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62章 道莲仙火,羽化仙阵

第662章 道莲仙火,羽化仙阵

    宁凡没有马上去取羽化丹,而是皱起了眉头,向灵液池的池边望去。

    在灵液池旁边,横躺着四具枯骨,其中一具枯骨已朽,曾经的衣袍也早已化成灰。

    另外三具枯骨衣袍尚未腐烂,肉身倒皆已化作尘土,只剩枯骨。

    从三具枯骨的衣着来看,这三人并非同一时代之人。

    且其中一人的衣袍上,竟绣着雨殿的殿徽

    从四具枯骨的骨质光泽判断,这四人生前,最低都是碎虚七重天的强者。

    根据宁凡的猜测,这四人与数百炼丹室中的枯骨,来历不同。

    其他的枯骨,都是舍兰宗的炼丹师。

    这四具枯骨,却很可能不是舍兰宗的人,而是前来谋取羽化丹的人!

    这四人能穿过仙火火海,来到此地,算是十分了得了。

    四人没有死于火海,却死在了羽化丹的旁边

    宁凡眉头一皱,目光凝重地看着灵液池中的四颗羽化丹。

    他的心为之一沉!

    此地必有隐藏凶险,否则这四名老怪不会横死于此地!

    他闭上眼,神念散得极远,传遍所有的炼丹室。

    他这才数清,此地炼丹师共有256个!

    256个炼丹室,呈现一个诡异的阵式排列!

    那排列的方式,好似一条盘踞的长蛇,自外而内,一路绕圆。

    而盛放羽化丹的石室,就在所有圆阵的圆心!

    “这是一个绝杀之阵!”

    宁凡不知此阵名称,却知此阵是一种仙阵!

    此仙阵会诛杀一切试图取走羽化丹之人!若是大意之人,以为到了此地就能轻松取走羽化丹,那就大错特错了!

    除非事先有所防备,否则即便是散仙,也很可能陨落在仙阵的攻击之下!

    至于碎七、碎八之修,若看不破此仙阵的奥妙所在。纵然察觉此阵,也无法破去,只能遗憾离去,不得取羽化丹。

    宁凡闭上眼,感知了此阵许久,最终摇头一叹。

    “此阵没有取巧破除之法,只能凭实力强行攻破。我的实力不足以破阵,若取羽化丹,须承受仙阵的全部攻击”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最后一张御仙符。贴在胸口。

    一张御仙符可抵挡一次散仙一击,有此符护身,宁凡不会被仙阵一击必杀,却难挡第二击。

    这羽化丹,他终究是决定取走了。

    取出黄金古剑,一步踏上,宁凡深吸一口气,徐徐抬起了食指,对准了羽化丹的方向。

    “丹来!”

    法力一催。灵液池下方忽的出现一个金色漩涡,256个炼丹室,也各自出现一个金色漩涡。

    四颗羽化丹被吸入漩涡之中,下一瞬。空间传送至宁凡手中。

    在羽化丹被取出的一瞬间,256个炼器室齐齐晃动起来,陨落于各个炼丹师的枯骨,全部诡异地站了起来。

    它们眼中流露着凶芒。纷纷言语沙哑地念道。

    “道莲仙火,护我丹成!”

    “羽化仙阵,护丹长存!”

    “道莲仙火。护我丹成!”

    “羽化仙阵,护丹长存!”

    这一刻,苍茫的青色阵光在所有炼器室升起。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在宁凡心头升起,好似会陨落在这仙阵的攻击之下。

    他二话不说,指诀一掐,借漩空之术,一瞬间穿过了256个炼丹室,并一踏古剑,朝上方仙火火海飞去。

    “羽化”

    好似有一道极其沧桑的声音,从阵光之中传出。

    一股苍茫的青光瞬间笼罩宁凡全身!

    这股青光,足以瞬杀碎虚八重天的修士,令碎八修士直接化作尘埃!

    凭宁凡如今修为,挡不下这青光!

    胸口的御仙符,忽的发出无穷银芒,自行燃尽。

    一瞬间,宁凡的周身多出了强大的仙力障壁,堪堪挡下了青光的羽化攻击。

    不过仙力障壁黯淡地很快,再过数息,便会消失,届时,宁凡再无任何护身手段,能挡青光!

    “大阵的攻击范围只在地渊之中,要在三息之内逃出地渊!”

    宁凡二话不说,抛出大把仙玉,将古剑遁速催至极致,一路上行。

    一息,二息,三息

    三息过后,宁凡距离逃出火海还有少许距离,但御仙符的符力已彻底耗尽。

    “羽化”

    当这两个字再次回荡在宁凡耳边之时,宁凡背心已被冷汗浸湿。

    一股不可抵挡的苍茫力量落在他的身上,令他的肉身一点点化作飞灰消逝。

    他二话不说,变出化身,并随手自储物袋中取出大把防御法宝,全部祭起。

    这些防御法宝有强有弱,最弱的也是凡虚之宝,最强的,甚至是仙虚中品之宝。

    但这些法宝只在青光攻击下撑了一息,便全部羽化成灰

    至于宁凡的化身,亦是一点点化灰逝去。

    仅一息时间,宁凡的半边化身已俱化飞灰!

    他抬手猛地一锤胸口,以自损精血为代价,强行令化身自愈。

    每隔一息,宁凡便自损一次。

    十息之后,宁凡剑光一闪,遁出陨落之渊。

    在遁出陨落之渊的瞬间,宁凡脸色苍白之极,直接从古剑跌下,坠落在地面上。

    徐徐退出化身之身,宁凡脸色苍白无血色,眼中却有几许喜色。

    “羽化丹,到手了!”

    三颗半成品,一颗成品!

    若能寻一位八转炼丹师,将三颗半成品炼制为成品,则宁凡便可拥有四颗羽化丹!

    宁凡将羽化丹小心封印收起,收起古剑,取出一些疗伤丹药服食,并召出孽离护法。

    羽化仙阵当真了得,宁凡动用了御仙符、数百件凡虚仙虚防御法宝,并自损数次。才堪堪逃出。

    这还是无人操控阵法的情形下!

    若此阵有人掌控,宁凡必死于此阵之下!

    “若能将此阵收走,用于守护越国”

    这种想法宁凡也仅是想想而已,以他的修为,尚无法收走仙火和仙阵的。

    若有两名以上的散仙相助,宁凡倒是可以考虑收走仙火和仙阵。

    孽离护在宁凡身旁,紫眸之中满是愤怒,怒视陨落之渊。

    她看得出,伤其主人者,就是这火海之下的大阵。

    若她修为足够,定要击碎此阵,为主人报仇!

    附近不时有怨灵潜伏而来,试图攻击疗伤中的宁凡。

    孽离总算找到宣泄怒气的办法了,一见有怨灵袭击宁凡,通通击杀。

    就算是碎一、碎二的怨灵,也非孽离一合之敌。

    一日之后,宁凡体内的精血稍稍补充了些。

    他的脸色已恢复正常,站起身。抚了抚孽离光洁的羽翎,笑道,“辛苦了。”

    “唳~”孽离紫眸露出些许羞色,似不习惯被人称赞。

    “走吧。去太古之渊。”

    宁凡一跃,跃上孽离的头顶。抬手一指,将一道神念打入孽离识海。

    神念中,记录了焚仙谷内谷的所有地图。

    孽离乖巧的低鸣一声。振翼飞起,载着宁凡一路朝太古之渊行去。

    太古之渊外,小妖女已等待了两日。

    她的身旁只有一个红衣女子。何世修等人还未至,宁凡也还没来。

    红衣女子,正是雷皇红衣。

    “小凡凡的遁速没有这么慢吧,怎么还没来?嘻嘻,红衣,听说你和小凡凡交情匪浅”

    小妖女玩味地看着红衣,黑宝石般的眼眸满是捉弄。

    红衣血眸依旧冷漠,但听到宁凡的名字后,清冷的脸上微微有几分不自然。

    “我与他只见过数次,他帮过我。我与他确实有些交情。”

    没有否决,何须否决。

    她性格如此,没有撒谎的习惯。

    她青丝披肩,脑后别着一个血红玉簪,指甲血红,唇却是淡色。

    一袭红色宫裙,绣鞋素净,并无多余的花样,裙下隐隐可见雪白的足踝。

    她站在那里,有一股不怒自动的雷威。

    她如今已彻底复活,修为更是达到了碎虚七重天的巅峰。

    万年之前她陨落时,便已是碎虚六重天的巅峰,万年之后,修为更上一层楼。

    若无宁凡相助,她不会这么顺利的复活。

    无人知,在她复活之后,想起了很多事情。

    她想起了在妖鬼林之时,身为宁红红,与宁凡些许春情往事。

    宁红红是她一万雷草分神其中之一,被宁母取来,送与宁凡作为伴妖。

    这一切,她同样回想起来。

    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她是高高在上的雷皇。

    另一个声音告诉她,她是宁凡的伴妖,宁凡是她的主人。

    她记得宁母说过,云天决是宁凡之父,所以当云天决败于她手时,她仍是助云天决恢复记忆。

    只可惜,她的素雷灭忆之术,不足以助云天决恢复记忆便是了。

    “宁凡”红衣的血眸之中泛起一丝复杂之色。

    旋即,这丝复杂被她很好的掩饰。

    “我是红衣,宁红红只是我一具分神。”她这般一想,血眸再无一丝波澜。

    “诶?是我家小凡凡来了么?”

    小妖女笑咪咪地望向远方,但旋即,笑容便全部收起。

    在那个方向,正有四道遁光疾驰而来,为首之人,是何世修。

    “似乎不是你家小凡凡。”红衣戏谑地冷笑。

    “嗯,是一群讨厌之人,不过此次取图,必须与他们合作。毕竟太古渔蓑图的消息,还是琼道宗送给我神虚阁的。若我神虚阁取得太古渔蓑图,自然要分琼道宗一些好处。”

    何世修等人的遁光由远及近,待到太古之渊万丈之外,四人齐齐降下遁光,落在小妖女、红衣的前方。

    “何某见过萧小姐,妖界一别,小姐别来无恙。”何世修温润如玉地一笑,却只换来小妖女淡淡的言语。

    “我很好,没病没灾,不劳何道子操心。”

    “是么。”何世修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倒也不生气,他素知小妖女是这种性格。

    目光一扫一旁的红衣,何世修目光微微一闪,笑道,“萧小姐的帮手只来了一个么,这位仙子是谁,修为好生了得,竟是一名碎六修士。”

    “她是雨界修士,名为红衣。”

    何世修的眼神在红衣身上看了看,眼中露出些许惊艳之色。

    红衣是一个美人,她的美,有一种皇者的威严、庄重,这种女子倒是很少见。

    “再看,挖了你的眼睛。”红衣血眸泛起一丝冷意。

    一股浩瀚的雷威,立刻朝何世修压下。

    何世修目光一变,蹭蹭连退数十步,才稍稍卸去红衣的威压,眼神一冷。

    心道此女好生傲慢无礼,区区一个下界修士,竟敢冒犯于他。

    若非红衣修为高深,何世修都想给她一个教训了。

    心知此行是为取图,不宜节外生枝,何世修勉强压下不悦,对小妖女笑道,“怎么不见白木道友?对了,萧小姐尚未告知何某,你请的第三位帮手是何方高人?”

    “我请的第三位帮手,是白木之妻,不过白木不同意让他的妻子来此地冒险,故而我便没请第三名帮手至于白木么,他正在赶来此地的路上吧。”

    谈到宁凡,小妖女眼中才稍稍露出几分神采。

    这神采很刺眼,让何世修目光转冷,冷哼道,“哼,取图事关重大,让他的妻子涉涉险又有何妨?事后还能少了他的好处么!这白木架子很大啊,本道子都来了,他却还没来,是想让我等等他一人么。”

    何世修话语刚毕,忽然间,一道横冲直撞的凶兽气势从远而近,一路飞来。

    那是一头身形巨大的紫眸孔雀,在孔雀的头颅之上,冷立着一个白衣青年,神情冷漠。

    “何道子很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么?”

    何世修猛地转过了头,眼露不可置信之色。

    公羊子、玄火亦是大感意外,只有云幽牧没有任何意外之色。

    “孽**皇宁凡?他怎么来了!”

    何世修此次来雨界,早已听说孽**皇的战绩。

    面对山界五名碎虚,宁凡独自取胜,这种战绩,便是何世修也不得不服。

    何世修不明白,取图一事事关重大,除了琼道宗与神虚阁的高层人物,旁人根本不知焚仙谷内有太古渔蓑图的。

    这孽**皇为何会来此地?难道他知道了此地藏有远古四图之一?

    “呵呵,在下东天琼道宗道子,何世修,见过雨皇,不知雨皇来此有何贵干?”何世修露出温润的笑容,对宁凡遥遥一抱拳。

    他望着宁凡脚下的孽离凶兽,眼中带着浓浓的忌惮。

    这凶兽很强,非他可以抵挡,若战,必死。

    “本皇是宁凡,也是白木,这么说,你可懂?”

    宁凡降下孽离,身形一晃,已遁至小妖女身旁,一抖鼎炉环,将孽离收起。

    他的话,在何世修、公羊子、玄火三人的心头,翻起一重重惊涛骇浪!

    宁凡,竟然就是白木!

    名动妖界的白木,竟是此代雨皇!

    这个消息若传出,九界必定震动,且这一震动,比宁凡诛杀藤皇、弑杀雨皇、斩杀山界修士都要震撼人心的!

    谁人想得到,此代雨皇曾潜入妖界,独斩黄龙族,连斩39名碎虚,诛杀四名散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