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70章 生死劫!(三)

第670章 生死劫!(三)

    是夜,金蝉师徒四人在宁家庄歇下了。

    金蝉的三个妖徒被安排在了庄中某个空宅院内。

    金蝉本人,则被宁凡邀至房中,秉烛夜谈。

    至于宁凡的两个‘娇妻’么,早回各自房中酣眠了,白天一场大战,二女承尽雨露,怕是好几天都不想再要了。

    烛火明灭,宁凡时而持剪剪烛。

    他看着金蝉不言,金蝉亦是含笑不语,二人仿佛在进行一场空寂灭的闭口禅。

    “阿弥陀佛,庄主心性果然沉稳,不愧是劫外之人。庄主是在此劫之中参生悟死么?”金蝉笑道。

    “是。”

    “贫僧对生死倒是颇有见解,已然身道合一,修道第一步的人,若吃一口贫僧之肉,即可明悟生死,长生不死。佛法即缘法,贫僧与庄主有缘,愿损道行,赠庄主一块肉。”

    “不必,宁某更想听听金蝉长老对生死的见解。”宁凡摇头道。

    “庄主果非凡类。”金蝉点点头,继而道,“庄主想问的,是天道第几环的生死?”

    “天道第几环”宁凡眉头深锁。

    “凡人与修道第一步者,处在天道第一环。他们若死,魂魄可入轮回。若魂魄死,则失去了轮回之机会,永失真行。他们的生,只是一步步走向死亡的过程。他们的死,则是一步步走向生的过程,他们的生死,是一个圆,不断交替。周而复始。故佛法有云,一切空寂灭。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他们的生死,是虚妄。”

    “如今的我,亦处在天道第一环么生死,只是虚妄”宁凡沉思道。

    “修道第二步,可位列仙班,成就仙位。他们魂魄合入元神。身死元神在,元神死,魂魄亦死,永世不得轮回。他们获得了长生,所以若是死亡,便是长死,永失真行但若是得道之人。他们若尚未道消,可在道行超出天道第二环的圣人相助下,重获新生,借道重生。修道第二步,他们的生死是一条无止尽延伸的直线,这直线若有一日不再继续延伸。便是他们的死期长生的代价,是长死。”

    “长生的代价,是长死!”宁凡脑海轰地一声,一直以来困惑于心的谜题,终于解开。

    长生是什么长生。就是舍弃再入轮回的机会,以长死为代价。博此一生

    他忽然有有些明白紫斗仙皇的那首道偈是何意思。

    人死如灯灭,轮回吹复燃。仙死如念散,此生不复还仙若死,不复还

    慕微凉表面是死,但魂魄尚在,故而算不得真死所以,她还有复活的机会。

    太素雷帝死了,他死的太过彻底,身死,魂灭,道消他此生都再无法复生,亦无轮回之机会。

    他本来是有机会重生的,但为了救宁凡,自消残道

    “太素雷帝,当日是以性命救我我竟不知。”宁凡怅然地闭上眼。

    “修道第三步者,名为圣人,处在天道第三环圣人的生死,我不懂,但我曾听世尊说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以此观之,圣人境界应该已是生非生,死非死,那是一种不可言喻的玄妙境界,非我可知。”

    金蝉言罢,含笑不语,静静看着宁凡。

    他说了这些,宁凡懂便是懂,不懂便是不懂,世间一切不可强求。

    “修道第四步,是否处在天道第四环之下,他们会死么这烛火,又是处在天道哪一环”

    金蝉目光豁然一肃,继而露出沉吟之色。

    他不知天道第四环是否真的存在。

    但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曾感受过天道第四环的存在他似乎记得,自己的大徒儿悟空,与自己印象中的悟空并非一人。

    这种违和的感觉,在宁凡问出此问题之时,全部涌上心头。

    “天道第四环是否存在,我不知烛火的生死处在天道第几环,我亦不知”金蝉叹息道。

    “是么。”宁凡怔怔看着烛火,金蝉亦看着烛火。

    二人就这般一直看着烛火燃尽,一夜天明。

    翌日,金蝉师徒辞别宁凡,继续西行。

    宁凡则在宁家庄住下,没有破去这生死第二劫。

    他想起了自己是谁,明明已可破劫,但他不愿。

    白日,他站在宁家庄外的一座高山之上,看风云变化,看日月交替,看草木枯荣。

    夜晚,他亦站在高山之上,看月落乌啼,看星移斗转。

    红儿与萧儿亦茫茫然站在宁凡身后,各自眼露参生悟死的目光。

    她们依稀想起,自己二人似乎没有侍奉宁凡就寝的义务

    但名义上,她们明明是宁凡之妻,与宁凡欢好,似乎没有任何不妥。

    她们依稀记得,她们似乎也在追求生死之道。

    但她们想不起自己是谁

    十年,百年,千年.

    三人始终伫立在高山之上,宁家庄则不知已换了多少代人。

    宁凡看尽了凡人的生死,看尽了草木的枯荣,但他渐渐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生死了。

    不过他元神之上的生死道纹,倒是再次多出五百道,达到了2220道。

    “该去下一劫了么”

    宁凡一叹,抬起手指,意欲点碎这一片天地。

    见宁凡抬起手指,萧儿忽然露出不舍之色,红儿血眸微闪,亦有不舍。

    “夫君要走了么?”

    “你要走了?”

    二女几乎同时问道。

    “是。”

    “走之前,留下些纪念吧”萧儿忽然露出狡黠之色。

    “纪念。什么纪念?”

    宁凡还未反应过来,已被萧儿一把扑到在山巅。

    红儿则已开始宽衣解带。在月光下露出曼妙身体,伏在宁凡身上摩挲。

    纪念么有什么纪念能比一夜欢好更令人难忘的呢

    “若只是劫中幻境的话罢了”

    宁凡翻身,将二女压下

    生死第二劫,仍是破去了。

    当天地重凝,宁凡出现在了一处陌生的巨城之中。

    这里的灵气,是雨界的数千倍之浓!在此地修炼,进境之快,非常人可以想象。

    这里的天空中。有无数道恐怖之极的流光飞遁而过。

    宁凡目光随意一扫,此地之人,绝大多数都是仙人!

    “这里,是哪里”宁凡心中自问。

    他甚至在那些飞遁之人之中,看到了堪比仙帝的存在!

    这一次,他记得自己是宁凡。

    但他不知道,此地是何地。修士修为为何如此恐怖。

    咚!

    忽然间,一道钟响传遍长空,无数仙人立刻激动不已。

    “仙皇要讲道了,我等速去大罗天听道!”

    又有不少修为未到第二步的修士叹息不已。

    “哎,我等第一步修士,是无法进入大罗天的。何日才有缘听仙皇讲道啊。”

    宁凡沉默少许,走向一名碎虚四重天左右的修士,抱拳一礼道,“敢问道友,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碎四修士见宁凡是碎六修为。本还有几分敬佩。

    但一见宁凡问出这个傻问题,立刻鄙夷道。“道友莫非修炼出了差错,把识海修坏了,竟连此地是哪里都不知”

    “呃在下确实将识海修炼坏了,记忆有些错乱”宁凡略感无语道。

    “原来如此。修炼一事,切忌急功近利,需一步步踏实修炼,才可臻至顶峰的。”

    碎四修士劝勉了宁凡一番,继而道,“这里是紫斗仙域,其前身是紫薇仙域与北斗仙域,征战不修,杀戮不止紫薇仙皇与北斗仙皇,俱是第四步强者,二人实力通天,但后来出了一个强者,独自一人,灭了两名仙皇。只出了一指,败尽十亿世界的仙帝,平定了两大仙域的叛乱,一统十亿世界他就是紫斗仙皇!”

    言及于此,碎四修士不禁露出欣然神往的神色。

    自紫斗仙皇坐镇远古仙域,严禁杀戮,十亿世界无人敢不尊。

    如今的修真之世,无人敢杀人夺宝,无人敢违背伦常弑亲,无人敢欺男霸女

    纵是仙帝,也不敢欺压第一步修士。

    因为,紫斗不允。

    他不允之事,谁也不可为之,否则死!

    他用一人之杀戮,换得了十亿世界的平定。

    在紫斗仙域,仙人与凡人,地位没有太大差别。

    凡人与牲畜,亦没有太大差别。

    虎不可食人,人不可食禽畜。

    人人心中有道,便是凡人,亦延年益寿。

    宁凡目光一震。

    紫斗仙域的修真风气,是身处乱世的宁凡所无法想象的。

    杀人夺宝,屠宗灭门,在宁凡所处的时代,几乎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无人能改变整个世界,紫斗是唯一一人。

    他以一人之杀戮,平定万古

    宁凡心中有一丝热血流过,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受。

    若可能,若有一线可能,他也可如紫斗一般,以一人之杀戮平定万古,创造一个他所向往的修真界

    这念头只是升起片刻,便被他扫灭于心,露出苦笑之色。

    紫斗一令,无人不从,是因为他强大。

    紫斗一人可杀两名仙皇,便是十亿世界的仙帝联手,也非他之敌。

    他只出一指,败尽十亿世界的仙帝,那种强大,是宁凡无法想象的

    若无此实力,谁会服从他的命令?

    宁凡无奈的摇摇头。他的实力低微,自保都费尽了力气。平定万古的事,大概只能想想而已

    在宁凡叹息之时,碎四修士早已离去。

    却有一道略带责备的声音,从背后传入宁凡耳中。

    “这世间之事,不做做看怎么知道结果。人可以老,力可以衰,但心却不能死,理想也不能灭。”

    这声音如此熟悉。让宁凡猛然回头。

    却见一个一袭紫衣、风采绝伦的青年,正立在宁凡身后,对他微微皱眉。

    那青年长发如瀑,容貌俊秀,眉心之上有着一道紫金色的石炎之印。

    他的目光如此沧桑,好似活了太久太久,也孤独了太久

    宁凡一见此人。目光一震,立刻长揖一礼,恭敬道,“老师”

    这紫衣青年,正是紫斗仙皇。

    见宁凡如此称呼自己,紫斗眉头纾解。伸出手,拍了拍宁凡的肩膀。

    “长大了,也开始渡生死劫了么,不错。”

    言罢,紫斗又是微微一叹。“紫斗仙域,不是你现在该知晓的地方。现在的你触及此地隐秘还太早换一个地方吧。”

    紫斗一拂袖,紫金色的风烟淡淡吹过,将二人一卷,一瞬间跨越无数界面,出现在一处山明水秀的小村之中。

    此地长满蒲草,一岁一枯荣。

    “老师此刻不是该在大罗天讲道么?”宁凡疑惑问道。

    “让他们等!在我心中,你比他们重要。坐下吧。我知道你正在参生悟死,以我的修为,可直接令你彻悟生死,但这样悟来的生死,与你的道未必相合我轮回万世,唯有一世轮回入了魔障,故而有了今日了我。那一世,我有一个老师,他交给我一个道理。道可道,非常道。真正的道,是无法言喻的,你在生死劫中问道,落了下乘。”

    闻听此言,宁凡犹如醍醐灌顶般醒悟。

    墨智之言十分有道理,金蝉之言更是高深莫测,但宁凡却始终觉得差了点什么。

    现在他懂了。

    他们将生死之道说了出来,但真正的大道,本就是无法言喻的。

    能说出来,便不是真道,只能算近乎于道,终究是差了那么一线。

    “我知你心中有无数疑问,只是你的疑问,我不能给你答复,只能等你自己去追寻答案。”

    紫斗对宁凡一笑,指了指脚下的蒲草道,“想不想跟我学学,如何编织大道。”

    “编织大道!”宁凡目光一震。

    编织大道,便是创造天地规则,这种事情也可以学的么。

    “可以,这世间之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只是看你是否愿意去做。一个凡夫少年妄图改变世界,那自是徒然可笑之事。但若是我,便可真正改写这世间一切你的心中,可有过理想?”

    “理想没有吧”宁凡自嘲一笑,他自保都费尽全力,何来理想。

    “会有的我如你这般年纪,亦只是一个杀戮无度的妖魔罢了终有一日,你会对这修界有自己的看法。”

    紫斗一时沉默,拂袖一招,自地上拔起些许蒲草,盘膝于地,开始编织草环。

    明明只是在编织一个草环,但给宁凡的感觉,却好似在编织天道一般。

    不,那草环在紫斗的手中,就是一个天道!

    许久之后,草环编织完成,紫斗随手一挥,草环冲天而起,在天空之上化作巨大的黑白环影!

    “这,就是生死!”

    言罢,环影渐渐消失,紫斗亦站起身,深深看了宁凡一眼,转身离去。

    没有指点一句,但这编织草环的一幕,却胜过千言万语。

    只要宁凡似紫斗这般编织草环,终有一日,可初悟生死!

    望着天空中渐渐消散的环影,宁凡似明悟了什么,又感觉有一层隔膜存在,让他无法领悟。

    他忽然入梦初醒,想起了什么,望着紫斗离去的背影,忽然问道,

    “老师你如今,是生是死”

    紫斗收住了脚步,一叹。

    “你终究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无论是生是死,该做的事,我都会去做。”

    他骤然转过身,目光平静地看着宁凡,却有一股可让十亿世界颤抖的气势!

    “我在,众生在!”

    身形一晃,紫斗消失无影,而这生死第三劫,渐渐开始崩溃。

    宁凡久已冰冷的心,再次流淌其一丝热血。

    我在,众生在!

    这是一种怎样的豪气,唯有身为十亿世界的霸主才可说出!

    宁凡的心中忽然又有些悲凉,总觉得紫斗的背影十分萧索。

    渡过第三重生死劫,宁凡元神之上的生死道纹再次多出五百道,达到2720道。

    此刻的他,足以勉强踏出生死一步!

    但距离真正的脚踏生死,还差了一些。

    左脸之上的紫阳封印,正一丝丝消逝。

    宁凡这才注意到,紫斗挥手祭出环影的同时,也帮他化去了体内封印。

    封印渐渐消失,紫阳之力从宁凡体内散出,在宁凡身前凝成一个紫色宝珠,闪烁着太阳的光辉。

    这是紫阳之力的结晶!

    若吞噬这紫阳结晶,阴阳碑的第三阳可以补全,但那样的话,三阳一阴,阴阳将彻底失衡。

    这紫阳结晶,只有等第二阴补全之后再吞噬了。

    宁凡收起紫阳结晶,在生死劫崩溃的瞬间,心神返回外界。

    冰床之上,宁凡睁开眼,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生死劫三重劫,果然机缘不小的

    如此,便可离开石室了吧。

    他刚刚这般作想,忽然间脸色铁青。

    却见此刻的他衣衫尽解,而小妖女、红衣的衣物,亦散落地到处都是。

    三人的身体交缠在一起,资质暧昧之极。

    小妖女仍在沉睡,藕臂紧紧搂着宁凡脖颈,将臻首依偎在宁凡怀中。

    红衣则将傲人的雪峰抵在宁凡背上,娇躯紧贴宁凡后背,绵软的感觉让宁凡几乎心神失守。

    怎么会这样!

    难道生死劫第二劫里面的事情,不是假的他在渡劫之时,跟二女

    手掌在二女小腹抚了抚,察觉二女元阴尚在,宁凡才面色稍缓。

    看来没有毁掉二女的清白

    不过,都这样睡在一起了,清白什么的似乎早已不存在了吧。

    正在此时,小妖女幽幽地睁开眼,红衣也朦朦胧胧睁开双目。

    一见各自赤身相拥的一幕,小妖女气得浑身发抖,红衣则血眸冷地吓人。

    “小凡凡!就算我再怎么喜欢你,你也不能在我昏睡之时做这种事情吧!”

    “宁凡!我虽是你的伴妖,却无义务为你侍奉枕席,你过了!”

    宁凡百口莫辩,苦笑道,“还记得宁老财、红儿、萧儿么我想,我们现在这种情况,跟那时的事情有关。”

    宁凡一句话,小妖女直接石化,而红衣则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红儿、萧儿

    “你也梦到了!”二女同时问了出来。

    一问出口,二女都明白了。

    那不是彼此独自做的一场春梦,而是三人一起做的春梦。

    一想起梦中的无数次欢愉,就算是红衣都面红耳赤,更何况小妖女了。

    气氛,一时间尴尬之极。

    “先穿上衣服吧。”宁凡提出这个建议,从小妖女藕臂上爬起,一不小心,左手碰到了小妖女的小乳鸽,右手碰到红衣光洁平坦的小腹。

    只一瞬,小妖女的脸红成了柿子,腹黑,狡黠,伪装她什么也不记得了。

    又有一种异样之感,好似电流般流经她的全身,让她想起梦中的一幕幕

    红衣则娇躯一颤,银牙一咬,却说不出话来。

    “那个梦究竟怎么回事,给本皇好好解释一下吧。”红衣银牙紧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