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87章 你,走不掉!

第687章 你,走不掉!

    “宁小魔,若无取胜把握,可去找你师尊,他,会帮你”小独孤将唇凑近宁凡的耳朵,悄悄说道。

    幽幽的香气,让宁凡心神一荡。

    不经意触碰到小独孤柔软的唇瓣,湿凉的触感,让宁凡目光更加晦暗。

    “放心。”

    宁凡对独孤点点头,身形一跃,登临苍穹。

    看着被千多莲花簇拥的虚道子,宁凡目露凝重之色。

    仙术,步步生莲

    这千朵莲花可攻可守,更可提升虚道子的气势,补充虚道子的法力。

    此术运用上了生死之术,这虚道子并不弱于老元皇的。

    宁凡心知,自己当日在古天庭杀戮无数散仙,靠的全是兵解式之威。

    因为过度施展兵解式,体内留下巨大后遗症魔念!

    如今魔念虽已被封印,但只要宁凡再一次施展兵解式,这些魔念便会爆发。

    兵解式,用不得

    宁凡须用其他手段,战胜虚道子!

    不是胜一招半式,而是,彻底战胜!

    纵然没有兵解式,他也有绝对的自信!

    一步,化作黑衣。

    抬手,抽魂吞魂。

    施展化身之术,宁凡的气势在一瞬间暴涨至碎九境界的中段境界。

    施展抽魂之术,宁凡的法力大增,已是一名碎九巅峰修士!

    与虚道子的法力差距,微乎其微!

    虚道子目光一震,脸色霎时间凝重。

    他似乎小瞧了宁凡单论宁凡此刻法力,已不逊色普通散仙。

    宁凡值得他重视!

    “仙术,鸦杀!”

    虚道子十指掐诀。体内获得飞出数之不尽的黑色乌鸦。

    这些乌鸦,俱都是死之道力所化!

    低阶修士若被这黑鸦撞上,必是非死即伤的局面。

    就算是碎八修士,若被鸦群围攻,也是必死之局!

    “虚道子前辈好生厉害。竟接连施展两种仙术,法力好生浑厚!”

    “据说虚道子前辈已临近成仙,看来此言非虚”

    下方议论一片,上空,宁凡看着迎面冲来的满天黑鸦,亦是目光凝重。

    一只只黑鸦散着刺目黑芒。身上布满种种古老的符文,散出浓浓的死气。

    死气传开,成片成片的雪山一霎化作黑色。

    不少低阶修士被死气一笼,却是生机飞速流逝。

    便是凌皇、苗皇,也无法抗衡这一式仙术所散逸的死气。

    独孤亦被死气一笼,体内却有一股神秘力量。将她护住,当真玄妙。

    宁凡目光渐渐冰冷,此地谁被死气侵蚀他都可不闻不问,唯独独孤例外。

    虽说独孤被一股神秘力量保护着,终未受伤,但宁凡却真正动了怒。

    “无限漩空!”

    宁凡脚下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虚幻漩涡,继而在那个虚幻漩涡的外围。又出现第二个更大的漩涡。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数之不尽的虚幻漩涡出现在宁凡脚下,令虚道子一怔,继而摇头冷笑。

    “漩空术么?三界宗的漩空术,除了初代宗主使得厉害一些,余子不值一提你的漩空术同样也”

    他话音刚落,骤然面色大变!

    却见一只只黑色乌鸦,前仆后继地冲至宁凡身前,还未撞上宁凡。却通通被收入宁凡脚下的虚幻漩涡之内。

    宁凡施展的确确实实是漩空术无疑,但他施展的漩空术,竟连仙术都可收走!

    “虚漩境界!此子竟将漩空术修炼到了虚漩境界!不,不是真正的虚漩,但此术已堪比下品仙术!”

    仙术也有品阶。虚道子所施展的步步生莲、鸦杀二术,皆是下品仙术!

    漩空术若修至最高境界,则是一种中品仙术!

    宁凡返回越国一个月,吞噬了37块创界石。

    如今漩空洞天之内的72座悬浮大陆,已有38座化作虚幻。

    此术威力已堪比下品仙术!

    若大意之下,便是散仙也可能被宁凡直接漩空收杀!

    漫天黑鸦被收走,宁凡抬手一点,凌空点向虚道子。

    一个巨大的虚幻漩涡,立刻出现在虚道子脚下!

    虚道子目光一震,二话不说抽身飞退,好不容易避开了被漩空收杀的局面。

    背心却已被冷汗打湿!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凡,无法想象宁凡竟能将天仙界的秘术修炼到这种境界!

    眼看宁凡又要召出第二个虚幻漩涡攻击自己,虚道子一咬牙,拂袖一煽,千多莲花之上燃烧的黑白火焰,全部飞向宁凡而来。

    那黑白火焰极为诡异,前一刻还在万丈之外,只瞬间便横空出现在宁凡面前,化作火海,将宁凡淹没。

    宁凡立在重重火海之中,轻描淡写的走了出来。

    这黑白火焰足以重创普通散仙了,但对宁凡而言,无用。

    小五行体圆满,除非是仙火,否则根本伤不到宁凡!

    “吞!”

    在虚道子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宁凡一口吞尽了所有黑白火焰。

    而后抬指一点,九条黑色火龙透指而出,化作无尽火海,将虚道子淹没!

    千多莲花,通通焚灭!

    这是品阶达到八级下品顶峰的仙火!

    此火一出,虚道子亡魂大冒,他有一种预感,若不倾尽手段,必定会被焚杀于此火海之中!

    “请道灵!”

    虚道子取出一个裂痕密布的水蓝玉牌,一咬牙,一把捏碎玉牌。

    水蓝色的光芒从玉牌散出,凝成一头通体幽蓝的独角兽虚影。

    那独角兽张口喷出重重寒雾,竟将仙火都稍稍浇灭!

    虚道子心有余悸地看着宁凡,咬咬牙,对独角兽道。“道灵,你我联手,击败此子!”

    吼!

    那独角兽点点头,一声嘶吼,似应下虚道子的请求。

    它是道灵。是道力凝聚的兽种,普通手段根本伤不到它。

    它有着堪比散仙的修为,若与虚道子联手,未必就没把握战胜宁凡的。

    它骄傲,看不起芸芸众生,因为身为道灵。一旦被看中,甚至有掌御天道的资格!

    “二对一,这下雨皇危险了”一些凌殿剑修担心道。

    他们对宁凡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宁凡覆了天疆,解了凌殿之威,且未来还会是凌皇的女婿。

    “宁小魔。不许输!”独孤俏立风中,遗世独立。

    她扬起臻首,期许地看着宁凡,她相信,宁凡不会输。

    她知道当年那个倔强少年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所以,他一定不会输。一定一定不会输。

    “道灵么”

    宁凡一拍储物袋,抬手祭出一物。

    众人也看不清那是何物,只见一道黑芒一闪即逝,直冲独角兽而去。

    独角兽倨傲之色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喻的惊恐之色,竟二话不说,夺路便逃!

    “怎么可能!道灵生性高傲,且不俱绝大多数的法宝神通,为何会露出惧怕之色。为何会逃!宁凡究竟使用了何宝!”

    虚道子亦是露出错愕的神情,下一瞬,所有的错愕都化作无法想象的震惊之色!

    却见长空之上,一道黑芒已不可想象的速度逼近独角兽,独角兽欲逃脱。却在转身的瞬间被黑芒追上!

    但见黑芒一剪,身为道灵的独角兽竟生生被剪成两段,一命呜呼!

    它的尸身化作道力消散,一丝丝痕迹也不留。

    黑芒灭杀了道灵之后,返回宁凡手中,众人这才看清,那是一个通体黝黑的剪刀状法宝。

    黑魔剪!

    此为老魔耗尽心血炼制之宝,连道力都可剪碎。

    此宝本是老魔送与涅皇之物,如今,归宁凡所有!

    “道道灵竟瞬间毙命!那是什么法宝,竟如此厉害!”

    虚道子神情中竟流露出一丝恐惧。

    他自然不知道,黑魔剪本身品阶并不高,能灭碎八就了不起了。

    之所以能瞬杀独角兽,只因独角兽为道灵之身,而这黑魔剪专碎道力。

    “宁道友,今日之事是老夫莽撞了,老夫这便离开剑界,再不插手剑界纷争!”

    虚道子心中已惧,此刻只想抽身离去,那还顾得上帮天疆出头。

    宁凡冷冷看着虚道子,直接以杀机锁定虚道子!

    “你说来,便可来,你说走,便想走,天下哪有这般好事!若宁某今日让你平安离开剑界,下一次,会不会还有什么阿猫阿狗来替宁某的敌人出头呢!你,走不了!”

    古天庭救九界修士,是恩。

    今日留下虚道子,是威。

    恩威并施才是正道,今日虚道子既然来惹事,宁凡自不会放他离去,正好拿他立威!

    若宁凡技不如人,胜得是虚道子,虚道子又会如何处置凌殿呢?

    修真界从无道理可言,谁的拳头大,谁便是道理,这,也是老魔教的!

    “宁凡,你休要欺人太甚!若你惹恼了老夫,老夫必让你后悔莫及!”虚道子装腔作势道,心中实则已害怕之极。

    “欺你,又如何!你以为我是谁!”

    宁凡仰天大笑,周身煞气冲天!

    他是一个魔修,他何须与人叫道理!对敌人,欺便欺了,何须手软!

    那煞气之中,包含着数十条散仙的性命!

    当察觉到这一点之时,虚道子双腿几乎吓软。

    几十条散仙的性命!宁凡的手上竟有几十条散仙的性命!

    难道外界传闻宁凡曾与命仙一战,是真事不成!

    这样的宁凡,怎是他可以战胜的!

    虚道子后悔不已,他干嘛非要为天疆强出头啊!

    他不过是听说天疆之中还藏有第二个剑祖密地,故而想图谋天疆罢了。

    至于与天疆有旧的鬼话,纯属胡扯,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师出有名罢了。

    本想保住天疆。保住天殿,并以天殿故人的身份理所当然地留在天疆搜寻密地。

    不曾想,这一贪利,竟是要将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此刻已是骑虎难下,唯有拼死一战。才有一线生机可言了。

    虚道子取出一个金色玉玺法宝,当空一祭,那玉玺立刻化作一座古老的金色宫殿,从天而降,砸向宁凡。

    而虚道子则二话不说,一跃骑上白鹤。挥手取出一个界门玉简,一把按碎。

    不论如何,先逃回天仙界再说!

    “这是”

    宁凡抬头看着那座金色宫殿,竟升起一丝熟悉之感。

    那熟悉之感,来源于体内夏皇剑意,说不清道不明。

    此宝威力尚可。或许伤不到他,但也足以拖延一时半刻了。

    若宁凡避开此宝,此宝会朝着下方无数剑界修士镇下,杀戮无数人。

    其中,包括独孤!

    虚道子就是在赌,赌宁凡会为了救人而放过他。

    这种行径,有时正道。但修真之事,从来都是保命当先的,正与邪只是立场而已。

    宁凡自不会为了抵御此宝浪费时间,从而放走虚道子的。

    他一拍封魔袋,召出一魔,不容拒绝的命令道,“大头,你挡下此宝,剑界不许有一人受伤!”

    “主子放心,小的必定光荣完整任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大头哈哈大笑,周身魔气滔天,连轰数百拳,将玉玺法宝生生打出原形。得意不已。

    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立功。

    他算是把主子的性格看透了,只要立下足够多的功劳,主子肯定不会亏待他。

    到时候他想改名字,主子肯定答应。

    他想学主子的把妹大法,主子肯定也会不吝传授。

    “散魔!雨皇竟有散魔为仆!”无数剑界老怪震惊不已。

    唯有碎虚之上的老怪并无惊讶之色。

    宁凡持有散魔为奴,此事早在古天庭关闭之后便传开。

    当然,只是在碎虚圈子里传开,低阶修士是无法得知这么多情报的。

    有散魔挡法宝,宁凡根本没有浪费任何时间,直接一步迈出,化作无数墨影,消失于原地。

    墨影席卷长空,朝半步踏入界门的虚道子卷来,瞬间将之淹没在重重墨影中,令虚道子亡魂大冒,破口大骂。

    “卑鄙!卑鄙啊!竟召出散魔相助!”

    他也不想想,是谁先请出道灵相助的,是谁先卑鄙的。

    墨影绞杀之下,虚道子瞬间重创,吐血跌下白鹤。

    至于他所召出的界门,则被墨影一瞬间毁灭。

    轰地一声,虚道子的身体重重砸落在下方一座雪山之上,坠落之势,直接将这一座雪山生生轰平!

    他躺在重重碎石废墟中,咳血不止。

    墨影重凝,一个黑衣青年冷漠无情的一脚踩在他的丹田之上,只需一步踏下,他的元神便会陨灭!

    “为我之奴,可不死,今天宁某不想杀人,但若你不识抬举,我不介意见血的。”

    宁凡脚下微微用力,虚道子立刻骇得面无血色。

    他只差半步便可成仙,却要给宁凡为仆,自是不愿。

    只是若不答应宁凡的要求,他便会死,休说成仙,性命都难保。

    “三息!”

    同样的一句话,落在虚道子耳中,却令他冷汗淋漓。

    没有等待宁凡数到三,因为他不确定,宁凡是否有耐心数到三!

    “我,同意为奴!不过老夫有一个条件,你不得阻止老夫成仙飞升毕竟老夫已临近飞升”

    “无妨,你若成仙飞升,仍是我的仙奴。”

    宁凡神情冷漠,散出神念,在虚道子识海种下念禁。

    又得了一个散仙之仆,倒是不错的收获。

    “现在,将你图谋天疆的原因告知于我,不要逼我搜魂灭忆。别说什么与天疆有旧,我不信!”

    宁凡退出黑衣之身,化作白衣,静静看着虚道子。

    从一开始他便看出,这虚道子言语有诈。

    若真是与天疆有旧,会眼睁睁看着宁凡废了天皇等人修为、种下念禁后才出手?

    若真是有旧,恐怕在第一时间便出手了。

    虚道子之所以迟迟不出手,只不过是想观察宁凡的手段罢了。

    虚道子苦笑一声,心道自己的主人骨龄虽然年轻,城府未免也太深,连这点不合理之处都看出来了。

    叹息一声,虚道子将自己知晓的情报刻印玉简,交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玉简,继而将玉简收起,神情古井无波,带着虚道子返回剑祖密地之外。

    一个个凌殿剑修望着宁凡的眼神,带着狂热的崇拜。

    身为天仙界三大散仙之一的虚道子,只差半步成仙,却被宁凡强收为奴!

    宁凡的强大,在无数人的眼前得到了证实!

    天疆为聘,散仙为奴,九界多半要再一次震动了。

    “宁小魔,你没受伤吧!”

    小独孤匆匆奔了过来,细细打量着宁凡。

    大头先是一愣,而后望着宁凡,眼神满是钦佩之色,

    “哎呦卧槽,主子又骗到一个主母,真是太厉害了!啥时候老子也能有这种魅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