辛苦苦救爱妻,就是为了泄欲?

    宁凡当然不会把老魔的疯言疯语当真,若老魔真是个急色之人,以他的修为,什么样的女人抢不到。

    表面放荡不羁的人,往往都是至情至性之人,这一点,宁凡深有体会。

    “宁小子,你有话要说?”老魔一霎严肃起来,他看得出来,宁凡在此等他,是有正事相商。

    宁凡点点头,将雨界飞升通道之事告知老魔,而后询问道,

    “师尊觉得,若我飞升,该去北天还是东天?”

    “废话,当然是去东天!”老魔的答案让宁凡有些始料不及。

    “三个理由!”老魔伸出三个手指,严肃道。

    “第一个理由,东天飞升没有自由限制。你若飞升北天,必须接受北天遗世宫名额,并需效命于遗世宫靠!老子的徒弟。凭什么要效命遗世宫!你既然找到一个免费通道飞升东天,肯定去东天啊,去了东天,若想再去北天,直接通过东天门传送去北天,不过是多花点道晶罢了。”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修至仙位,破碎虚空飞升,这也就是第二个理由了。下界灵气稀薄,修炼资源短缺。你如今虽是碎六修为,想在下界修至命仙,没有千年是绝不可能的。记住,这千年是把你的种种加速修炼手段算上了的!你找到一条免费的飞升通道,为什么不飞升?上了四天再成仙,没有修炼资源就抢,以你的能力,可能几百年就能成仙了。”

    “第三个理由东天有人欠我钱,欠我十亿道晶。你去给我要回来!奶奶的,从来只有老子欠人钱,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欠我钱了!”

    老魔气的脸色涨红,取出一张皱巴巴的黄旧借据。仍给宁凡。

    宁凡无语,他觉得老魔之所以让他飞升东天,是为了这第三个理由,其他两个理由都是鬼扯淡

    看了看手中借据。旋即将借据收起。

    书写借据之人,署名是魏无知,此人宁凡自是不认识的。也没有放在心上。

    宁凡细细考虑的一番,其实老魔说的很有道理。

    能从东天免费飞升,干嘛不去?

    若日后想去北天,再传送过去不就是了?多花点路费而已,但不必受制于人。

    只是若借用血奴园的飞升通道、从东天飞升,岂不是说他留在下界的日子已经很少了?

    若他愿,他现在便可回雨界寻找血奴园的入口,寻找飞升通道飞升。

    他现在就可离开九界但这一去,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

    是否再在雨界住上十数年,好好陪陪诸女,更合适呢

    “决定了么?身为一个爷们,要飞升就该飞升东天!明白么!东天多战乱,那里是爷们的战场啊!要知道,老子平生最遗憾的事情,就是出生在北天,没有生在东天!哎,真他娘的遗憾啊。”

    老魔为了要债,真是什么节操都不要了,弄得好像宁凡不飞升东天就不算个爷们。

    “不就是十亿道晶么,徒儿从来不知,师尊如此贪恋身为之物。”宁凡无语道。

    “胡扯!老子是那种贪财之人么!老子难道会为了十亿道晶,逼迫徒儿飞升东天!老子有那么无耻么!”

    老魔冷哼一声,露出对金钱不屑一顾的表情。

    宁凡无语,懒得跟老魔辩了,淡淡道,“好,徒儿决定了,飞升东天。三日后,徒儿会离开剑界”

    “乖徒儿!记得飞升东天之后,要去找魏老头要债啊!哼,敢欠老子钱!”老魔老脸笑成了菊花,想了想,又从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交给宁凡。

    宁凡一看玉简内容,目光微闪。

    玉简中记载的,是黑魔决的后续功法,以及一式秘术,一式神通。

    秘术名为‘返火培仙术’,在冲击命仙瓶颈之时,若返火入神,可提升约莫半成的成仙几率。

    不过施展此秘术的前提,是必须将黑魔决功法修至第七层巅峰。

    一式神通,是中品仙术,威力却接近上品仙术,名为‘黑魔遁’。

    这是一种仙术遁法,纵是命仙,也只能遁数次,而宁凡么,碎六修为,最多遁出一次。

    黑魔遁一遁可挪移百亿里,一次施展,足以耗尽宁凡所有法力。

    这可是老魔看家保命之术啊!

    抢了别人东西,被一群命仙追杀,一遁百亿里,瞬间无影无踪

    没有此术傍身,老魔如何敢上门打劫。

    此术蕴含了一丝缩地成寸的奥义,若能习得此术,日后领悟缩地成寸机会便很大了。

    收起玉简,宁凡看着老魔,骤然一跪。

    老魔鼻头忽然有些酸,没有避开这一跪,叹息道,“飞升之后,好好照顾自己。老子就在剑界,若雨界有麻烦。老子一个缩地成寸就赶过去了,不用担心”

    “去吧。”

    老魔背过了身去,宁凡起身,凝视老魔背影许久,转身离去。

    或许对宁凡而言,老魔更像一个父亲。

    他第一次感受到的温暖,是在七梅,是老魔与纸鹤给予的。

    三日后,宁凡离开剑界,老魔没有相送。

    只有小独孤独自立在风雪之中。静静看着宁凡跨入界门。

    从今日起,她叫做宁独孤。

    剑界女子无父姓,只有夫姓。

    她看着宁凡离去,心口有些堵,她知道,宁凡这一去,便是飞升东天、音讯渺茫。

    她知道,宁凡为何不带她一并飞升。

    东天之上,尚有强敌。宁凡未必就能活着回来。

    为何宁凡的女人很少吃醋?

    因为她们不知,宁凡能否活到举世无敌的那一日,能否创造一个和平之世,让她们不必担心朝不保夕。可以一心一意地宅斗。

    不是不在乎,只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会死去。

    这就是修真界,如此没有安全感的修真界。

    在跨入界门的瞬间。宁凡忽然回头,深深看着独孤,却未多言。

    他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理想的萌芽,在生长。

    也许,他可以学学紫斗仙皇,创造一个举世无争的大世,让他所心爱的女子,可以无忧无虑的活着

    “等我!”

    他淡淡一语,独孤默默点头。

    独孤并不知,宁凡所说的不是等他归来,而是等待其他东西。

    等一个举世无争的世界

    返回雨界之前,宁凡去了一趟妖界,去了一趟树界。

    他给元殿留下一个隔界传音玉圭,亦给柳皓月留下一个传音玉圭。

    若元殿、柳殿有难,同样可以向夏皇求助的。

    反正夏皇跑一个界面,只需几个呼吸,快得不得了。

    那就是渡真境的遁速、实力,对一个真仙而言,九界只是自家后院,几步就可以走完。

    宁凡最终回到雨界,红衣却已带人回了无尽海。

    她留在越国,只是想保护宁凡的家,如今宁凡强奴无数,根本不必她来保护。

    虚道子随即返回雨界。

    堂堂天仙界三大散仙之首,却沦为宁凡之奴,此事震惊了九界,几乎无人不惧宁凡魔名。

    抛开老元皇不算,虚道子几乎已是九界最强之人,却被宁凡生擒活捉,强收为奴。

    没有还敢与宁凡作对,与宁凡作对者,不是被杀,就是被收为奴,下场惨淡。

    在太乌付出极大代价之后,木罗解除了树化,恢复了行动能力。

    幽篁的残魂也得到稳固,脱离可思罗竹海之困。

    当木罗以散妖修为出现在越国之时,再一次引发了九界震荡。

    雨界又多了一个散妖

    宁凡在一次深谈之后,将虚道子、卢修等所有高手的念禁,交给了木罗。

    就连大头的念禁,也一并交给了木罗。

    木罗、虚道子、大头,三名散仙级高手坐镇雨界,纵然宁凡飞升,九界也无人敢惹雨界。

    有夏皇在,上界来人亦不足为虑。

    如此,雨界终于可以安定。

    如此,宁凡可安心飞升。

    他将身上近7000万道晶全部留在越国,有这些道晶在,雨界卡在碎一境界的老怪,可源源不断突破碎二、碎三。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使用这些道晶的,至少雨皇的儿子们是没有资格的。

    能使用的,也只有少数人而已。

    身上的无用丹药、法宝、功法,全部留下。

    宁凡立在七梅风雪中,回忆往昔,口中喃喃自语,“飞升”

    飞升,不急在这几年。

    这些年来,他亏欠自己的女人太多,他要暂时留下,陪陪她们。

    没有带诸女同行的意思,留在下界才更安全。

    跟着他,太危险,宁凡是一个爱冒险的人,若他死,带在身边的女人,便都会跟他一起死

    许多人梦想着飞升四天,但宁凡知道,四天不是一个乐土!

    那里的争斗只会更多,那里的敌人只会更可怕

    “小黄瓜,我想回神空岛”一个女子大大咧咧走到宁凡背后。

    “好,我送你回去!”

    宁凡一笑,一把揽住月凌空,脚下徐徐浮现一圈圈火焰涟漪。

    一步迈出,宁凡好似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一身法力急速消逝,瞬间耗空。

    而他,则瞬间跨越百亿里,出现在无尽海的神空岛遗址!

    “小小小黄瓜,你这是什么神通,好变态!竟然一步就到神空岛了!”月凌空惊讶地合不拢嘴。

    宁凡脸色苍白,心中却对这黑魔遁满意之极。

    一步,法力耗空,却遁出百亿里。

    若真被什么命仙追杀,一步就跑没影了,什么都不用怕。

    “想学?”宁凡调笑道。

    “想唔”

    宁凡随手一拂袖,空旷的神空岛遗址,瞬间建立起一座华美宫殿。

    他将月凌空放倒在榻上,徐徐吻下。

    月凌空怒了,她竟然被小黄瓜偷袭,这算哪门子事!

    一个翻身,月凌空将宁凡压在身下,开始剥鸡蛋一样剥宁凡的衣服。

    “哈哈哈,总算等到这一天了!小黄瓜,你尽情地颤抖吧,今晚老娘也把你干的不要不要的!让你知道老娘的厉害!”(未完待续……)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