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80章 不死树下,战今生!

第680章 不死树下,战今生!

    乱世之情,不是简单的**之欲,不是简单的男女之情。

    其中,有恩,有义,有求,有慕,有太多太多的无可奈何。

    宁凡将所有人遣出逆轮血阵之外,伸出手,静静抚着棺中慕微凉的睡颜。

    有些感情,一生一世也无法说清,正如他与慕微凉纠缠两世的情。

    是简单的爱么?不是

    说不清,只是看到她有难,宁凡会不顾一切冲向掌情。

    为了她苏醒,宁凡愿自斩神魂,自灭七情,永失轮回。

    如此,便足矣。

    慕微凉明净的睡颜,有一种恬静的美。

    吹弹可破的肌肤,略略有些冰凉。

    宁凡收回手掌,嘴角竟勾起一抹笑容。

    他在笑!

    失了七情,他仍然可笑!

    笑是一种表情,与心情无关。

    若宁凡想笑,他便可以笑,纵然感觉不到开心,他仍可笑的。

    就好似云天决失了七情,仍死死眷恋着宁倩,仍会一怒冲冠,怒斩仇寇。

    天可灭人情,不可夺人念。

    真正无情者,就算七情尚在,对待至亲至爱也是冷血无情的,那,才是真正的无情。

    宁凡不是,就算自灭七情,他也不是一个无情之人。

    他十指掐诀,默默催动逆轮血阵的阵力,闭上眼。

    绵延万里的血阵,在一瞬间亮起血芒。

    血芒加持在青棺上,渗入慕微凉身体,融化了她体内的七宝舍利,以宁凡一般魂魄为根基,在慕微凉体内渐渐塑出新魂新魄。

    慕微凉本有魂魄,她的三魂是纸鹤、慕小凉、慕小鬟,她的七魄是思无邪。

    三魂七魄未灭,她却重塑魂魄。两世魂魄共存,这不符合轮回规则。

    所以,宁凡受到了天道轮回的惩罚。

    宁凡有一种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正被一丝丝抽离。

    他知道,被抽离的,是再入轮回的资格。

    从此日起,他若死,将再无重生之机会。

    不死树的力量亦是一点点被抽空。

    树上本来借着数颗不死果,只过了十来息时间。所有的不死果都已枯萎,最终化作飞灰逝去。

    宁凡想要搜集不死果核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但他体内封印早已破去,要果核也无用。

    参天之高的金色神树,一点点枯萎着。

    青棺之中的慕微凉,体内的生机却越来越浓。

    宁凡闭上了眼,默默操控着大阵运转。

    在失去再入轮回的资格后,他反倒对轮回的明悟多了一些。

    世间之事,有舍便有得。

    脱离了轮回。他站在山外,看山反倒更加一目了然了。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么

    “当年我战死于此,如今又重归此地。这何尝不是一种轮回。”

    “前世我与微凉在此相逢,却未护她平安喜乐。今生我却在此,助她重生这何尝不是一种轮回。”

    “只是无论前世的我,还是今生的我。有一点始终未曾改变,那便是心中执念看起来,轮回并无法抹去我心中执念的。它做不到也许,轮回并非世间最强力量。”

    “轮回”

    宁凡体内一丝微弱的轮回之力,开始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生长着。

    他心神渐渐迷失在逆轮血阵之中,好似与此阵此地合为一体。

    青棺之中,慕微凉丝丝缕缕的记忆,却汇入宁凡识海。

    他的耳边渐渐传来斗法的轰鸣声。

    他的心中,浮现出一幕幕画面。

    隐约之间,他似乎重新见到古天庭灭亡的那一幕。

    天庭上空,紫金巨门开启,一个金发男子一步走出,挥手灭杀无数仙人。

    他,正是掌情!

    他随手掷下一个拳头大小的眼珠,那眼珠,是天帝之目。

    他轻蔑着对慕微凉出手,却有一只蝴蝶,怒而冲天,毁去他一目,令他无比震撼。

    那蝴蝶,最终化作飞灰消逝。

    但那蝴蝶勇悍仙帝的壮举,却激起了无数古天庭仙人的热血!

    越来越多的强者从紫金巨门走出,全部是来犯之敌,天庭灭亡在即!

    掌情请出一宝,封印了所有天庭神仙的古神心力。

    慕微凉含泪冲向掌情,欲为小蝴蝶报仇,却被掌情抬指而灭。

    一个老者仙帝将慕微凉尸身封入青棺,眼含热泪。

    天帝陨,帝女死,神心被封,天庭多半会如魔族妖族一般难逃浩劫了。

    但这又如何!

    一死何足惧!

    一灭何足惧!

    “天庭诸仙,随老夫杀尽域外之敌!为帝君报仇!”

    “杀!”

    “杀!!”

    “杀!!!”

    蝴蝶虽死,但却将它的执念,传达给了所有人。

    一只凡蝶尚不惧死,他们堂堂天庭仙人,又有何惧!

    掌情目光冰冷,一指点出,诸天崩溃。

    那一指,可寂灭轮回!

    只一指,便有数名仙帝级仙人陨落!

    然而,无人畏惧掌情,无人畏惧域外之敌!

    老者仙帝哈哈大笑,双目却血红,竟是直冲掌情而去,自爆肉身!

    掌情闷哼一声,似受了些伤势,身旁则有不少域外强者被自爆生生炸死。

    更多的仙人双目血红,开始以搏命的方式,灭杀域外之敌。

    修道之人,大多惜命,但这一刻,他们何惧一死!

    一名巨人仙帝燃烧元神,拳芒带着轰天之力,击向掌情。

    无数山河应声而碎,面对如此强大的拳芒,掌情只是一抬指,便将巨人仙帝肉身按成飞灰。

    肉身毁灭,巨人仙帝的元神却哈哈大笑冲向掌情!

    “域外之人,滚回去!”

    轰!

    元神自爆,掌情再一次被微微伤到。

    又一名身骑黄牛的仙帝望天而笑。冲向掌情。

    那笑声之中,透着说不出的豪迈,有不畏天地的气魄!

    “大黄,你先死,老夫紧随其后!”

    这名仙帝一令之下,身下的黄牛立刻不顾一切冲向掌情!

    那黄牛实力堪比仙帝,头上一对犄角,更是锐利无比,足以洞穿大多数仙帝的防御!

    “孽畜找死!”

    掌情冷哼一声,抬指灭了黄牛。

    黄牛虽灭。但他头上的一对金色牛角,却并未毁于掌情一指之下,而是去势不减,刺入掌情丹田之中。

    噗!

    掌情自开启界门以来,第一次咳出鲜血!

    那仙帝露出哀痛之色,那哀痛,是因为黄牛的逝去。

    曾经,他还是一个牧童,骑着黄牛。行于林间,偶遇仙师,从此踏入仙途

    那牛陪了他一世,如今。已死

    “大黄莫急,老夫来寻你了!哈哈!”

    老者骤然兵解肉身,周身化作数之不尽的剑芒,悍不畏死的冲向掌情。

    掌情目光一寒。抬指挡下大多数剑芒,却仍被小部分剑芒所伤。

    在黄牛仙帝拖住掌情之时,成千上万的仙人冲向了紫金巨门!

    没有多余的言语。没有片刻的犹豫,有的,只是义无反顾的目光!

    轰!轰!轰!

    前仆后继的天庭古仙,用各自的血肉之躯,撞击在紫金巨门之上!

    他们,要毁了天门!

    紫金巨门渐渐裂痕密布,渐渐虚幻,渐渐开始关闭。

    掌情目光阴冷之极,此门已毁!

    好不容易打开的域外通道,就这般毁掉了!

    数百万年的谋划,毁于一旦!

    “掌情大尊,撤吧!”一名域外仙帝咬牙道。

    虽说域外通道毁去了,但相继覆灭了神妖魔三族,剥夺了他们的心灵血,已算大胜,没必要再次继续损耗兵力。

    “想走!本帝准了吗!”

    一个威严之极的中年男子,踏着百万黑色星光,步步而来!

    他身着黑色龙袍,一目被生生剜出,不住流着黑血。

    他望着此地战场,望着已几乎全部战死的天庭仙人,仰天大笑!

    “一起死吧!”

    轰!

    这一刻,天帝自爆,剩余的天庭仙人们,全部自爆!

    恐怖之极的自爆之力,席卷开来,无数域外之敌纷纷陨落

    掌情骇然咳血,他无法置信,明明已被自己斩杀的天帝,竟还留着一口气!

    在关键之时,给予他致命重创!

    无数黑色星力没入掌情体内,掌情伤势沉重,一咬牙,在紫金巨门彻底崩溃的前一瞬,逃回了域外。

    余下的域外之敌,俱死

    宁凡睁开眼,感受着体内多出少许的轮回之力,沉默不语。

    他得到了微凉的记忆,这便是说,微凉失去了往昔的记忆么

    她若醒来,不会再记得天庭覆灭之事,是么

    “这样也好,那段记忆对她而言,只有悲伤,不如遗忘。只是想不到,天庭灭亡前夕,竟发生过如此壮烈的一战”

    “修道之路,固当惜命,但很多时候,却又不得不将性命置之度外。”

    宁凡指诀不住变化,不死树已临近彻底枯萎,几乎已是一株毫无灵性的枯木。

    慕微凉的魂魄也已几乎彻底补全,她,马上便是一个真正的活人了。

    她平稳的呼吸声,传入宁凡耳中,令宁凡心神愈发宁静。

    她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不知睡梦中梦到了什么好事。

    “小蝴蝶不要跑,等等我”她轻轻梦呓,说出的话,让宁凡哑然失笑。

    原来,她梦见的是他。

    再过一小会儿,她就会苏醒

    忽然间,无数道传送之光在上空亮起。

    数之不尽的葬仙族人,出现在不死树的周围!

    思无邪等人全部赶来宁凡身边,各个凝重之极地看着天空。

    “宁凡,情形有些不妙。她复活了么?若已彻底复活,我们这便撤退,不宜与这些人正面交锋”思无邪美目凝重。

    傻子也看得出。这些葬仙族人来者不善了。

    短短十数息功夫,九祖十八王竟全部赶来!

    源源不断的葬仙族人赶来此地,碎虚已有数百人!一个个杀气腾腾!

    “还差一会儿,才可彻底复活。”宁凡拳头紧握道。

    “可恶!”思无邪秀眉紧蹙,低骂了一句。

    她为了破封,法力几乎耗空。本尊渡大天劫,此刻分身已处于崩溃状态,根本无再战之力。

    就算分身无碍,也绝对无法凭一个散仙分身对抗整个葬仙族的。

    卢修等人因为破封,全部虚弱之极。

    散魔法力好耗去大半。在如此大战之前,散魔再厉害也无用。

    “不死树毁了!不死树真的毁了!哈哈,哈哈!”九祖十八王看了看已经枯萎的不死树,全部双目含泪,仰天大笑。

    而后,所有人的杀机全部将宁凡锁定!

    就是这个外来者,一路灭杀葬仙族人!

    就是这个外来者,毁去了不死树!

    正惊怒间,二祖忽然看到了散魔。微微一怔,却是不屑。

    再看到明雀,继而看到了青棺之中的慕微凉,他露出大喜过望的表情!

    散魔也是丹体成魔。但丹魔有两种,一种是丹身,一种是魔身。

    他是魔身,并无丹力。无法帮助始祖复活的。

    明雀是一个丹魔,是丹身,一个品质极高的丹魔!

    慕微凉吸收了不死树的全部力量。一时半刻间,还未彻底炼化!

    若将慕微凉捉去,祭献给始祖,不死之力定能传达给始祖!

    若将明雀捉去,祭献给始祖,始祖丹魔体质必可彻底修复!

    “诸位不要绝望,不死树虽毁,但那个小丹魔及青棺之中的女子,却对始祖大有用处!”

    “把这二女生擒,余者,全部杀死!”

    九祖十八王一生令下,葬仙族强者潮水一般朝不死树方向冲来!

    “思思,明雀,你们在此护青棺!大头,你们这些人同样留在不死树下,守护青棺!”

    “葬仙族,我一人对付!”

    宁凡一步,踏上长空,凛然无惧看着潮水般涌来的强者。

    阵法已至尾声,可自行运转了。他可一战!

    散魔等人,只需要保护好慕微凉便足够!

    在慕微凉彻底复活前,任何人都休想飞至不死树万里之内!

    化黑衣,抽大地虚空魂,宁凡眼中魔念滔天,向天一指,八千八百颗漆黑星辰骤然浮现于青天白日之下!

    他此生,绝不会让慕微凉第二次死去!

    不死树万里之内,就是他不可侵犯的禁地!

    “黑星之术!天帝的黑星之术!且竟有这么多本命星辰!”九祖十八王俱都大惊。

    下一个瞬间,宁凡大手一抓,无穷无尽的黑的星光,凝聚成一把星辰之弓!

    祖魔的魔符,化作奇异的纹路,刻印在星弓之上!

    此为六翼始祖的秘术——诛辰之弓!

    宁凡二话不说,弯弓一箭,射向葬仙族群修!

    这一箭之力,似乎勾动了八千八百道星辰大势!

    在这一箭射出的一瞬,第三十三层天界所有地域都被黑色星光沐浴,处于剧烈的颤动之中!

    无数死去多年的仙人遗骨,在感受到这股黑色星力之时,竟枯骨流泪,诡异之极。

    此乃天帝之术!曾是无数天庭古仙的荣耀!

    弓弦铮铮长鸣,箭出,无回!

    那一道疯狂的黑星箭光,带着宁凡两世之执念,化作了数以千万的黑色箭雨,蝗雨一般,将无数化神、炼虚修为的葬仙族人一一射杀!

    修为低于碎虚三重天的修士,直接被箭雨重创!

    就算是碎八修士,也被此箭芒稍稍震退,无法靠近不死树!

    宁凡弯弓,搭上第二箭,朝着一名碎八修士一箭射去。

    在射出此箭的瞬间,宁凡弯弓连射十五箭,对另外十五名碎八修士全部射出星辰之箭!

    他法力早已耗空,这一道道箭光,几乎全部是星力所化。

    星力已如此之强,瞬杀碎八,轻而易举!

    一名碎八修为的黄脸老者,不屑地看着临近身前的箭光,抬指按下,冷笑道,“屈屈箭芒”

    他话音未落,已被一箭洞穿天灵,黑色星力在其体内肆意破坏,将其元神瞬间毁灭!

    最终,此碎八老怪肉身爆散为血雾而亡!

    碎八修士,被宁凡一箭射杀!

    余下的碎八修士纷纷面色大惊,意识到此箭光厉害,无人再敢拿肉身硬撼箭芒!

    金盾,灵符,宝甲一件件防御神通、法宝被余下的十五名碎八老怪施展而出。

    嗤!嗤!嗤!

    一件件防御法宝被洞穿,阵法被攻破,神通被陨灭。

    一个个碎八修士被星辰之箭洞穿天灵,含恨陨落,爆散成漫天血雾!

    葬仙族尚存的十六名碎八老怪,只一个照面便被宁凡瞬杀!

    尚未陨落的325名葬仙族碎虚及4万多名炼虚,全部目光剧变!

    九祖十八王亦是目光剧变,他们自问单凭一人之力,绝无可能一个照面灭杀16名碎八修士!

    宁凡接连射杀十六名碎八修士,已是他的极限。

    但他的眼中,魔念却越来越深,仰天长啸!

    他的头上长出一对魔角,背后生出八翼,周身魔气滔天!

    “古魔!”九祖十八王全部目光一震。

    “杀生之术!”

    宁凡强吞此地陨落者的血气,化作自身精气,而后,以精气再次拉开诛辰弓,对准了葬仙族的碎七修士!

    一个眼神,煞气惊世,魔念滔天!

    对上宁凡此刻凶戾的眼神,4万多名葬仙族强者全部疯狂后退,不敢与之争锋!

    这星辰之箭威力太强,非他们可以抵挡!

    此地唯有九祖十八王,可堪与宁凡一战!

    十六王冷笑一声,“古魔又如何!你弓术威力不弱,可瞬杀碎八,吓退我族小辈,却吓不到我等散仙!仙术,大枯荣指!”

    此人一指隔空点出,宁凡立刻被深黄的指芒所笼,身体竟有崩溃之征兆。

    一咬牙,却是将星弓对准了十六王,强行射出一箭。

    下一瞬,宁凡肉身枯寂,爆散成墨影,继而重凝,却是脸色惨白之极,似被十六王重创。

    而十六王抬手点向星箭,仅仅是被此箭震退了数百步,气血翻涌,却并未受伤。

    高下立判!

    “你不弱,但非本王对手!你,可以死了!”

    十六王抬手,又是一记大枯荣指点出,宁凡拳头紧握,他的眼神已然疯狂!

    不是对手,他仍非散仙之对手,但,这又如何!

    星光一转,他伤势瞬间痊愈!

    一把按碎行弓,挥手间,夏皇剑已然在手!

    他周身忽然血光冲天,剑指十六王!

    “兵解”

    淡淡的二字念出,却给十六王一种亡魂大冒之感!

    而其他的26名祖王,全部神色骇然之极,大吼道,“十六王,速退,此剑光不可力敌!”

    宁凡已然疯狂,若不疯狂,如何堪称为魔!

    前世他仅是凡蝶,便不惧掌情仙帝。

    今生他亦不惧九祖十八王,不足葬仙族!

    不死树下,战今生!

    以我残念,换你今生!

    “杀!”

    他一声魔吼冲天,遗忘了一切,只记得一点。

    这里是他的战场,他半步也不会退让,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