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77章 丹宗散仙

第677章 丹宗散仙

    七日后,宁凡灭尽镇守1号天门的葬仙群修,并轰碎了天门,取走了星石。

    又十五日,第二天界的三座天门相继被宁凡轰碎,并收服了一名碎六奴仆。

    又一月,第三天界的四座天门被毁

    第四天界,第五天界,第六天界

    入古天庭已有一年,宁凡已冲至第十二层天界。

    十三座天门被他一一轰碎,此刻,宁凡正在此层天界的1号天门处修炼。

    他手上的黑色星石已有90块。

    他身后的奴仆已有七人。

    其中,卢修、炎真子二人是碎七境界,三人是碎六,两人是碎五。

    这些人之中有曾经归降葬仙族的九界碎虚,也有葬仙族强者。

    不过现在的话,他们都只算是宁凡之奴而已。

    一路行至第十二层天界,宁凡所灭杀的葬仙族碎虚已不下百人。

    化神、炼虚则更是数之不尽。

    即便如此,葬仙族的九祖十八王仍没有出面追杀宁凡。

    但这并不代表九祖十八王不记恨宁凡。

    “饼哥哥,我可不可以找你讨要几个仆从,去十二层天界寻宝”明雀满脸期待地问道。

    第十二层天界之中,宝贝不少,危险也更多。

    除了有葬仙族人外,更有碎五碎六境界的妖兽魔兽。

    这种级别的凶兽,不是如今的明雀可以战胜的。

    她笑嘻嘻地看着卢修、炎真子,想把这二人借走,带在身边寻宝。

    反正宁凡还要在此地修炼,不是么?

    “不要离开我身边。若九祖十八王突然出现,他们护不住你。”

    “那把大头借给我玩玩”明雀求恳道。

    “大头也未必能护住你。你已临近突破碎二,此行寻来的灵药还没吃完,不必急于寻宝,我们一路所得的灵药。足够你吃了。”

    “哦。”明雀懊恼地低下头,取出一根土豆一般的灵药,啃呀啃。

    不一会儿,吃饱喝足,心情好了许多,取出一个玉席。躺在席上呼呼大睡。

    卢修等人一见明雀生吃灵药的模样,各个心中震惊。

    心道明雀好生可怕的肉身,竟能直接承受灵药的能量,真是可怕。

    再看宁凡,更是心惊。

    这一刻的宁凡,吞服一块块星石。体内的星力隐而不发,却极其浩瀚。

    宁凡指诀连变,按照寒星秘录的星行宫路线炼化星石。

    炼化速度自然是极快的。

    “主人竟懂得修星功法,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卢修等人纷纷惊叹不已。

    随着一颗颗星石被炼化,宁凡的本命星辰数量渐渐增多。

    227颗,242颗,257颗。272颗

    只要将这90颗星石全部炼化,宁凡本命星辰数量可破千。

    届时,被碎一修士攻击所造成的伤势,可在一瞬间痊愈!

    “90颗星石,还要数日才可尽数炼化”宁凡闭上了眼,默默炼化着体内星力

    前二十七层之中,各有一处绝密禁地。

    每一处禁地之中,都有九祖十八王其中一人在此闭关。

    此时此刻,九祖十八王俱都神情阴沉,脸色铁青。

    情报显示。有一名外来修士横扫前十二层天界。

    派去追杀此人的葬仙族人,大都被灭。

    此人更似有莫大神通,将十二层天界的天门全部轰碎

    此人一共生擒了七名葬仙族强者,收为奴仆。

    这对视外来修士如蝼蚁的葬仙族而言,是莫大屈辱!

    “卢修竟然也叛了!可恨!枉费老夫当年花费一颗玄尸丹助他突破境界!”第十二层天界之中。七王勃然大怒。

    他恨不得立刻离开洞府,前去灭杀位于十二层天界的宁凡,偏偏复活始祖一事事关重大,不容他离去。

    他的声音透过地面血纹,传至其他祖王耳中。

    其他祖王俱是面色震怒,恨不能将宁凡碎尸万段。

    “哼!区区外来修士,竟敢杀我葬仙族人,更收为葬仙族人为奴,真是奇耻大辱!”第十九层天界之中,九祖愤然道。

    “三祖,你二十五天之上,似乎还有一头散魔级尸魔吧,不妨派出去,杀了那名外来修士如何?”六王提议道。

    “哼,那散魔级尸魔被一个不知名的散仙击伤了,正在尸魔池疗养,短时间内是无法出战了。”三祖愤慨道。

    “什么!有一名散仙冲上了第二十五层天界!”几名祖王大惊。

    “不是冲上,是冲下那名散仙是从二十八天以上下来的,或许是四天修士。”始终沉默的一祖忽然开口道。

    “哼,四天修士又如何!那名散仙目前已至第十五天,本王在此层天界豢养了大批碎虚妖兽,竟被此人一人屠尽!殊为可恨!”四王怒道。

    “这些外来修士太过可恨,若古葬始祖苏醒,本王必奏请始祖,诛尽此地所有外来修士!”九王冷冷道。

    “这些外来修士嚣张不了多久了,我等只需再忍十年,十年之后,始祖苏醒,凭他准帝修为,古天庭之中,谁堪为敌!”

    “十年,只要再等十年!”

    炼化所有星石,宁凡的本命星辰数量达到了1680颗,比预想中还要多出18颗。

    呼出一口浊气,宁凡站起身,眼中星芒闪烁。

    体内的种种伤势,正飞速自愈。

    这一刻的他,可受碎一修士围攻而不死!

    明雀怔怔地看着宁凡,小嘴惊讶的合不拢。

    她站在宁凡身旁,注意到宁凡手臂上的一处碎虚剑伤,正以惊人的速度自愈。

    她不由得抓住宁凡的手臂,情不自禁地一口咬了下去。在宁凡手臂上咬出一个小小伤口。

    却见那伤口还没开始流血,已在转瞬之间自行愈合,连个疤都没留下。

    又咬了一口,伤口又愈合了

    又咬了一口,伤口又愈合了

    宁凡无语地看着明雀。没好气地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笑骂道,“你这是准备把我当灵药吃了?”

    “我才舍不得吃掉你!我只是做个试验嘛饼哥哥,你这是什么星术,比你给我的寒星秘录厉害多了!我要学这个!”明雀抓住宁凡的手臂摇啊摇,恳求道。

    “此术你学不会我能修成黑星术。完全是一个偶然”

    宁凡言罢,眉头忽然一皱。

    他的心跳忽然毫无征兆地加快,这是有危险临近的预兆。

    他望着已毁的天门,默然不语。

    危险是从上层方向传来但那危险似乎又不是专门冲自己而来。

    宁凡看了看身旁的明雀,沉默少许,旋即取出黄金古剑。带着众人飞入天门之后的通道,抵达第十三层天界。

    行至此地,冥冥中的危机感更强了些。

    一月之后,十三层天界的十四座天门俱毁,宁凡一行抵达第十四层天界。

    灭杀了一批来犯强者之后,宁凡获得第十四天的地图,并向着其中一座天门飞去。

    守卫此天门的。是三名碎八境界的矮小老者。

    除了三名老者,此地还有数千名葬仙族强者列阵而立!

    三名老者立在云海之巅,静静等待着宁凡前来。

    从已知的情报中,他们得知,宁凡拥有毁灭天门的诡异神通,不可小觑。

    宁凡每至一层天界,必定前往此地所有天门,他们只要在此等待,必定会等来宁凡!

    若见宁凡,必杀之!

    某一刻。三名老者全部睁开凌厉的双目。

    天际处,一道金色剑光瞬间跨越千万里距离,出现在天门之外!

    剑光之上,有卢修等七名归降者,有明雀这啃着灵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吃货。还有一个目光冷厉的白衣青年!

    在剑光到来的瞬间,此地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白衣青年身上!

    “老夫三人是五王之属下,阁下既然来了,就不必走了,列阵!”

    三名老者一声令下,数千名葬仙族人立刻手持葫芦法器,自葫芦中散出冲天尸气,在长空之上列出一个阴森森的阵图。

    宁凡等人,正处在阵图中心!

    “不好!这是葬仙一族的‘尸解大阵’!此阵在上古之时,本是修士为了尸解成仙而创出的阵法。但古往今来,又有几人能尸解成仙?陷于此阵者,几乎全部都会尸解殒命。”卢修等人惊呼道。

    四周弥漫着过于浓郁的尸气,尸气之中蕴含着无边尸毒。

    便是卢修等修炼过尸术的葬仙强者,也不敢硬撼此尸气,抗衡此尸毒。

    “尸解大阵么”

    宁凡感受着大阵散逸的冲天尸气,目光微微凝重。

    若他已完成第三次尸变,倒有极小几率借助此阵尸解成仙。

    如今么,若陷入阵图,必是九死一生的局面,唯有在此阵彻底成形之前破去此阵!

    此阵之关键,在于尸气化阵,只要收走尸气,此阵不攻自破。

    “吞!”

    宁凡张口一吞,漫天尸气尽数吞入腹中,脚下的阵图渐渐暗淡,最终消逝无影。

    数千名布阵的葬仙强者,在阵破的瞬间,全部目光一变,遭受不轻的反噬,各自在长空中连退。

    三名碎八老者目光俱是阴沉,却也并不意外。

    他们本就不指望能凭一个阵法灭掉宁凡。果然,欲杀宁凡还需他们亲自出手。

    两旁的两名碎八老者漠然不语,各自退后一步,并十指掐诀。

    二人的气息飞速减弱,开始朝着碎六境界跌落。

    而中间的那名碎八老者,则气势陡升,修为在一瞬间提升至碎八巅峰。

    “尔等全部退下,此地有老夫一人便足够!”

    老者脚踏云海,步步向宁凡走去。冷笑道,“老夫姓陈,你须铭记,做一个明白鬼!”

    嗤!

    陈姓老者的身影忽然消失于原地,下一瞬。出现在明雀身边!

    他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以他的眼力已然看出,明雀是一只丹魔!

    丹魔,对始祖复活有莫大好处!

    他开始有些明白宁凡为何会对第一层天界的光头大汉动手了。

    想必是那名光头大汉察觉了明雀丹魔的身份,想要抢夺。故而才被宁凡反杀。

    “此丹魔,老夫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陈姓老者大手一抓,便向身旁的明雀抓去。

    便在此时,明雀脚下忽然出现一个金色漩涡,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下一瞬,明雀出现在宁凡怀抱中。被宁凡轻轻放下,拦至身后。

    “宁某本不欲对葬仙族出手,这一切,是你葬仙族咎由自取!上!”

    宁凡一令之下,卢修等七名强者全部出手,祭出法宝打向陈姓老者。

    陈姓老者目光微闪,以他此刻修为。想要在如此近距离之处挡下卢修等七名强者的攻击,并非易事。

    身影一纵,纵下古剑,拉开距离,抬指连点,一一挡下七件法宝的攻击。

    卢修等人亦纷纷跃下古剑,操控法宝与陈姓老者交战一处。

    陈姓老者目光一寒,大手向云端一抓,斥道,“孽畜。还不出来助战!”

    一令之下,忽有一头三万丈巨大的蛤蟆巨兽自云海下层飞出。

    那蛤蟆的修为,隐隐已达到碎虚八重天的顶峰,距离碎九都只差一线。

    陈姓老者向后一跃,踏在蛤蟆巨身之身。冷冷看着卢修等人,令道,

    “与我配合施展腐杀之术,听到了吗!”

    吼!

    蛤蟆巨兽一声巨吼,算是回应了陈姓老者的请求。

    陈姓老者十指掐诀,周身尸气步步攀升。

    蛤蟆巨兽则张开巨口,喷出遮天蔽日的毒雾。

    当尸气与毒雾融合,陈姓老者的指诀骤然一变,一股恐怖之极的气势从他双目之中射出。

    “仙术,腐杀!”

    碧绿的光芒猛地散开,一瞬间,卢修等人全部露出绝望之色。

    仙术,仙术!

    便是他七人倾尽全力,也挡不下这仙术啊!

    七人的目光全部看向宁凡,在他们看来,此地若有谁能挡下这一仙术,多半也就是宁凡了。

    毕竟宁凡一身神通俱都惊世骇俗,多半还有什么底牌,可挡仙术。

    “呵呵,将死之人,记住,老夫姓陈。”陈姓老者冷笑着,盘膝坐在蛤蟆头顶,坐等宁凡等人被腐毒蚀杀。

    宁凡的手早已按在了封魔袋之上。

    这陈姓老者与这蛤蟆巨兽,皆非他可以战胜

    “大头,出手!”

    “老子不是大头!”

    一声魔吼骤然席卷长空,漫天碧芒在一瞬间被全部震碎!

    一道魔雾冲天而起,幻化出一个巨大魔物。

    散魔!

    散魔大口一吹,漫天毒雾全部被一吹而散。

    他目光冷冷扫过卢修等人,扫过一个个葬仙族的修士,最终落在陈姓老者与蛤蟆巨兽身上。

    卢修等人面色似惊似喜!

    他们的主人,果然有办法抵挡仙术!

    散魔,竟是散魔!

    他们的主人,竟收了一个散魔为奴!

    连散魔都是宁凡之奴,他们给宁凡当奴仆,果然不算太憋屈!

    “什么!竟是散魔!不好!”

    陈姓老者面色大惊,下一个瞬间,已被散魔一拳轰成重伤。

    “惊什么惊!看到老子头大,你很惊讶是不是!”

    噗!

    陈姓老者生受了散魔暴怒一拳,元神几乎被一拳击碎。

    他身形一个不稳,跌下蛤蟆头颅,身体被散魔的魔雾所侵,气息一时半刻竟无法恢复,使不出半点法力。

    “瞬瞬瞬”他取出一个玉简,准备按碎。

    那是一个传送玉简,可瞬间传送十亿里,是一件逃生至宝。

    散魔冷笑一声,一拳轰出,直接轰碎陈姓老者的玉简,并将其再次重创。

    两拳落下,陈姓老者竟已气息奄奄!

    他惊恐之极地看着步步走近的散魔,想要脱逃,却使不出法力。

    散魔一把将陈姓老者抓入手中,十分认真地看着陈姓老者,严肃地问道,“你说,老子的头大不大?”

    “我我不知道”

    “他娘的!你竟然敢说不知道!”

    嘭!

    陈姓老者一代碎八强者,更借助秘法提升至碎八巅峰,却被散魔双手合十,拍成了无数血雾。

    在散魔攻击陈姓老者的瞬间,宁凡已令卢修等人围剿余下葬仙族人。

    那两名碎八老者施展了秘法,修为已跌落至碎六,对卢修等人而言杀之不难。

    他本人没有动手杀人,始终护在明雀身边。

    他的心中始终有一丝不安,那不安告诉他,不要离开明雀身边半步。

    “主人!这小青蛙怎么处理,要不要烤了吃了!”

    散魔只一拳,就把蛤蟆巨兽打趴下了,向宁凡询问道。

    那蛤蟆巨兽面对散魔,浑身都在发抖。

    它畏惧地看着宁凡,低吼几声,那吼声似乎在说,它愿意归附宁凡,求宁凡饶它一命。

    宁凡二话不说,散出神念,对蛤蟆种下妖禁,算是收服了这头异常凶悍的巨兽。

    另一边,卢修等人也将此地数千葬仙族人灭杀一空,两名碎八老者中,一人宁死不降,被灭杀。

    一人愿意归顺,被宁凡种下念禁。

    就算种念禁之时,宁凡也始终保持十二分警惕。

    他能预感到,就在身旁不远处,潜伏着一个敌人,那敌人,是他不安的源头。

    “主人!属下这次可算对你心服口服了。连散魔都能收为奴仆,那可是散魔啊!”

    卢修等人惊叹不已。

    散魔级老怪,都是九祖十八王一级的人物了。

    这种人物生性高傲,若非实在迫不得已,怎会甘愿给人为奴?

    连散魔都能收服,宁凡真是太厉害了。

    “嗯。”

    对诸人的恭维与奉承,宁凡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他目光冷冷扫视四周,忽然之间,心中警兆丛生,猛然御起黄金古剑,带着明雀朝远方飞遁了万丈。

    而在他原本站立之处,一个中年散仙现出身影,略感诧异地看着宁凡,

    “哦?倒是个警惕的小子,且还能收服一个散魔为奴,难怪能将葬仙一族闹得天翻地覆。”

    下一瞬,中年散仙陡然杀机毕露道,“但想与我丹宗为敌,凭这些却还不够。把你身后的丹魔交出来,本座可饶你不死。本座只给你三息考虑时间!这三息,还是看在你的散魔身上!不过你若真惹恼了本座,本座杀你散魔,却也未必会费太多力气!”

    此散仙,来自丹宗!

    其目标,是明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