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75章 葬仙族

    一日之后,宁凡压下体内伤势,脸色略略恢复。

    虽说伤势仍未痊愈,法力却已尽复,此刻便是对上碎七,也可战而胜之。

    “看来你的伤势已无大碍,如此,老夫便可放心离去了。”卫玄欣慰笑道。

    “前辈要走,不和我一起入天庭遗迹么?”宁凡一诧。

    “不了,老夫此次带楚、顾二友下界,一是帮你诛杀涅皇,二是带了些东西,要去剑界交给你师尊,并助他完成解封道土的最后一步。”卫玄解释道。

    “原来如此。”宁凡知道,老夫正在忙于解封道土,用于种植道果。

    既如此,他自然不会阻止卫玄等人前往剑界的。

    “若前辈见到师尊,请帮晚辈带一句话,就说,‘叛师之人死于宁凡之手,请师尊节哀’”

    宁凡言罢,闭上双眼。

    他知道,老魔的心中对韩涅天叛师一事,始终有抹不去的哀痛。

    他恨韩涅天,却始终未对韩涅天下死手

    对外人,老魔杀伐果断,但对自己的徒儿,即便是孽徒,老魔也是心慈手软。

    宁凡深信,以老魔曾经之修为、身份,若真想找一个强者为自己解毒,未必有多难。

    他若真想杀韩涅天,只需一声令下,恐怕黑魔派强者拼着违抗天条,也会下界诛孽。

    他若真想杀韩涅天,当初就会让那金瞳剑修出手,对那金瞳剑修而言,莫说是韩涅天,就算是命仙。普通渡真境真仙,都不难斩杀

    老魔只是不愿

    他始终在等韩涅天回头,他一直在给韩涅天机会

    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他始终不愿恢复修为,心中有悲哀难以扫灭直到宁凡的出现。给了他希望,让他重燃斗志。

    他想要恢复修为,想要庇护他的小梅,想要为宁凡撑起一片天空。

    但这时,韩涅天降临七梅,毁去老魔的期待。并再一次伤了老魔的心。

    宁凡知道,他杀了涅皇,虽说解了老魔一个心结,报了一个大仇,却也会让老魔哀痛。

    因为韩涅天,至死也未醒悟。也未回头。

    卫玄一叹,点点头,而后取出一个玉简,交给宁凡。

    “此图之中,有古天庭三十三天的一些介绍,或许对你有用。老夫本还准备了些东西,想送与你突破碎虚。不过看起来,是不需要了进入古天庭之后,多加小心,只要不惹出大祸,有散魔在手,你不会有危险。”

    卫玄言罢,楚姓散仙也走上前来,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拍拍宁凡的肩膀,“老子楚江南。看你很顺眼,若你有朝一日来真炎星,记得要来找老子好好喝上一杯!”

    顾姓散仙亦走上前,对宁凡点点头,惜语如金。目光却不吝赞许,“韩老儿有你为徒,不枉了。他年若至北天,遇上麻烦,可来北天万剑宗找我。”

    老魔落魄,还肯帮老魔的,必是知交好友,宁凡自不敢怠慢,一一抱拳应诺。

    而后,卫玄等三人却是一路向下层碎域而去,朝剑界方向去了。

    “饼哥哥,你在那青发老头的记忆里看到了什么?给我讲讲好不好,我对古魔渊好感兴趣!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会飞升古魔渊的,毕竟我可是丹”

    明雀叽叽喳喳地胡言乱语,话未说完,就被宁凡揽入怀中,一把捂住她的小嘴。

    宁凡目露责备之色,若明雀在此地将丹魔的身份泄露,恐怕会惹祸上身。

    披着斗篷的灰衣老者脸皮一抽,似乎看到宁凡这样抱着明雀有些无法接受。

    听到明雀说要飞升古魔渊,更加无法接受。

    开什么玩笑,她可是高贵的怎么能飞升到古魔渊那种肮脏之地!

    “你想知道古魔渊的情报,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要再乱说话了,记住了么?”宁凡训斥道。

    “嗯记住了”被宁凡这般半搂半抱,明雀竟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小脸通红。

    “看看吧,这些就是那名散魔的残缺记忆。”

    宁凡松开明雀,一指点在她的眉心,将一幕幕残缺记忆传入明雀识海。

    而后取出卫玄所赠玉简,神念没入玉简之中。

    “这就是古魔渊么召河老祖明明是一个渡真境的天魔,但召河宗在古魔渊内,竟只是末流势力古魔渊好强大”

    明雀不住惊呼,引得在场碎虚老怪纷纷侧耳倾听,尤其是魔界修士,更是听得十分认真。

    古魔渊十分神秘,就算是魔界四大散魔老祖,对古魔渊的了解也十分有限。

    他们可没有宁凡的气魄,搜召河宗强者的记忆

    宁凡没有理会明雀,只要她不乱说自己丹魔的身份,爱说什么都随她。

    他的心神全部沉浸在卫玄所赠的玉简之中,看罢玉简之中,沉吟不语。

    天庭遗迹之中,有不少妖兽魔物横行,但这些都不值得注意。

    需要注意的,是葬仙一族!

    葬仙一族的始祖,传闻是古天庭死难之仙尸气怨气凝聚而成的强者。

    在他有生之年,一手创立了葬仙一族,雄踞于三十三天之上。

    仙死无人葬,故生葬仙族。

    葬仙族内碎虚强者极多,更有九祖十八王,各个都是散仙级强者。

    葬仙一族修尸气,习尸功,炼尸毒,常寻天庭古尸吞之。

    若入三十三天,尽量不要杀戮葬仙族强者。若杀一人,便会引起无数葬仙族人的围攻。

    这是卫玄的告诫

    穿越封印之门,可入第一天界。旁人入封印之门,需等待封印破除,若持有虚天令,则可无视封印。提前遁入第一天界。

    第一天界共有两座天门,可通往第二天界,这两座天门,皆被葬仙族把守,需支付道晶才可通行。

    第二天界通往第三天界。则有三处天门。

    每多上一天,天门便多出一个,界域也会广阔许多。

    收起玉简,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红铜令牌,上有十颗太阳镂痕。

    此为虚天令。为古天庭仙人之信物,可直接进入封印之门,并进入古天庭内的一些特殊禁地。

    此令一般而言,唯有四天真仙才有资格持有

    “还要等两天封印才开启,好无聊哦。”明雀已看罢古魔渊的情报,百无聊赖地嘟嘟嘴。

    “那么。我们便先一步入天庭遗迹吧。”

    宁凡右臂一把揽住明雀的小身板,左手铜令一招,二人立刻光华一闪,直接穿过封印之门,步入第一天界。

    “虚天令!可直接进入天庭的虚天令!孽云雨皇竟有此物!”

    “此物纵在四天,也唯有真仙之上的老怪才拥有,他竟能有!”

    四面无数惊呼之声想起。就连那披着斗篷的灰衣老者,都略感诧异。

    这一切,与宁凡无关。

    他将虚天令收起,放下明雀,已位于第一天界之中。

    一到此地,明雀立刻挺起琼鼻,使劲嗅了嗅,眼中满是兴奋之色,“好多好吃的!这边,还有这边。都有!我们快去找吃的!”小丫头口水直流啊。

    “嗯,等等。我先找找天门所在。”

    宁凡闭上眼,周身升起天青色的雨意,施展起窥天雨术。

    思无邪给了他三年时间冲上三十三天,且还说要不顾一切。宁凡心中已有了猜测。这三十三天每一天必定极其辽阔,否则根本不必花费如此多的时间。

    “哇,下雨了!”明雀看着满天细雨,不由得想起了冥坟之中细雨密布的那些日子。

    雨帘一直向远处延伸着,以宁凡如今的修为,施展窥天雨术,足以令雨水覆盖雨界整个界面!

    但这第一天界明显比雨界更为辽阔,以宁凡的雨术,不但没窥探到第一天界的边际,更没发觉两个天门的所在。

    而在他感知的这片范围之中,起码栖息着数千头碎虚之上的妖兽、魔兽。

    更有一些骨瘦如柴、身披黑甲、手持长戈的修士,在此地闭关修炼。

    那些人,很可能就是卫玄所言的葬仙族人!

    宁凡收了雨术,眉头一皱。

    一时间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走,才能寻到通往第二天界的天门。

    索性跟着明雀走吧,她鼻子灵,说不定能嗅到天门所在。

    “小丫头,你试试能不能闻出天门所在。”

    “天门,那是什么东东?”明雀不解道。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你带着我寻宝,若能遇上一些同样寻宝的葬仙族人,倒可以问问天门所在何处。他们把守天门收取道晶,所给他们一些道晶,问路应当不难。”

    宁凡取出黄金古剑,载着明雀御剑而行。

    他在剑上服丹疗伤,明雀则负责指路寻宝。

    一路所遇妖兽、魔兽,大多是碎一碎二修为,但凡拦路袭击者,皆被宁凡随手灭杀,尸身丢给孽离吞噬。

    在吞噬了一具散魔、无数强者的血肉精华后,孽离竟又有了突破碎七的征兆。

    有明雀指路,宁凡倒是发现了不少十分隐秘的古仙洞府。

    这些洞府年代久远,里面的东西早已要不成了,偶尔寻到一件半毁的仙宝,宁凡也根本看不入眼。

    道晶倒是寻到不少,加上宁凡之前缴获的32个储物袋,他身上的道晶已有300万之多。

    这些洞府之中,还生长着一些珍稀灵药,最低都是五万年份,最高者,甚至达到二十万年份。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灵药暂时无用,他暂时没有时间精研丹术。

    明雀想吃这些灵药,宁凡便全部送与她吃了。

    “饼哥哥,好香!真的好香!我闻到一股了不得的香味,这个方向绝对有不少好东西!”

    明雀忽然指着东偏北的方向,兴奋不已。

    “是么。那便过去看看吧。”宁凡漫不经心地一笑。

    说来也怪,这一路走来,竟未遇到一个葬仙族强者,让宁凡根本没有问话的机会。

    不过在明雀所指的方向,宁凡却隐约感知到不少强横气息。似是葬仙族人。

    往这个方向走,多半能问问路的。

    黄金古剑遁速堪比散仙,一路疾驰,十余个闪烁之后,已行出一亿里有余。

    远处遥遥可见冲天而起的血光,那血光给宁凡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剑光一路朝血光所在疾驰而去。临至近处,宁凡收住剑光,隐约可见下方有着一个古老的祭坛。

    祭坛之上,不断有身披黑甲的葬仙族人被斩杀,似在献祭。

    祭坛上空,血光冲天。

    祭坛四面。陈列着数之不尽的稀世灵药。

    无数葬仙族人正对着祭坛默诵古经,倒头下拜。

    “哎呀,这些药宝宝原来是有主人的看来吃不到了。”小明雀露出失望之色。

    “嗯,这些灵药都是葬仙族人的献祭之物,若无必要,不值得为了这些灵药与葬仙一族发生争执”

    宁凡此入古天庭,是为了寻不死树。救慕微凉。

    若可能,他不愿多惹事端,更不愿得罪此地的地头蛇——葬仙族。

    若杀戮任何一名葬仙族人,便会引发葬仙一族的围攻。

    葬仙族内强者如云,更有九祖十八王若被27名散仙追杀,宁凡没有信心能够自保。

    “哼!来者何人,不知此地乃是我族禁地,不可窥探吗!”

    12名碎虚修为的黑甲大汉腾空而起,将黄金古剑团团包围。

    这12人中,修为最低的都是碎虚五重天。最高者,是一个碎虚七重天的光头大汉。

    这12人,是此地最强者,似乎是此地的守卫。

    宁凡冲着那碎七修为的光头大汉一抱拳,言道。“在下只是偶然途径此地,并无任何窥伺之心。”

    “是么原来你们是外来修士!”大汉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冷笑道。

    “不错,在下正是外来修士,不知阁下可有第一天界的地图,在下正在寻找通往第二天界的天门。”宁凡面色不改,没有理会大汉的轻蔑。

    “哦?你想要第一天界的地图?”

    大汉眼珠转了转,哈哈大笑,

    “这个好说,一百万道晶一份地图,你若肯付道晶,我便卖你一份地图。若你不肯付钱,便在这第一天界漫无目的地找下去吧。不妨告诉你一件事,三十三天之中,第一天是最小的一天,但便是这最小的一处天界,也有二十个小千世界那般广大。就算你有地图,知晓天门所在,从此地前往最近一处天门,也起码要耗费半个月,若是漫无目的地寻找么”

    大汉竖起了三根手指,冷笑道,“起码三年,你才能寻到天门所在!”

    大汉身为葬仙族人,一向瞧不起外来修士,又见宁凡急于赶路,自然想敲一笔竹杠。

    明雀小嘴惊讶地合不拢,一份地图卖一百万道晶,真是太贵了!

    对这些葬仙族人而言,制作一份地图十分简单,随手刻印一份玉简即可。

    这就能卖一百万道晶!!!

    摆明了是坐地起价!!!

    “饼哥哥,我去揍他一顿,等把他揍怕了,他定然会免费给你一份地图的!”明雀挥了挥手粉拳道。

    “揍他?你打得过他么?”

    “呃我是打不过,不过不是还有你嘛,难道你舍得看我被人欺负呀”明雀嬉笑道。

    宁凡笑着摇摇头,若非救治慕微凉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差错,以他的性格,自不会白白被人敲竹杠他可从来不是吃亏的主。

    如今么

    宁凡一拂袖,一个装有百万道晶的储物袋已平平飞至光头大汉手中。

    光头大汉微微一怔,他本只是想戏耍宁凡而已,根本没想到宁凡会给钱。

    在他的眼中,宁凡是外来修士,且只是碎六修为。他是碎七。何惧碎六,更何惧外来修士?

    历届古天庭开启,哪一个外来修士不是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葬仙族。

    就算是散仙也要对葬仙族人抱拳持礼,何况是区区碎六境界的宁凡?

    谁敢在三十三天内得罪葬仙?

    光头大汉并未想到。宁凡舍得出价百万购买地图。

    手持百万道晶,大汉心头一动,贪念顿生。

    “一百万少了,若给两百万道晶,我便给你第一天的地图。”

    “说好了一百万,怎么又变成两百万了!”明雀有些气不过。

    “不愿付钱。便走吧,当然,这一百万,我也不会还给你们了。”光头大汉戏谑道。

    宁凡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言,再次拂袖。抛给光头大汉一个储物袋。

    这储物袋中,又是一百万道晶。

    “我要地图。”宁凡的语气已有些冷了。

    “又是一百万道晶!”光头大汉舔了舔舌头,一旁的11名葬仙族强者则各个羡慕不已地看着光头大汉。

    羡慕,真是太羡慕了。

    在他们眼中,宁凡就是一个肥羊,可以随便宰割。但这个肥羊,却被光头大汉独占了。

    没办法。谁让光头大汉修为最高呢?

    有好处,自然他先得。

    “老子改变主意了一副地图,三百万道晶!你还须再给我一百万!嗯,等等”

    光头大汉忽然不可置信地看着明雀,似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取出一个血色玉佩,对着明雀一照,见玉佩微微一亮,立刻大喜。

    “哈哈!丹魔!老子运气真是好啊,这次的外来修士之中,竟还有一个丹魔!九祖十八王有令。必须寻一个丹魔,助始祖复生!好,真是太好了!这份大功,被老子撞上了!”

    光头大汉收起血玉,冷笑看着宁凡道。“小子,把你身上的道晶全部交出来,再把你身旁的小丫头交给我,嗯,这黄金古剑也不错,一柄交给我,如此,老子便给你一份地图!”

    “你你你,你!”小明雀气的已经说不出话了。

    她见过得寸进尺的人,但似光头大汉这般不知进退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毕竟葬仙一族嚣张惯了,在他们眼中,外来修士便是任人欺凌之辈,仅此而已。

    宁凡眼中杀意一闪,却生生压下,一把将明雀拉至身后,冷冷道,“地图我不要了,告辞!”

    若非必要,他真的不愿与葬仙一族开战,他只想平平静静救治慕微凉。

    但他同样不可能将明雀交给这些人!

    “想走!哼!老子本想放你一马,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休怪老子不客气了!一起上,杀了那外来修士,将那丹魔小丫头生擒,带回去领赏!”

    光头大汉一声令下,11名葬仙族强者一拥而上,朝古剑冲来。

    宁凡闭上双眼,再睁开时,双目寒芒闪烁。

    今日他已一忍再忍,但这葬仙族人,触及了他的底线!

    转身,身化黑衣。

    抬手,抽地魂虚空魂。

    宁凡的修为在一瞬间达到碎七巅峰,周身一瞬间化作墨影流散。

    整片天空都被墨影覆盖,墨染长空!

    一瞬间,11名葬仙族强者全部被墨影笼罩!

    7名碎五,4名碎六在一个瞬间,齐齐发出惊恐之极的惨叫!

    他们的身体,一丝丝被墨影绞碎,化作一片片血雨碎肉,从长空洒落!

    他们的元神,在一个瞬间,俱死在墨流分神术之中!

    “你敢杀葬仙族人!你不怕九祖十八王报复吗!”光头大汉浑身颤抖。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宁凡眼中的无边煞气,煞气之强,是他生平仅见!

    这是一个杀戮魔君,他自以为遇上一只肥羊,却不曾想,此人是披着羊皮的猛虎!

    “若我杀了此地所有人,谁会知尔等是我所杀!”

    宁凡挥手收了11名葬仙族强者的储物袋,墨影流散,朝光头大汉卷去。

    光头大汉浑身剧烈颤抖,二话不说就要逃遁。

    他已看出,自己绝非宁凡一合之敌。便是普通碎八,都未必能在宁凡手中讨得好去!

    他想走,脚下却凭空出现一个金色漩涡,令他双足陷入其中,无从逃遁。

    下一瞬。墨影袭来,将他卷入其中。

    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中,他被墨影生生绞碎成无数片碎肉。

    他的元神,则被宁凡擒在手中,搜魂灭忆。

    这样,地图就到手了。不是很简单么。

    宁凡目光冰冷地扫向下方的葬仙族人,这些人合计数百人,其中还有一二名碎虚,一个个都胆寒不已地看着宁凡。

    不少人都掐起指诀,试图打出传音飞剑,想九祖十八王传递情报。诛杀宁凡。

    宁凡不会给他们机会。

    剑念化作结界,将所有人笼罩在剑念之中,没有任何人能向外界传讯。

    祭坛地面上忽的出现一个无比巨大的金色漩涡,将数百名葬仙强者全部收入漩空洞天,灭杀于洞天之中。

    道果,储物袋,还有无数强者的血肉精华

    这些强者的血肉精华被宁凡收入鼎炉界。放在孽离结出的巨大妖茧前。

    这些强者死后,各自生出一道尸气,飘浮在空中,被宁凡一一炼化。

    这倒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这些尸气可逐渐改善宁凡的尸魔体质。

    本以为古天庭内会有冲天尸气,未曾料到,这里的尸气都被葬仙一族夺走了

    灭杀这些强者,宁凡收获了30万道晶,道晶一共330万了。

    祭坛之上无数珍稀灵药,则被宁凡通通收走。送与明雀服食。

    “饼哥哥好暴力,不过我喜欢。”明雀啃着灵药,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笑嘻嘻言道。

    “走吧,我已知晓天门所在。直接去天门吧。如此杀了葬仙族人,三十三天之中,怕是动荡不小。”

    宁凡深深看了一眼祭坛,那祭坛血光正在徐徐消逝,但让给他无穷无尽的不祥之感

    收起杂念,宁凡一踏古剑,直奔天门方向而去

    第一天界中,某处上古禁地之内,一个身披金甲的枯瘦老者忽然大怒。

    他身下的地面上,画满了着玄奥之极的血色符纹。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数百个碎裂的命牌。

    这些命牌中,有本该祭献给始祖的祭品,还有派去祭坛的守卫。

    死了,这些人全部死了!

    “哼!第一天界之内,妖兽魔兽最高也不过碎虚三重天修为,怎会有实力袭击祭坛!杀人者,莫非是外界修士不成!”

    金甲老者的眼中杀气一闪,周身散仙气势冲天而起。

    “若非老夫必须镇守此处禁地,守护始祖苏醒,必定要亲自出面,查查是谁如此大胆,杀我葬仙族人!”

    他目光阴沉,抬手打出无数道传音飞剑。

    传音的内容只有一个,命令第一天界之中所有葬仙族人,但凡遇见外来修士,杀无赦!

    “区区外来蝼蚁,敢惹我葬仙族,哼!”

    金甲老者冷笑一声,重新闭上了眼,指间掐起某种玄奥之极的指诀

    上层碎域,封印之门终于开启!

    一众等待已久的碎虚老怪,纷纷涌入第一天界之中。

    一入第一天界,众人俱都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却见大门处,已守卫了不少葬仙族强者,一见众人入界,立刻发动绝杀攻击。

    “不可能!葬仙族虽然一贯瞧不起我外来修士,却也不会轻易攻击我等,这次天庭开启,为何要对我等刀剑相向!”

    “莫非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者,斩杀了葬仙族人,触怒了此族!”

    “是谁!”

    “还能有谁只有孽云雨皇一人,持虚天令提前一步进入了第一天界啊!”

    一个个老怪叹息连连,亦有人对宁凡发出声声抱怨。

    他们人多势众,更有七名散仙级老怪在场,自不会被葬仙族人所伤。

    如今既然已与葬仙族结仇,自然是再无须忍让了。

    众人纷纷出手,很快灭杀了这批葬仙强者。

    但一个个老怪的表情,都十分难看。

    与葬仙族结怨,此次入古天庭,怕是凶险极大了

    “传闻葬仙族内有九祖十八王坐镇,前二十七层天界之中,各有一名散仙祖王为了避免落单遇难,老夫建议,我等众人分作七支队伍,每支队伍皆由一名散仙级老祖带领,分七路寻机缘,如此,就算被每一层天界的祖王袭击,也不会太过凶险老夫的这个建议,诸位道友以为如何?”一名老怪建议道。

    “这个建议自然很好我等没有意见。”

    一个个低阶碎虚纷纷附议,面上却充满叹息之色。

    跟随散仙级老祖同行,自然危险极小,但若寻到至宝,多半也会被这些老祖索去的。

    此次入古天庭寻机缘,怕是落不到太大好处了

    寻宝的速度,也会因为葬仙族的不断袭击而大大减慢。

    孽云雨皇,真是会给众人添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