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88章 风雪故人来

第688章 风雪故人来

    出了天疆作乱这一大乱子,此届剑祖试炼怕是无法继续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凌荒大泽之上,某座宫殿之内,宁凡与凌皇相谈许久,才告辞离去。

    他将天疆作为聘礼,送与凌皇。

    他将虚道子暂借凌殿,用于整合天疆的残余势力。

    走出宫殿,大雪深沉,夜色灰暗。

    一株白梅树下,静静立着一个素净女子,等待着宁凡离开宫殿,正是小独孤。

    “父皇对你说了什么?”

    “他与我商谈了彻底收服天疆一事,然后给告诉我了许多与你有关的事情。你的喜好,你的个性,你的”

    “哼,父皇怎么什么都告诉你!”小独孤轻轻哼了一声,眸中却有些开心。

    “听你父皇说,你很厌恶杀戮”宁凡颇感兴趣地看着小独孤。

    在他的认知中,小独孤并非一个单纯之人,心智颇高,战力卓绝,剑术惊人,爱憎分明。

    她不是纸鹤,她不是一个天真的女人,竟也会厌恶杀戮,真是很有意思。

    “嗯,每每看到杀戮,会很不舒服,心口会痛。”小独孤淡然道,似在说一件不经意的事情。

    “心口会痛?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宁凡目光看了看独孤傲挺的酥胸,抬起身伸过去,做势要帮小独孤检查检查心口位置。

    小独孤没好气的瞪了宁凡一眼,嗔道,“去你的,宁小魔!想占我便宜,能不能找个好点的理由!我没病,也没伤,放心吧只是心中有一股力量,它不喜杀戮。它也会保护我”

    宁凡眉宇微微一凝,不由想起白日的那一幕。

    当虚道子的黑鸦之术死气遮天之时,连凌皇等人都难以抗衡死气,偏偏小独孤在死气的攻击下毫发未损。

    是她所说的那股神奇力量在保护她么

    “刚才是想调戏你,现在我是真的很想帮你检查检查身体了。”宁凡向前一步,一把揽住小独孤柔软的腰肢,另一只手掌抚上她的小腹,慢慢上移

    “不不要脸!”

    小独孤娇躯紧绷,纤尘不染的侧脸满是红晕,一把推开宁凡。避狼一般逃去。

    “你师父在等你,你快去吧我真的没事,信我。”

    夜色中,幽幽传来独孤的提点声,煞是好听。

    “真的没事么如此,我便信你。”

    宁凡眉头微微舒展开,神游物外,闭上眼,脑海中徐徐浮现出一个极其猥琐无耻的老头身影。

    是啊。小独孤说的对,该去找一找师尊,完成当年的承诺了。

    没有小独孤在场,宁凡的表情全部消失。神情冰冷无情。

    这一刻,他没有任何伪装,只是一个丧失七情的人。

    他说过,纵然失了七情。他也不是一个无情之人。

    便是欺,便是瞒,他也会对挚爱之人露出一个笑脸。

    身形一晃。霎时间,宁凡消失于夜色之中。

    一路北行千万里,有一座冰雪剑城。

    守城修士不少,皆是凌殿剑修,似是小独孤派来之人。

    看来小独孤真的有遵守当年的约定,帮他帮护老魔呢。

    虽说老魔山人自有妙计,弄了个夏皇当保镖这一点,宁凡从前并不知晓,直到夏皇送信而来。

    大雪压窗,寒室之中,老魔孤坐榻上,夏皇不在。

    榻上摆放着一个棋盘,一旁点着油灯,而老魔手拈棋子,自己和自己下着棋,一派高士做派。

    寒室之中,忽然微风浮动,出现一个白衣青年。

    老魔故作高深莫测道,“徒儿,你来了,多年不见,已是碎六修为,不错,不错,不枉为师当年苦心栽培。”

    宁凡看着这般做派的老魔,先是一怔,而后无语。

    老魔这是玩的哪一出,模仿别人家的师父,装前辈高人,扮深沉正经?

    貌似从宁凡认识老魔的哪一天开始,老魔就没正经过吧。

    “徒儿,还愣着作甚?过来陪为师对弈一局吧。为师托身于山野,淡泊名利,远离江湖。风雪之夜,青灯之下,能得一佳徒寒灯夜话,对弈平生,真是快事啊!”

    老魔这样文绉绉的样子,让宁凡吐槽不能。

    宁凡没有多言,坐在榻上,与老魔隔着棋盘对坐。

    老魔头皮忽然有些痒,想去挠挠,不过怕坏了自己前辈高人的风范,强忍着不去挠。

    袖风一拂,黑白棋子全部回到棋罐之中。

    而后老魔虚眯着眼,对宁凡淡淡道,“你持白子。”

    古人白子先走,老魔这般做派,是想让让宁凡。

    毕竟自己是师父,哪有占徒儿便宜的。

    “既如此,徒儿就不客气了。”

    宁凡一笑,他真的不客气了。

    他执白子,与老魔连下十局,九局皆是杀得老魔丢盔卸甲。

    以宁凡的棋术、心智,纵然与天帝对弈,也是胜负五五分。

    对上老魔么则完全是一边虐了。

    第十局即将结束,老魔已经输得忍无可忍了。

    老魔怒了,他再也扮不下去前辈高人了!

    “他奶奶的!老子是你师父,你让我赢两盘会死啊!”

    啪!

    在第十盘还没下完,老魔果断把桌子掀了。

    “这下平局了!”他极其猥琐地笑着。

    宁凡笑而不语,他不连杀老魔十局,老魔恐怕还要继续装腔作势,文绉绉的老魔,让他起鸡皮疙瘩,还是这样的好。

    “徒儿拜见师尊,百年未见,师尊的气色似乎不错。”

    宁凡目光细细打量起老魔。

    如今的老魔修为竟已恢复至碎虚巅峰的修为,不必问,这肯定是卫玄等人在帮忙。

    至于老魔体内的魔毒么,也早已除去

    想想也是,老魔身边有夏皇在,什么毒难得倒他。

    绝阴之毒。他从前只是不想除去,只是心灰意冷,只是想在越国了此残生

    直到老魔遇见了宁凡,遇见了另一个阴阳魔脉的传人,看到复活妻子的希望!

    于是,他想重新再战一次,只为了让心爱之人苏醒!

    “你的气色却不怎么好七情灭,轮回弃,魔念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老魔看着宁凡,目光凝重之极。再无一丝猥琐之色,神情满是忧虑。

    “小事罢了师尊,韩涅天已死于我手,你,请节哀。”宁凡叹息道。

    “我知道了,他走错了路,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既然做了选择,总要承担后果”老魔目光渐渐浑浊,似有些落寞。

    “对了。道土应该解封完毕了吧?”宁凡岔开了话题。

    “嗯,解封完毕了!”老魔眼神忽然一亮,吐沫星子乱飞,滔滔不绝地说道。

    “说起这道土啊,这可是好东西啊!一般只有舍空坐镇的大势力才能弄到一点,嘿嘿,老子当年趁着纯阳宗主闭关。杀上纯阳宗,夺了避天棺,抢了一亩道土。把纯阳宗闹得鸡飞狗跳”

    一说起当年的辉煌战绩,老魔兴致高昂,大有说上三天三夜的趋势。

    宁凡摇摇头,果断打断了老魔忆往昔的豪情,继续道,“道果怎么种?”

    一瞬间,老魔兴奋之色全部收起,眼露不忍之色,长叹一声,终于说道,“道果的种法,与凡人种地一样,需要播下种子种子有两种来源,一种是道力种子,很难搜集。一种,是抢夺修士体内的仙种做种子所有生于四天的修士都拥有的仙种。”

    “仙种?”

    宁凡忽然忆起一件事。

    当年他尚在鬼雀,曾神游万里、误入北天,与掌碑仙帝一见。

    掌碑仙帝曾惊讶宁凡体内并无仙种,判断宁凡是下界修士。

    宁凡并非四天修士,他的体内并无仙种。

    那么,他必须以阴阳之力凝聚阴阳道种,才能助老魔种出道果救人么?

    老魔接下来所说的话,印证了宁凡的想法。

    他递给宁凡三块黝黑的石头及一枚玉简,并解释道,

    “此玉简之中,记录着凝聚道种的具体方法。此石名为道种石,十分珍贵,你修为尚低,必须借助道种石的力量才有机会凝出道种只是有机会而已,那机会,很是渺茫。道种石十分珍贵,以老夫的人脉,也只弄到三块。你只有三次机会凝聚阴阳道种,若失败”

    老魔露出苦涩之色。

    若失败,老魔百年的等待,便只是一场空等。

    “师尊放心,徒儿必定全力以赴!”

    宁凡接过道种石与玉简,一遁进入玄阴界。

    三日后,宁凡返回外界,脸色苍白如纸,对着深色紧张的老魔长叹道。

    “失败了”

    凝聚道力种子十分危险,若失败,反噬极重。

    凝种成功率极低,碎虚修士凝聚道种,成功率不会超过二十分之一。

    三块道种石,三次凝种机会,没有一次成功

    老魔一瞬间苍老了许多,闭上眼,绝望一叹,而后看着脸色苍白的宁凡,疼惜地拍拍后者的肩膀。

    “辛苦了,你快去休息休息,不要留下暗伤。老夫想一个人静一静”

    看着此刻的老魔,宁凡的心忽然有些痛。

    老魔苦等着这么多年,只为让挚爱复活,复活的关键,便是一颗阴阳道果。

    宁凡是老魔的希望,但如今,宁凡辜负了老魔的期待。

    宁凡没有离去,他静静看着老魔,忽然道,“道种的第二种来源,是仙种。不知我有没有机会凝出仙种,并以仙种为种子,种出阴阳道果!”

    老魔闻言,目光一怔,继而大怒,“胡闹!”

    宁凡点点头,看老魔生气的样子,似乎还真有这个办法弄到阴阳道种。

    “徒儿先下去休息了。”

    没有多问老魔仙种的问题,宁凡离开寒室,一路朝某座雪山之巅飞去。

    在那座雪山之巅上。孤独立着一个金瞳剑修。

    “宁凡见过夏前辈。”宁凡恭敬一礼。

    “有事?”夏皇的语气有些冷淡,背对宁凡,身子都懒得转过来。

    他看着满天飞雪,背影有些萧索。

    他的周身有一股思念的情绪在徐徐升华、压制。

    这让宁凡有些错愕,似夏皇这般人物,也有思念的人么,会是谁呢?

    “嗯,晚辈想来问问前辈,如何凝出仙种。”宁凡解释道。

    “哦?你想凝聚仙种,想获得半成几率的成仙机会?”夏皇转过身。金瞳望着宁凡,带着一丝不屑。

    仙种,四天修士生来便有,下界修士可由后天凝聚。

    拥有仙种之人,成仙几率高出无仙种者半成。

    只是靠着仙种成仙的人,永远没有无仙种者厉害就是了。

    持仙种者,成仙之时,仙种会收走修士三成修为,而后仙种消失

    这就是投机取巧的代价。但为了那半成几率,多少人不惜一切代价,只求凝聚仙种。

    夏皇在想,宁凡也是那种鼠目寸光之人么。为了多半成几率成仙,不喜舍弃道行。

    成仙,真的有那么让人执迷么哼,仙。算得了什么!

    注意到夏皇眼中的一丝不屑,宁凡愕然,而后解释道。“晚辈想要凝聚仙种,非为成仙,只为以仙种为道种,种阴阳道果,救师母一命。”

    “什么!以仙种为道种!你,你胡闹!”连夏皇也说宁凡胡闹。

    宁凡目光一怔,继而露出凝重之色。

    心道这种做法难道有莫大的隐患不成,否则为何师尊与夏皇都说这种行径是胡闹行为。

    “敢问前辈,若取仙种做道种,可是会有什么后患?”

    “你不知么仙种虽然可憎,但若持有仙种者舍弃仙种,后果却更是严重。每个人一生,都只有一次拥有仙种的机会。若你先凝仙种,继而舍却仙种,则非但不能提升半成成仙几率,成仙几率还要比常人低上半成!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夏皇摇头长叹。

    宁凡眉头紧皱,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普通人成仙,几率连万分之一都不到,若失去仙种,几率再降半成,根本都成负的了,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成仙。

    不过若有其他提升几率的手段互相抵消,此隐患倒也不足为虑。

    只要能助老魔达成心愿,救活师母,便是成仙几率低些,也是无妨。

    “若前辈懂得凝聚仙种之法,请前辈传我此术!”宁凡正色道。

    “此法我自然懂得只是,你当真要学么?你不怕因为失了这半成几率,此生无法成仙么?”夏皇大有深意地看着宁凡。

    “那又如何!”宁凡傲然道。

    “说得好!”夏皇仰天大笑,他第一次觉得,宁凡如此顺眼。

    纵然宁凡资质再高,再与他有缘,他也只是稍稍高看宁凡一下,对宁凡的态度依旧冷淡。

    宁凡此刻藐视仙途的态度,却得到了夏皇的欣赏。

    成仙又如何!太多人为了成仙,追名逐利,舍亲忘本,仙,有什么好!

    宁凡为了其师,甘愿自弃仙种,这般作为,让夏皇大为赞赏。

    成仙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更不是目标。

    若只为长生而修道,则这场修道,根本毫无意义可言。

    太多人活了一辈子,却始终没想过,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拿去!”夏皇抛给宁凡一个玉简,哈哈大笑,化作一道剑芒,霎时间消失无影。

    宁凡接过玉简,对夏皇离去的方向抱拳一谢,继而神念一扫玉简,没有多言,身形一晃,进入玄阴界。

    十日后,宁凡捧着一个锦盒,来寻老魔,将锦盒交给老魔,淡笑道,“道种有了。”

    老魔接过锦盒,看也不看一眼,放在一旁的桌案上,浑浊的目光,颤抖地看着宁凡,复杂之极。

    没有喜悦,只有大怒,心疼!

    “宁小子,你这是拿你的仙途开玩笑!胡闹!”

    拳头紧握,骨节咯吱作响,老魔在愧疚,在自责。

    他怕宁凡因为今日之事,此生无法成仙,毁了前程。

    “师尊忘了当年是如何教我的了么?得不到的,唯有抢,抢不到的,唯有强抢!一路抢夺下去,还怕没有机缘成仙么,失去半成几率,算得了什么!”

    “可老子什么好处都没给过你!就算给你了些许东西,也根本微不足道!你没必要为了老子做到这一步!”老魔愧色更浓。

    “往大了说,你是我师尊,我助你理所当然。往小了说,你是我姐夫,我看在独孤的份上,也会帮你的”

    宁凡故意说着欠抽的话,身形一晃,逃离此地。

    老魔原本歉疚而感动的脸,一瞬间铁青!

    姐夫,妹夫!

    他怎么忘了,他娶了小梅,宁凡则是要娶小独孤的。

    靠!算起来,他这个当师父的,还真要成徒儿的姐夫了!

    “小兔崽子!想差辈是不是!他奶奶的,老子怎么收了个这么无耻下流的徒儿啊,连师娘的妹妹都敢动”

    换言之,老魔岂不是也很无耻,连徒弟媳妇的姐姐都敢动

    宁凡飞至一座雪山之巅,望着漫天飞雪,神色渐渐平静。

    他答应过的事,便会做到,如今,他做到了。

    这份尘缘,可算是了却了么。

    身形一晃,出现在某座雪城之中。

    夜雪纷飞,却有一件酒肆尚未打烊,灯火昏暗。

    宁凡走入酒肆,要了一壶酒,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风雪,沉默不语。

    “哎呀,这不是宁兄吗,你我二人还真是有缘,想不到竟能在剑界遇到你!”

    一个疯疯癫癫的声音,忽然在宁凡身旁响起。

    宁凡目光一怔,转头望向身旁之人,诧异道,“是你?你为何会来剑界?”

    “逃难啊!当年逃着逃着,就混入剑界了。掌柜,快把你店里的好酒全部上上来,老子要与宁兄不醉不归!”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