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56章 兵解式!

第656章 兵解式!

    云天决的眼神之中,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气势。

    就算已将那个女子遗忘,他也要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到她!谁都阻不住他!

    宁凡怅然地闭上眼,心中有些酸涩。

    其父云天决,被七彩老者抹去记忆,抹去七情,连自己的妻儿都遗忘。

    其母宁倩,失去所有妖血,化为石像,不知何日才能苏醒。

    宁倩纵然化为石像,一定还等待着与云天决相见。

    云天决纵然失忆,却仍在人海中茫茫找寻着那个身影。

    若宁凡不曾修道,不曾有如今的地位与实力,不曾寻回母亲,也许这二人一生也无重逢之日。

    还好,他选择了修道。

    “你要找的人,我已找到,跟我来。”

    宁凡脖颈一仰,饮尽最后一杯灵酒,霍地站起,抚了抚指间的元瑶玉。

    光华一闪,他与云天决二人,进入了元瑶界之中。

    “小千界宝么。”云天决目光微闪,他曾见过宁凡进入疑似小千界宝的空间,进入元瑶界,倒也没有太过惊讶。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药圃,一株株灵气盎然的灵药丛中,有一块青石,青石一旁,有一具青棺。

    “这不是我要找的人。”云天决只看了青棺一眼,连棺中人的容貌都没见过,便知这非自己要找的人。

    “这青棺似是古天庭之物,棺中尸气很重,似乎有一个尸魔在棺中。从尸气细辨,此尸魔是个女子。”云天决继而分析道,三言两语,便看破此棺来历。

    “棺中躺着的,不是你要找的人,却是对我而言极其重要的人。终有一日。我会让她真正复活。”

    宁凡眼神微微有些落寞。

    云天决见到宁凡如此落寞的眼神,眉头一皱。

    他一向不爱管他人闲事,但宁凡的事,似乎总让他有些上心。

    “需要人帮忙吗?”

    宁凡一诧,摇头笑道,“不用,我可以,一个人便足够。”

    云天决有些沉默,眼前的青年倔强、好强,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这种个性。定是早已习惯了独自面对风浪、默默保护身后之人。

    不知为何,云天决的心中有些烦闷,歉疚。

    仿佛眼前的青年本不该经历如此多的风浪,仿佛他本该为这个青年遮风挡雨,撑起一片天空。

    “你是谁,与我可有什么关系。”云天决困惑地看着宁凡。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你要找的人。你还记得宁倩是谁么?”

    “宁倩宁倩”云天决目光渐渐茫然。

    这个问题,宁凡当年就问过他一次,如今再一次提问。他竟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还是该说不认识么毕竟脑海里,记忆里,连这宁倩的半点记忆都没有。

    但为何听到这个名字。会如此心痛。

    那种痛,就好似万箭穿心,就好似有一个人始终在对你微笑着,而你却无法看清她的容颜。

    “宁倩我。不认识她”云天决拳头紧握,闭上了双眼。

    “不要紧,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她。跟我来。”

    宁凡身形一晃。化作遁光朝某个方向疾飞而去。

    云天决目光微凝,随宁凡一路疾飞。

    前方是一处松林,林中有潭。

    宁凡在松林外降落,步行入林,步伐很轻,仿佛怕吵醒什么人一般。

    云天决亦是降落于地,随宁凡步入松林。

    他的心忽然一痛,他似乎从这松林之中,感受到一股女子的悲哀与思念。

    悲哀,绝望,思念,等待

    云天决的血液好似失控,他的手微微颤抖,他知道,等待在林中的女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不需看到她的容貌,不需知晓她的一切,只需感受到她的悲哀,就会感同身受地心如刀绞。

    宁凡行至幽潭,收住脚步,望着潭中的血色妖茧,默然不语。

    云天决一步步走近幽潭,目光死死盯着那妖茧,望着妖茧中那羽妖石像。

    他的心好似碎掉一般,他的双目忽然血红,他猛然发出一声悲绝的大吼。

    “是谁将她害成这副模样,是谁!”

    “我明明说过的,我明明对所有人说过!她虽是妖,但不容任何人伤害她!”

    云天决识海剧痛,那被七彩老者抹去的记忆,忽然窜出一丝来。

    他依稀记得,自己被困七彩之阵时,对那七彩老者发出的怒吼!

    “云某不管你是谁,你伤我可以,但伤害小倩,不行!我不许!”

    “云飞扬!你若动她一指,我必断你十指!你若伤她半分,我必屠你满门!”

    云天决识海好似要碎开,刚刚窜出的一丝丝记忆,渐渐消散。

    他终究无法记起任何事情。

    他双目血红的看着宁凡,等待宁凡给他一个答案。

    他背后的黑铁巨剑铮铮作响,仿佛一旦知晓仇人姓名,便要持剑复仇!

    他根本不记得妖茧中的女子是谁,刚刚喊出的小倩二字,也仅仅是记忆错乱而已。

    但他知道,妖茧中的羽妖一定对自己很重要,很重要。

    否则,看到他落难至此,他不会如此心痛。

    他的心,在滴血!

    他,要杀人!

    “是谁害她如此,我不知”

    宁凡隐约知晓,害其母落得如此下场的,多半就是那七彩老者。

    这件事,他不想告诉云天决。

    七彩老者是一名仙帝,若云天诀知晓了此人存在,记起被此人加害的往事,他必定会不顾一切飞升四天,向此人复仇。

    这个仇,宁凡不想让云天决报,不想再给云天决任何枷锁。

    父亲与母亲分别太久,该好好团聚。不该再被仇恨打乱平淡的生活。

    这个仇,终有一日,宁凡会自己去报。

    “你也不知么可笑,可笑!我连她是谁都不记得,连仇人是谁都不知晓”

    云天决仰天大笑,双目血红如魔。

    渐渐的,他恢复了以往冷漠的表情,恢复了冷静,对宁凡淡淡道。

    “我听云不舒说,你那日强闯雨殿禁地。弑杀雨皇,就是为了将她带回。是这样吗?”

    “是。”宁凡点点头。

    “做得好,若我得知她在禁地之中,也会不顾一切强闯禁地,谁阻谁死!”

    云天决语气平淡,似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细细端详血茧,言道,“她曾失去所有妖血,本该命绝。因化石像,故得保残魂不散。因你为她铸血池,聚血茧,她此生终有苏醒之日。”

    言及于此。云天决忽然十分认真地看着宁凡,言道,“我要带走她!去一处无人知晓的地方,等待她苏醒。”

    “可以。”

    宁凡取出一个巴掌大的金屋。挥手一招,将此地整个松林收入金屋之中。

    那金屋是一件上品洞天宝,从散妖手中抢来。

    宁凡已有洞天珠。其中蕴含无限洞天,足够他修炼漩空术,倒是不再需要此物了。

    他将金屋递给云天决,云天决沉默接过。

    “她对你也很重要,为何愿给我?”云天决疑惑道。

    为何?会有孩儿阻止父母重聚的么

    宁凡一笑摇头。

    他最终也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云天决。

    若云天诀知晓他的身份,知道他便是自己的孩儿,云天决多半会留在他身边,助他应对无数强敌。

    不必如此,真的不必如此。

    就让这个身份石沉大海,让其父其母在有生之年隐居江湖吧。

    所有的仇,宁凡一个人扛下;所有的敌人,宁凡一个人对付。

    云天决心中歉疚更浓,他不知这歉疚从何而来。

    对他而言,宁凡是特别的,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冷漠的心稍稍融化的人。

    云天决隐隐感觉,宁凡一定与他有某种关系。

    只是他想不起来,自己还有一个孩子。

    他不知他的孩儿,自小无父母庇护,自小应对一切,早习惯了独自面对所有艰难。

    他不知他的孩儿一路波折,遭人迫害,沦落魔宗,被一宗女修凌辱。

    他不知他的孩儿经历过多少凶险,背负了多少仇恨,身前有多少强敌。

    若七彩老者不曾出现过,宁凡会是白衣剑神之子,生来凌驾于无数人之上,有着羡煞旁人的修炼条件,惹他者,云天决会一剑诛杀尽。若他痛,会有母亲宽慰。

    他的命运被七彩老者改变了,走上了一个无人知晓尽头的修魔路!

    终有一日,那七彩老者会后悔自己,算计了宁凡的命运!

    宁凡解下脖颈上的蓝玉,交给云天决。

    云天决接过蓝玉,目光忽的一颤。

    当看到玉上那一句刻字之时,他的心,再一次滴血。

    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那是他们曾经发下的誓言啊!

    “这玉这玉”他明明该记得此玉的,偏偏识海剧痛,让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的记忆,很难修复。”宁凡怅然一叹。

    他如今细细去看,才看得出,云天决的记忆是被轮回所抹去。

    被轮回抹消记忆,普通的神通无法恢复记忆,除非同样精通轮回之力者,才可助他寻回记忆。

    除非宁凡自己也达到仙帝之境,初步掌握轮回,他可助其父恢复记忆。

    如今的他,别无办法。

    “嗯,我的记忆很难恢复。我苦苦寻找镇天四剑,试图领悟四剑剑意,入雷皇之墓,寻雷皇残魂一战,若胜,则让他以素雷灭忆之术助我恢复记忆。”

    “这一次回中州,我已尽得镇天四剑的残剑碎片,从其中领悟了四剑剑意,融入了我的剑魔剑意之中。在来七梅之前,我去了一趟无尽海,去了内海周家。在那里,我竟遇到了刚刚复活的雷皇!”

    “我与他一战,惜败。但他还是为我施术。助我恢复记忆。只可惜,以他的素雷灭忆之术,也无法助我恢复记忆而后,我便来了七梅,见到了你。”

    云天决言罢,将金屋收入袖中,解下自己的储物袋,递给宁凡。

    “我不知你是谁,但我觉得,我有责任给你一些帮助。我为寻镇天四剑的残剑。走遍了无数古修遗迹,寻得了不少东西,其中有一些,应对你大有好处。至于玄微血葫,也送给你吧。”

    “你如今已是雨界神皇,许多危险,能不涉的,便莫要亲自涉险。”

    “若有难,来找我。以你的窥天雨术,定能在雨界轻易找到我。”

    二人离开了元瑶界。

    风雪之中,云天决久久看着宁凡,而后带着金屋。转身消失在风雪之中。

    宁凡望着云天决的背影,独立风雪,许久许久。

    其母等待千年,只为与夫相见。

    如今二人相见。也应算是了却夙愿了吧。

    如此,便足够。

    终有一日,其母会苏醒。其父会恢复记忆。

    到那时

    宁凡回到了思凡宫,与诸女一一相见。

    入夜时分,他回到自己房中,取出其父交给他的储物袋,细细去看。

    这一看,就算以宁凡眼界,都不由得目光一震。

    云天决的储物袋中,除了拥有镇天四剑的残片,更有无数上古名剑、古修飞剑。

    甚至,还有十来柄仙剑!

    若宁凡吞噬这些残剑,他的剑识必定会更加稳固,剑念威力也会更强。

    他没有想过领悟镇天四剑的剑意,对他而言,夏皇剑的剑意仿自剑祖,更高一筹。

    除了残剑外,储物袋中还有数百部剑修功法,剑术,其中包括了云天决所修炼的《剑魔经》。

    剑魔经,宁凡不准备修炼。

    剑魔经记载的三式剑术,倒是让宁凡有些在意。

    剑魔第一式,万剑式,是仙虚下品的剑术。

    剑魔第二式,魔剑式,是仙虚中品的剑术,通过燃烧自己的血液,可发出强大的魔剑剑光。

    剑魔第三式,兵解式,是仙术!通过自毁肉身,重创元神,可一剑斩散仙!

    看罢三式剑术,宁凡目光微微一震。

    剑魔经记载的三式剑术,让他心中颇有些震撼。

    尤其是最后一式剑术——兵解式

    云天决似乎已修成三式剑术,若他付出自毁肉身、重创元神的代价,甚至能够一剑斩散仙!

    若肉身已毁的状态下,再一次施展兵解式,则会兵解元神,以陨落为代价,再斩一名散仙!

    这是搏命的剑术,非生死关头不可使用!

    他忽然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告诉云天决七彩老者的事情。

    若云天诀知道仇人所在,必定会不顾一切复仇,兵解肉身,重创元神,甚至最终兵解元神

    云天诀虽是碎虚四重天的修为,却有连斩两名散仙的实力,那种实力,要用性命去换

    “魔剑式倒也罢了,这兵解式却是可以学学,紧要关头,足以保命。”

    宁凡言罢,收起剑魔经,继续检索储物袋。

    其中尚有仙玉三千亿,道晶5万,丹药若干。

    这些东西宁凡全部收起,却也没有太过重视。

    让他最为重视的,是一个血色卷轴。

    卷轴带着淡淡花香,其上的煞气之强,让宁凡都有些侧目。

    他打开卷轴,其中画着一张地图。

    在雨界无垠的虚空中,共有三处通道遗迹,可通往一处名为‘血奴园’的地方。

    “血奴园似乎在哪里听过”

    宁凡闭上眼,回忆了一番,渐渐想了起来。

    “是了,我曾捉到过一个红发鼎炉,那鼎炉来自于一处长满血葬草的小千残界,那残界的名字,似乎就叫血奴园。”

    “难道说,这张地图记录的三个遗迹通道,便是通往红发鼎炉家乡的?”

    “我记得,血奴园中有大量花魔鼎炉,且血奴园从前的主人,似乎是杀戮殿的长老。名为血玲珑”

    宁凡看了看手中地图,沉默少许,将地图收起。

    若有时间,他倒是可以去血奴园看看,借此地鼎炉提升修为。如今,不是前往此地的时机。

    若有机会,再说吧

    宁凡在七梅城休息了数日,与诸女一番温存。

    数日间,他一一指点诸女修炼,以他如今修为。指点诸女自然不难。

    一些对诸女修炼有用的丹药、功法,则全部留在了七梅城。

    余下的时间,他遁入玄阴界,在界中修炼。

    洛幽的元神已恢复至碎虚四重天的修为,并苏醒过来。

    当她见到宁凡进入玄阴界之内,并取出白木尸身之时,不由得眸光一震。

    “这是青阳之体!你此次入玄阴界,是来吞噬第二阳的?”

    洛幽知道,宁凡被三界宗主种下紫阳封印。

    那紫阳之力无法吞噬。且那封印颇为棘手,难以破掉。

    故而宁凡暂时无法吞噬紫阳之力、补充日月碑碑灵。

    如今宁凡又找到青阳之体,自然让她十分惊讶。

    七阳之体与七阴之体都是稀有体质,很难寻找。

    宁凡去了一趟树界。找到了赤阳之体、紫阳之体。

    去了一趟妖界,又找到了青阳之体。

    他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点

    宁凡笑而不言,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盒,递给洛幽。

    “此丹你拿去,应该足以让你恢复碎五修为。”

    “丹药?这是什么丹药?”

    洛幽倒不知道。宁凡在妖界连斩四名散妖,缴获了一颗八转丹药——妖神丹,可助她修复元神。

    那时她尚在炼化天材地宝的药力,自然不知宁凡的惊天战绩。

    她缓缓打开玉盒,当看到盒中丹药后,美眸为之一震。

    “八转下品丹药!你从何处弄来的!”

    “你的煞气似乎又变多了你杀了四名散仙级强者!你遇到危险了!”

    洛幽下意识的提问,不是问宁凡如何击杀四名散仙级强者,而是问宁凡是不是又遇到了危险。

    四名散仙,四名散仙难道就在她傻兮兮闭关之时,他被四名散仙围攻了么

    她明明应该时刻帮助他的,但当他遇到如此大的危机之时,她竟茫然不知。

    “已经过去了你快些炼化丹药,修复元神。待吞噬这颗妖神丹后,你的修为应足以恢复至碎五境界的。我会想办法寻一些品阶更高的天材地宝,助你早日恢复碎九巅峰的修为。肉身之事,我也会去认真寻找”

    宁凡笑了笑,示意洛幽不必担心,一切都已过去。

    他遁光一战,前往日月碑的碑身之下,盘膝打坐,朝白木尸身屈指一点,徐徐抽出其中的青阳之力。

    洛幽美眸复杂地看着宁凡。

    一叹,回到草庐。

    望着玉盒中的丹药,洛幽竟一时不愿去吞服。

    随着元神一点点修复,她离去之期也越来越近了。

    待她真正复活之后,必定不会留在宁凡身边她必须为死去的族人报仇。

    她的仇人太强,不可再给宁凡添麻烦。

    “宁凡”

    她口中喃喃念着宁凡的名字,幽幽一叹。

    终须一别呢

    她服下了妖神丹,徐徐炼化着丹药之力

    一日,二日,三日

    七日过去,宁凡才抽尽白木尸身内的青阳之力。

    青阳之力太过顽强,想要抽取,并非一件容易之事。

    待抽尽青阳之力后,宁凡将青阳之力打入日月碑的第二个日形凹槽之中。

    至于白木的残尸,则随手弹出一道魔火,焚成了飞灰。

    日月碑徐徐吸收了青阳之力,第二个日形凹槽,渐渐化作了青色。

    在吸尽青阳之力的瞬间,日月碑的威能忽然暴涨。

    宁凡站起身,伸手抚了抚日月碑。

    如今日月碑吸收了第二阳灵,碑落的威力,堪比碎五修士的一击!

    有此碑在手,纵然面对碎虚四重天的强者,宁凡也可放手一战!

    第二阳灵吸收后,整个玄阴界再一次发生变化。

    宁凡的脚下,开始出现成片荒芜的大陆。

    原本漂浮于空中的草庐,也落在了大陆之上。

    天空之上,开始日月交替,有了白天与黑夜。

    这空荡荡的玄阴界,终于有了些许生气。

    若宁凡继续收集其他阴灵阳灵,终有一日,玄阴界会变成一处鸟语花香的中千世界吧。

    “距离焚仙谷之行还有半年,这半年,便来好好提升一下修为吧。”

    “古神香的十颗结晶,327万道晶,200颗元清丹,以及龙魂龙珠”

    “半年的时间,不足以让我一次性炼化所有机缘,必须有所取舍地炼化机缘了。”

    纵然有玄阴界百倍修炼速度,宁凡也无法炼化掉如此之多的机缘。

    他将目标放低,这半年的修炼,目标定在碎虚二重天即可。

    “炼!”

    宁凡取出堆积如山的道晶,开始一一炼化。

    越到后期,道晶提升的法力越少,而龙珠、古神香则不会减少药效,自然先炼化道晶了。

    目标,半年之内,突破碎虚二重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