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69章 生死劫!(二)

第669章 生死劫!(二)

    这是一间早已废弃的庙宇,朱漆剥落,门环锈迹斑斑。

    庙宇外,夜雨沥沥,有一种萧瑟、孤独之感。

    庙宇内,五个披着蓑衣之人,升起了一堆篝火,取出一些干粮,边吃边大声交谈。

    宁凡坐在庙宇的角落,没有凑近与人交谈的意思。

    他的衣裳没有淋湿半点以他的雨意之强,若他不愿,此地之雨淋不到他。

    “小子,看你的样子像是个书生,怎么出行也不带行李,难道是被山贼大劫了吗?”

    一名蓑衣大汉打量着宁凡,见宁凡身无长物,不禁哈哈大笑。

    “来来来,帮大爷几个拾些柴火,添一添火,爷让你几口肉吃。”一名啃着半只烧鸡的大汉亦是大笑道。

    言语之中,却是带着几许讽意。

    五人皆是绿林众人,从来瞧不上宁凡这种文弱书生,却是拿宁凡来取乐了。

    宁凡淡淡看了五人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自然也不会给这些人添柴求食。

    求,他不屑。他喜欢的,只有抢。

    不过对于几个凡人,他不屑动手抢夺什么。他有自己的原则。

    见宁凡不搭理他们,五个蓑衣大汉失了兴致,也不搭理宁凡,开始聊些其他事情。

    宁凡看着庙外的雨,心境渐渐古井无波。

    他想不起自己是谁,但他记得对雨的一切感悟。

    他记得自己的一切神通,记得自己的一切杀戮,唯独不记得自己是谁。

    忽然间,宁凡目光一闪,却见夜雨之中,徐徐走入一个白衣青年。

    这青年容貌普通,但行走之间,却自然而然有一股生死相随的气质。

    那青年。距离化神已然不远。

    这修为倒是其次,但这生死道悟,隐隐却高于宁凡几分!

    “此人化神意境,竟是生死!”

    宁凡面色不变,心中却是一震。

    自古以来,生死都是仙人所需领悟之道,但却有一名元婴修士以生死入道化神。

    此人修为虽然尚低,但这一身道悟,却绝不弱于自己的。

    白衣青年看了看围聚于篝火之旁的五名蓑衣大汉,皱了皱眉。

    他的生死意境在这雨夜之中隐隐有了始化的征兆。但这五个蓑衣大汉的粗鄙,却破坏了这种氛围。

    他欲寻一个角落坐下,忽然目光一变。

    却见角落之中,竟坐着宁凡,含笑看着他。

    宁凡原本就在此地,但气息太过内敛,一时间,白衣青年却险些将他忽视。

    这种事情在白衣青年一生之中很少遇到,除了面对少数几名厉害人物。

    如司徒南。如云雀子

    “此人是一个修士,且修为远超如今的我,不过他似乎对我并无恶意。”

    白衣青年坐在宁凡身边,向宁凡微微点头。却未多言,抬头看着庙外的雨。

    宁凡亦不多言,同样看雨,仿若任何多余的言语都会把雨夜的美破坏掉。

    “总算找到避雨之处了。”

    一道声音传入庙中。旋即,又是一名避雨之人进入庙宇。

    这是一个长大汉,身穿薄衫。

    大汉一入庙宇。目光扫了扫庙宇中人,却在宁凡与白衣青年身上一滞。

    “哦?没想到这庙宇之中,还能看到同道中人。在下墨智,两位朋友如何称呼?”

    “山野之人,没什么称呼,唤我大牛便是。”白衣青年略一抱拳道。

    “我不知我是谁,有人唤我卢生,但我总觉得,这不是我的真正姓名。”宁凡亦向大汉略略抱拳。

    他隐隐看出这名大汉的不凡,此人的意境与云不舒很像,是忘之意境。

    但他与云不舒的修为却是天壤之别此人修为,非修道第一步,甚至不是命仙

    “哈哈!有趣,这书生莫非真的遇到了山贼,且被打傻了,竟不记得自己是谁?”几名蓑衣大汉大笑道。

    墨智却皱了皱眉,隐隐从宁凡身上发觉了什么,又似乎不太确定。

    继而一笑道,“原来卢兄也不知自己是谁么,倒与我很像。难得能在此地遇到两名同道中人,不妨一并坐下,在此雨夜论道一番,如何?”

    “论道”宁凡目光时而茫然,时而清明,他虽不知自己是谁,但他知道自己在追求生死之道。

    论道,也好。

    酒么,他倒买了不少,论道之时,若有美酒,自是美事。

    宁凡没有多言,一拂袖,取出三坛酒,自取一坛,给了墨智、大牛各一坛。

    名为大牛的白衣青年轻笑,接过一坛酒,咕咚咕咚痛饮,倒是个洒脱之人。

    墨智一怔,亦是接过酒,哈哈一笑,痛饮起来。

    随后看着大牛道,“大牛兄修为惊人,若是在下没有看错,应是到了意境锁魂,云霄有望的境界了。”

    大牛目光微变,露出些许谨慎之色,对自己修为避而不谈。

    不远处篝火旁的几个大汉,其中一人大声耻笑道,

    “你们几个说的什么乱七八糟,咱们一句也没听明白,什么意境锁魂,还云霄有望的,莫不是疯了不成!”

    墨智又看着宁凡,细看之后,目光越来越凝重。

    这种凝重,并非是因为宁凡修为,而是因为看出了另外一些东西。

    “卢兄修为亦是惊人,且最让在下惊讶的是,卢兄似乎不是此界之人。卢兄似乎来自于逆尘界之外不,卢兄来自于四大界之外是域外修士。不知卢兄来自于那一片域外仙域?”

    宁凡目光一怔,似有些惘然道,“我不知。”

    篝火旁的几个大汉又是大笑,“哈哈,什么界内界外,什么域外域内,这几个人真是疯了!”

    墨智微微一笑,也不生气。

    “阁下此言甚是,疯之一字,用的甚好,若非疯狂,自然很难体悟这天道之法,若非疯狂,又有谁会去求那长生之术,所谓天欲所得,必有所欲,就是这个道理。”

    篝火旁的大汉。眉头一皱,骂道,“还真是个疯子,老子一句也没听明白。”

    墨智哑然失笑,轻轻摇头,看向大牛道,“大牛兄可是听懂?”

    大牛道,“兄台字中玄机。在下不懂。但我却认为。疯之一字。用地不好。不如用痴!”

    “说的好!痴之一字。甚好!我辈中人,若无痴念。定然无法修成正果。圆那天道有损之命!”

    墨智笑罢,又看了看宁凡,问道,“卢兄觉得痴字如何?”

    “痴”宁凡眼中愈加茫然。“疯也好,痴也罢,都可求道吧,但我的道却是‘执’。执念于心,故而成魔,轮回千世。百死不悔”

    “执”墨智与大牛齐齐露出思索之色。

    痴,是为情所困,为道所迷,为情可逆苍天。

    执,却是主动将情锁在心中,宁存心魔于心,亦不退避,更不舍弃。

    “执执,呃,刚才我们说到哪了?在下一不小心全部遗忘。”

    墨智忽然露出茫然之色。

    “原来真是个疯子!”篝火旁的大汉俱是大笑。

    “罢了,忘了便忘了,在下墨智,两位道友如何称呼?”

    “大牛。”大牛目光微闪,似发现了什么。

    “也许,我姓卢,也许不是。”宁凡又是一阵茫然。

    墨智点了点头,看了看外面雨夜,赞叹道,

    “雨夜之美,在于意境,在于生生不息,花草吸纳水汽,原本的死意,也悄然流去,这才是雨夜的美处,也是人生的味道。”

    庙外雨落之声阵阵传来,时而有雷霆划过,将雨夜瞬间照亮。

    庙宇内的篝火,在明暗之间闪烁,把四周映照地明灭不定。就如同在生与死之间变幻,这一明一暗间,似也蕴含了生死之道。

    明为生,暗为死,明暗闪烁中,生与死便交错替换。

    “何为生?”大牛刚欲问出这个问题,宁凡却已经问出。

    宁凡心有茫然,这茫然,是无法参生悟死的迷茫。

    墨智指着篝火道:“这火,便是生!”

    “为何?”

    “我不知何为生,但我常听凡人说,生火、生火。想必这火,便是生。”

    “疯子!”这次,篝火旁的几个大汉,全部都以古怪地眼神,看向墨智。

    “何为死?”宁凡又问道。

    墨智刚要说话,忽然眼中再次迷茫起来,许久之后,才茫然了看了看四周。

    “我们之前说到哪了?”

    没等宁凡、大牛说话,篝火旁一个大汉立刻说道,“那书生刚才问你,什么是死!”

    墨智歉意地看了宁凡一眼,略有犹豫,问道,“想必兄台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篝火旁另一个大汉笑道道:“他跟你一样记性不好,记不起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姓卢!”

    墨智眼中歉意更浓,“自从在下感悟天道之后,记忆每况愈下,卢兄见谅。”

    “此人所感悟的,果然是忘之意境。”大牛思索道。

    “喂,你还没说什么是死呢,接着说啊,挺有意思的。”篝火旁一个大汉催促道。

    “什么是死死便是亡,若是人亡,则死,若是心亡,则忘。这,便是死了。”

    “今日有无根水降,这洼地之水,便是生,他日无根水失,这洼地之水,便是死,没有了生机,没有了流通,所谓死水,便是如此!”

    墨智一指篝火旁的那些大汉,言道:“今日,他们可喜、可怒、可哀、可乐,便是生,他日,他们不会喜怒哀乐,难逃轮回,便是死。”

    墨智一指庙宇内地花瓣基垫,又道,“此庙宇神像在时,庙宇为生,如今神像消失,便是死!”

    说到这里,他站起身子,又指着天空。说道,“这雨,出生于天,死于大地,中间的过程,便是雨的一生,我之所以看这雨水,不看天,不看地,看的也不是雨。而是这雨的一生这便是生与死!”

    大牛闻听墨智的高论,心中一点困惑顿消,好似顿悟到什么,站起身,向墨智一抱拳。

    这一刻的大牛,尚未化神,却已几乎可以做到一步踏下、生死相随!

    宁凡目光茫然稍稍消逝了些,却又仍未彻悟。

    他总觉得,这墨智所言仍有片面之处。

    他说了庙宇之死。雨之死,凡人之死,花草树木之人,但惟独。没有说出仙之死

    “若是处在道之巅峰者,他们表面长生不死,实际上却也会死,是么?既如此。长生又是什么?”宁凡忽然一问。

    这一问,却骤然化作两道惊雷,在大牛、墨智脑海炸响。

    大牛刚刚领悟到的生死。再次茫然起来。这个问题,他没有想过。

    墨智面色一变,他的师尊便是一位绝世强者,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师尊是否也有陨落之日。

    会死么,会死么他在此感悟天道,自以为道悟高深,但实则,看到的天道仍是片面的。

    他追求的长生不死,是否一开始就不存在?

    凡人的死,修士的死,与第四步修士的死应是不同的。第四步修士的死,应当触及了道之本源

    忽然间,墨智似意识到什么,看着宁凡一惊,“我知道了,你之所以能出现在逆尘界,是因为”

    他听师尊说过,域外强者之中,有一第四步至尊以身化天地,以梦化轮回,梦醒界灭。

    此人所处的轮回,有一生死劫,可助修士窥无上大道!

    眼前的宁凡,或许就是那处仙域某个渡生死劫的修士!

    他们所看到的宁凡并非真实,宁凡看到的他们,也并非真实。

    一方是真,另一方必然是虚,二者永远不可能共存于此雨夜之中。

    “我还是不懂生死之道就算我脚踏生死,也许仍是不懂的。脚踏生死,一步生死相随,这只是彻悟生死的第一步,许多命仙,连这领悟生死的第一步都未做到不过,我似乎记起我是谁了。心亡则忘,墨兄所言极是,若心不亡,一切便可回想起来”

    “这就是我炼化七块生死水晶所获得的机缘么生死劫!”

    “我,是宁凡!我心中之执念,便是轮回也抹不掉,这生死劫,同样蒙蔽不了我的心!”

    宁凡一指点出,整个世界好似玻璃一般破碎。

    墨智之言虽未触及道之本源,但却给了宁凡不少启示。

    元神之上的生死道纹多出500道,合计1720道。

    眼前的风景飞速变幻,第一重生死劫,已被其破去。

    “很好的一次论道听那墨智所言,我与他们并非处在一个轮回,一个时空,或许,再无相见之日了这生死劫真是玄妙,竟能让我见识到其他轮回的人物。这是紫斗仙皇的手段么”

    宁凡的身体渐渐消散,世界重新开始一片片凝聚

    西牛贺洲,一处名为宁家庄的地方,有一个土财主,人称宁老财。

    据乡里传言,此人有两名娇妻,各个如花似玉。

    宁家庄之内,某处深宅大院之中,一间卧房之内,一男二女正在榻上覆雨翻云。

    男子是一个白净青年,容貌俊秀,目光却满是欲念,正在两名娇滴滴的女子身上征伐。

    两名女子皆是绝色,一个长着黑宝石般的黑眸,名为萧儿。

    另一个血眸清冷,正承受着青年的攻伐,名为红儿。

    那青年,就是宁老财了。

    两名女子么,自然是他的侍寝娇妻。

    正攻伐间,白净青年忽然停下了动作,不可置信地看着身下两具美人,脸色十分难堪,好似吞了苍蝇一般。

    “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谁”

    “呃,你们是是名字虽想不起来,但我隐约记得,我似乎不该对你们做这种事情我们的关系,是不是没到这一步呃,头好疼。”

    “夫夫君,你怎么停了快呀”萧儿眸光迷离,香喘如兰。胸口微微起伏,却又狡黠的笑着。

    “哼,就这么点功夫就不行了么,不是要跟我大战三百回合么!”红儿露出戏谑的冷笑,娇躯一迎,却是再次将某物放入其中。

    啊

    宁老财额头青筋一露。

    他不行?他竟然被红儿说不行?

    虽然还没想起自己是谁,不过他记得,自己是宁家庄的庄主,是红儿与萧儿的夫君。

    夫君鱼水,貌似天经地义

    “就让你看看。为夫是不是真的不行了!”

    宁老财俯下了身子,压下

    手掌则在二女娇躯之上游走

    一番疯狂,已是傍晚时分,二女已心满意足地沉沉睡去。

    宁老财起身,换上衣物,神清气爽,心头又有一种古怪的感觉。

    他总觉得,自己真的不该对二女做这种事。

    但二女明明是自己妻妾,为何不能做这种事呢?

    记忆中。他已经跟儿女恩爱无数次了

    为何,为何

    好似遗忘了什么重要事情

    “老爷,妖妖怪来了!一个自称来自东土大唐的和尚,带着三个妖怪进庄了!”

    “和尚?妖怪?”

    宁老财目光一凝。推门而出,一股凌厉的气势正在他眼中凝聚着。

    前来报讯的婢女,本以为自家老爷会像以往一样胆小怕事,没想到今日的老爷眼神好生凌厉。听到妖怪入庄,竟并不害怕。

    “有我在,宁家庄不会有事!带我去见见这和尚、妖怪!”

    婢女愣住了。

    自家老爷何曾如此豪气过。今日怎么和往常不同了真的不怕妖怪,还要去见妖怪,还说要保护宁家庄

    她带着宁凡一路走出宅院,在庄内寻找和尚妖怪,忽然间,听到一声犹如雷霆的吼声。

    “呔!偌大的庄子,怎么看不到一个人,都给猪爷爷滚出来,速速摆上好酒好菜,孝敬你们猪爷爷!”

    一个扛着钉耙的黑鬃猪妖,大大咧咧走了过来。

    一看到宁凡身前的婢女姿容不俗,小眼立刻绿了,充满猥琐的笑意。

    “嘿嘿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他上前便要与婢女搭讪,直把婢女吓地软倒在地,浑身发抖,抱着宁老财的大腿,眼含求助之意。

    “我的婢女如何称呼,与你何干!”

    宁老财的左目之中,忽然闪现紫黑之芒!

    一股妖祖之威,骤然压下黑鬃猪妖。

    在触及这股妖威的瞬间,猪妖面色大惊,妖血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你你你是妖祖!你是万古仙尊!”

    在猪妖的印象中,妖祖就等同于万古仙尊。

    万古仙尊,那可是处在修道第二步顶峰的人物。

    若在后世,或许该叫做仙帝吧

    他自然惧怕不已的!

    “悟能,休得无礼!”

    一名白净的僧人走了过来,向宁凡双手合十一拜。

    “贫僧来自东土大唐,今日天色已晚,故而想来贵庄借宿一晚。贫僧有三个徒儿,各个容貌惊人,若惊扰到了庄主,还请庄主见谅。”

    宁老财对僧人抱拳一礼,目光朝僧人身后的另外两名徒儿看去。

    最终,目光落在僧人身上。

    对上僧人澄澈的目光,一瞬间,宁老财似想起了什么。

    “我是宁凡!”

    “此僧人是谁!明明只是一个凡人,但眼光却好似梦玄子一般凌厉!”

    梦玄子是掌碑仙帝,此人,也是一名仙帝么!

    “不知长老如何称呼?”宁凡抱拳问道。

    “世人唤我玄奘,你与此界之人都不相同,你可例外,唤我金蝉。如你所料,前世的我,大概就是你口中所言的仙帝吧,今生么,只是一个一心礼佛的凡人。”金蝉微笑道。

    他的目光空澄一片,似能看穿宁凡心中所想。

    此人,好诡异的神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