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81章 兵解入魔!

第681章 兵解入魔!

    “快走!”

    其他26六名祖王的提醒,传入十六王的耳中,却为时已晚。

    宁凡衣袍俱碎,皮肤一点点化作血光消逝,筋骨、血液,全部化作血光,剑上更是笼着恐怖之极的血色剑光。

    他好似化作了一个血人,不,是血魔!

    周身燃烧着沸腾的血液,头生血色魔角,背生八道血翼。

    他好似失去了理智,他从来不知,原来施展兵解式,会被魔念噬心。

    他的意识时而模糊,时而清醒,诸天星光沐浴下,他肉身勉强维持不灭的程度,但也仅此而已。

    手中的剑,忽然消失,融入宁凡体内!

    在这一瞬间,十六王生出必死的危机感,死命逃遁,而宁凡所化的血魔,嘴角勾起一道残忍的笑容。

    嗤!

    血魔化作一道血色剑芒,已堪比命仙的遁速,瞬间追上十六王。

    他的双手之上缠绕着血色剑光,已与夏皇剑暂时合为一体!

    双手一撕,生生将十六王从中撕成两半,切口光滑如镜,似被利剑所斩!

    宁凡挥手一探,生生擒住十六王的元神,一口吞下,脸上森然之色更浓!

    “啊!”

    十六王的惨叫之声,在一瞬间传遍整个三十三天!

    4万葬仙族人全部浑身战斗,九祖十八王亦是感到一股冷气从脚掌冒到头顶。

    一击,击杀散仙!

    堂堂散仙修为的十六王,竟被宁凡一击灭杀!

    那可是一名祖王啊!

    “此子自毁肉身,才能施展出那样的绝强招式,这种神通。他若施展第二次,必定陨落,我等不必怕他,一起出手,灭杀了此子!”

    六祖话音一落。余下的26名祖王全部朝宁凡冲去!

    他们不能给宁凡拼死施展第二剑的时间,否则,他们还会有一名祖王陨落!

    这代价,太大!

    宁凡周身的血光渐渐消退,一次兵解,只足以灭杀一名散仙而已。

    他真真切切感受到,施展兵解式之后,他的道心之中,一股魔念深种,难以磨灭。

    所谓的剑魔传承,若修到极致。自是要堕落为魔的

    只是这魔,是嗜杀冷血之魔,与宁凡的魔道迥异。

    此魔念留存于心,对宁凡而言害处极大,必将影响其成仙之路。

    一般人施展两次兵解式早已死掉,谁会在乎这点魔念。

    宁凡则不同,他有黑星自愈。纵然施展兵解式,伤势也在飞速痊愈,肉身虽重创,却始终未毁。

    然而魔念,却仍是根深蒂固的种下了。

    没施展一次兵解式,魔念便会多上一些。

    当超出宁凡可承受的极限,宁凡便会被魔念吞噬,变成另一个六亲不认之魔。

    只是宁凡没有选择,他无法匹敌如此之多的祖王,唯一能够依仗的。只剩此术。

    “傻弟弟”玄阴界中,洛幽叹息地闭上眼。

    如今的她,无法在这种场合给宁凡任何帮助了。

    “兵解”

    一声冰冷的声音响起,宁凡再一次化身为血魔。

    在他施展出兵解式的一瞬间,26名祖王全部遁光一滞。谁也不敢第一个冲上去,抵挡宁凡的兵解剑光。

    “桀桀,谁来送死”血魔笑的森然,剑芒一闪之下,已出现在大祖面前。

    大祖吓得冷汗淋漓,抬手祭起一个金色圆环,朝血魔天灵打去。

    血魔笑得更加阴森,五指一抓,那圆环之宝便被切裂成无数碎片。

    另一手一撕,生生撕下大祖一臂,一口吞下。

    “啊!”大祖惨叫一声,下一瞬,另一臂也被撕下,被血魔一口吃掉。

    一点点撕碎,一点点吃下,竟无一名祖王敢去救援大祖,生生看着大祖被血魔一口口吃干净!

    他们不敢靠近!

    他们知道,在大祖陨落前,血魔的实力不会消失,谁靠近,死的便是谁!

    “若老夫所料不差,此子所施之术,第一次自毁肉身,第二次自毁元神两次之后,他必死无疑,倒省去我等灭杀他的麻烦了。只可惜,大祖与十六王死得太惨”

    “罢了,我等这便去拿下那两个女人,助始祖复活”

    余下的25名祖王话音刚落,获得露出骇然之极的目光!

    接连施展了两次兵解式的宁凡,仍未死!

    他仍是血魔之身,第三次施展出了兵解式!

    魔念,更深!

    宁凡的意识更加模糊,唯有一丝执念强撑着,誓要护慕微凉毫发无损。

    他的身体渐渐开始不听使唤,咬咬牙,化身为血魔,强行冲向一堆祖王中心。

    所有的祖王俱是面色大变,以血魔为圆心,纷纷连退,并各自祭出本命之宝,朝血魔打去。

    血魔森然冷笑,抬指乱点,一件件仙虚巅峰的法宝纷纷化作齑粉。

    而后,他身化剑芒,冲向一名祖王,一爪刺入那名祖王的丹田,将其元神轻易按碎。

    “十八王!”三名祖王怒吼一声,一时忘了对血魔的恐惧,朝血魔冲来。

    血魔眼中闪烁着疯狂的魔念,他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杀尽此地所有敌人!

    兵解!兵解!兵解!

    魔念越种越深!

    血魔直接硬撼三名祖王的攻击,所受伤势在星术之下,瞬间痊愈!

    他冷笑不已,连点三指,三名祖王立刻被血芒斩成无数烂肉!

    “还有谁!”血魔舔了舔舌头,嘴角还有生吃大祖留下的血迹。

    短短十个呼吸,此地已有六名祖王陨落!

    余下的21名祖王全部心生怯意。

    纵然是对上三四十名散仙,他们纵然不敌,也不会怯。

    但宁凡所化的血魔太过可怕,这根本不是人。而是魔!

    世人所称的魔修,那一个魔子,大多还是指魔道功法。

    就算是古魔,那一个魔字,仍指的是魔道功法。

    魔修也有心善之人。古魔也有心软之女。

    然而眼前的血魔,他的魔与功法无关,是发自于内心深种的魔念!

    残忍,冷血,无情,卑鄙。狡诈,邪恶

    此魔是一个疯魔,可为心中执念杀尽一切敌人,不择手段!

    偏偏此魔实力强的可怕,恐怕就是一般命仙,碰上如此悍不畏死的血魔。都要三思之后,暂避锋芒吧。

    能瞬杀六名散仙者,除了命仙,还能有谁!

    这一刻,无限制施展兵解式的宁凡,与命仙何异!

    “撤!姑且撤退!此魔不可力敌,复活始祖之事。只能暂时放弃若我等死了,始祖便当真没有再度复活之日了!”

    “葬仙族人听令,低于碎六境界的修士,全部留在此地,挡下此魔!给我等争取逃生之机!”

    二祖一声令下,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再不敢捉拿明雀、慕微凉。

    其余祖王亦是各自咬牙,稍稍压下心中慌乱,转身就逃。若继续留下。必死无疑的。

    碎六之上的修士,一个个同样恐惧不已,连祖王都被血魔轻易灭杀,他们岂敢送死,能逃生再好不过。

    碎五之下的4万多名强者。被祖王们留下断后。

    他们心知,自己等人在血魔手中绝无生还之力,为今之计,只能拼死一战,争取让族群延续了。

    “桀桀桀桀,跑得掉么?兵解!兵解!兵解!”

    血魔冷笑一声,周身忽然碎散,化作亿万道血色剑芒一卷,一瞬间剑芒横扫长空。

    他一步步走在4万人的后方,在他背后,4万葬仙族强者全部陨落成无数血雾!

    “什,什么!280名碎虚,4万名炼虚,竟无法阻止此魔半步!可恶,除了我等祖王,所有人留下断后,保存葬仙族血脉!”

    “是!”

    随着祖王一声令下,45名碎六、碎七强者挡在血魔之前。

    而21名祖王则死命逃遁。

    “垃圾而已兵解!”

    嗤!

    血魔冷笑一声,碎散成无数血光,消失无影。

    下一瞬,出现在45名强者的后方。

    45名碎六、碎七老怪,表情全部定格在脸上。

    下一刻,所有人的头颅高高飞去,血溅云霞。血色剑气侵入体内,更将他们元神瞬间绞杀!

    血魔看也不看满地的残尸、道果、储物袋。

    他只是盯着前方死命逃生的21名祖王,舔了舔舌头,一副嗜血的表情。

    狠狠一踏,硬是将所有战利品全部踏碎!

    他,喜欢破坏!

    对他而言,杀人才是最有乐趣的事情。

    兵解了如此多次,宁凡道心已被魔念深深侵蚀,他道心已沦丧。

    脚踏八千八百道黑色星光,血魔一瞬间追至十七王身后,摇身一变,化作五万丈巨大,大口一吞,将十七王生生吞下。

    十七王刚被吞入血魔腹中,便被血芒斩得粉碎,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这就是兵解式的威力!

    这就是西天兵解宗威名赫赫的缘由!

    以死换死,此术唯有疯子才会施展,兵解宗,就是一个疯子集中地!

    只是兵解宗弟子施展兵解剑术,是为了大战,为了宗门,为了心中之义。

    血魔则不同。

    起初宁凡是为了守护慕微凉才施展兵解式,此刻,他已堕落为血魔,心中只剩杀戮,六亲不认!

    “十七王!”

    九王咬牙切齿地看着血魔,本想自告奋勇留下阻挡血魔,下一瞬,已被血魔撕成碎片。

    八祖浑身颤抖,当被血魔追至身后之时,他想要求饶,但血魔却根本不理会他的求饶,甚至懒得收他为奴。

    血魔,只想杀戮!

    一瞬间,八祖已被撕成碎片!

    五祖被血魔一口吞下,四王被血魔生生嚼碎。十一王被血魔一脚踩成肉泥。

    一个个修为惊天的祖王,相继陨落,最终,只剩十三王一人

    十三王不敢逃了,一咬牙。冲向血魔,自爆肉身,试图与血魔同归于尽。

    他的死,确实稍稍重创了血魔。

    宁凡身上血芒微散,退出血魔之身,半跪于地。身上全是伤口。

    来不及治愈,纵然星术在厉害,也来不及治愈。

    兵解式施展的次数太多了

    而他,一人屠尽了整个葬仙族!

    代价,是道心彻底污浊,被魔念侵蚀

    宁凡强撑着站起。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已几乎不听掌控。

    他此刻尚有几分理智,是因为被最后一名祖王重创了魔念。

    但若之后伤势恢复,他会再一次入魔,失去所有理智,即便并未施展兵解式

    代价,代价

    这世间行事,哪一件不需要付出代价。

    “必须早些回去。带走微凉,并想办法暂时镇住魔念在我彻底失去理智之前。”

    宁凡一咬牙,顾不得收取地上零零散散的储物袋,架起黄金古剑,一路疾驰而回。

    他散了头顶八千八百黑星,但星术仍在体内本能自愈。

    他的伤势,正一点点恢复。

    原本被略略击散的魔念,也在恢复着。

    他双目血红,渐渐失去理智,却咬着牙苦撑。

    当回到不死树下时。他气喜冰冷,嘴角挂着森冷的笑容。

    他,再一次被魔念所侵!

    一人屠尽27名散仙,他身上的煞气恐怖之极,便是命仙见了。也要深为忌惮。

    卢修等人一见宁凡归来,再观宁凡煞气冲天,心知宁凡必已斩尽九祖十八王,各个心惊不已。

    尤其是此刻的宁凡,给他们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那森然的笑容,太过嗜血,让人不寒而栗。

    慕微凉已然彻底复活,却尚未苏醒。

    不死树已彻底枯萎,生机散尽。

    “主子,你回来了!老子还以为你会死,老子好怕!”

    见宁凡平安归来,散魔高兴地涕泪交加。

    别误会,他担心宁凡会死,是因为被宁凡种有念禁。

    宁凡是主,主若死,奴必死他是怕自己被宁凡连累而死。

    “散魔”宁凡眼中血芒一闪,冷笑望向散魔,一指点下,又是兵解。

    一瞬间,他化作血魔之身,一指剑芒,足以瞬杀散魔。

    见此情形,散魔几乎吓尿,这一道剑芒,他根本接不下,必死无疑!

    危急关头,宁凡眼中忽然露出挣扎之色,猛然一摆手,将血色剑芒打向远处,避开了散魔。

    一剑之威,瞬间夷平了千万里大地,血光冲天。

    “饼哥哥的状况不对!饼哥哥,你快看看我,我是明雀!你不认得我了么!”

    明雀露出焦急的神情,这一刻的宁凡,竟让她感到如此陌生。

    一见明雀,血魔舔了舔舌头,竟想一口吃掉这个丹魔。

    下一瞬,血魔忽然不由自已的捶打胸口,一指剑芒,在自己胸口击出一个血色窟窿。

    稍稍击散了魔念

    宁凡退出血魔之身,眼中再一次澄明。

    他怎舍得伤害明雀

    如今魔念已深入其心,唯有重伤自己,才可稍稍令魔念流散,暂时恢复半分理智。

    “这就是你施展兵解剑术的代价么值得么”思无邪咬咬唇。

    若她本尊再此,还有办法帮宁凡稍稍压制魔念。

    她的分身却半点也无法帮到宁凡。

    “值得么”宁凡苦笑一声,他仍会笑的。

    一步步走向青棺,看着棺中的慕微凉,他心头稍松。

    他说过,不会再一次让她死去。

    如今,是否算是勉强做到了那个许诺

    “小蝴蝶小蝴蝶”

    似感受到宁凡走近,慕微凉轻轻睁开眼,纯净的目光看着宁凡,有困惑,有不解。还有喜悦。

    “你是小蝴蝶我是谁”

    她所有残损记忆都给了宁凡,令宁凡看到了天庭覆灭的一幕。

    如今的她,忘了一切,唯一记起的,只剩宁凡。

    只剩那只蝶就算忘记一切。也不会忘记那只蝴蝶。

    她记得,自己等了小蝴蝶好久好久,如今,终于等到了

    “你是慕微凉。”

    “慕微凉”

    她轻撑着身体,从青棺中坐起,宁凡连忙扶住她。将她抱出青棺。

    从今日起,再也不需要这青棺了。

    只是令宁凡诧异的一幕,旋即出现。

    慕微凉离开青棺,莲步轻移,走出第一步,身材逐渐矮小。容貌也变得稚嫩起来。

    原本十六岁的容颜,瞬间变作十二岁。

    她在此迈出一步,容貌与身材再变,变作九岁。

    又一步,变作六岁。

    六岁的慕微凉,一副女童模样,怯生生地拉住宁凡的手。

    她记得这事她的小蝴蝶。她不愿松手。

    “小蝴蝶,我怎么变矮了?”她歪着脑袋,表示茫然不解。

    宁凡眉头紧皱,望向思无邪,同样不解。

    “她重塑的新魂,魂魄尚未长成,还很虚弱,身体也配合魂魄,化作童颜唯有服食‘仙魂草’,才可滋养魂魄。重新长大”

    “仙魂草?你能弄到一些么?”宁凡皱眉问道。

    “不能此草只在东天仙界才有,东天之内,有一颗仙魂星,上有一族,名为魂族。擅种此草不过魂族已灭,不知此草是否还能寻到”思无邪叹息道。

    “小蝴蝶?我长不大了么?”慕微凉露出懊丧的表情。

    重塑新魂,她的心理年龄似乎也变小了,完完全全一个幼年版慕微凉。

    “不,你会长大的,相信我,仙魂草么”

    宁凡一拂袖,将青棺收入储物袋,看了看不死树附近的战利品,想了想,还是一一收走了。

    “你的魔念很棘手若你愿意,我私下送你飞升名额,带你回西天镇压魔念”思无邪语气虽冷,宁凡却听出一丝关心。

    “不行”

    宁凡摇头苦笑,思无邪是西天圣女,公然给宁凡飞升名额也就罢了,若是私送名额,可会有大麻烦的。

    他不想连累思无邪。

    当然,若公然给宁凡名额,宁凡难免会被昆仑瑶池好生查探一番。

    一旦古魔身份暴露,他在西天之内几乎绝无生还的可能西天佛宗,对古魔必杀之而后快

    “哼,你不要便当我没说过。”思无邪秀眉一蹙,有些不快。

    “魔念是什么?多吃点好吃的,能不能压制住魔念?我这里有很多好吃的,都给你!”

    明雀解下装满灵药的储物袋,交给宁凡。

    宁凡摆了摆手,有些哭笑不得。

    在明雀的意识里,吃东西是万能的么

    轰!

    三十三天的大地,忽然猛地一颤。

    这一颤之下,一股命仙级威压,骤然朝着宁凡等人卷来。

    一瞬间,宁凡神情大变!

    “小辈,胆子不小,杀光了我葬仙一族的所有人,更阻了本座的复活大计,你说,本座该如何惩罚你!”

    轰!轰!轰!

    这三十三天的大地之下,竟沉睡着一个命仙强者!

    那命仙强者,正一拳拳轰击大地封印,试图从此地脱困!

    “丹魔,还有吸光本座不死树的女人把这两个女人留下,本座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轰!轰!轰!

    大地正一点点裂开,一个凶悍之人正一点点脱出封印!

    他的杀机,已然锁定明雀与慕微凉!

    “我得到情报,葬仙族的九祖十八王费尽周章,就是为了复活他们的始祖古葬!据说那古葬巅峰之时,乃是一个准帝,如今似乎被我们破坏的复活大计,只恢复到命仙境界,却也绝非我们可以抗衡!必须在他破封之前逃出古天庭!”

    思无邪神情竟有一丝慌乱。

    准帝级人物,只差一步便是仙帝!

    这种人物纵然刚刚复活,尚未恢复巅峰修为,也非在场之人可以抗衡!

    “此人不可力敌!你们都入此界。我负责逃遁!”

    宁凡一抚元瑶玉,将思无邪、明雀、慕微凉全部收入元瑶界,并将散魔收入封魔袋。

    二话不说,令黑星治愈胸口血洞,体内散逸的魔念一丝丝重聚。

    他再一次化身为血魔。失去所有理智!

    兵解!

    纵然是张狂嗜血的血魔,也不敢力敌古葬始祖。

    二话不说,血魔化作一道血光,直冲三十二层而去。

    “哦?遁速倒也不慢,不过未必能逃出本座掌心。开!”

    轰!

    一声巨响之后,大地裂出一个万里深渊。

    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望着宁凡遁去的方向,舔了舔舌头。

    “且看你这小辈能逃到几时。”

    嗤!

    白发少年直追宁凡而去,三十二层,三十一层,三十层

    一层层追下去,宁凡强运兵解式。维持血魔之身,符负荷越来越大。

    白发少年却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

    他深信,纵然自己未恢复至巅峰修为,拿捏一个碎六小辈,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古天庭第二十九层天界。

    常山看着毁灭的养鬼之阵,心惊胆寒。

    这可是老祖耗费无数心血才布下的养鬼之阵啊,竟人被毁了

    他这番回宗。要如何跟老祖汇报此事?不知会不会被暴怒的老祖抽出元神炼丹

    “一定要捉住丹魔,带回宗内,将功赎罪!哼!上一次我一时大意,被那白衣女子偷袭,这一次我准备周全,定能带走丹魔!”

    “哦?想不到那丹魔已在三十层了。嗯,已入二十九层了!”

    常山手持罗盘,定位着丹魔的方向,朝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数日后,他远远地察觉到。前方有一道十分熟悉的气息。

    宁凡的气息!

    “找到了!捉住此子,就等于捉住了丹魔!此子区区碎六,若我偷袭,拿下此子,易如反掌!”

    常山服下一颗丹药。隐去身形,藏身于此地。

    远处,一道血色遁光越来越近。

    那遁光给常山一种不安之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没有多想,在那血色遁光临近之时,一把跳出,拦在‘宁凡’身前,冷笑道。

    “小辈,将丹魔交出,本座可网开一面留你全尸!”

    他话语刚落,陡然一惊。

    却见自己拦下的哪是什么宁凡,分明是一个血光笼罩的魔物!

    不,准确的说,此人确实是宁凡,只是状况似乎有些古怪!

    宁凡身上的煞气,强大到让常山感到恐慌。

    宁凡身上沉重如山的压迫感,压得常山喘不过气!

    这太荒谬了!他堂堂散仙,竟在一个碎六修士面前露了怯!

    “挡我者,死!”

    化身为血魔的宁凡,根本没有与常山废话的意思。

    潜意识里,宁凡记得常山是敌人,自然不会阻止魔念杀人。

    血魔抬指一点,数之不尽的血芒立刻朝常山斩来,那凌厉的风压,让常山脸庞生疼!

    他不可置信的圆睁双目,怎么也无法理解,碎六修为的宁凡,为何能斩出如此惊艳的一剑。

    不过,此剑他应该能够接下的,毕竟他可是堂堂散仙

    服下数颗丹药,常山修为暴涨,自负之极的以手去灭剑光。

    下一瞬,他带着自信的表情,被血色剑芒斩杀成肉泥。

    唯有一个元神,惊骇之极地卷起储物袋,逃出尸身,浑身冷颤。

    “兵解!他已经兵解了!这怎么可能!他如何保持兵解状态飞遁的!为何肉身不崩溃!”

    “想走?”血魔露出森冷的笑容,血芒一闪,将常山的元神一口吞下。

    储物袋么,想了想,顺手收了算了。

    那是宁凡的意志在作怪,宁凡怀疑,常山身上有秘宝,可搜寻明雀踪迹。

    他要毁了此宝!

    常山临死也无法置信,他竟会被一直看不起的宁凡瞬杀!

    血魔斩了常山,二话不说,继续朝下层逃去。

    在他的背后,一个白发少年一路追赶,但凡遇到妖兽魔兽,皆杀之,吞血恢复实力。

    他的修为,在一点点恢复着

    “你,跑不掉!”白发少年冷冷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

    牙齿之上,满是兽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