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58章 漩空绞杀,煞气惊天

第658章 漩空绞杀,煞气惊天

    五名山界碎虚降临越国,整个七梅城处在肃杀的气氛之中。

    月凌空、苏颜等女子,修为不足碎虚,不足以迎战山界强敌。

    在这种形势下,有资格立在长空上的,只有碎虚。

    木罗是碎五修为,魅晨是碎三修为,明雀、藤纤柔与天劫五傀都是碎一修为。

    坐镇七梅的碎虚人数共九人,敌修只有五人,看起来,是七梅占了人数的优势。

    然而五名山界敌修有三人都是碎虚五重天,一名碎四,一名碎三,在境界上却威压七梅碎虚一头。

    山界碎虚之中,为首者是一个肥胖老者,身着黄袍,有着碎五中上的实力,名为赵半知,是一名散修。

    此人,正是之前叫嚣让宁凡出来一见之人,

    所谓‘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

    山界修士,大多善守不善攻,赵半知便十分擅长防御神通,据说曾硬撼碎六修士的攻击,毫发未损。

    这赵半知更修出了一道皇气,虽非山皇,在山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甚至颇受一名碎七老怪的重视。

    赵半知虚眯着双目,扫过木罗、魅晨、明雀、藤纤柔,又扫过天劫五傀,心中颇有些意外。

    他可是知道的,雨界的碎虚强者少的可怜,在云宗玄统治雨界的时期,雨界碎虚之中,可没有眼前的这几人的。

    且七梅城中,竟还有天劫傀儡

    赵半知暗暗猜测,这天劫傀儡,该不会是新任雨皇宁凡捉来的吧。

    真是个狂妄的毛头小子,难道不怕捉了天劫傀儡会得罪下界天道吗?

    他虽意外七梅城有这么多碎虚战力,却也没有太过重视。

    除了碎五修为的木罗,此地无人值得他高看一眼。

    雨界终究只是九界最弱,不值一提!

    外界传闻的云宗玄死因。有两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说的是云宗玄死于意外。另一个版本,说是孽**皇宁凡弑了云宗玄,夺了皇位。

    赵半知并不相信区区碎一境界的宁凡能杀云宗玄,他更愿相信云宗玄是死于意外。

    心目中,赵半知并未将碎一修为的宁凡放入眼中。

    “孽**皇何在,速速叫他出来和老夫说话!”赵半知不耐地冷声道。

    他的声音之中有一股威压,厚重如山,七梅城碎虚之下的修士根本无法抵挡。一个个气息大乱。

    赵半知身后的四名山界老怪,亦皆是神情不耐。

    这四人中,两名碎五修士,一个着黑袍、手持一方宝印法宝,是山界太渊谷的老祖;另一个着红袍,骑着一头太虚修为的避水兽,手持一个带着缺口的玉碗法宝,是山界巨岳宗的老祖。

    剩下的两名碎三、碎四老怪中,碎三修为者是山界红沙门的门主。碎四修为的是山界须弥宗的宗主。

    身为中山界的修士,这些人面对九界最弱的雨界修士,骨子里天生就有一股傲气。

    如今山界正在与地仙界交战,若非为了在雨界捞一笔好处。五人才懒得跑到九界最弱的雨界。

    “哼,道友好大的口气!身为山界修士,公然侵入雨界也就罢了,还张口闭口让雨皇来见你。道友莫非觉得我雨界软弱好欺不成!”

    木罗目光一寒,若非本体无法离开冥坟,凭他散妖修为。岂会忌惮几个山界小儿。

    此刻,他只有碎五修为的分身可离开冥坟,若独战三名碎五老怪,胜算不大。

    “呵呵,雨界是否软弱好欺,老夫不知。不过前代雨皇云宗玄是老夫的知交好友,老夫听到传闻,云道友是死在孽**皇手上。老夫等人此入雨界,正是来为云道友讨一个说法的!老夫好话说尽,孽**皇也不出来与老夫相见,既如此,老夫可就不留情面了。太渊老祖,你与这位道友切磋几招,如何?”

    赵半知微笑着,看向木罗的目光略带几分不屑,对一旁的太渊老祖言道。

    “好吧,既然孽**皇不肯露面,我等也不必等了。道友,赐教吧!”

    太渊老祖步步踏天,朝木罗走去。

    赵半知等人退后万丈,挪出战场,给太渊、木罗二人交战。

    木罗眼中寒芒更甚,对身后的魅晨、明雀道,“碎五之战,由老夫出面,你们不必涉险,自行退后万丈。”

    魅晨、明雀、藤纤柔彼此对视了一眼,眼中虽有对山界修士的不忿,却无可奈何地带着天劫五傀自退万丈。

    以她们的修为,除非拼死,否则很难伤到碎五修士。

    “道友怎么称呼?”太渊老祖露出几分阴险的笑容。

    “木罗!”木罗厉声回道。

    “原来是木罗道友么,呵呵木罗,坠云!”

    太渊老祖双目忽的闪现出两道黄芒。

    在这黄芒出现的一瞬间,数百万里的大地地势全被他勾动。

    地势一变,木罗立刻身形一晃,险些跌下云头。

    此乃‘呼名坠云’术,是山界太渊谷特有的秘术,需借大地地势才可施展。

    木罗目光微闪,猛然一踏长空,踏碎一片片大势,终于稳住身形。

    “哦?木罗道友竟挡下了老夫的秘术,没有跌下云头?”太渊老祖似有几分诧异。

    “哼,雕虫小计而已,还有什么手段,通通使出来吧!”木罗冷声道。

    “雕虫小技么哼!那便让你看看老夫的手段,山河印,给老夫砸!”

    太渊老祖猛地祭起手中宝印,宝印腾空而起,发出一重重山河崩溃的声音。

    却见宝印黄芒一闪,一瞬间幻化成了数以百万的高山巨岳,当头朝木罗砸下。

    若无木罗抵挡,这百万山岳足以将数百万里的山河砸成平地!

    木罗目光微凝,二话不说,掐动指诀。

    长空之上,虚空忽的成片碎裂。

    幽暗的虚空下,生长出数之不尽的黑色妖藤。

    妖藤拧在一起。形成一个个万丈巨大的黑色巨掌。

    巨掌握拳,一拳拳打向天空之上的百万巨岳,将一座座巨岳轰成碎石,洒落长空!

    百万巨岳被破,山河印退出宝相,宝身之上出现数道裂痕,倒飞回太渊老祖手中。

    太渊老祖目光一震,眼前的木罗根本不是普通碎五修士,非他独自一人可以战胜!

    “太渊道友,速速回来。你非此人对手!”巨岳老祖呼喊道。

    不必巨岳老祖提醒,太渊老祖已驾起遁光,朝后方飞退。

    “想走!”

    木罗冷哼一声,指诀一变,无数妖藤拳芒朝太渊老祖隔空打去。

    太渊老祖面色一变,立刻召出‘神山甲’护体。

    许多山界修士都修有此术,吞噬地脉,祭炼本命神山甲,防御无匹。

    太渊老祖的神山甲。便是对上稍微厉害一些的碎五老怪,也不会被攻破。

    但被木罗的妖藤拳芒打中,这神山甲却一震之下,出现无数裂纹。离破碎不远。

    他本人也是胸口剧痛,被拳芒稍微波及到了,在长空之上倒退万丈,才勉强稳住身形。目光怨毒地看着木罗。

    “巨岳道友,助老夫一臂之力!”

    “好!”

    一听太渊老祖请求,巨岳老祖二话不说。驾着避水兽向前走出。

    他与太渊老祖对视一眼,而后二人化作两道流光,分别从两个方向朝木罗攻去。

    “以二敌一,好生卑鄙!”七梅城中,一些年轻修士不忿道。

    一些老怪则叹息不已。

    修真路上,胜为王,败为寇,哪有卑鄙不卑鄙之说。

    明眼人都能看出,木罗比太渊老祖强上不少。

    但若是同时对上太渊、巨岳两个人,木罗胜算不高。

    “哼,你们一起上吧,老夫何惧!虚术,森罗万象!”

    木罗指诀一变,其背后陡然出现一个五万丈巨大的树妖虚影。

    树妖手持一柄巨大的黑木剑,朝太渊、巨岳二人各挥一剑。

    二人面色一变,纷纷收住遁光,各逞手段,才堪堪挡下剑光。

    还未稍稍休息片刻,树妖巨影再一次挥动剑芒,令二人疲于应付。

    凭此树妖虚影,木罗无法战胜太渊巨岳二人,但却也可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木罗什么来历,同级之中以一敌二,竟能不败!”

    赵半知轻吸一口气,他可从来不知道,雨界有这般强大人物。

    万年之前,雨界有一个不周雷皇,凶名远播。此人在时,几乎快要扭转雨界九界最弱的地位。

    但很可惜,不周雷皇后来离奇陨落,雨界一时无英。

    千年之内,雨界出了一个白衣剑神,得剑魔传承,同级几乎无敌。

    但很可惜,据说此人得罪了云宗玄,被种下孽印,封印修为多年,若非如此,此人或许早已突破到碎五境界。若真如此,赵半知等人可就不敢随便在雨界耀武扬威了。

    除了这二人,雨界数万年来根本没出过什么厉害人物。

    这木罗是何来历,能以一敌二不落下风,绝不可能是籍籍无名之辈!

    “看起来,还需老夫从旁助上一助了”

    赵半知眼中闪过一丝阴险之色,悄悄从袖中取出一颗金色宝珠,抬手祭出,便朝木罗打去。

    此珠名为大地珠,若是偷袭,足以将寻常碎五老怪打得皮开肉绽。

    赵半知出手虽然隐秘,但还是有不少人看到他出手偷袭。

    不少人立刻大声呼喊道,“木罗前辈,小心啊!”

    月凌空气的俏脸涨红,犹如桃夭绽放。

    无耻!山界的人真是太无耻了,以二敌一也就罢了,竟然还有第三人从旁出手偷袭。

    就算放在修真界,也很少能遇上这么无耻的事情啊!

    纸鹤、慕小鬟、慕小凉、风雪言这混吃混喝四人组更是气的不轻。

    她们都不喜修真,更加不喜赵半知从旁偷袭的龌龊行为。

    这些人真是太可恶了,潜入雨界找凡哥哥的麻烦,找不到凡哥哥,就出手伤人。

    真是一群臭不要脸的老不羞!

    “偷袭么”木罗目光有些阴沉了。

    此刻他全力催动树妖巨影攻击太渊、巨岳二人,很难再有余力挡下这大地珠的偷袭。

    他正思索如何破去此珠,在大地珠行进的前方。忽的出现一个略带虚幻的金色漩涡。

    那大地珠直接打入了漩涡之中,而后再无声息,凭空消失。

    “什么人,胆敢收走老夫的法宝!”赵半知勃然大怒,目光如电,扫视四周。

    他这才发现,不知从何时起,七梅城之外,多了一个白衣青年。

    那青年十分年轻,骨龄仅千余年。但气息却是碎虚!

    青年炼化了流光扳指这一灵装,气息似虚似实,飘渺难测。

    一时半刻间,赵半知竟看不出这青年是第几重天的修为。

    不过他认得这青年的容貌,他有情报在手,知道这青年只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

    “孽**皇,宁凡!”赵半知怒极反笑。

    想不到他的大地珠,竟是被区区碎一修为的宁凡收走了,真是丢人。

    碎五老怪。被碎一修士收宝若此事让山界的老怪们知道,他赵半知定会成为一个笑柄。

    “凡哥哥!快,快去修理这群老不羞!”纸鹤挥舞着粉拳,气呼呼地对宁凡说道。

    “小黄瓜。快去剁了他们!看着心烦!”月凌空亦是美目霜寒。

    “大哥,你来了”许秋灵瞬间放下心来。

    在她的印象中,有宁凡出面,便没有办不到的事情。

    苏颜、顾十娘、焚翅等魔妃。白素、雅兰、苏瑶等女,同样在宁凡露面的瞬间,打消了所有的紧张。

    只因这七梅。有他在

    “放心,这里有我在。”

    宁凡身影一晃,消失无影,下一瞬出现在长空。

    很随便的一句话,但却有一股特别的魔力,能让所有七梅城的修士相信,有宁凡在此,七梅城便不会出任何事。

    宁凡一步步走向赵半知等人,越过明雀等女,越过木罗。

    他一出现,太渊、巨岳两位老祖立刻收手,向后退去,目光微微一凝。

    木罗也解了树妖虚影,对宁凡道,“敌人有些棘手。”

    “无妨!”

    宁凡收住了脚步,眼中寒芒一闪。

    世人只知雨界最弱,却不知弑了藤皇的、惊了妖界的,都是宁凡!

    若是从前的宁凡,或许会忌惮这五名山界老怪。

    但他一路走来,手上的碎虚性命已有数十条,纵在妖界,他也不曾畏惧过,何惧山界!

    宁凡的身上有一股令人心神悸动的皇者威压!

    他的一道皇气,相当于旁人二十道!

    他的皇气威压,是赵半知的二十倍!

    当他与赵半知仅相隔数万丈之时,赵半知体内的皇气竟在颤抖!

    他面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

    “此子身上有多少道皇气,竟能令老夫皇气产生畏惧!”

    “不过此子好生嚣张,看他的表情,似乎全没将老夫等人放入眼中啊。”

    赵半知冷笑一声,朗声道,“老夫赵半知,今日前来雨界,是想向宁道友讨一个说法。外界盛传,宁道友弑了前代雨皇,此事,可是当真!”

    赵半知深信,宁凡只是装腔作势,实际上十分惧怕自己等山界强者。

    他深信,宁凡没有击杀云宗玄的实力,也不曾杀过云宗玄。

    他深信,宁凡面对他的质问,只有低头认错。

    若宁凡识趣,拿出雨殿一般积蓄给他,他便见好就收,不再教训宁凡。

    若宁凡不识好歹,就算赵半知不敢公然弑杀雨皇、惹上界执事追查,也必会重伤宁凡,并在七梅城杀个痛快,给宁凡一个惨痛教训!

    雨界乃是九界最弱,弱者,天生就是给强者欺凌的!

    宁凡没有回答赵半知的质问,而是目光扫向下方的人群,抬手指向其中一人,言道,“你。上来。”

    “是!”

    被宁凡指到的修士,立刻飞上长空,对宁凡恭敬一礼。

    这是一名雨殿尊老,是化神中期的修为。

    自宁凡成了雨界神皇以后,厉苍天派了不少雨殿尊老,来听候宁凡的调遣。

    如今的宁凡是高高在上的雨皇,这名尊老自不敢有任何不敬。

    “本皇问你,按照九界之约,在没有本界神皇允许的情况下,异界修士可否入我雨界?”宁凡淡淡问道。

    “按规定是不可的。但若是入界修士并无恶意,一般也是无人追究的。”那名尊老恭敬回答道。

    “若是异界修士擅闯我雨界,且死在了雨界,此事该如何处理?”宁凡又问道。

    “死有余辜,无可追究。不过一般情况下,能闯入其他界面的都是碎虚老怪,没有人会对碎虚老怪赶尽杀绝的。”那名尊老又回答道。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宁凡淡淡一令,那名尊老立刻降回地面。

    宁凡抬起了头。目光骤然扫向赵半知等五名山界老怪。

    “你们也听到了,若你们死在雨界,山界无从追究。”

    “入我雨界的修士,若无歹意。本皇也并非非杀不可,但你们二话不说,就要伤我雨界修士,看来歹意是不轻了既如此。就死在雨界吧!”

    “本皇要让诸界好好看看,我雨界,是否真的是九界最弱。软弱可欺!”

    “木罗前辈,你对付那赵半知,其他人,交给我!”

    木罗一怔,连他都想不到,宁凡竟已对这五名山界修士动了杀机。

    赵半知等人俱是一怔,而后皆是仰天大笑。

    “不过是一个骨龄千年的小娃娃,口气倒是很大啊!本来老夫入雨界,只是想讨些好处,既然你不识好歹,老夫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红沙道友,这小娃娃就交给你对付了。太渊道友,巨岳道友,你二人拖住木罗。须弥道友,你随老夫一道,屠尽此城!”

    赵半知言罢,碎三修为的红沙门主立刻哈哈大笑,手持一柄血红幡旗,朝宁凡正面冲来。

    “孽**皇,赐教吧!”

    红沙门主冷笑连连,根本未将宁凡放入眼中。

    他一摇血红幡旗,无数血色鬼影立刻朝宁凡围来。

    这些鬼影目光呆滞,修士若沾上这鬼影,便会大损精血。若沾得多了,直接会死在鬼影攻击之下。

    此宝几乎可瞬杀碎一修士,便是普通碎二修士,也挡不住鬼影攻击。

    “灭!”

    宁凡碎虚二重天的气势忽然冲天散开,但见剑中剑芒一闪,墨色剑念已在整个长空散开,一个个鬼影但凡被剑念斩中,全部毙命!

    “碎虚二重天!情报不是说他是碎一修为吗!”五名山界老怪全部一怔,而后全都不以为然起来。

    碎二又如何?也就是比碎一强一点,对他们五人而言,不值一提。

    “红沙阵,开!”

    红沙门主再摇血幡,长空之上忽的出现一个极大的血色阵图。

    这阵图名为红沙阵,足以瞬杀碎二修士!

    宁凡没有多言,只是一步踏出,便化作了黑衣之身,眼光冷如寒冰,淡漠无情。

    在变出化身的瞬间,他的修为瞬间暴涨到碎三无敌的境界!

    抬手抽尽地魂、虚空魂,吞入腹中。

    宁凡气势节节攀升,在一瞬间达到了碎虚四重天的境界!

    他抬脚一踏,红沙阵图碎成无数血红光点。

    他抬指一点,红沙门主的脚下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

    在那金色漩涡之外,还有另一个更大的金色漩涡!

    两个漩涡朝着相反的方向剧烈旋转,形成两道截然相反的撕扯之力。

    “漩空绞杀”

    红沙门主面色大变,他被两道撕扯之力加身,下半身以腰为中心,开始顺时针旋转,上半身则逆时针旋转。

    这种诡异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似有一个无形的大手,拧毛巾一般,拧着他!

    他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已被那漩空之力拧成两截!

    肉身已毁!

    他的元神仓皇逃出残尸,死命向赵半知等人所在方向逃遁。

    他怕了,惧了!

    他如何能想到,宁凡根本不是情报中碎虚一重天的弱者,而是一个碎二修士,且能在一瞬间,将修为提升至碎虚四重天!

    他差了宁凡一个境界,根本不是宁凡对手啊!

    “红沙道友,小心!”赵半知等人面色剧变地大喊道。

    却见在红沙元神逃遁的前方,忽的又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

    红沙逃得太快,避之不及,直接一头栽进漩涡之后。

    而后,便听到漩涡之内传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

    红沙,死!

    “木罗前辈,你去对付赵半知,我的对手,还剩三人。”

    宁凡随手收走红沙的储物袋,眼中血芒一闪,煞气染红长空!

    在感受到宁凡恐怖到发指的煞气凶威后,赵半知等人全部吓了面无血色。

    “他他他杀过散仙!他杀过散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