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53章 横扫群龙,追杀散妖!

第653章 横扫群龙,追杀散妖!

    白木傻眼了,彻底傻眼了。

    他兴冲冲跑过来,跟黄龙族强者抱大腿,想不到对方一上来就要置他于死地。

    白木满心委屈,他根本弄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他明明是乘黄龙子的妖仆,明明也算是黄龙族的一员,为什么会被黄龙族攻击

    等等,刚才那个散妖前辈说了什么?

    白木此刻才渐渐回过神来,脑海中回放着散妖质问的那句话。

    谁给你的狗胆,竟敢将乘黄害死!

    狗胆害死

    害死

    死

    “什,什么!难道说,乘黄龙子出了意外陨落了,这位前辈怀疑是我害了乘黄龙子,所以才攻击我!!!”

    “冤枉,冤枉啊,前辈请听我一言,乘黄龙子,绝非我所害!我可发下道心大誓!”

    白木面对遮天蔽日的妖火,只感觉性命悬于一线,竟扑通一跪,向着妖甲散妖哀求起来。

    妖甲散妖面色一怔,一指点出,将妖火攻势暂时收住,将信将疑地看着白木。

    他名为乘霄老祖,是乘黄的长辈。

    初时直接出手,是因为心中有怒。

    但此刻亲眼见到所谓的白木,不由冷静了几分。

    有些不对

    眼前的白木仅仅是碎虚二重修为,且一看就纵欲过度,气息虚浮,一看就知此人实力弱的可怜,不应该有害死乘黄的实力。

    乘黄好歹是上界黄龙族十二龙子之一,怎会被如此弱者灭掉?

    再看白木此刻含冤莫白的表情,乘霄老祖心中不免有些打鼓。

    难道自己找错人了?

    难道此人不是白木,不是杀害乘黄的凶手?

    “真的不是你害了乘黄么?”乘霄老祖努力压制着怒气,冷冷质问道。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白木微微松了口气。看来这前辈没有马上灭掉自己的意思,自己还有辩解的机会。

    “那老夫问你,你可知谁是白木?”

    “回前辈的话,小人就是白木啊。”白木嘿嘿赔笑道,表情极尽谄媚之色,生怕哪句话惹得这前辈不快。

    不曾想,这一句话一出。好似一颗火星落入干草堆,立刻又点燃了乘霄老祖的怒火。

    这一刻,乘霄老祖再懒得听白木诡辩!

    “你明明就是白木,还跟老夫说什么废话。我黄龙族内怨龙碑显示,杀乘黄者,就是白木!你既是白木。便受死吧!”

    乘霄老祖二话不说,又是一指点出,深黄火海在一瞬间便将白木淹没。

    白木几乎有吐血的冲动。

    他听到了什么?乘霄老祖竟说,怨龙碑显示,杀乘黄者,是白木

    靠!

    白木的脑袋好像一瞬间灵光了,一瞬间。目光冤屈之极地向宁凡方向扫去。

    他懂了,一定是宁凡冒着他的名,害死了乘黄龙子!

    被坑了,被坑了!若早知乘黄龙子已陨,若早知黄龙子是冲着白木而来,他除非脑袋进水了才会承认自己是白木啊!

    “我不是白木,我真的不是白木啊他才是白木,他才是!我是乘黄龙子的妖仆。我们是自己人!”

    白木向宁凡方向一指,只来得及辩解这一句,下一瞬,惨叫一声,丧命于火海之中。

    妖魂都被烧成灰了,尸身却并未被烧成飞灰。

    焦炭一般的尸身,从长空坠下。被宁凡拂袖收走。

    青阳之体是七阳之体最弱的一阳,但青阳之体肉身耐打,除非体内阳力耗尽,否则尸身很难被打烂。

    就算青阳之体的修士陨落后。尸身没有任何保护,也可放上几万年不腐。

    乘霄老祖面色微变,目光怒而转向宁凡。

    他杀错人了?这一位才是杀死乘黄的凶手?

    乘霄老祖踏立长空,凌厉的目光狠狠扫过全场,忽的开口问道,

    “谁是白木!”

    不少老怪都垂下头了,没有回答。

    几名老怪则悄悄将目光投向宁凡。

    “此子区区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他会是白木?乘黄已突破碎三境界,会被下界区区碎一小辈灭掉?”

    乘霄老祖露出怀疑之色,他,不信。

    但他的原则,向来是宁凡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

    他在下界之前,早已决定要将妖界所有叫做白木的人屠尽。

    真白木也不算杀错了,眼前的白木勿论是不是杀害乘黄的凶手,只需拿下此人妖魂之后,搜一搜魂,一切便知。

    若真是此人害死了乘黄,杀了他,便算是为乘黄报仇了。

    若不是他杀了乘黄,那便是杀错了,但这又何妨!

    “二百龙卫,你们去,拿下此人,搜魂灭忆!”乘霄老祖负手而立,刚才杀了真白木,怒气略消,此刻竟是自恃身份,不屑对宁凡这碎一修士出手了。

    他身后两百名头生龙角的炼虚强者,七名碎虚一重天的强者,一听乘霄老祖命令,立刻准备对宁凡出手。

    还未动手,两道声音忽的便在天元城上空响起。

    “住手!”

    这两道声音,皆是年轻女子之声。

    却见宁凡的身前,忽的出现了两道倩影,将他挡在身后。

    一个是谈紫心,一个是小妖女。

    小妖女更带来了画羽等白羽族数百女子,全部站在宁凡身后。

    这些女子眼中虽惧,却义无反顾地怒视黄龙族群修。

    她们,想要保护宁凡!

    谈紫心见宁凡有难,纯属脑袋一热,身体不由自主便挡在了宁凡身前。

    小妖女则是见敌人来势不小,故而不得不出面,保护宁凡。

    以小妖女的性格,此刻都不由得黑眸微沉。

    她倒是没想到,竟会有四名上界散妖来找宁凡的麻烦。

    她虽知道宁凡不弱,但却绝对不信宁凡能独自摆平这个大麻烦的。

    如此,也唯有自己出面了。

    若是她全盛之时,一人之力便能匹敌四名黄龙散妖。

    可惜由于《虚空经》的弊端。她的修为此刻正处在回落期,跌落至融灵修为。

    虽说她有底牌手段,面对散妖也能勉强自保,但却绝对无法凭此时实力战胜四名散妖的。

    若对方非杀宁凡不可,她就只能带着宁凡跑路了,面对四名散妖,绝无胜算可言。但她绝不会任四名散妖伤害宁凡。

    “你们怎么出来了?”宁凡眉头微皱,心中却是一暖。

    四名散妖虽然厉害,宁凡却也没想过求人相助,但却有如此之多意料之外的人,在自己‘大难临头’之时,站了出来。

    画羽等人修为低微。连碎虚之战的余波都未必能承受住,却执意护在他身后。

    谈紫心与自己并无太多交集,却也在自己‘危难关头’挺身而出。

    尤其是小妖女

    小妖女的身份特殊,足以震慑到很多四天老怪。

    但对于黄龙族而言,这个身份很难有震慑力,或许,还会因为这个特殊身份。而被黄龙族人攻击。

    四天仙界是大多数玄门修士飞升之地,虽有妖修、魔修,二者却非主流。

    妖灵之地是大多数妖修飞升之地,虽也有玄修、魔修,亦非主流。

    四天仙界与妖灵之地,是敌对势力!

    二者每隔千年,便会界战一次,每一次都会陨落无数修士。

    四天仙界各有一个最强势力。是每一次界战的主力军。

    北天遗世宫,西天昆仑瑶池,南天紫府学宫,东天神虚阁

    何世修来妖界,敢向下界妖皇表露琼道宗道子的身份,因为琼道宗实际只勉强算是四天中等势力,不会引起敌界的重视。

    但小妖女不同。她的身份不可随便公布,容易引来敌界的暗杀。

    故而她没有高调入妖界,只是扮成了宁凡的道侣。

    故而就算是在雨界,她也没让雨皇知晓自己的身份。

    若四名黄龙散妖知晓了小妖女的特殊身份。很可能擒下小妖女,押回妖灵之地,向真灵大族们请功

    小妖女明明是最不该站出来的,她却偏偏站出来了

    宁凡深深看了小妖女一眼,小妖女则对他嬉笑道,

    “嘻嘻,看什么看,我可是你道侣,怎会见你有难而不助。”

    宁凡回头,望着画羽等白羽女子。

    诸女立在云头,有人面红耳赤地低下头,有人则骄傲的鼓起了胸脯,似乎在说,白羽族女子是有骨气的,不会逃跑。

    宁凡又望向谈紫心,谈紫心有些不知所措地道,“紫心见白木前辈有难,想想帮前辈一把。”

    谈紫心将求助的眼神投向父亲、祖父。

    她或许帮不上宁凡,但她身后的元殿可以。

    元皇叹息一声,对身旁元殿碎虚们传音了一句,一个个元殿老怪立刻作出备战之状,随时准备出手。

    老元皇站起身,负手而立,目光冷视黄龙群修。

    离龙亦是走至最前方,一副要为主人死战的表情。

    “你们这些下界修士想干什么?想为了一个白木,抗衡我黄龙族么?嗯!”

    乘霄老祖的眼神带着凌厉的威胁之意,望向了老元皇。

    画羽等人修为低微,他并未放入眼中。

    小妖女仅表露了融灵修为,他亦未放入眼中。

    谈紫心尚未炼虚,亦不足为惧。

    离龙虽是碎七境界,乘霄老祖却也并未将离龙放入眼中。

    整个天元城中,能令乘霄老祖稍微忌惮一二的,只有三名散妖。

    此刻,三名散妖之中,有两人保持沉默,不敢插手黄龙族的事情。

    唯有老元皇站了出来,似乎想保一保宁凡。

    “老夫虽是下界修士,却也不会任上界修士欺凌。白木是老夫的好友,尔等若对他出手,老夫将倾尽元殿之力,与尔等一战!”

    谈天衍目光同样凌厉,他何惧乘霄老祖的威胁,自不会眼睁睁看着宁凡有难的。

    但他也深知,黄龙族这次算是高手尽出了。竟派出四名散妖对付宁凡。

    即便他全盛之时,也无法以一人之力战胜四名散妖。

    如今妖魂分离,修为大损,更不可能有什么胜算的。

    若助宁凡,这一战,天元大陆必定会血流成河,元殿有覆灭之危。实为不智!

    若不助宁凡谈天衍这一世之道,算是白修了。

    他一生最厌恶的,便是恃强凌弱之辈,尤其是黄龙族这样自视甚高的上界妖族!

    且他的孙女都已站在宁凡身前,他更不可能袖手旁观了。

    “谈老怪,与黄龙族为敌。不智啊白木惹上了黄龙族,今日难逃一死,你何苦为了他一人,将整个元殿搭进去”

    老狐皇与老赤皇劝道。

    他二人是绝对不敢跟黄龙族作对的。

    “不必多言,老夫行事,自有分寸!元殿群修何在!”

    老元皇一步迈出,只一步。生死相随!

    他早已将生死踏在了脚下,看破了生死!

    这一步踏出之后,他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双目血芒大现,犹如一个杀戮无数的绝世凶兽。

    而他一声呼喊,声音合道,传遍整个天元城,整个天元大陆。

    这一刻。整个天元大陆,数十亿元殿修士,无论是碎虚强者,还是辟脉修士,全部应声道。

    “属下在此!”

    “何人随老夫迎战黄龙!”老元皇冷笑看天,向整个天元大陆发出第二问。

    “吾等皆愿,虽死何惧!”

    “虽死何惧!”

    “虽死何惧!!!”

    做妖。就要顶天立地!

    太古以前,妖为万古之主,妖为亿界之宰!

    威震十亿世界的紫斗仙皇,便是妖修!

    真正的妖。岂会畏惧死亡!

    “大胆!”

    乘霄老祖心中大怒,升起一种耻辱之感。

    他堂堂上界妖修,竟被下界妖修小觑,竟有这么多人敢跟自己作对。

    看起来,他必须给这些人一些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上界修士的可怕!

    乘霄老祖心中下定了决心,今日宁凡须死,整个天元大陆所有反抗修士,也要死!

    他向其他三名黄龙散妖传音,并向所有黄龙修士暗中下令。

    先杀宁凡,再血洗天元!

    云幽牧目光忧虑之极,此刻,他已和公羊子、玄火飞出养龙池,飞至何世修身边。

    养龙池内的群修,也早已没有钓龙的兴致,纷纷飞出养龙池,逃离这是非之地。

    云幽牧被宁凡种了妖禁,若宁凡死,他会一起死。

    “道子,神虚传人已经出面,我们是不是一起出面,帮一帮白木”云幽牧劝道。

    “静观其变!”何世修脸色已经白成一片。

    琼道宗底蕴有限,他虽是琼道宗道子,有些自保手段,却也不足以抗衡散妖。

    虽有心追求小妖女,借小妖女的身份谋一个好前程,却也不敢为了小妖女豁出性命,与四名散妖为敌。

    他本就对宁凡怀有敌意,只是为了取图一事,一再忍耐敌意。

    他又不是宁凡朋友,干嘛要为了宁凡趟这趟浑水。

    云幽牧一叹,既然何世修不肯帮忙,他也只好自己出手帮助宁凡了。

    虽说他的修为很难帮上宁凡什么,但他的生死已和宁凡绑在一起,不可能看着宁凡送死的。

    这一刻,无数老怪低下了头,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

    更有甚至,心中打起了小算盘,寻思着要不要帮着黄龙族打一打宁凡与元殿。

    明眼人都能看出,有四名散妖强者的黄龙群修几乎稳压元殿一头。

    今日,老元皇可能要喋血天元了。

    今日,妖界十皇,可能会只剩九皇

    想要浑水摸鱼之辈,自然是蠢蠢欲动。

    宁凡神念散得极远,所有人的表情都被他收入眼中。

    无人认为他能胜黄龙族,无人认为他能匹敌四名散妖。

    就算是谈紫心,亲手送给宁凡太公钓,也并无任何信心。

    仙级灵铁,‘镇龙’灵铁,它的真实威力如何,谈紫心不清楚。

    宁凡自得了太公钓之后。便已深知太公钓的威力。

    有太公钓在手,黄龙族只要命仙不出,龙族修士来多少,宁凡有信心灭多少!

    便以今日之战,一试太公钓的威能!

    便以今日之战,让黄龙修士血流成河!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一步步向前走出。越过二女,越过离龙。

    “此战,我一人足矣!你们不必出手!”

    他步步向黄龙群修走来,于十万丈之外收住脚步。

    老元皇、离龙、谈紫心、小妖女、画羽俱都面色一变!

    但凡有人听到宁凡这近乎狂妄的言语,无人不是面色一变!

    他们很想知道,宁凡有什么本领。敢放出这句大话,独战群龙!

    乘霄老祖目光阴沉之极,他本以为胆敢跟黄龙族作对的元殿群修已经算是狂妄了,想不到,宁凡更加狂妄,想要一人单挑他们所有人!

    他活了近十万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碎一小辈如此轻视。

    “老夫今日算是开眼了。下界有胆无谋之人,还真是多!徐统领,你去杀了此子!”

    乘霄老祖一声令下,立刻便有一个赤角大汉走出阵列,步步向宁凡走去。

    他有着碎一无敌的实力,在乘霄老祖看来,杀一个宁凡,派出徐统领足矣。

    “你就是白木么?不过如此!你胆敢谋害我族龙子。更对我黄龙妖修大放厥词,今日,徐某便给你一些教训,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嗤!

    徐姓统领狞笑仍挂在脸上,忽的收住了脚步,表情永远定格。

    但见一道森寒的金色剑芒一闪而逝。犹如划过寰宇的一道寒星。

    那寒芒从徐姓统领当头劈下,下一个瞬间,徐姓头领被这航忙从中劈成两半,连妖魂都被劈死!

    一剑!

    这一刻。宁凡手持一柄黄金剑,剑指徐姓统领的残尸!

    他手执夏皇剑,灭杀此人,只费了一道剑芒!

    “还有何人送死!”宁凡眼中红芒闪烁,浑身煞气在这一刻扩散全城,染红了天元大陆的天空!

    “大胆,你竟敢杀我族弟!”

    一名碎三境界的统领大吼一声,怒而冲向宁凡。

    宁凡一步迈出,化作黑衣,抬手抽魂,虚空俱碎!

    他浑身的气势在这一刻提升至碎三境界,右手执剑,左手单手掐诀,升起洞天银芒。

    在那碎三统领的前后左右,忽然出现四个巨大的银色漩涡!

    四个银色漩涡之中各自激射出洞天银芒,十字相连!

    那名碎三统领猝不及防,被来自四面的洞天银芒穿透身体,虽未受伤,却被定在十字银芒的交点处。

    这是漩空术的一种施术方式,名为‘漩空交格’!

    以宁凡的漩空术,不足以困住碎三统领太久,最多只能困他瞬息。

    有这瞬息,已然足够!

    他足尖一点,周身化作一道森寒的剑芒,一闪而逝。

    身剑合一,一剑穿透碎三统领的肉身,将其妖魂刺穿于夏皇剑之上!

    碎三修士,一剑诛杀!

    漩空交格,一剑寒星!

    “此子不是普通碎一!但这又如何,你们一起上,将他碎尸万段!”

    乘霄老祖怒极,一声令下,除了散妖外,此次带来的所有黄龙族人全部朝宁凡冲来。

    这其中,共有37名碎虚,余者最少也是太虚!

    37名碎虚之中,有6名碎六,10名碎五!

    “以白木的实力,能杀碎三已是极限,碎四必是苦战,碎五绝无胜算该老夫出手助他一臂之力了!”

    老元皇正欲出手,忽的面色大惊!

    在所有人都以为,宁凡不可能匹敌碎五、碎六的修士的时刻,宁凡出手了!

    他收起夏皇剑,抬手取出紫金色的钓竿。

    那钓竿长二丈四尺,上列二十四位玄异星宿,妖芒大现见,忽的变幻成一柄紫金色的蛇矛。

    更有一缕缕镇龙之威,从蛇矛之上传出,在这镇龙之威下,包括四名黄龙散妖在内,此地所有龙血妖修全部面色惊惧!

    “镇镇龙!这是仙级附灵神通,可瞬杀命仙之下的一切龙修!”

    “不好!此子有此宝在手,他一人之力,可屠尽任何无命仙坐镇的真龙弱族!”

    “速退!”

    一个个狞笑冲向宁凡的黄龙族强者们,在一瞬间纷纷露出惧色,四名后退。

    只是此刻才想后退,未免已经太迟。

    宁凡神通一催,那紫金蛇矛立刻长到百万丈之长,矛身变得虚幻起来。

    一式横扫千军,成片的黄龙强者纷纷被蛇矛扫灭于长空!

    无数黄龙强者取出防御法宝,变出护体龙鳞,召出灵装宝甲,却全然挡不住这一矛之威!

    在此矛变成虚幻状态之后,可直接穿透一切防御手段,不损害一切法宝,只灭龙修!

    吼!

    吼!

    吼!

    一声声惨烈之极的龙吼,在长空响起,不绝于耳。

    只一个照面,除了四名黄龙散妖,所有黄龙修士已全部死绝!

    “镇镇龙神通!他怎可能有此神通!”

    乘霄老祖眼光一缩,一股必死之感在心中升起。

    他毫不犹豫祭起一个青色小盾,护在身前。

    下一瞬,一道紫金色的虚幻矛光直接刺透小盾,刺入其丹田之上。

    只一击,便将其丹田刺穿,妖魂刺透!

    宁凡挥动紫金蛇矛,一矛将乘霄老祖钉死在长空之上!

    一时间,整个天元城内,一片死寂,鸦雀无声!

    而其他三名黄龙散妖,则惊惧之下,转身便逃!

    身为命仙之下的龙族修士,跟拥有镇龙之宝的修士为敌,纯熟找死!

    “想走,不觉得太迟了么!”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张斗云符,贴在胸口。

    一瞬间,他的遁速比三名黄龙散妖更快一分,直追而上!

    见宁凡遁速如此逆天,竟直追而来,三名黄龙散妖立刻亡魂大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