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89章 夏无忧,梦冰云

第689章 夏无忧,梦冰云

    (688章因感言出书友名带敏感词被审核,在作品相关中发了免费章节,大家可以去作品相关里看免费版)

    宁凡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的大汉。

    那个大汉衣衫破烂,面色癫狂,却是熟人。

    吴尘

    那个为宁凡算出其母在中州的人,那个得宁凡相助,从布雨四老手中脱逃之人。

    想不到,竟会在剑界与吴尘相遇,倒真是一桩巧遇了。

    宁凡没有追问一个化神巅峰的修士如何跨界逃遁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在宁凡看来,吴尘也是一个有秘密之人。

    “老子吴尘!目无王法的吴,杀人屠城的尘!”

    回想着当年吴尘那霸气的自我介绍,宁凡不由得露出追忆之色。

    旁人看来,吴尘是一个疯子,但宁凡知道,吴尘不是一个普通人。

    或许修为不高,但此人之能耐,却绝对不小的。

    譬如,那玄妙之极的十二地支卜算之术,就不是常人可以习得。

    “多年不见,吴兄风采依旧!”宁凡抱拳一礼。

    “哈哈,风采个屁,老子有甚的风采,倒是你,威震九界,真是让老子崇拜不已!喂,掌柜的怎么还不上酒!速速拿酒来!”

    吴尘不耐地朝掌柜望去,却见那掌柜正漫不经心地拿着竹签剔牙,见吴尘看来,冷笑一声,不以为然。

    这是一座凡人之城,城中之人皆是凡人。

    他们不懂得宁凡的强大,不懂得吴尘是一个化神巅峰的老怪,他们唯一懂得的是,吴尘是一个疯子,一个尝尝吃霸王餐、喝酒不给钱的疯子。

    “吴尘,你还欠我三千文酒钱。什么时候还上了,我什么时候给你上酒。”掌柜冷哼道。

    “哈哈!吴疯子没钱还想喝酒,笑死老子了!”几名酒客哈哈大笑。

    “你以为老子没钱!老子昨日赌钱,赢了五千文,给,拿去!一群见财眼开的货!”

    吴尘愤愤不平地接下腰间钱袋,取出五吊钱,啪地拍在桌子上,旋即洋洋得意地看着其他酒客。

    掌柜好似看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其他酒客也是嘴巴圆张。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吴尘竟然有钱了!吴尘竟然会花钱买酒!这不是真的吧!”

    “还不上酒!好酒摆上来!”吴尘大爷哈哈一笑,掌柜立刻命小二屁颠屁颠端上酒来。

    宁凡大感意外的看着吴尘,似笑非笑道,“这些年,你就是这么生活的?”

    宁凡自然想不到,吴尘竟然不和修士生活在一起,而是和凡人混在一起。

    且他屡屡被凡人羞辱,却好不生气,这气量不是一般修士可比了。

    “呵呵。酒中有道,凡中有真,市井之地,往往藏有大道。在这里生活,很舒坦。可以让老子暂时忘记那无休止的杀戮。干!”

    吴尘露出一缕沧桑之色,那沧桑,似经历了无数血海。身心俱疲。

    只一个眼神,却给宁凡一种感同身受之感。

    修界杀戮,无休无止。酒中有道,凡中求真

    宁凡看着身前酒坛,眼神渐渐茫然,抬起酒坛,仰首痛饮,似要将这一世杀戮,全部融入酒中,咽下,遗忘。

    “宁兄好酒量!不愧是吴某的酒肉朋友!喝,喝,喝!”

    宁凡的心渐渐安宁,从未有过的安宁。

    师仇得报,父母寻回,明雀的事也暂时告一段落

    一切恩怨,一一了结,他抬头望向窗外,看着飞雪,看着苍茫的夜色。

    该筹备飞升之事了么

    “不知宁兄可有飞升之志。”吴尘嘿嘿一笑,问道。

    “哦?吴兄也关心飞升问题?”宁凡一诧,继而自嘲的摇摇头。

    诧异的是吴尘尚未炼虚,却在关心飞升问题。

    自嘲的是自己未免太小觑吴尘了,谁说化神修士不能考虑飞升之事呢?

    若有四天名额,化神修士照样可以飞升的。

    譬如,殷素秋

    宁凡露出追思之色,沉默不语。

    吴尘嘿嘿一笑,指诀一掐,忽然神秘地对宁凡道,“宁兄可知,雨界其实藏有一个飞升通道,不必成仙,也可飞升。即便飞升,也不必受制于任何势力!”

    “哦?雨界还有这种通道?吴兄何以知晓?”宁凡疑惑地看着吴尘。

    “秘密。吴某也有自己的秘密,不欲让人知晓。当然,若宁兄执意相询,吴某纵然为难,也会如实告知宁兄。”

    “不必。说说飞升通道的事情吧。通道在何处,目的地是哪一处上界?”

    宁凡并没有探询吴尘秘密的打算。

    吴尘卜算之术惊人,纵然知道些常人不知晓的秘密,也不足为奇。

    且吴尘于宁凡有恩,助宁凡寻母,从这个意义上,宁凡愿意信任吴尘。

    吴尘笑而不语,在桌子上摆上12个空酒杯,倒满酒,又一次施展十二地支之术。

    一道道流光霍地从12个空酒杯飞出,吴尘眼疾手快,取出一个玉简,将流光收入玉简之中。

    那些流光,便是吴尘所卜算到的信息。

    “相逢即是缘,聚散两难全,吴某在剑界呆腻了,这便离去,宁兄,再会!此物便当做临别赠礼!”

    将玉简送给宁凡,吴尘提着一个酒坛,哈哈大笑,走出酒肆,乘着夜色,踏着风雪,飞天而去。

    这一幕,惊呆了酒肆之中的所有人!

    “仙仙师!吴疯子竟是一个仙师!”掌柜的手脚发软,几名嘲笑过吴尘的酒客亦是恐惧不已。

    他们怕吴尘报复啊,随便一个仙师,都能轻易屠灭一个凡人之城,不费吹灰之力!

    “杀路漫长,且醉且狂。十方负我,我覆十方!”

    吴尘嘹亮狂放的歌声,久久在夜色中回荡。

    宁凡望着吴尘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神念一扫手中玉简,继而面色古怪起来。

    飞升通道,竟在那里

    血奴园!

    雨界有三个界面通道,可抵达血奴园。

    而血奴园中,隐藏了一个上古飞升通道,可直达东天仙界!

    纵然没有飞升名额,纵然没有成仙,只要寻得那处通道,便可飞升!

    “世间之事,当真充满了巧合。我欲去血奴园。而这血奴园又恰有一处飞升通道,抵达东天仙界东天么”

    宁凡露出沉吟之色。

    飞升东天,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毕竟太素雷帝的故乡,就在东天,他答应过太素,要将一张九转丹方送回他的故乡

    若修为足够,还需助他解救故乡。

    东天仙界,倒是一个好去处。

    当然,飞升北天也不错。毕竟黑魔派的根基就在北天

    “飞升之事,还是该与师尊商量一下,听取他的意见。”

    宁凡起身,走出酒肆。身形一晃,消失无影。

    天已蒙蒙白。

    酒肆中人见宁凡亦是一名仙师,全部呆滞。

    一日之内,见到两名仙师。真不知是福是祸啊

    普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仙师吧

    老魔得到阴阳道种之后,已开始忙于种植道果之事。

    完美的播种道种,并非易事。宁凡暂时是见不到老魔了。

    这些日子,他都留宿在凌殿之内,并暗中派遣虚道子,去查探天疆第二处剑祖密地所在。

    虚道子曾偶然得到一件玉玺法宝,并从中得知天疆藏有一处剑祖密地,其中有大机缘。

    所以他才会千里迢迢跑来剑界,为天殿出头。

    不曾想,这一次出头,直接导致他沦为宁凡之奴。

    虚道子并不知那处密地具体在何处,只知大致方位,是在天疆北域的某处。

    既然知道了那处密地有大机缘,宁凡自不会错过机缘的。

    虚道子出动了天殿无数强者打探那处密地下落,一个月之后,终于寻得了那处密地。

    只是无人料到,那处密地竟是一处大凶之地!

    当虚道子带着天皇等无数高手进入那处密地查探之时,变故陡生!

    密地外围之中竟有一个绝杀剑阵,将所有人全部灭杀,只有虚道子一人逃了出来。

    那剑阵,是仙阵!

    只一个阵法,便让天殿炼虚之上的修士死伤殆尽。

    同行而去的天一云水,都直接葬身于剑阵之下

    凌殿之内,宁凡望着跪伏于地、浑身染血的虚道子,听着他的禀报,目光凝重之极。

    凌皇亦是目光凝重,宁凡寻找第二处剑祖密地之事,没有隐瞒凌皇。

    密地在剑界,纵然宁凡要去寻机缘,也不准备独占机缘。

    当他离去之后,这密地终究该属于剑界所有,作为第二处剑祖试炼之地存在的。

    “仙阵级别的剑阵么仅仅外围区域便有如此厉害的阵法,若到了内围宁凡,这密地太危险,你不要去!”小独孤紧张道。

    宁凡最初派人寻找密地之事,便告诉小独孤,他要带独孤一起去寻机缘。

    剑祖密地的机缘,自然是对剑修好处更大。

    宁凡并非真正剑修,独孤却是。

    宁凡本还想借此密地的机缘助独孤突破炼虚,如今看来,纵然要去这密地,也不能带小独孤了。

    且宁凡此刻心中已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前往此处密地。

    虚道子只知此密地有大机缘,却并非亲眼所见,只是从法宝之中获得的情报,真假难辨。

    若密地并不凶险,宁凡不介意去搜寻一番。

    如今已知密地凶险,又不知机缘为何物,宁凡除非是傻子,才会去一个陌生禁地玩命。

    “你说的是,这禁地,不去也罢。”

    宁凡的话,让小独孤轻轻松了口气,她自然不愿意看着宁凡冒险的。

    凌皇看着手中情报地图,始终沉默不语。面色却越来越凝重。

    “这密地所在位置,似乎是数百万年前,夏国所在的遗址!据说此密地中有成仙大秘,却也有大凶,整个夏国的强者曾倾巢而出,单单散仙便17人,俱入此密地,探寻成仙之术却一夜之间,俱死于密地之中!夏国,一夜而灭!”

    “夏国一夜而灭”

    宁凡目光忽然一闪。似想到了什么。

    夏国为求成仙,一夜而灭。

    夏国的皇者,便是夏皇。

    宁凡心有猜测,难道夏皇便是夏国强者之中幸存的唯一一人?

    夏国因求仙而灭,所以夏皇才如此厌恶成仙?是这样么

    夏国密地,有成仙大秘,却也令17名散仙葬身于其中这密地之内,定是极其凶险的。

    宁凡摇摇头,就算是为了成仙之秘。他也不想入此凶地。

    密地之行,只有放弃了。

    夜色微凉,宁凡独立屋外院子里,沐着风雪。心中思绪渐起。

    他以天疆为聘,求娶独孤,却不准备在此时与独孤完婚、圆房。

    独孤修炼的功法,名为《剑祖经》。据说是独孤一次游历之时偶然得来。

    修此功法之女,在成为剑仙之前,不宜破掉元阴。

    知道了这些。宁凡自然不会为了一时之欲毁掉独孤元阴之身。

    只是让宁凡诧异的是,独孤未免也太好命了。

    进入雪疆的剑祖密地试炼,竟然能获得剑祖所创的《剑指》之术。

    在外游历,又能捡到《剑祖经》。

    小独孤的命格,似乎极为与剑有缘呢。

    “宁小友,老夫有些话想对你说。”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带着三分亲近。

    宁凡转过身,见是夏皇前来,抱拳一礼,“夏前辈有话但说无妨。”

    “老夫听说你寻得了夏国密地,便想与你说说夏国灭国之事。”

    夏皇金瞳一黯,带着几分怅惘之色,似想起当年国破家亡的一幕。

    “前辈来此,是想劝晚辈不要前往那处凶地寻仙?前辈放心,晚辈已决定不去那处禁地”

    宁凡话说一般,便被夏皇苦笑打断。

    “非也,老夫来此,是想求你前往那处禁地。”

    “为何?”宁凡目光霎时间变得凝重。

    以夏皇的实力、个性,很少会用求这个字。

    他说求,所求之事自然非同小可。

    若求宁凡进入禁地,目的也绝不会是为了什么寻仙。

    夏皇本身便不屑成仙,若他愿,此刻便可一步跨越命仙,成为真仙,只是他不愿。

    “原因么待老夫给你讲一个故事,你便知晓。”

    夏皇露出追忆之色,开始整理数百万年前的记忆。

    很漫长的记忆了,却如此刻骨铭心

    “很久很久以前,剑界天疆之地,有一个强大的剑修之国,名为夏国。夏国传承了数百代,渐渐衰微,饶是如此,仍是剑界第一势力。”

    “那一年,夏国之中,有一名皇子诞生了,他名为夏无忧。他是一个天生的剑修,是夏国百万年一遇的奇才。十年融灵,四十年结丹,百年元婴,又二百年化神,再二百年炼虚再修千年,他已是散仙修为”

    “当先皇陨落后,夏无忧理所当然继承了夏皇的位置。他有一个青梅竹马,名为梦冰云,在他十六岁那年,二人便结成道侣。梦冰云生的不美,却很爱夏无忧。夏无忧心高气傲,看不上梦冰云,最终痴迷于修道,曾数十年不看梦冰云一眼”

    言及于此,夏皇眼露一丝悲哀之色,痛楚的闭上眼,许久之后,接着道。

    “夏无忧一路修至散仙,仅仅花费了一千五百年,他资质太高,太自负,太渴望成仙。他想要成仙,破命求真,他认为自己有问鼎仙帝的资格他太骄傲。也许正是因为这份骄傲之心,使他很难领悟生死的真谛,始终无法迈出成仙那一步他在散仙境界,止步了三万年。”

    “梦冰云始终被他冷落,却对他毫无怨言,始终陪伴着他,开导着他。实话说。梦冰云容貌虽不美,资质也不如夏无忧,但也算得十万年一遇的剑修奇才。在夏无忧止步散仙的三万年时间里,梦冰云一步步修炼到了散仙境界,更先于夏无忧一步,踏出了生死相随的那一步”

    “夏无忧感到了莫大屈辱、不甘,他自诩资质远超梦冰云,却在成仙路上输给了梦冰云,他岂能平静。他更加疏远梦冰云了,更加渴求成仙。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直到有一天,夏国之内,发掘出了一个密地剑祖密地!其中,藏有成仙大秘!”

    “在得知密地内有成仙大秘之时,整个夏国都为之沸腾,尤其是夏无忧,更是渴求成仙,渴求到了发狂。他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便要倾尽整个夏国的强者。探寻此密地中的成仙大秘。在他即将出行的那日,梦冰云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密地之内很危险。很危险,她亲自去探路了,差点死在了里面她求夏无忧不要去”

    “夏无忧深受触动,他无法想象。一直被他冷落、漠视的梦冰云,会为了他前往一处陌生密地探路她浑身浴血的回来,来不及疗伤。只为告诉他,密地凶险,不可前去。”

    “然而成仙的诱惑太大,太大最终,夏无忧无视梦冰云的提醒,一意孤行,带着夏国的所有强者,入了夏国密地那一日,夏国强者几乎死伤殆尽,夏无忧天资再高,却也终究只是一个散仙,他本该死在密地之中”

    “但在他必死之际,梦冰云救了他,用自己的命救了他那是一个冰冷彻骨的剑湖,梦冰云将他救起,自己却永远沉入了剑湖之中她最后的目光,仍是痴痴地看着夏无忧,轻轻地向他道歉‘对不起,无忧,我不能再陪着你了,对不起’”

    “道歉的不应该是她啊成仙,成仙!夏无忧一世求仙,最后求得的是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当他知道了,明白了,却也永远失去了”

    夏皇拳头紧握,闭上眼,流下浑浊的泪水。

    宁凡沉默不语,他知道,眼前站着的金瞳剑修,就是故事中的夏无忧

    “助我一臂之力,随我一起入遗迹!”夏皇猛然睁开眼,眼露决然之色。

    “我不明白,以我的修为,如何能帮到前辈?”

    宁凡一叹,若有夏皇同行,任何凶险都不足以称之为凶险了。

    只是,他如何能帮到夏皇。

    “你帮我,入剑湖,帮我看看,剑湖之下,是否还能寻得冰云的遗骨”夏皇眼露悲痛之色。

    “以前辈的修为,无法自行进入剑湖么?”宁凡一诧。

    “那剑湖位于密地最深处,据说成仙大秘就在剑湖之下。此剑湖似有一种诡异法则存在,任何人一生只能入湖一次,第二次入湖,即可会被湖水斩成飞灰。我每一次实力提升,便会去试一次,每一次还未入湖,便会被重创垂死那湖,我下不去。”

    “只能入一次的剑湖么晚辈第一次入湖,自然不会被湖水斩杀了。但前辈何以认定,晚辈能入剑湖而复返?或许晚辈也会永沉湖底”

    “不必担心,你入湖之前,我会倾尽元神之力,助你修为暂时提升至命仙,够你自保。若你帮我寻回冰云遗骨,我可答应你一件事!”夏皇果决道。

    “就算我让前辈替我守护雨界,前辈也愿意么!”宁凡目光一亮。

    “当然!”

    夏皇肯定的答复,让宁凡着实有些动心了。

    若有夏皇相助,此入密地便无太大危险了。

    而若成功寻回梦冰云的遗骨,夏皇将会依照诺言,助宁凡守护雨界。

    有夏皇在,便是丹宗宗主亲临,也是死路一条啊

    这个忙,值得去帮。

    宁凡正欲答复,院落外,一个鬓角别着梅花的女子静静走出。

    她隐藏在此地,宁凡与夏皇竟无一人察觉!

    “宁小魔,若你定要去夏国密地我随你去!若生,一起生,若死,一起死!”独孤语气平静,似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