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86章 天疆为聘

第686章 天疆为聘

    “滚!”

    仅一个字,无比冰冷的语气,却让天地都颤动起来。

    山在畏,云在惧,风雪噤若寒蝉!

    那声音带着一股无法想象的崩溃之力,只一击,便将暴起出手的天殿大长老一击重创!

    天殿大长老咳血飞下擂台,跌倒在地,久久无法爬起。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凡,眼中带着深深的恐惧!

    他曾入天庭,更蒙宁凡相救,才能免死于白发命仙之手。

    他知道宁凡有多么可怕,他认得宁凡的相貌!

    擂台之上,那将独孤护在身后的白衣青年,那一字重创他、并手提天一云水如狗的青年,正是孽云雨皇宁凡啊!

    他认得宁凡,剑界大多数老怪却并不识宁凡容貌。

    天皇见孙儿被宁凡掐住脖颈,惊怒之极!

    他天殿大长老乃是碎虚三重天的修为,却被宁凡一字重创。

    他虽不知宁凡是谁,却知宁凡修为起码是碎虚五重天!

    “你你是谁!”

    “敢伤我天殿大长老,真是好大的胆子,速速放开本皇之孙!”

    天皇霍地站起,双目血光一闪,一股碎六境界的威压已朝宁凡遥遥压下,试图震慑宁凡。

    宁凡看也不看镇压而下的威压,他望着手中的天一云水,眼中始终冷漠,杀机已动。

    “不要杀他我不想看你杀人。”身后的小独孤忽然淡淡出声。

    她不喜欢看宁凡杀人,她宁愿宁凡永远是刚入七梅城的辟脉少年,永远手不染血。

    宁凡心中一怔,回头一看独孤明净的目光,一叹。

    随手一丢。将天一云水直接丢下擂台,不再理会这个窥虚小辈。

    他就站在那里,天皇的威压根本落不下来。

    他转过身,看着独孤,微笑道。“我来了。”

    “哼,宁小魔,算你识相,若你失信于我,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独孤轻哼一声,恬静的脸上却露出一抹笑意。

    天皇见宁凡没有灭杀天一云水。心头稍稍一松。

    又见自己的威压竟丝毫奈何不了宁凡,暗道宁凡莫不是一个碎六修士,竟不惧他的威压。

    身形一纵,下了高台,将跌倒在地的大长老、天一云水护在身后,冷冷看着宁凡。

    碎六又如何!伤他天殿之人。必须要给他一个交待!

    “阁下究竟是何人!伤我天殿之人,今日必须给老夫一个交代,否则哼!”

    天皇的眼中,满满都是威胁之意。

    四面的修士,亦纷纷揣测着宁凡身份。

    苗皇沉吟不语,他总觉得宁凡的气质,有几分像那不解风情的韩老头。

    凌皇目光略略一松。倒是对这素未谋面的白衣青年有了几分好感。

    若非这白衣青年出手相救,独孤多半会被天殿大长老稍稍教训一番。

    只是刚刚独孤竟称这青年为宁小魔这个青年,莫非就是韩老头的徒儿,是小独孤念念不忘之人!

    一想到这里,凌皇对宁凡刚刚升起的半分好感,全部化为乌有,眼中满满都是敌意。

    转念一想,又是一惊。

    当年宁凡与小独孤种下独孤剑印之时,据说只有元婴实力,且还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元婴修士

    如今。他已是碎虚修为了么,这才多少年,修为竟提升得如此之快!

    且这碎虚修为,至少都是碎虚六重天。因为凌皇虽看不破宁凡修为,却隐隐感觉自己的修为低于宁凡。

    再一想。宁小魔来自雨界,姓宁,碎六以上的修为

    一瞬间,凌皇似猜出了宁凡身份,目光一震,却未多言。

    面对天皇的质问,宁凡目光转冷,向天皇的方向一步迈出。

    只一步,周身2720道黑白之气盘绕,生死相随!

    只一步,碎虚六重天的气势席卷开来,形成一股无声的风暴!

    这一步踏在生死之上,有着说不出的玄妙!

    在座之人连碎七都没有,自然无人能看出这一步的玄妙。

    天皇只能隐约看出,宁凡这一步极为不凡,下一瞬,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直击胸口,让他气息大乱,匆匆连退数步,才稍稍稳住身形,额头已冷汗淋漓!

    碎虚六重天!

    天皇哪里还看不出,宁凡是一个碎六修士,且宁凡的实力之强,远在自己之上!

    “本皇,宁凡!人是我伤的,你想让宁某如何交代!”

    这,就是宁凡的答复!

    他的声音不大,却传遍整个凌荒大泽,满座修士霎时间死寂一片!

    所有人的目光,都带着深深的敬畏,看着宁凡,难以置信!

    天一云水亦是满面震惊,他自诩为剑界第一青俊,敢在剑界跋扈,却也知哪些人可以招惹,哪些人不可得罪!

    雨皇宁凡,如今已是九界之中最不可得罪之人!

    天皇藏在袖中的手已被冷汗全部浸湿!

    他看着宁凡,眼中哪还有之前的不可一世、

    交代他怎敢让宁凡给他交代!

    他是天皇,有一统剑界的雄心,但那雄心也仅限于剑界内部而已。

    他敢对凌殿动手,却无论如何不敢得罪雨界,更不敢得罪雨皇宁凡!

    宁凡是上三界散仙级老祖倾力结交的人物,传说宁凡本人有着斩杀散仙的实力!

    这种人物,一人足矣荡平天殿,他如何敢得罪!

    “雨皇说笑了,老夫哪敢让雨皇给什么交代”

    天皇刻板的脸上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却对上宁凡一如既往冷漠的目光。

    “你不是要交代么,可以,宁某一向是个讲理的人,便给你一个交代。告诉你我为何伤人。她,是我的人,谁伤她,我便杀谁!这个交代,你可满意!”

    宁凡眼神一眯。指了指身旁的独孤。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立刻在天皇心中生起。

    天皇面色一变,想不到独孤竟是宁凡的女人!想不到凌殿竟有如此强大的靠山!

    同一时间,天一云水亦是冷汗直冒!

    他从来不知,与独孤种下同心剑印的人,是堂堂雨皇宁凡!

    若他知晓。他如何敢跟堂堂雨皇抢女人!

    独孤无语地不得了,她从来不记得自己答应过做宁凡的女人!

    她更不记得,宁凡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天殿大长老长叹一声,挣扎着站起身,惭愧地看着宁凡。

    古天庭之中,宁凡救他性命。如今他却以大欺小,对独孤出手独孤,是宁凡的女人。

    “若宁某没有记错,古天庭之中,我应是救了阁下一命吧,今日阁下是在恩将仇报吗!”

    宁凡冷目一扫天殿大长老,天殿大长老愧色更浓。没有多言,抬手一掌,朝天灵拍下。

    这一掌拍下,他立刻伤势加重,咳血不止。

    碎虚三重天的修为,跌落至碎虚二重天。

    “是老夫愧对雨皇,没什么好说的,若雨皇嫌着责罚不够重,大可将老夫性命拿去,老夫绝无二话!”

    此人言语铮铮。虽说行事卑鄙了些,但也算一个敢作敢当之人。

    天皇眼露肉疼之色。

    大长老可是他的臂膀,如今境界跌落,无疑会让天殿实力大损。

    “哪只手伤得她?”宁凡看着天殿大长老,冷冷问道。

    天殿大长老没有多言。咬咬牙,抬起了右臂。

    嗤!

    一道生死二气所化的剑芒斩过,大长老的右臂立刻被一剑斩断。

    修士若被生死二气斩断的手臂,除非同样精通生死二气,否则无法修复手臂。

    天殿大长老闷哼一声,脸色更加苍白一分,眼中却有一丝轻松之色。

    他明白,宁凡斩他手臂,意思便是不会杀他了。

    四周修士全部面色惊恐,一个个噤若寒蝉。

    传闻雨皇宁凡是一个手段极狠之人,如今一见,方知传言非虚。

    “好狠”天皇拳头紧握,却不敢多说什么。

    倒是凌皇看不下去了,站起身,黑着脸看着宁凡。

    “阁下是雨界神皇,却来我剑界撒野,是否太不把我剑界三皇放入眼中!”

    凌皇是在场唯一一个不惧宁凡之人。

    废话,他连老魔都不怕,还怕宁凡!

    不但不怕宁凡,他还十分不爽宁凡拐走小独孤的卑劣行径!

    师父是这样,徒弟也是这样,太可恨了!

    “宁凡!他,他是我父皇!”小独孤忽然紧张地抓住宁凡衣袖,生怕宁凡得罪自己父皇。

    宁凡笑着摇摇头,他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人吗?他怎么会对自家老丈人动粗呢。

    没有面对天殿修士的冷意,宁凡作出笑容,对凌皇唯一抱拳。

    “晚辈宁凡,见过凌皇。”

    “呃”

    凌皇一怔,原本冷着的脸松了松。

    他完全没有想到,嚣张霸道的宁凡,还有这么知礼的一面,会对他如此客气,甚至以晚辈自居。

    比起无耻猥琐的老魔,这个年轻人似乎顺眼多了。

    而且他还处处维护独孤,不像老魔,把梅儿害成那样

    四面八方的修士也俱是一愣,谁都想不到,宁大魔头还有如此知书达理的一面。

    “咳咳宁道友是雨界神皇,你刚刚救下小女,本皇十分感激。不过天殿大长老应当由本皇出手惩戒,似乎不劳宁道友越俎代庖吧。还有你刚刚说的话小女虽与你种下同心剑印,不过,似乎尚未成婚吧?那种话,不要当着外人说。”

    宁凡目光微闪,他看得出,凌皇对自己的态度已有所转变。

    如此便好,凌皇是独孤之父,宁凡并不欲与凌皇交恶,让独孤为难。

    且凌皇言下之意,似乎已默许他与独孤的事。这一点,宁凡听得出,旁人也听得出。

    独孤也听得出,她的俏脸泛起一丝红晕,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感激地看着宁凡。

    感激宁凡没有和她父皇闹僵。

    “前辈所言极是,剑界的事,晚辈本没有资格插手,不过,今日的事似乎有些特殊,若晚辈不出手。雪疆似乎将有大劫”

    宁凡语气极淡,话音一落,凌皇面色骤然一变,“大劫?!什么大劫!小友所言何意!”

    “前辈不该问我,该问问天皇才是。滚出来!”

    宁凡神念疯狂散开,带着滔天煞气。将整个凌荒大泽上空染成一片血红。

    神念狠狠一震,立刻有数千名隐匿于长空的强者一一现身而出!

    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天殿强者,少数几人是天皇从外界请来的帮手!

    3名碎五,2名碎六,1名碎七!

    这些人隐匿于此地,瞒过众人的察觉。自然是图谋不轨了!

    四周修士全部面色一变。

    天皇埋伏下这么多强者,是想做什么!

    凌皇目光大怒,之前心中的一点隐忧,终于得到了证实!

    “天一雄,你带来如此之多的强者,是想灭我凌殿么!”

    “呃这”天皇急的满头大汗,若无宁凡介入,他还真敢灭了凌殿。

    可如今宁凡来了,且还跟凌殿关系匪浅,他便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覆灭凌殿啊。

    他想要矢口否认,但事实一目了然,如何否认?

    隐匿的数千强者,除了那几名碎五之上的老怪外,余者都是天殿众人。

    再多的解释都是无力。明眼人都看得出,天殿对凌殿居心叵测,只是运气不好。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着,天衣无缝,偏偏宁凡出现了。

    在宁凡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前,任何阴谋,都是无用。

    “宁道友,你说此事该如何处理!”凌皇狠狠地一咬牙。

    亏他之前还看着同为剑皇的份上,维护天殿,现在想想,真是太愚蠢了!

    别人都准备把他灭了,他还在帮人数钱,愚蠢啊,愚蠢啊!

    独孤气的娇躯直抖,若非宁凡出现,天殿是不是早已灭了凌殿!

    为什么!为什么同为剑皇势力,要彼此杀戮!

    “人心不足罢了。不必怕,有我在。”

    似看破独孤的心思,宁凡伸出手,抚了抚她的秀发,示意她可放心。

    如此亲昵的举动,立刻让独孤有些难以适从的羞恼,却没有推开宁凡的手。

    宁凡抬头看着天空之上的三名碎五,两名碎六,一名碎七,目光一冷。

    还真是巧,这些人,都是他在古天庭救过之人。

    “我等不知雨皇与凌殿的关系,若知道,必不敢答应天皇,对凌殿出手,请雨皇责罚!”

    六名老怪全部咬着牙,惭愧地看着宁凡,愤恨地看着天皇。

    宁凡救了他们性命啊,他们竟然想灭宁凡的老岳丈,真是,真是

    他们本来死也不敢得罪宁凡的,偏偏以这种方式,将宁凡得罪死了。

    都是天皇害的!

    “天一雄!若老夫不死,必将你碎尸万段!”碎七修士愤恨地看着天皇,令后者脊骨发凉。

    “自废一重修为,留下一臂!”宁凡语气很淡,却有一种不可抗逆的威势。

    他不杀人,仅仅是因为独孤不喜欢。

    她不喜欢,所以他不想当着她的面,露出那嗜血无情的一面。

    六名碎虚老怪全部露出庆幸之色。

    他们入过古天庭,知道宁凡有多么凶狠,一人将整个葬仙族屠灭了。

    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魔头,只废他们一重天修为,取他们一臂,已是格外开恩了。

    六名老怪微微咬牙,而后俱是一掌拍在天灵之上,自废一重天修为。

    随后,六人全部伸出一臂,宁凡屈指弹出六道黑白之刃,各断六人一条手臂。

    这,是惩戒!

    “你们可以滚了!”

    宁凡淡淡一语,六人却如蒙大赦,二话不说取出界门雨界,各回各家去了。

    直到真正返回自家界面,六人才确信。自己等人真的保住了性命。

    “这这就是雨皇之威!仅凭威名,便可让碎七老怪自废修为,舍弃一臂!”

    天皇咽了咽口水,惊惧不已地看着宁凡。

    宁凡的威名,更在普通的散仙老祖之上!

    他只需露出名头。根本不必动手,旁人已然生怯!

    天皇追悔不已,他怎会得罪了这种人!

    “独孤不让我杀人,我便不杀。天一雄,天一云水,宁某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为我之奴。可保不死!”

    “什么!为你之奴!不可能!老夫乃是堂堂剑界三皇之一”

    天一雄刚欲反驳,下一刻,冷汗直冒。

    却见宁凡不知何时,已直接出现在他的背后,冷冷注视着他。

    “三息。”宁凡冷冷吐出两个字。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三息之内。天一雄不服,便死!

    一息过去,天一雄心如刀割。

    二息过去,天一雄心乱如麻。

    第三息

    天一雄一咬牙,跪倒在宁凡身前,面如死灰道,“我愿为奴。”

    “很好。”

    宁凡散出神念。在天一雄识海种下念禁,并随手将天一雄修为废至碎虚一重天。

    天一雄绝望一叹,却不敢反抗。

    宁凡又看了一眼天一云水。

    只一个冷漠眼神,天一云水堂堂剑界第一青俊,竟吓得尿了裤子。

    “我愿为奴,我愿为奴!”

    宁凡眉头一皱,看了看独孤,见独孤正轻轻摇头,眸中有不忍之色,不禁一叹。

    他虽厌恶此人。却不忍在小独孤面前杀戮,惹小独孤不喜。

    神念散出,在天一云水识海种下念禁,并随手将其修为废至融灵。

    罢了,不能杀人。起码让他当个融灵废人吧

    “保住性命了!保住性命了!”天一云水大喜过望,不住对宁凡磕头谢恩,哪有之前半点温润模样。

    “从今日起,你就是天殿天皇。”

    宁凡望着凌殿大长老,淡淡道。

    凌殿大长老,同样去了古天庭,被宁凡所救,是一名碎虚三重天的修士。

    宁凡这么做,是要把天殿势力拱手送给凌殿。

    此为聘礼!

    “宁某愿以天疆为聘,求娶独孤,请凌皇成全!”

    宁凡向凌皇方向长揖一礼,所出之言,令在场剑界修士全部震撼不已!

    以天疆为聘,以天疆为聘!

    雨皇好大的手笔,抬手收服整个天疆势力,并以三分之一的剑界势力,作为聘礼,求娶一个女子!

    凌皇目光震了又震,他虽听说过宁凡厉害,但百闻不如一见。如今亲眼见到宁凡挥手覆天殿,他心中自是震撼。

    又听闻宁凡以整个天疆为聘,求娶独孤,这聘礼实在太重!

    一时间,竟不知如何答复宁凡。

    无数女修艳羡不已地看着独孤。

    若她们此生也能遇到一个男子,以一疆为聘求娶,该是何等幸福之事

    小独孤被众人看得脸红,轻哼一声,羞恼地瞪着宁凡。

    “我今天没有杀人,你开不开心。”宁凡微笑道。

    “开心你个头!”

    小独孤别过头去,转眸的瞬间,眼中却有一丝幸福之色。

    这该死的宁小魔哼

    宁凡看着小独孤的羞态,不由得回忆起与此女初遇之时,她的疏离,她的淡漠,一时失笑。

    忽然间,宁凡冷冷抬头。

    却见长空之上,一个骑鹤老者徐徐现身,白发飘扬,双目露出慨叹之色。

    “老夫天仙界虚道子,与天疆有旧,不知雨皇可否看在老夫面子上,放此代天皇自由,并归还天疆。”

    骑鹤老者话语一落,无数剑界修士目光一变。

    天仙界虚道子,这可是天仙界三大散仙之一啊!

    上次古天庭之行,天仙界只去了一名散仙,这虚道子没有去。

    他之所以未去,据说是在闭死关,参生悟死。

    据说此次出关之后,虚道子的生死道悟已不弱妖界老元皇!

    其实力,放眼九界都是数一数二!

    他,竟是要为天殿出头么!

    天皇空洞的眼中,忽然出现一抹喜色,大声呼喊道,“前辈,救我!”

    他根本不知道虚道子与天疆有何渊源。

    不过有人为天疆出头,他自然是高兴的!

    “不行!”宁凡语气冷漠,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是么,那老夫便来领教领教宁道友高招,看看道友是否真如传闻所言,已是九界无敌的实力!”

    虚道子纵身一跃,下了白鹤,一步落,竟有一朵半黑半白的莲花出现于脚下。

    再一步,又是一朵莲花!

    他身形飘忽,顷刻已走出数千步,衍生了千朵莲花。

    “仙术,步步生莲!”

    千莲之中,老者身形一晃而出,居高临下看着宁凡,眼带一股倨傲之色。

    他不信宁凡有传闻中的恐怖实力!

    千朵莲花齐齐燃起莲火,一股恐怖的压迫感,正从老者体内徐徐升起。

    四面八方的剑界修士,俱被威压所摄,修为不济者,全部昏阙过去!

    “话不投机,一战即可!若你胜我一招半式,天疆归你所有!”虚道子冷冷道。

    PS:感谢以下书友打赏!我心泣、千年遗梦、木子才风、支持墨水、悠悠忆忧、片刻走红、又和人、请叫我苏毅毅、小婧丫丫、轩辕小瑞、DPCLHH、颠东11、妖刀皇、heiluokejie、小龙66号、帝led、红旗拉普、剑虹落、天空已蔚蓝、仙皇在此、我惟狂、左途、书友140723094520260、书友140502064507696、书友140722000103729。

    感谢云山樵人、野猪的牙、我心泣、皓佳、帅者无敌2014投出宝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