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49章 一步斩乘黄

第649章 一步斩乘黄

    被宁凡紧紧搂住腰肢,谈紫心的脸颊一霎布满红霞。

    她此时才看到,那幻化出器灵的太公钓竟化出妖相,更想要杀她!

    知道宁凡是在救自己,故而谈紫心没有挣脱宁凡的怀抱,也没有怪宁凡轻薄,反倒十分感激宁凡的仗义出手。

    若非宁凡相救,她多半会死在太公钓的奇袭之下。

    宁凡步伐连退,那由太公钓幻化成的紫金元翅也展翼追来,速度丝毫不逊宁凡,甚至比宁凡更快几分。

    毫厘之间,眼看就要被紫金元翅巨爪抓中。

    宁凡猛地收住脚步,左目之中,升起一股浩瀚妖威。

    “区区孽障,不知进退,找死!幻!”

    左目第二妖星的神通自行催动,在一瞬间生出重重幻术,将那紫金元翅蛊惑住。

    幻术,对道心坚韧的修士几乎无用,但对眼前灵智低下的器灵而言,却是一击奏效。

    紫金元翅与宁凡目光对视,立刻陷入重重幻象之中,巨大的身体从空中跌落在地上,目露恐慌。

    在幻术中,它看到无数堪比命仙、真仙的凶妖追杀着它。

    它不知道如何破开幻术,它灵智太低,它只是一个器灵

    “现出原形来!”

    宁凡揽着谈紫心腾空跃起,于长空之上一脚踏下。

    堪比涅槃一重天的一脚攻击,直接将紫金元翅的灵体击散,退回法宝之相,变回两丈四尺的钓竿。

    宁凡降落于地,将钓竿收入手中,目光冷厉的言道,“从今日起,我便是你的主人,若你胆敢噬主,便让你宝碎灵散!封!”

    没有给太公钓否决的机会。宁凡松开谈紫心,直接咬破指间,滴出一滴血,令血化符纹,种在钓竿之内,完成认主,将此宝收为本命法宝。

    此宝之内混入了一些太古星辰铁。勉强算是一件二星神兵,本身更有镇龙之威。

    作为本命法宝,只强不弱。

    “多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谈紫心俏脸红晕的谢道。

    宁凡强势出手,数息之内降服太公钓器灵,强大的手段令谈紫心为之侧目。

    这可是仙虚中品法宝的器灵啊,便是一些碎五老怪都不易降服的。

    被宁凡触碰过的柔软腰肢。似乎还残留着宁凡手臂的余温。

    想起刚才的一幕,谈紫心心跳加速,微微失神,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子搂抱

    “小事罢了,何须言谢。此宝既已收服,白某心中大事已了,即刻便随紫心小姐前去见一见老元皇吧。”

    “”失神状态的谈紫心。怔怔犹如木偶,并未听到宁凡的话。

    “呃”宁凡无语地催动窃言术,窥探着谈紫心的心事。

    他发现,谈紫心心中所想的,反反复复都是被人搂抱之事,已经芳心大乱,一阵失神中。

    片刻之后,谈紫心才从魔怔中回过神。脸色羞得更红了。

    “前辈刚刚说什么”她不明所以地问道。

    “我们这便去见老元皇吧。”

    “好啊!”

    “你自己走,还是我抱着你走?”宁凡调笑道。

    “我,我我自己走,吧前辈请随我来。”她脸色更红,遁光一闪,带着宁凡遁离蕴灵池,朝元殿主殿飞去。

    她才不想再被宁凡抱一次呢大概

    这一路飞至元殿。谈紫心的表情渐渐恢复,将那脸红心跳的回忆深藏于心。

    她没有忘记,此刻为阿公治伤才是大事,不该这般胡思乱想的。

    宁凡放慢遁速。跟在谈紫心身后,不疾不徐。

    方才的片刻旖旎,早已被宁凡抛诸脑后。

    心中所想的,是谈天衍的伤势。

    能将谈天衍重创的毒,定然十分厉害,不知自己能否破解此毒,成功助谈天衍疗伤

    “属下参见小姐!呃见过白木老祖!”

    守御元殿大门的修士,遥遥看到谈紫心前来,立刻前趋数步,抱拳行礼。

    当看到宁凡也在谈紫心身后时,所有人都是一诧。

    小姐不是从不对任何男子假以辞色么,为何会与白木老祖同行。

    且今日元殿之内,还有那人在小姐这般与男子同行,似乎不妥。

    那人,可是为小姐的亲事而来啊,这已是第三次求亲了

    若让那人看到小姐与白木老祖同行,必会震怒!

    白木老祖虽厉害,那人来头却更大啊

    “免礼。我要见阿公,阿公可在殿中?”谈紫心降落于地,对守卫淡淡问道。

    “回小姐的话,老元皇没有外出,正在养心殿打坐”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我要带白木前辈见一见阿公,通知全殿,不许任何人至养心殿打扰。”

    “是小姐留步!属下还有一事未禀”

    “何事?”

    “那位上妖,又来求亲了他正在融天殿等候小姐前来,希图与小姐一见。”守卫有些惶恐的言道。

    “他怎么又来了,不见!”

    谈紫心微微皱眉。

    来求亲的是一个上妖,乃是碎虚三重天的修为,是上界妖灵之地的修士,出身于真龙族旁支龙族——黄龙族。

    两百年前他降临妖界之时,曾见过谈紫心一次。

    此人本不会关注谈紫心的,但一见谈紫心体内竟蕴有一丝阴阳之力,立刻关注起此女。

    两百年来,一共求亲两次,皆被谈紫心回绝。

    那时,谈紫心追悔老元皇受伤一事,曾问此人,可否救治老元皇。

    若此人愿意帮忙,她可以考虑亲事的。

    但那人却说,老元皇伤势太重,唯有耗费黄龙族内的八转中品丹药融合丹,才能救治。

    代价太大,他不会为了区区一个下界散妖。耗费如此珍贵的丹药。

    “此人竟说我阿公是‘区区下界散妖’,我就算死,也不嫁他!”谈紫心眼露厌恶之色。

    她很少讨厌谁,偏偏那上界妖修太过惹人厌。

    “黄龙一族的上界妖修?”

    宁凡微微施展窃言术,已将谈紫心心事窥尽。

    虽然看破了此女心事,却并未多问。

    对宁凡而言,谈紫心的亲事。与他并无太大关系,他亦无资格置喙。

    二人步入元殿之内,直接朝养心殿行去。

    沿途所遇修士一见谈紫心与宁凡同行,皆露出诧异的表情。

    “紫心小姐果然不喜欢‘乘黄前辈’么,她喜欢的,难道是白木老祖?”

    一直行至养心殿外的金荷池。才无人议论。

    因为这金荷池距离养心殿很近,有谈紫心事先吩咐,此地所有人都已离去。

    此地更张开了阵禁,将整个养心殿附近数个庭院覆盖,外人根本察觉不到此地发生的事情。

    一路而来的议论之声,还是瞒不过谈紫心与宁凡的耳朵。

    宁凡面色如常,谈紫心却脸颊微红起来。有些难为情地对宁凡解释道,

    “我元殿修士不知深浅,妄议前辈,还请前辈见谅。”

    “乘黄是谁?”宁凡故意笑问道。

    “他他是一个自命不凡之辈,不足与前辈比肩。前辈是一个好人,他不是”谈紫心的面色有些不自然。

    不知为何,她竟有些不愿让宁凡知晓,自己被人求亲过。

    也许是怕宁凡生气着恼。因此事不再理会她吧

    “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宁凡失笑,正欲再言,忽的目光微凝,收住脚步。

    谈紫心也收住了脚步,因为一道黄衣身影,已从金荷池另一端走来。

    “紫心小姐此言何意?本龙子有哪点比不上这名碎一蝼蚁?”

    这是一名容貌俊朗的黄衣青年,有着碎虚三重天的修为。

    不过似乎突破境界不久。修为还未稳固。

    此人嘴角挂着冷笑,目光如鹰隼锐利、阴沉。

    他名为乘黄,出身于黄龙一族,乃是堂堂黄龙族此代十二龙子之一!

    黄龙族是真龙万族的末支。最强者不过是一名人玄境界的命仙而已。

    在上界妖灵之地,黄龙族算不得什么。

    但在下界,黄龙族却算得上一个庞然大物。

    他看中谈紫心,看重的是此女体内的一丝阴阳之力,并非此女本身。

    黄龙族内有一种秘术,需与体蕴阴阳的女子同修,才可修成。

    一旦修成,此生便成仙在望,更有一丝机会,渡真桥,成真仙!

    虽说他已被谈紫心拒绝两次,但却并未灰心。

    此次前来,是第三次求亲,身上带了一颗七转上品的丹药。

    此丹不足以治愈老元皇,却可缓解老元皇伤势,助老元皇多活百年。

    他算是看出来了,自己之所以两次求亲失败,是没弄明白谈紫心的心思。

    谈紫心最敬重自己祖父,他却出言不逊,自是惹恼了佳人。

    这一次他学乖了,他仍是舍不得取族中珍贵丹药救一个下界散妖,但却也拿出了几分诚意,想打动谈紫心的芳心。

    未曾想,此次一来元殿,竟先吃了老元皇一个闭门羹,而后又看到谈紫心与其他男子同行。

    “不知好歹的女人!”乘黄心中泛起几分冷意。

    若非谈紫心身怀一丝阴阳之力,他岂会自降身份,追求一个尚未炼虚的下界女修。

    “你没有哪点比不上他我此刻还有要事,要带一位贵客去见阿公,就不招待乘黄前辈了。”

    谈紫心对宁凡眨了眨眼,示意无视乘黄,直接去养心殿见老元皇。

    二人刚想越过乘黄,却被乘黄迎面拦住去路。

    “他,就是你元殿贵客?白木是么,我认得你,也听过你的大名,怎么?此次出门,没有带谭龙子那个废物么?”乘黄不屑冷笑。

    谭龙子是黄龙血脉,也算是他黄龙一族的族人。

    但谭龙子却并无黄龙一族的骄傲之心,反倒认宁凡为主。自是让乘黄万分看轻。

    宁凡目光微冷,他的仆从,什么时候轮到外人耻笑了!

    “是,他就是白木前辈,是我阿公的贵客,请你让开!”谈紫心俏脸微冷。

    “他,真的是白木么!”乘黄忽的冷笑一声。朝宁凡望去,带着一丝讥讽之意。

    数千年前,他收过一个青阳之体的妖仆,在他的帮助下,那人已靠着七阳体质,突破碎二境界。

    那人告诉他。眼前的白木是假的!

    那人更告诉他,眼前的白木身上,藏有白羽一族的星石!

    宁凡目光再次一沉。

    这乘黄似乎十分确信,自己不是白木。

    “白木,你有谭龙子为仆,有元殿撑腰,天下人怕你。本龙子却根本不怕你。你可知,你有两处地方惹到了本龙子!若你办得到两件事,本龙子可对你既往不咎!否则,今日让你血溅此地,命丧金荷池!”

    “两件事?”宁凡冷笑。

    “第一,远离谈紫心!第二,交出白羽族的星石!这两件事,你若办到。本皇子网开一面,赦你无罪!否则,今日你,必须死!”

    “乘黄,你欺人太甚!他是否远离我,与你何干,你凭什么干涉!白羽族的星石。本是白羽族之物,归他白木所有,你凭什么夺他人之物!”谈紫心替宁凡维护道。

    “凭什么!就凭他不是白木,就凭他只是下界蝼蚁!就凭他。惹不起我!”乘黄冷笑道。

    宁凡没有多言,眼中的寒芒渐消。虽说寒芒消失,但杀意却更加恐怖!

    “乘黄是么,你可知,你也有两个地方惹到了我。”

    “第一,我的仆从,不是你可以辱骂的。”

    “第二,我的宝物,不是你可以窥觑的。”

    “给你三息,就此离去,可免一死”

    宁凡黑眸犹如一个看不到底的魔渊,他看待乘黄,就像看待一个死人。

    “呵呵,以你碎虚一重天的修为,竟敢威胁本龙子,有意思,有意思啊。外界传闻,你凭一人之力横扫碎二境界,更击败碎三境界的东临老怪,可惜,这种假话,本龙子根本不信!”

    “一。”

    “本龙子不信你修为高深,更不信你敢杀我,我黄龙族乃是堂堂上界大族,不是你惹得起的。”

    “二。”

    “白木,不,假白木,你何必在此装腔作势,你根本就不敢杀我,识相的,交出星石,远离谈紫心,若不识相,本龙子必杀你如狗!”

    “三!”

    乘黄废话还未说完,宁凡杀意已动!

    这一刻,他双目之中血芒大现,一股惊天煞气猛然笼罩整个金荷池!

    这股煞气避过了谈紫心,却未避过乘黄!

    在感知到这股煞气的一瞬间,乘黄面色剧变!

    “好强的煞气,这煞气之中,甚至有碎七、碎八修士陨落形成的煞气!这怎么可能!你杀过碎七、碎八的修士!荒谬之极!”

    宁凡没有多言,只是一步迈出,并弹指碎虚空,抽尽此地虚空之魂。

    他一身气势节节攀升,只一步,便提升至碎虚三重天的高度,且比普通碎三修士气息更强两分!

    这就是神念晋级带来的好处,神念提升,念魄化身实力大涨,连带着宁凡战力提升!

    化作黑衣的宁凡,好似成了一个霸道、冷酷的魔君。

    若黄龙族再强几分,宁凡还会稍稍忌惮一二。

    可惜,黄龙族在上界之中,不过是弹丸之族,根本不足为惧!

    其威胁,甚至远远不如白魔宗,亦不如何世修身后的琼道宗!

    宁凡没有废话,直接一步迈出,周身化作墨影流散。

    在这神通施展出的瞬间,乘黄心头升起一股必死的危机之感,毫不犹豫地抽身飞退,并召出深黄龙鳞护体。

    下一刻,墨影如刀似剑,骤然出现在他的四面八方,朝他绞杀而来!

    “这这是什么神通,不好!本龙子的龙鳞,不足以防住此术!”

    他心中刚刚升起这般念头,体表的龙鳞已俱都化作齑粉消逝。

    他的肉身毫无保留地处在了墨流分神术的攻击之中!

    乘黄才刚刚突破碎三。境界都未稳固,实力远逊于东临老怪。

    宁凡则已神念大增,实力大涨,比战败东临老怪之时,强了太多!

    在重重墨影之中,乘黄骤然惨叫一声,肉身不断被墨影绞成碎肉。

    他怕了。惧了!

    他根本想不到,下界妖界之中,有蝼蚁敢对自己出手!敢得罪黄龙族!

    “白木,速速住手,你若敢杀本龙子,妖界之中。将再无你容身之地!”乘黄胆颤心惊地威胁道。

    他的威胁对宁凡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因为宁凡根本无需在妖界立足。

    “灭!”

    墨影重凝,宁凡现身而出,乘黄则惨叫一声,化作一滩肉泥,将风景秀丽的金荷池染得一片污秽。

    宁凡收了乘黄的储物袋,略略扫了一眼。微微皱眉,其中并无什么能令他动心之物。

    散去黑衣之身,退去抽魂之术,宁凡对谈紫心淡淡道,“走吧,去见老元皇。”

    宁凡一路走来,杀人无数,这乘黄只是其中不值一提的一人而已。

    “你你把他杀了。会惹祸!上界有令,命仙不可下界,黄龙老祖不能下界,但黄龙族可是有数名散妖,可下妖界来替此人报仇的”

    这一刻,谈紫心关心的不是乘黄之死,而是宁凡的安危。这一点。连她自己都未意识到。

    “我知道,所以,我杀了他。黄龙一族的散妖么,你忘了。你做给我的太公钓了么,那可是镇龙至宝,散妖黄龙,来多少,我便杀多少。”

    “你,你”谈紫心无语了,下界妖修,除了宁凡,还从无人敢如此蔑视上界大族。

    她给宁凡做的钓竿,似乎即将成为宁凡摧残黄龙族的凶器了

    “找人清理一下金荷池吧谈前辈?”

    宁凡忽的对一旁一处无人之地言道。

    谈天衍一怔,徐徐现身,他竟早便来到了金荷池内。

    谈天衍向来看不惯那些自视甚高的上界大族,本想在宁凡危难之时帮宁凡一把,挡住乘黄的攻击。

    不曾想,宁凡一个照面,便已取走乘黄性命

    “此地老夫自会派人打扫,你杀乘黄一事,我也会尽量设法帮你遮掩但你可知,黄龙一族有一秘术。若黄龙族人为人杀戮,只要陨落之时,心中默诵凶手姓名,那姓名便会传回族中此刻,黄龙族内多半已知,下界有一个白木,杀了他们的十二龙子其中之一,或许不日便会有碎虚甚至散妖下界捉拿你的。不知这乘黄陨落之时,可曾唤你姓名”

    老元皇露出一丝关切之色。

    “喊便喊了,不碍事的。”宁凡不以为然道。

    就算乘黄喊了什么,喊得也多半是白木二字。

    他的真名并未暴露,黄龙族内谁又能知道,杀人者是雨界神皇。

    “多谢前辈借玉,晚辈在升仙塔获得的道悟不少,今日前来,是想为前辈看看伤势,求一个解决之道,以此还清前辈借玉之情。”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元皇玉,归还给老元皇。

    目光在老元皇身上扫过,微微一沉。

    老元皇伤势,比他预期之中严重得多啊

    上界,妖灵之地,黄龙族。

    族庙之内,十二龙子的命牌,忽然碎了一个!

    碎掉的命牌,是乘黄所有!

    “乘黄怎么死了!谁能告诉老夫,这是怎么回事!”

    看守族庙的一名散妖黄龙,勃然大怒!

    乘黄,可是他的后辈啊!谁这么大胆,敢杀他后辈!

    白木!白木是哪个混蛋,他要把此人找出来,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