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46章 尔为我奴,赐名离龙

第646章 尔为我奴,赐名离龙

    谭龙子模样颇为奇特,身材干瘦而奇高,黄眉无须,形容枯槁,赤足而行。

    他是黄龙血脉,但血脉级别并不高,堪堪达到真血级而已。

    他忽然出手,以袖里乾坤之术阻拦道空,大大出乎道空的意料。

    袖里乾坤是一种攻守兼备的神通,攻可以袖风伤人,守可将敌修神通收走。

    只见谭龙子袖中黄芒一闪,道空的一爪之力便忽的一滞,指芒全都被诡异收走。

    而一团深黄色的狂风猛地袭至道空胸口,一击之下,好似万岳轰落。以道空的肉身之强,猝不及防下,都被罡风打断了数根肋骨。

    他在长空之上连退万丈,才稳住身形,每后退一步,都会踏碎一片片虚空。

    那深黄色的狂风是谭龙子苦修多年的本命罡风,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猿皇道空是碎七修为,肉身亦达到涅七境界,按理说,是防得住那罡风的。

    只是谭龙子出手太过突兀,使得道空猝不及防,才会被谭龙子一击击伤。

    “谭龙子,你敢为了区区白木,跟本皇作对!”

    道空大怒,周身黑芒一闪,断掉的骨头自行接合,痊愈。

    这并非星辰疗伤术,而是涅槃五重天以上的修士所自带的肢体再生神通。

    他虽在谭龙子手上吃了个小亏,实力却是在谭龙子之上,自然不惧谭龙子分毫。

    “哼!什么叫区区白木!白木乃是老夫主人,岂容你出手加害!”谭龙子冷笑回道。

    此言一出,在场数万修士,无人不惊!

    “什么!白木老祖竟是谭龙子前辈的主人?这,这”不少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到了。

    在妖界,谭龙子虽非妖皇,却也是名动天下的人物,碎虚七重天的修为,放在哪里都无人敢小觑。

    就算是一些碎一、碎二的修士。见了谭龙子也要称一声前辈。

    似谭龙子这般大有身份的人物,竟奉宁凡为主,这简直让人无法置信。

    且看起来,谭龙子眼中并未任何被强迫的表情,他完全是自愿为仆的。

    宁凡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让谭龙子心甘情愿做他的仆从

    整个天元北城,霎时间死一般寂静。

    就连准备出手援救宁凡的元皇。都收回了手,静静看着场中一幕。

    “谭龙子,本皇没有心情跟你说笑”

    猿皇道空目光一沉,他可不信堂堂碎七境界的谭龙子,会跑去给一个碎一境界的白木当仆从。

    这简直太荒谬了!

    何世修目光一震,同样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即便他是上界琼道宗的道子。也只被宗门安排了几名碎五仆从而已。

    他只是琼道宗的三道子。碎七级别的仆从,只有大道子才有资格拥有。

    “这白木何德何能,能收碎七老怪为仆!本道子不信!”

    不信的,并非只有猿皇与何世修,在场数万修士,又有哪一个会相信这种荒谬之事。

    谭龙子也不想解释什么,忽的屈膝。半跪于地,向宁凡抱拳道,“属下名为谭龙子,妖号‘赤脚道人’,但从今日起,属下便是主人之仆,求主人重新赐名,今日起。属下必追随主人,出生入死,前尘往事,一刀两断!”

    这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谭龙子哪里像是在说笑?

    堂堂碎七境界的老怪,竟真的向他人屈膝下跪,自甘为仆。

    竟放弃从前的声名。求宁凡重新赐名。

    他没有说笑,他真的没有说笑。

    谭龙子,真的奉宁凡为主了!

    “你是黄龙妖血,我便赐你新名。从此日起,你便叫离龙,你之后人,便是离龙一族!”

    离龙,扶离之龙仆。

    无人知,此刻的谭龙子有多么激动。

    从今日起,他便名为离龙,是宁凡之仆!

    别人不知宁凡有多么厉害,他却知晓。

    他是唯一一个还记得宁凡恐怖眼神的人。

    他也是升仙塔内唯一一个知道宁凡拥有祖级妖血的人!

    当宁凡给他种下妖禁之时,特意显露了血脉威压,便是想让此人心服口服。

    在宁凡四滴祖血的威压跟前,谭龙子彻底愣住了。

    宁凡的血脉威压,便是与妖灵之地的真龙族族长相比,都不遑多让!

    且宁凡的妖血种类,是谭龙子生平仅见,无比强大,仿若是万妖之主宰。

    虽然此血气运污秽,妖念邪恶,却有偏偏含着一股至尊般的高傲。

    那是曾经监管天道、主宰众生的高傲!

    这样的血脉,仿佛比真龙之血都尊贵无数倍。

    宁凡更抽出极少一丝扶离祖血,赐予谭龙子,助他改善血脉。

    祖血虽只一丝,却令谭龙子原先的黄龙血脉浓度大增。

    只是得了扶离之血后,那血脉似乎已不适合称之为黄龙之血。

    莫看宁凡修为不高,但神通惊人,身份更是堂堂妖祖,还赐谭龙子血脉。

    给这样的人物当仆从,谭龙子自然不会有任何委屈感,相反,他很自豪。

    他深信,只要此生追随宁凡,一定可以改写命运。

    “多谢主人赐名,从今日起,属下便叫离龙!日后必开创离龙一族,助主人征战天下!”

    “起来吧。”

    “是!”

    谭龙子不,离龙恭敬起身,侍立在宁凡身侧,虎视眈眈看着猿皇道空。

    他虽稍弱于道空,但有他在,道空休想伤到宁凡半分。

    猿皇道空脸色难看之极,同时忌惮极深地看着宁凡,心中揣测。

    “难道此子已是上界真灵族之人!”

    在道空看来,宁凡唯有拥有上界修士的身份,才有资格收离龙为仆。

    这种猜测,同样在许多人心中生起。

    道空心中犹豫不决,他自是不惧离龙,却开始担心宁凡身后会有偌大背景了

    若宁凡真有通天背景,为了区区一个徒儿。得罪宁凡,似乎有些不智。

    “猿皇!白木小友乃是我元殿贵客,他有难,本皇不会坐视不理,他若伤,老元皇也不会善罢甘休!”

    元皇负手而立,目光威严而坚定。

    既然宁凡对老元皇而言如此重要。则即便倾尽元殿之力,他也会力保宁凡毫发无损的。

    元皇亦在猜测宁凡可能已与上界大族搭上线了。

    无论真相是否如此,他都决定保住宁凡,只为替老元皇治伤,便是与猿殿开战,也是在所不惜!

    “连元殿也要保下此子么”

    一听老元皇的名号。道空目光更加阴沉了。

    若为了对付宁凡,再与元殿彻底交恶,实在有些得不偿失了。

    道空行事虽猖狂霸道,但也并非傻子,不会公然与元殿交恶,得罪一个散妖坐镇的势力。

    他怀疑宁凡身份尊崇,更不会再轻易动手。

    道空目光闪了闪。脸色虽不好看,心中却有了决定。

    “走!”

    道空目光冰冷,转身飞回北面高台,脸色铁青地带着数百高手驾妖云而去。

    他这一走,让无数人心头为之一松,就连狐皇、青皇也是表情稍稍放松。

    猿皇道空凶名太盛。

    若此地不是元殿,换成其他稍弱的妖殿;若宁凡没有离龙这个仆从,道空岂会向人低头。岂会甘心离去。

    “可恶,那白木竟有元殿庇护,更有谭龙子为仆,如此一来,本皇如何才能下手,才能将如此完美的鼎炉弄到手啊”

    蛇皇老脸紧绷,心情十分不好。

    连猿皇道空都得在元殿低头做人。她就更不敢对付元殿贵客了。

    尤其是宁凡的身边,还跟了个谭龙子,碎七境界的老怪,蛇皇可不敢轻易招惹。

    “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吧!”蛇皇不甘地自语道。

    升仙塔大比,便以这种骇人听闻的结果结束了。

    猿皇气势汹汹而来,却灰头土脸而回。

    宁凡声名不显入塔,却名动天下而出。

    升仙塔大比才仅仅结束半日,但白木老祖的名号却已被人用各种秘术,传讯至妖界所有妖海。

    更有人相继曝出,宁凡修出了生死道光。

    此事一经传出,赤殿、狐殿两位散妖齐齐动容。

    有人曝出,升仙塔内所有修士曾离奇晕倒,可能与宁凡有关。

    有人向元殿举报,宁凡在升仙塔内灭了四名冲虚。

    这些举报,引得老元皇哈哈一笑,下令无视。

    “这白木倒是个杰出的后辈,且据紫心小丫头说,他还能助我疗伤。呵呵,看起来,老夫借白木元皇玉,倒是颇有先见之明。有此善缘,他应会助老夫疗伤吧哎,这麻烦的伤势”

    妖河行宫中,一众白羽族女修得知无数关于宁凡的消息,一个个惊的柔唇微张。

    她们的白木老祖,竟是堂堂碎虚老怪,且还收了名震天下的赤脚道人为仆,这这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老祖名头如此响亮,就算是给他为妾,也不算埋没了我等姐妹。”一个白羽少女笑盈盈道。

    “切,老祖何等人物,以他的身份,要什么修为的女子没有,岂会看上我们。”一名少女自伤道。

    画羽坐在自己的房中,抿着唇,俏脸通红。

    昨日,她欲自荐枕席、护其他女子无事,却被宁凡弄昏。

    当她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躺在宁凡榻上,身上盖着薄被。

    元红未破,衣衫未乱,并无被辱的迹象。

    她还记得,昏迷之前,宁凡的保证。

    白羽族女子,他不会碰任何一个,让她放心。

    “他不是一个好色之徒,不是旁人口中声名狼藉的龌龊之徒他是堂堂碎虚强者,可名动妖界的人物。”画羽眼露倾慕之色。

    大殿中,小妖女看怪物一般看着宁凡,又看看宁凡身后的离龙。

    她猜了无数种大比结果,却未猜到宁凡会以这种方式,一日之内名动妖界。

    “离龙见过主母!”

    离龙向小妖女抱拳一拜,他已认宁凡为主,自不会后悔。

    小妖女表露的修为虽弱,只是融灵,但她的身份,可是宁凡的道侣,离龙自然不敢有半点不恭。

    “嘻嘻,你叫我什么?再叫一次。”小妖女嘻嘻一笑,似十分满意离龙的称呼。

    “离龙见过主母!”

    “再叫一次。”

    “离龙见过主母。”

    “再叫一次。”

    “离龙见过主母。”

    小妖女对主母二字大为满意,暧昧地对宁凡道,“夫君,你收的这个仆从太好玩了,借我玩几天吧。”

    “不行!”

    宁凡揉了揉额头,离龙虽名为他的仆从,但好歹也曾是威震天下的妖界老怪。

    离龙有尊严,纵然为仆,也不能交给小妖女乱整的。

    “离龙,给你一个任务。距离钓龙大会还有三日,三日之内,你至附近妖海,收购一切可修复元神的丹药、天材地宝,不必担心仙玉不够。”

    宁凡取出一个储物袋,交给离龙,约莫有一万亿仙玉。

    离龙目光一扫储物袋,略略数了数仙玉数量,目光一震,没有多问宁凡一介妖修,为何需要修复元神之物。

    “属下必定完成任务!”

    离龙微一抱拳,身形一晃,消失无形。

    宁凡则在交付完离龙任务后,返回自己的房间,准备着手炼化元清丹。

    他获得第一层洞府,按理说该奖励一颗元清丹的。

    但元皇却派人送来十颗元清丹,正好一瓶。

    多出的,自然是想交好宁凡的。

    宁凡自是不客气的收下了。

    距离钓龙大会正式开始还有三日,这三日,他决定先炼化元清丹,提升神念修为。

    而后,去上九阁取钓竿,并寻个机会,将元皇玉还给老元皇。

    “不知服下十颗元清丹,可否令神念一举突破碎虚二重天境界!”

    北妖海,一处荒凉之极的海域上,有一个极不起眼的妖岛。

    岛上的矮峰下,开辟着一间洞府。

    洞门处,摆放着无数白骨,都是女子的遗骨。

    洞府之内坐着一个骨瘦如骷髅的邪气中年。

    他的眼中,闪烁着青色邪芒,璀璨如阳。

    他从一旁吃掉一半的女子尸身上,拾起一个情报玉简。

    看着情报中人,邪气中年冷笑不已。

    “他,不是白木!”

    豁然间,邪气中年的身上,散出碎虚二重天的气势!

    “我白羽族的星石,若分开吞噬,只能帮助悟出星光疗伤术的人提升星力。但若十块星石放在一起,并按一定规则排列,便可获得白羽族祖上代代相传的修星之术!”

    “此人帮我杀了玄鹤族长,我很感激,可惜,这白羽族的星石不属于他,他休想拿走!星石,是我的!”

    “这些年在此藏头露尾地闭关,日日采补、吞吃女子,我已今非昔比,再不会被区区半步炼虚追杀了。”

    “这一次,我要请上妖出手,助我夺回星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