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66章 原来是他...

第666章 原来是他...

    云幽牧长长叹息。

    他的生死道线,学的只是个皮毛,对生死的领悟极浅,根本没有把握闯过生死之关。

    若没见识过太古五关的厉害,云幽牧还会有几分信心破关。

    但见识了前几关的厉害后,他的信心早被击垮。

    他有自知之明,这太古五关,不是他一个区区碎一该来的地方。

    就算是公羊子、玄火,乃至何世修,也不是能够破关的料。

    破关的希望,大概还是在宁凡、红衣、小妖女身上吧。

    一入生死通道,七人立刻被各自传送开来。

    这一关之中,充满了灰色迷雾。

    这迷雾似有屏蔽神念的作用,想穿越迷雾、到达破关之地,不知要走多久。

    或许是几天,或许是几个月吧。

    宁凡行走在迷雾中,数息之后,忽然收住脚步,目光微变。

    “道毒!这迷雾之内,有道毒!”

    道毒是一种特殊毒素,只能以道力防御。

    此地的道毒是生死道毒,唯有以生死之力护体,才能防御此毒!

    一经发觉此地有道毒,宁凡二话不说,一踏地面,周身立刻有五百道黑白之气飞扬。

    这是自元神上生死道纹中抽出的生死之力。

    有此道力护体,迷雾立刻驱散了一些,道毒也无法侵害宁凡。

    好在宁凡发现的早,及时以道力护体,体内尚未中生死道毒,否则就麻烦了。

    若中了生死道毒,千年之内,必死无疑,除非仙帝出手,否则绝无救治之法

    小妖女亦被独自传送开。

    她的生死道悟高于宁凡。生死道纹已有两千八百道,比宁凡更快发现迷雾的异样。

    召出两千八百道黑白之气护体,小妖女眼中非但没有轻松之色,反倒有些担忧。

    “想不到生死之关竟是这样,早知如此,不该让小凡凡闯关的他能挡住道毒么,若不能就真的麻烦了”

    红衣那边,差不多和宁凡同时发现道毒所在,召出了600黑白之气护体。

    她的资质本冠绝雨界,甚至足以冠绝九界。

    若非被雨皇所害。她经过万年苦修,说不定早已达到碎九巅峰。

    陨落一次也并非没有好处,她死过一丝,对生死的体悟自有独到之处。

    有生死之力护体,她不惧道毒。

    只是冰冷的血眸中,同样泛起一丝忧色。

    “他可有办法挡毒”

    何世修这一边,就惨多了。

    何世修对生死感悟接近于零,公羊子、玄火的感悟根本就是零。

    他三人各自传送开,看着眼前的迷雾。皆是冷笑不已。

    “想不到第五关竟如此简单,只有区区迷雾阻碍。如此一来,寻找出口倒是会破费时间,但却没有任何凶险。此关。易破!”

    三人并不知道,在他们冷笑之时,身体已不知不觉染上了道毒

    云幽牧目光震惊不已,亦追悔不已。

    他走了很远很远之后。才隐约发现身体有些不对劲。

    一内视,豁然已经,发现自己竟不知觉中。中了生死道毒!

    他匆匆召出两道黑气、白气护体,脸色却难看之极。

    “迟了,迟了!此关好生歹毒,我只剩千年可活了么”

    宁凡一路穿越迷雾,三个月后,他终于在迷雾之中寻到了出口。

    小妖女、红衣也恰好到来,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出口。

    这一番穿越迷雾,三人元神之上的道纹皆多出一二十道,也算颇有收获。

    宁凡的生死道纹数量,已是520道。

    见宁凡安然无恙,小妖女暗暗松了口气,红衣则血眸微闪,没有多说什么。

    宁凡见二女无恙,亦是心头略松。

    三人一并走出出口,一瞬间,第五关的迷雾全部消失。

    已接近出口的何世修等人见迷雾消失,知晓第五关又被人破了。

    待见到是宁凡等人破关,何世修脸皮抽了抽,他和他的小伙伴们竟然又打了一次酱油

    宁凡目光一扫何世修等人,心中一叹。

    这批人都中了道毒,却还不自知。

    不,也不是所有人都不自知,起码云幽牧是知道的。

    云幽牧目光涣散,失魂落魄。

    他中了道毒,若无仙帝相救,只剩千年可活千年,到那里找一个仙帝

    罢,罢,罢,命数如此,不可强求。

    “云道友不必沮丧,第五关是谁所破,其实都一样的。”

    何世修假惺惺地安慰着云幽牧,他只以为云幽牧脸色难看,是因为没有破关成功。

    嘴上安慰,心中则把云幽牧、公羊子、玄火等人通通骂了个遍。

    真是一群废物,早知这些人派不上任何用场,当初就该招揽别人!

    红衣看了看何世修等人,微微摇头,并未言语。

    小妖女看了看何世修等人,脸色微微一变,却没有道破。

    太古五关已破,剩下的只要打开禁地大门,便可入禁地,取太古渔蓑图。

    出了第五关,是一条漫长的青铜隧道,直通地底。

    在隧道的尽头,有一个五万丈之高的青铜巨门。

    巨门之上有六个钥匙孔,需用舍兰之钥才能打开。

    “呵呵,何某一路走来,未曾出到什么力,甚是惭愧啊。这轰开巨门一事,就交给我吧。我之所以来迟了一个月,只为求宗门长辈炼制此物。此物是一张仙符级别的‘破禁符’,一张符便足以轰开命仙级仙府禁制、大门。”

    何世修温润如玉地一笑,取出一张青光流动的仙符。

    小妖女看了仙符一眼,却没有多言,点点头,示意此关就由何世修去破吧。

    心中却大为无语。这何世修中了道毒还不自知,还在得瑟,真是有点可悲。

    “且慢。这破禁符也算珍贵之物,能不动用,便不要动用了吧。此禁地大门,共需六把舍兰之钥才能开启,何道子有三把钥匙,萧小姐有两把,我也有一把,直接以钥匙开门,岂不是更好么?”

    宁凡言罢,自储物袋中取出一把青铜钥匙。

    一见最后一把钥匙竟在宁凡身上。小妖女不禁一愣,继而笑盈盈地看着宁凡,眼神似乎在说话。

    “乱古传人行事,果然出人意表呢,最后一把钥匙竟在你身上不愧是我家小凡凡。”

    红衣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如何开门她并不关心,能取图便够了。

    何世修的笑容直接僵在脸上,脸色青红不定起来。

    就连打开禁地大门的功劳,宁凡也不准备让给他么

    罢了。罢了,开门取图吧!

    “呵呵,想不到宁道友竟有最后一把舍兰之钥,好啊。真是太好了。既如此,我等便以钥匙开禁地之门吧。”

    何世修自储物袋中取出三把舍兰之钥,屈指一弹,将三把钥匙插入对应的钥匙孔之中。

    小妖女亦取出钥匙。柔指一弹,将钥匙打入对应的钥匙孔。

    宁凡扬手一祭,将舍兰之钥祭起。钥匙自行飞入最后一个钥匙孔。

    当六把钥匙全部插入之后,禁地之门轰隆隆地开启了。

    禁地之内,入目出是一大片冰天雪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禁地太过辽阔,根本看不到边际。

    众人入了禁地,一路飞遁数日,也没看到禁地尽头,亦没找到什么太古渔蓑图。

    宁凡眉头一皱,他隐隐觉得此地有些不太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小妖女与红衣亦是秀眉凝重,感觉有些不对。

    “小凡凡我有一种不妙的预感,我觉得,我们应该尽早撤离这处禁地。”小妖女眸光凝重道。

    “我也有这种预感。此地的山、雪,似乎没有什么生气,就好像画出来的一样。”红衣皱眉道。

    “画出来的!”

    宁凡猛然一惊,似想到了什么可能性,降落于雪山之下,查探起附近的一座雪山。

    一探之下,目光骤然一沉。

    “果然我们这样走下去,是找不到太古渔蓑图的。在踏入禁地的一瞬间,我们便被太古渔蓑图收入的画中我们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太古渔蓑图。”

    “什么!我等竟被太古渔蓑图收了去?这怎么可能?”何世修惊讶道。

    “哈哈,这有什么不可能!太古渔蓑图,本就是收人入图、生杀予夺的至宝!你们看这片雪山,现在还是白色,这就是生!当白色全部化作黑色,就是死了!届时,此地除了老夫,谁也活不了!再过数个时辰,你们都会死在图中!”

    这一道声音毫无征兆的忽然响起,便是宁凡也目光微变。

    却见不远处的一个冰湖之上,一个穿戴白色斗笠、蓑衣的老者独坐渔船,正在冰湖之上垂钓。

    他不知从何时开始,便在此地垂钓了,只是无人能发现他!

    他的修为,已超出了散仙,达到了命仙!

    “命仙!此地为何藏了一个命仙!速走!”

    何世修、公羊子、玄火面色一变,转身便想逃走。

    云幽牧目光闪了闪,也准备逃走。

    在他们看来,在这种地方出现的命仙,多半是敌人无疑了。

    宁凡却没有逃,这命仙若是敌人,逃也无用。

    且宁凡并未从此人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气,此人似没有敌意。

    宁凡率先降落于冰湖之畔,对此人拱手抱拳道,“晚辈宁凡,见过前辈。”

    红衣与小妖女亦是降落于地,却只是站在宁凡身后,向此人行了一礼,并未多言。

    “哦?你们这几个小娃娃倒是有几分胆气,那几人就差得多了。”白衣渔叟指了指何世修等人,不屑道。

    何世修脸色一青,有些不悦,却不敢当着眼前的命仙表露出来。

    他怕得罪此人,会被此人掌毙于此地。

    “不知前辈刚才所言是何意思,晚辈没有听懂。”宁凡询问道。

    “没听懂?那老夫再解释一遍好了。从你们踏入禁地的一刻。便被收入了太古渔蓑图之中,已经出不去了再过数个时辰,会有另一位黑衣命仙来杀尔等。”

    “黑衣命仙?!”宁凡目光一变,想不到此地还有第二位命仙。

    何世修等人目光大变,想不到进入此地便再无法离去,想不到再过数个时辰,就有一名黑衣命仙来此地杀人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

    太古五关都闯过了,禁地之门都打开了,然而到了取图这一步,竟陷入绝境。这可如何是好。

    “那个黑衣命仙和老夫不同,他性格狠戾,修的是死之道,会杀尽一切企图夺图之人。老夫修的是生之道,故而见你们有难,倒也想帮你们一帮。当然,老夫也有几分私心的。那黑衣命仙想杀老夫,老夫也想杀他,只是谁也杀不死谁宁小友。帮老夫一把如何,和老夫一起,将他杀了吧。”

    “晚辈何德何能,能帮前辈击杀一位命仙敢问前辈。此地可有脱困之法。”

    宁凡没有答应这个白衣老者的请求,他现在只想找出脱困之法离开此地,不想和一名命仙为敌。

    他暗暗催动玄阴界,发现玄阴界还能使用。

    暗暗催动元瑶界。却发现元瑶界无法使用。

    而极远处的雪山,正开始一点点变作黑色。

    当黑色出现的瞬间,宁凡心中升起无数危机感

    他心中猜测。老者所说无法从此地脱困的话语,多半是真的。

    数个时辰后会有黑衣命仙来此地杀人,恐怕也是真的。

    就算原路返回,恐怕也找不到来时的入口了。

    若黑衣命仙来袭,他有中千界宝可以躲,红衣和小妖女却无处可躲,难逃一死。

    且中千界宝也有时间限制,宁凡只能在其中呆上一个月,一个月后,会脱出玄阴界,仍会被黑衣命仙攻击。

    宁凡只想找到脱困之法,带二女离去,不想重演幻象中的那一幕,眼睁睁看二女死在眼前。

    “脱困之法么,有啊,只要杀了老夫与那黑衣命仙其中之一,尔等便有机会脱困,否则,将永世封于此图之中!直到死!”

    “什么!”宁凡目光一沉,难道非要杀一名命仙,才能离去么

    白衣老者目光一扫在场众人,望着小妖女,叹息道,“若这小娃娃是全盛修为,倒也可助老夫一臂之力的,哎,这是可惜。小友,将你的封魔袋借老夫一用吧。老夫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老夫对你们这些人没有任何恶意,老夫想要的,只是一个解脱这一战,你们就在一旁看着便是!”

    白衣老者大手一抓,朝宁凡腰间的封魔袋抓取,周身立刻飞起数百瓣兰花之影。

    只一摄,就将封魔袋夺入手中。

    宁凡目光一震,他记得从舍兰宗的介绍中,看到过这种神通,名为隔空夺兰术,是一种夺人法宝的神通。

    此人莫非是舍兰宗之人么!

    “宁小友且莫生气,老夫可发下心魔大誓,对你们绝无任何敌意,老夫求的,仅仅是斩杀黑衣命仙,而后解脱。老夫借你封魔袋一用,也不是白用的。里面的东西,你还没彻底收服吧,老夫帮你彻底收服如何?小友,借我一丝神念吧。”

    言罢,白衣老者竟当真发下了心魔大誓,表示不会对在场任何一人生出加害之心。

    宁凡眉头一皱。

    离开此地的方法是斩杀一名命仙黑衣白衣必须死一个,才能脱困。

    白衣老者已‘借’走散魔,想必是想借散魔之力压制黑衣,将之斩杀。

    散魔已落入白衣手中,且白衣也发誓不会加害此地任何一人。

    宁凡能做的,也唯有相信这名白衣命仙,将散魔借与他,助他斩杀黑衣命仙了。

    至于给此人一缕神念么

    宁凡自识海逼出了一缕神念,交给了白衣老者。

    以白衣老者的实力,根本没必要暗算他,取这缕神念,多半真的是助他收服散魔吧

    白衣老者接过宁凡的一缕神念。对宁凡微笑道,

    “老夫与小友有缘,小友却不知晓。你身怀兰陵宗的宗主信物——千山兰雪图,又习得了我舍兰宗秘术——共死之术。看在这缘分之上,老夫岂会害你。孽障,出来吧!”

    白衣老者猛地打开封魔袋,一缕魔气立刻自封魔袋中窜出,化作一头巨大魔物,仰天大笑。

    “哈哈!你终于还是准备第三次使用老子了!快用吧!用完了,傀线就断了。老子就重获新生了!”

    小妖女见宁凡持有散魔,似并不奇怪。与宁凡相处的这段时间,她早已似有察觉。

    红衣却血眸一震,她怎么也想不到,宁凡身上会带着一只散魔!

    何世修、公羊子、玄火、云幽牧俱是目光大惊。

    散魔!宁凡身上竟带着一只散魔!

    散魔可是魔界的巅峰强者啊,整个魔界也不过有五人而已!

    宁凡的身上竟有一个散魔强者,这散魔是从何处而来!

    是魔界的散魔老祖,还是上界的魔道强者!

    “哈哈,老子终于要自由了!哈哈哈!”

    散魔真是太激动了。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宁凡永远不用他第三次,永远不让傀线断掉。

    他一直等待着再一次被宁凡使唤,使唤完,他就自由了。宁凡休想再把它收入封魔袋!

    他狂妄的目光扫视四周,一看此地诡异的风景,先是一愣。

    目光扫过宁凡,扫过小妖女、红衣。扫过何世修等人,最终,散魔的目光落在白衣命仙身上!

    白衣命仙的手上。拿着一个封魔袋!

    是白衣命仙放他出来的!

    一瞬间,散魔所有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命仙,此地为何会有命仙!说起来,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臭老头,你是何人!想对本尊做什么!”

    “做什么?老夫想帮宁小友一个忙,将你收服,并稍稍借用下你的力量。坐下!”

    白衣命仙目光猛然一厉,天空上出现无数兰影。

    他一指点出,一道兰芒伴着宁凡的神念打入散魔天灵之中。

    散魔惨叫一声,抱着头,在地上剧烈打滚,似乎极其痛楚。

    这是舍兰宗的秘术,可强行对修为不如自己的修士种下念禁。

    但施展此术需要特殊体质,此术倒也不是谁都可以学会的。

    渐渐的,散魔痛楚开始减弱,不再挣扎了。

    但他的目光,却跟吞了苍蝇一般难受。

    天杀的,天杀的!

    他的识海之内,竟被种下了念禁,且那念禁还是以宁凡的神念种下的!

    他竟然成了宁凡真正的魔奴!

    就算傀线断掉,他也逃不出宁凡的掌控了!

    啊啊啊!他期待的美好逃亡计划,全部没机会施展了!

    “老子真是命苦啊!从小长在封魔袋中,从来没有在外面逍遥过,生来就是给人当魔奴的命,贼老天,不带这么坑魔的啊!”

    宁凡目光一诧,旋即一喜。

    他试了试催动神念,竟真的能凭神念操控散魔、并掌控散魔生死了。

    一直以来令他头疼的散魔问题,竟被眼前的命仙前辈随手解决了。

    如此看来,借这命仙用用散魔,倒也没亏,反倒赚了。

    若这命仙所言一切都是真的,且借助散魔之力战胜了黑衣命仙,他们一行人便可脱困

    若白衣命仙心存歹意,这一次就真的凶险了

    “夫君,这个人可以信任我想我知道他是谁了,他生前傲骨嶙峋,便是天道也不服,最不屑的便是与人撒谎、玩弄心计。他说对我们没有敌意,就一定没有。”

    小妖女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对宁凡传音道。

    随即,将白衣命仙的身份告知宁凡。

    “是他!他,不是活人!”宁凡目光一凝。

    不求长生不求仙,敢为道成舍苍天。

    原来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