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55章 拜君所赐,相思成疾

第655章 拜君所赐,相思成疾

    (某个贴吧水贴的小伙伴,你的小尾巴被我用了一下。不要介意哦。)

    宁凡略与周南寒暄几句,独自进入元殿,自是一路无人阻拦。

    走过一座座亭台楼阁,一步步向着养心殿走去。

    他步伐不快,心中回想着此次进入妖界的收获。

    龙魂龙珠,生死道悟,神念提升,太公钓,还有白木青阳之体的尸身

    “青阳日月碑第二阳灵,总算寻得,若有足够时间,可着手为日月碑吞灵,令玄阴界升级,令日月碑威能提升。”

    宁凡的身上,仍中着仙级封印,那封印之中包含了三界宗主的紫阳之力。

    除非宁凡彻悟生死,否则破不掉这封印,也暂时无法吸收紫阳之力。

    不过终有一日,这紫阳之力可随意吞噬。

    第二阳已找到,第二阴么

    目前也只有洛幽一个人选

    若第二阳、第二阴集齐,日月碑将可发出命仙一击。

    命仙一击,威力等同于真正的仙术。

    散仙之流或许还能抵挡一二,但碎九之下,恐怕无人可挡命仙一击的

    当然,若有人也有雨皇那样的御仙符底牌,则就两说了。

    到了碎虚境界,只凭一个日月碑,还不足以碾压所有境界。

    “日月碑虽可作为底牌使用,但终究只是外物;太公钓再厉害,却也只对龙妖有用。我需要一些时间,将手中的丹药、道晶、机缘全部炼化修为,还需提升。”

    养心殿已近在眼前,殿门外,谈紫心正翘首以待,等着宁凡到来。

    当见到宁凡一袭白衣、缓缓走来,谈紫心呼吸忽然一滞。仿佛心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般。

    她的脸微微有些滚烫,这种感觉,她修道至今,从未体验过。

    直到遇见了宁凡

    “白木前辈,你来了”谈紫心很好的掩饰起慌乱与羞意,努力让自己表现地镇静。

    但她的微妙表情,又岂能瞒过宁凡。

    宁凡回想起此女决然挡在自己身前的一幕,轻轻一叹。

    他如何不知,此女对自己动了情。

    他修道至今,从未刻意追求过哪个女子。但为他动心的女子,却着实不少。

    而他一次次久不还家,无形之中,又亏欠过多少人的等待

    “你所炼制的太公钓很好,对我帮助很大。那一日,多谢你挺身而出。”

    宁凡走近,抱拳一谢。谈紫心立刻垂下头,低声道,“你不必谢我的。你付我仙玉。我给你炼制钓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你救我阿公,我挺身助你,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若真想谢我。就好好保护自己,不要再去招惹黄龙族这种庞然大物了”

    “我的敌人很多,早已惹下,比黄龙族厉害的多不胜数不说这个了。谈前辈在殿中么?”

    “嗯。阿公正在殿中等你白木前辈,紫心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可以。”

    “我听阿公说,你为他治伤以后。多半会离开天元的你要去哪里?回白羽妖海么。其实,你可以考虑留在元殿,真的”

    “我要去一个离妖界很远的地方我非妖界修士,总要走的。这个秘密,我不瞒你。”

    “什、什么。前辈不是妖界修士?前辈会离开妖界?”谈紫心明眸忽的一颤,心里空落落的。

    她本以为宁凡是妖界修士,就算离开天元,也总还在妖界,还有再见之日。

    却不曾想,宁凡会对她坦白,坦言自己并非妖界修士。

    那么,宁凡真的不是白羽族的白木老祖了因为他自己都说了,自己不是妖界修士。

    那么,宁凡的真正身份,是谁?

    “我竟连他是谁都不知么”谈紫心咬了咬唇,表情忽然有些酸涩,有些自嘲。

    若宁凡这次一走,她连宁凡真正身份都不知,更不知宁凡会去哪里,真的是再见无期了呢

    她这一句话,让宁凡心中叹息更浓。

    “离去前,我会将真实身份告知于你。”

    宁凡淡淡言道。

    此刻的他,还有无数俗务缠身,不可能留在妖界,也无法给谈紫心什么慰藉。

    或许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将真实身份告知此女。

    言罢,宁凡步入养心殿。

    殿外,谈紫心的眼神忽的有了些期待。

    他走之前,会将真实身份告诉她

    如此便好,若知道他是谁,终会有重逢之日

    “小友和紫心说的话,老夫都听到了。其实,小友可以考虑带紫心回雨界,老夫没有意见的。”

    养心殿内,老元皇谈天衍叹息道。

    他已看出自己孙女对宁凡的情意,自然有撮合的意思。

    “她留在这里,对她好,这里有她的家人,不会孤独。若去雨界,则只有枯等。我不会在雨界待太久,我之一生都在奔波、忙碌,罕有休憩之时。”

    宁凡亦是苦笑。

    就算他把谈紫心带走又如何,留给她的终究只是无止尽的等待。

    既如此,还不如在妖界等待,总有家人在,不会孤单,不是么。

    “不说这个了,阴阳龙珠我已带来,即刻可助前辈疗伤,不知前辈欲在何处疗伤?妖魂阴阳合一,产生的波动可不小,最好是在无人处进行疗伤,不必担心波及他人。”宁凡建议道。

    “呵呵,小友的顾虑,老夫早已想到。此次疗伤,便在此宝之中进行吧。”

    老元皇言罢,自袖中取出一颗银色宝珠。

    珠子不过径寸大小,其上刻满了玄奥纹路。

    即便是静静躺在老元皇掌心,也微微散逸着不弱的洞天之力。

    “上品洞天宝?不,不对此宝,蕴含了不止一个上品洞天。”

    修有漩空术的宁凡。对洞天之力感知敏锐,一眼便看出这银色小珠的不凡。

    “呵呵,小友好眼力!就算是老夫及妖界其他两名散妖,当年都未从表面看出此宝的厉害。诚如小友所言,这是一件上品洞天宝,名为洞天珠,但其中蕴含的上品洞天却并非一个,而是无限个小友似乎修炼了一种不弱的空间神通?”

    谈天衍想起宁凡那日施展的漩空术,笑问道。

    “是。”宁凡没有否认的必要。

    “这珠子本传承有生死道悟,但这道悟已被老夫取走。对老夫而言。此宝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法宝,对小友而言,此宝或许大有用处待疗伤结束,小友便要离开妖界了。老夫一生好友极少,却偏偏有小友投缘。临别之际,欲将此珠送与小友,希望小友不要拒绝。”

    谈天衍眼中带着几许诚挚。

    他行事一向率性而为,看得顺眼的人,就算只是一个凡人。也可视为知己。

    看不顺眼的人,就算是上界妖修,也敢违逆。

    此珠并非像他所说那样,对他一无用处。不过他打听过。宁凡到了天元城,曾收购过上品洞天宝。

    谈天衍猜测,宁凡修炼的空间神通,需要吞噬上品洞天之力才可修炼。

    上品洞天宝一件难得。若一一寻找,太费时间。

    他这件洞天珠,其中蕴有无限洞天。只此一宝,多半足够宁凡将空间神通修至更高境界了。

    宁凡望着洞天珠,目光微微有些火热。

    无限洞天此宝好生玄妙,竟孕育出无限个洞天空间。

    此宝价值,虽不及小千界宝,却也差的不多了。

    “此宝确实对我有大用,我便不虚言拒绝了,待疗伤结束,我会收下此珠,但不会白收。来而不往非礼也”

    宁凡言及于此,话语一顿,取出一个空白玉简,闭上眼,以神念在其中刻印了什么东西,递给谈天衍。

    “此玉简之中记载的秘术,便送给前辈作为回礼吧,前辈也莫要拒绝,直接收下即可。”

    谈天衍大感好奇,他很想知道,宁凡在玉简之中刻印了什么东西。

    接过玉简一看,面色顿时大惊。

    “这竟是修星功法?!此功法太过贵重,小友请拿回,老夫不能收!”

    宁凡送与谈天衍的,正是《寒星秘录》!

    谈天衍如何能不惊。

    修星功法十分稀有,唯有少数真灵大族才可能拥有。

    就算谈天衍此生有望成仙,飞升至上界元翅万族,也不一定有机会得到元翅族的修星功法。

    命仙修为,便是妖仙。真仙修为,便是天妖。

    除非他修至天妖境界,否则元翅大族多半不会赐他修星功法的。

    如此珍稀的功法,宁凡却毫不犹豫送给了他,他如何不感动。

    故而一时激动,竟是推辞不受。

    “收下吧,我总不能白收洞天珠的。”宁凡言道。

    他获得了此术传承,随便刻印一份送与谈天衍,不过是举手之劳。

    若回雨界,他会将此术拓印数十份,送与亲近之人修习。

    谈天衍也算可交之人,此术送他一份,并不为过。

    见宁凡坚持赠送功法,谈天衍长叹一声,爱不释手地收起玉简。

    这修星功法真的很珍贵

    “此功法,我会传授给紫心。”谈天衍忽然开口道。

    “嗯,我本就想让前辈传她功法的。闲话到此结束,开始疗伤吧。”

    谈天衍闻言点了点头,收起玉简,妖力一催,朝洞天珠打出一道妖诀。

    一瞬间,殿中二人身影一闪,凭空无影,却是进入到洞天之中。

    宁凡与谈天衍出现在一处荒芜的大地之上,处在一处上品洞天之中。

    在这处上品洞天之外,包裹着无限上品洞天。

    天外有天!

    之所以会形成无限洞天,是因为在无限洞天之中,有一个真实的洞天,便借由这真实洞天,形成了无数虚之洞天。

    “除非找出这无限洞天中唯一的真实洞天,否则。无法轻易离开此宝洞天之内。”宁凡目光有些凝重道。

    “哦?小友竟一眼看出了破解此宝的方法,当真了得。”

    “嗯。开始疗伤吧。”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阴阳龙珠,交给谈天衍持在手上。

    谈天衍盘膝于地,闭目不语。

    宁凡则立在谈天衍身后,指间缠绕着从阴阳锁上借来的阴阳之力,虚点在谈天衍的百会穴上。

    一丝丝阴阳之力传入谈天衍体内,他分离的妖魂渐渐合一。

    一日过去,宁凡收回了手指,脸色极其苍白。

    以他的修为。远远没有明悟阴阳,却强行借来阴阳之力,持续施术一天,自然负荷极大。

    谈天衍呼出一口浊气,浑浊的双目精光一闪。

    在宁凡的帮助下,他的妖魂已初步阴阳归一。

    在阴阳龙珠的帮助下,他的妖魂修复的完美无瑕。

    但若想真正痊愈,还需自行调息数十年,这却不是宁凡能帮助的事情了。

    “多谢!”

    谈天衍将阴阳龙珠归还给宁凡。一指点在洞天珠上,二人登时脱出洞天空间。

    至于洞天珠,则在离开洞天空间后,同样送与宁凡。

    “小友这便要走了么?”

    “嗯。离去之前。我想像前辈购买一些丹药,希望前辈不要拒绝。”

    “哦?什么丹药,直接拿去即可,何须购买?”

    “我不想白占元殿的便宜。我需要元清丹。大量的元清丹。我手上有两万亿仙玉的闲钱,想全部购买元清丹,不知能买多少?”宁凡询问道。

    “两万亿仙玉!”谈天衍目光微震。对宁凡的富有算是有了清醒认识。

    在宁凡成名后,诸多事迹被人传的沸沸扬扬。

    谈天衍曾听说宁凡一掷百亿仙玉购买钓竿的事情,当时还在猜测宁凡恐怕仙玉不少。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仙玉不少,已经不少到了这种程度

    一个碎五坐镇的妖殿,能够动用的仙玉也不过几万亿而已。

    宁凡一人的仙玉,便相当于一整个普通妖殿的所有仙玉了。

    “元清丹是七转下品丹药,一颗丹药的成本约在百亿左右,若出售,售价往往在两百亿左右。若拍卖,价格自然更高。若小友执意花费仙玉购买元清丹,便按成本价购买吧。两万亿仙玉,可买两百颗元清丹,如今元殿差不多还有200颗存货,便全部卖与小友吧。对了,小友是一个六转上级炼丹师,既如此这是元清丹的丹方,小友一并拿去吧。至于元清丹,小友可去找周南购买,我会通知他按百亿价格卖与小友的。”

    谈天衍取出一卷丹方,递给宁凡。

    宁凡没有拒绝,收入储物袋。

    丹方同样是可以刻印的,若出售自然极贵,若刻印,成本几近于零。

    “此一别,不知何日能再与小友相见了。”谈天衍感叹一声,向养心殿外打出一道传音飞剑,是去通知周南售丹之事了。

    “老夫已通知周南,小友可去找他,他自会带小友取丹的。”

    “嗯。告辞!”

    宁凡向谈天衍一抱拳,转身离去。

    养心殿外,谈紫心半躺在青石长凳上,竟是疲惫地睡着了。

    她嘴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她似乎坚信宁凡能治好阿公。

    宁凡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条白羽薄毯,盖在她身上,而后转身离去。

    见了周南,购得元清丹,诸事已完毕。

    回到妖河行宫,宁凡与小妖女议定归期。

    归期定在明日,开启界门的地点,定在天元大陆西面一亿里外的一片无人海域。

    入夜,妖河之上夜风微凉。

    宁凡最后看了一眼妖河,转身离去,并向着元殿方向打出一道传音飞剑,自然是给谈紫心的。

    他仅仅是将离去地点告知谈紫心,仅此而已。

    在那时,易相丹彻底失效,而谈紫心可见他真容,知他身份。

    元殿之中,谈紫心坐在窗前,抚摸着那白羽薄毯。眸光怔怔出神。

    忽然间,接到了宁凡的传音飞剑,一读内容,目光一喜,又是一阵惘然。

    她,真的该去看宁凡的真容,知宁凡的真实身份么?

    此夜,一道黄金剑光驾着宁凡、小妖女、离龙、白羽族诸女,离开了天元城,一路西行。

    这剑光如今的遁速。堪比碎五顶峰修士的遁速。

    若以玄黄晶提升剑速,此剑遁速还会更高。

    在行至大陆西面一亿里外的海域之后,宁凡收住古剑剑光。

    “老祖,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画羽疑惑的问道。

    “回雨界。”宁凡淡笑道。

    “啊?回雨界?什么意思?我们怎么听不懂?”一个个白羽女子纷纷疑惑不已。

    离龙亦是深感困惑,什么叫回雨界?

    宁凡的家不是在妖界么,为何要回雨界。

    “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们,其实,我不是白木。我的真实身份,是雨界新继任的神皇。自然是要回雨界的。你们跟不跟我走?若不愿意,可自行离去。”

    宁凡话语一落,易相丹的药效恰好消失。

    他的容貌渐渐改变,变得更加俊朗。更加年轻。

    他的话,让画羽在内的所有女修都是一怔,一个个沉默起来。

    她们本以为宁凡是白羽族老祖,才会一心追随。

    就算是真白木到来。她们也没有怀疑过宁凡的身份。

    如今得知宁凡并非白木老祖,一个个女子脸上都露出遗憾之色,亦有震惊。

    遗憾的是宁凡并非自家老祖。震惊的,是宁凡真实身份竟是雨界神皇!

    九界最弱的雨界神皇,竟跑到妖界之中,威震一界

    遗憾与震惊,都只片刻便过去,一个个女修纷纷出声道,“我等愿随老祖同去雨界。”

    白羽族已灭,她们早已无家可归,就算宁凡不是白羽族老祖又如何?

    跟在宁凡身边的这段时间,她们已开始习惯这种生活,不愿再改变了。

    “嗯,从今日起,你们便住在鼎炉界中,毕竟你们的身份太过敏感,若暴露,别人很容易猜测到我就是妖界白木。”

    宁凡一抖鼎炉环,将画羽等女子一并收入鼎炉界中,并身形一晃,进入界内,将诸女介绍给诸女卫认识。

    自此,这些白羽族女子,算是正式加入宁凡的女卫大军了。

    当宁凡回到外界之时,离龙的表情仍带着浓浓的震惊。

    “主主人竟是雨界神皇?那个弑了上代雨皇的宁凡?!”

    离龙也曾听说过宁凡的名头,却不曾在意过。

    从前的他,并未将雨界神皇放入眼中。

    如今他才知,此代雨界神皇,是多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无论主人是何身份,都是离龙之主!主人回雨界,离龙自然也要回去!不过这形象,得改改。”

    离龙摇身一晃,将邋遢的形象变了变,束了白发,穿上一袭麻衣,改了容貌。

    他随宁凡进入雨界,却自然不能让人轻易知晓他真正身份的。

    否则,便会连带暴露宁凡就是白木的事实。

    “主人如今相貌已变了回来,还是早些离开妖界的好,若被人看见,恐怕多生事端。”离龙提议道。

    “不急,我在等人。”

    小妖女意味深长的看着宁凡,嘴角勾起邪邪的微笑。

    “夫君,你在等谁呀?是哪个红颜知己么?”

    “你猜。”宁凡大感无奈地看着小妖女,这货都要离开妖界了,还在扮演他的道侣。

    真的有这么上瘾么?

    “若我猜对了,你需给我十亿仙玉,若我猜错,允许你亲我一下。你说好不好?”小妖女一副骗仙玉的表情。

    宁凡微微一叹,他知道,以小妖女的心智,自然知道他等的是谈紫心。

    罢了,便让这妖女猜对一次吧,索性只输十亿仙玉,就当哄她开心吧。

    “好,你猜吧。若你猜对,我给你十亿仙玉。”

    “我猜,我猜让我想想,这个好难。夫君的红颜知己太多了,我有些不确定是哪一个”

    小妖女故意装模作样的思考,忽的开口道,“我知道了,夫君等的,是凝香苑的小杜鹃。”

    “呃小杜鹃是谁,你猜错了”宁凡摇头无语,他貌似根本不认识什么小杜鹃。

    “哎呀,我竟猜错了,那。那我甘愿受罚,让你亲我一口。”小妖女腹黑一笑。

    她故意的。

    离龙尴尬地转身,眼观鼻鼻观心,他可不敢打扰主人与主母浓情蜜意。

    宁凡揉了揉额头这小妖女一开始就想出卖节操,骗他的亲吻?

    这是有多饥渴

    “萧小姐总是这般戏耍于我,似乎有一些原因,和我的身份有关,是么?”

    宁凡回忆了一下,小妖女似乎总爱有意无意提一下他乱古传人的身份。

    多年之前。宁凡还是融灵之时,小妖女似乎说过,四天之上,神虚传人与乱古传人终有一战

    “她果然是冲着我乱古传人的身份才接近我的么?”宁凡如是作想。

    “你猜。猜对了须亲我一口,猜错了要亲我两口?你猜不猜?”小妖女暧昧地搂住宁凡的手臂,将小乳鸽放在宁凡手臂上蹭了蹭。

    宁凡无奈的笑笑,这小妖女果然十分缠人。

    正思索间。忽的便见一道传音剑光由远及近,传至身前。

    宁凡按碎传音剑光,一道传音传入其识海之中。令他微微一怔,旋即一叹。

    谈紫心没有来,她不准备看宁凡的真实容貌,也不想知宁凡真实身份。

    “拜君所赐,相思成疾;自君别矣,无药可医若有一日,与君相逢,我能于人海之中一眼识君,那时候,可否带我一起走”

    宁凡沉默少许,对小妖女道,“开界门吧,回雨界。”

    这一次返回雨界,黄金古剑遁速大增,穿越界路的时间自然减少了许多。

    仅五日过去,宁凡便回到雨界。

    先去了一趟中州,将离龙留在了雨殿,助厉苍天处理雨殿杂务。

    有离龙在,中州定矣。

    随后宁凡一路回归越国,在到达越国之前,小妖女果断地跳下了古剑,笑嘻嘻地与宁凡分道扬镳。

    “我修为回落期已经结束,会一点点提升回至碎虚境界,要先回神虚阁闭关了哦。夫君,不送。”

    “夫君莫忘了半年之后,要随我去焚仙谷取图的哦。”

    嗖地一声,小妖女就跑没影了,也不知道她只是融灵修为,怎么跑的这么快。

    宁凡摇摇头,没有小妖女在身边,耳边顿时清净了不少。

    他收起古剑,遁光一闪,踏空而行,十余步之后,便回到了七梅城。

    没有立即入城,宁凡降落在七梅城外的风雪之中,目光微微一变。

    在七梅城外,立着一个身形萧索的独臂男子,负着黑铁巨剑,孤独地看着风雪。

    他身上落满了风雪,不知站在这里多久了。

    他目光有喜悦,有迷茫。

    喜悦的是此次一回中州,他便听云不舒说,宁凡找到了他一直在找的人。

    迷茫的,是他根本不知,自己执着寻找的究竟是谁。

    “你回来了?”他转过身,望着步步走近的宁凡。

    在宁凡距离七梅尚远之时,他便已感知到宁凡的到来。

    “嗯。”宁凡看着身形萧索的独臂男子,心中升起些许莫名的感觉。

    此人是他的父亲,是云天决,但他却不知该如何与之对话,与之相处。

    明明如此陌生,但偏偏有一种力量,让宁凡无形之中,对云天决有不少好感。

    那力量,是亲情。

    “听说你”云天决想要询问心中的问题,却不知该如何问起。

    一向杀伐果决的他,竟也有讷讷于言之时。

    “罢了,陪我在这风雪之中喝一杯吧。是我在某个古修士洞府中寻到的灵酒,已窖藏了数万年,是好酒。”

    云天决盘膝于雪地之上,一指点出,雪地上立刻出现一个白玉酒壶,以及两个酒杯。

    “坐。”云天决道。

    对宁凡,他同样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他从不亲近任何外人,宁凡除外。

    宁凡点点头,坐在云天决对面。

    既然不知该说什么,便对饮一场吧。

    这场风雪,正好可以入酒。

    “你杀了散仙级高手?且还不少一共四个!”云天决的双目,忽的精光一闪。

    他对煞气,有着极为精准的辨别能力。

    这是剑魔传承带来的好处。

    他有些诧异,当年那区区化神的小辈,竟在短短数十年之后,成长到了这一步。

    弑雨皇,称孽皇,突破碎虚,斩杀散仙

    这小子的成长,还真是快啊

    “是。”对自己的父亲,宁凡没有任何隐瞒。

    他饮着灵酒,嘴角微微一笑。

    他喜欢这种感觉即便云天决永远记不起他,也无妨。

    他也有父亲

    他好似回到了凡人之时,回到了少年之时。

    好似这一路走来的杀戮,都成了一场幻梦。

    好似这些年来,他不曾改变过。

    “你,不错。”云天决失了七情,本不会笑,却在此刻硬生生扯出一丝生硬的笑容,赞了一句。

    他的脸上,不知何时开始,布满了一些风霜。

    此刻没有化身为剑魔,他仿若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看着宁凡,不知为何,一向冷漠的心,有了融化的迹象。

    他忽的记起了此次来找宁凡的目的,目光渐渐严肃起来。

    “我在找一个人,一个我不再记得的人。”

    “我行过许多水乡的桥,看过许多修城的云,喝过许多修国的酒,却只爱过一个女子然而我连她是谁都不记得悲伤,无泪可流。痛楚,无心感受。但我依稀感觉,她还在等我,所以我一直在找寻。”

    “宁凡,你当真知道她在哪里吗?若知晓,请告诉我。我要找到她!无论谁阻,都要找到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