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45章 轮回之下生死现

第645章 轮回之下生死现

    在看到这个蝴蝶的一刻,宁凡全身血液都在悸动,似与这蝴蝶产生了丝丝缕缕的共鸣!

    他仿佛就是蝶,而蝶,就是他!

    宁凡已然明白,这蝴蝶,究竟是谁!

    “这蝴蝶就是前世的我!它在疑惑,因为它看到了自己的来生!”

    在这老者的回忆之中,宁凡竟与自己的前世相逢!

    且处于前世的蝴蝶,却看到了来世的他。

    他好似明白了什么,又限于境界,无法彻悟。

    这场相遇就好似轮回的刻意安排,但轮回的本质,却远非他可以理解。

    在慕微凉的记忆中,宁凡也曾看过自己的前世,也曾与蝴蝶对视,却并没有此刻这般惊心动魄。

    彼时他修为尚弱,远不如此时修为高深。

    此刻与蝶对视,却好似抓到了轮回的一丝脉络。

    “轮回,轮回”

    “蝶生我未生,我生蝶已死前世今生,本无法共存,因生死分离,故而相隔两世。这,就是轮回。”

    “我看到了蝶,看到了前世,是因为窥探了他人的回忆,这并不奇怪。但蝶也看到了我为何?它倚仗的,是什么”

    “它为何能看到我能看到来生”

    宁凡心神一痛,强行退出这场回忆。

    他双目渐渐空明,心神渐渐澄澈。

    他仿佛忘了一切,连身旁的周南都一并遗忘。

    他的脑海之中,只是反复地思索着这场偶遇。

    仿佛明白了什么,又什么也无法看透。

    修道第一步,需明悟生死。

    修道第二步,需明悟道真。

    修道第三步,需明悟时空。

    修道第四步,需彻悟轮回!

    超脱生死,逆转真虚。改写时空一步步修炼,最终才可彻悟轮回。

    宁凡本不知这些,此刻的他,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中,这状态,正是天人合一的境界!

    原本他不知修道修的是什么,这一刻。却福至心灵般顿悟。

    原来一步步修道,最终是为了彻悟轮回。

    原来他在升仙塔内参悟的生死,只是轮回的第一个环节而已。

    这一刻,宁凡双目苍茫可比大道。

    这一刻,宁凡目光有如轮回,可洞穿一切生死。

    生死。包容于轮回之中!

    他目光扫向一旁周南,惊讶的发现,这一刻的自己,竟可直接读取周南所有记忆!

    他,看到了周南如何降生!

    同时,他更看到周南未来会如何死亡!

    没有施展多余的手段,便看到周南多年之后死亡的一幕!

    “三万年后。你会修炼至碎虚六重天,随后寿尽而陨。”宁凡对周南言道,语气淡漠如道。

    周南面色大惊,比任何时候都要震惊!

    纵然看到宁凡拥有碎虚修为、修出生死道光、力败碎三,他也不曾这般震撼。

    但这一刻,他对上宁凡的目光,竟升起一种荒谬之感。

    他觉得宁凡的眼神,足以洞穿生死。能看到他的生,他的死!

    宁凡说他还有三万年会死,他信!

    因为随即,他便从宁凡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这这是何等可怕的眼神!他的眼中,有无上大道!”

    “我会死,三万年之后。会死”

    周南刚刚这般想着,忽的识海一痛,竟直接昏倒过去。

    而他知晓自己死期的这短短记忆,则被轮回之力生生抹去。若清醒。不会记得宁凡那惊世骇俗的眼神,不会记得自己的未来。

    “轮回这就是轮回的力量。我的眼中虽只有一丝轮回之力,但周南却毫无抵抗之力”

    “参生悟死,原来只是领悟轮回的第一步生死,真虚,时空,而后才是轮回。此刻的我,能看人生,能看人死”

    这一刻,宁凡没有散出神念,但他的目光,却可洞穿整座升仙塔。

    从第五百层,一直扫视至第一层!

    所有洞府中的修士,洞府外的修士,在察觉到这一目光的瞬间,都有一种与宁凡直接对视的感觉!

    与宁凡对视,却好似与整个天地对视,与诸天大道对视!

    他们的生死,全部被宁凡一眼洞穿!

    “火蚕族蚕锋,死于一千二百年之后,死因是夺宝未遂。”

    “散修朱钧,死于四百年之后,死因是冲虚天劫。”

    “风雷二老,死于七百年之后,死因是苍龙山遗迹之战。”

    “赤殿赤魅,死于三万年之后,你此生有望碎虚,却会在碎一之时,死于赤殿大劫。”

    “飞沙族扬沙,死于六百年之后,死因是飞沙族遭屠”

    “青翼族韦青,死于三千二百年之后,死因是寒毒噬体”

    “田枭族滇枭,死于十年之后,死因是采补未遂”

    “牝王族熏兰,死于五十七年之后,死因是绝地涉险”

    宁凡的目光自一层层洞府扫过,任何被他目光扫过的修士,都会在一瞬间被洞穿生死。

    他们会看到自己的死状,而后则昏倒在地,抹消记忆。

    宁凡的目光扫至百层之下,金光子等归元老怪一个个昏阙倒地。

    一个个看到自己死状者,纷纷露出惊恐之极的神色。

    他们知道,自己所看到的并非幻象,而是真正的天命!

    他们还未明白过来,为何会看到自己的死期,忽然间,已被宁凡目光扫到,纷纷昏阙在地,记忆被抹。

    升仙塔,第35层!

    云幽牧目光大变,他从天命之中,看到自己会死于千年之后,死因是道毒噬体。

    还未反应过来。已经昏阙于地,记忆被抹,脸上犹自带着浓浓震惊。

    升仙塔,第29层!

    末天君刚刚夺回洞府,屁股还没坐热,便目光惊惧起来。

    他被一个恐怖之极的目光扫到了!随后便看到,自己再过两千四百年。将被敌人碎尸灭族!

    还未反应过来,末天君便同样昏阙于地,记忆被抹。

    28层,27层,26层

    一个个碎虚老怪纷纷看到自己的死状,纷纷昏阙在地。记忆被抹。

    无论是碎虚三重天的修士,还是碎虚四重天的修士,抑或是碎虚五重天的修士,无人可抗衡宁凡的一个眼神!

    因为宁凡的眼中,有轮回之力!

    升仙塔第9层,‘剑妖’公羊子看到自己将在一年之后死于焚仙谷,面色大惊。

    而后便昏阙于地。记忆被抹。

    升仙塔第8层,玄火老怪同样看到,自己一年以后会死在焚仙谷。

    旋即倒地昏阙,失去这短暂的记忆。

    升仙塔第6层,何世修正自盘膝间,忽的被一个恐怖之极的目光扫中。

    在那目光之中,他看到了天命,看到了自己的死状!

    他目光震撼不已。既震惊于自己的命运,又震惊这目光的主人好生了得,竟能主人窥探天命。

    何世修根本想不到,究竟会是什么境界的强者,才能有这般恐怖的目光,洞穿天命。

    就算是坐镇琼道宗的那名真仙老祖,也绝无如此可怕的目光!

    “天命!天命!我不想死的那么惨!但这是天命说起来。那位神秘强者的声音,为何有些耳熟”

    “我想起来了,这声音是白木!”

    何世修心中泛起滔天巨浪,根本无法置信。这一眼洞穿生死的人,会是宁凡。

    下一刻,何世修识海一痛,昏阙于地,记忆被抹,所有的震惊,都被遗忘。

    第5层,第4层,第3层,第2层

    一个个碎虚五重天的老怪,根本抗衡不住宁凡眼中的轮回之力,纷纷昏阙于地,记忆被抹。

    整个升仙塔之中,唯一未被宁凡目光震昏的,只有第1层的碎七老怪谭龙子!

    虽说未被宁凡震晕,但他所受的痛苦却是其他人的无数倍。

    因为常人都是干净利落地晕倒,他却偏偏试图反抗轮回之力,故而识海中的创伤越来越严重。

    而最让他痛心的,是他看到了自己的死状。

    谭龙子心灰意冷之余,又开始震撼起来。

    他意识到,升仙塔内进了一个绝世人物,有着窥探天命的神通。

    一个眼神,便令他倾尽全力都无法抗衡!

    “此人是谁!难道是上界的命仙、真仙?!”

    他正惊惶间,忽然间面色一变。

    却见一名白衣青年目光如道,正步步走向第一层洞府,向他走来。

    “谭龙子,死于两万年之后,死因是,成仙失败”

    宁凡一个眼神扫来,堂堂碎七修为的谭龙子识海剧痛,几欲昏阙。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宁凡,很难相信拥有绝世目光的强者,不是真仙,也不是命仙,仅仅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小辈。

    “让老夫看到天命的,竟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修士!”谭龙子目光在短短数息之间变了数次。

    他看得出来,宁凡的修为远不如自己。

    但他也知道,这一刻的宁凡,若想抹杀他,只需一个眼神。

    那眼神之中,有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恐怖力量存在。

    那力量,让他惶恐,让他心魂皆颤,让他胆寒,让他越来越生不起反抗之心。

    那力量,可洞穿生死,可窥天命。

    那力量,仿佛就是天意!

    “小友让老夫看到了天命小友的神通,当真不可思议。”谭龙子苦笑道。

    他来钓龙大会,本就是想钓一钓龙珠,增加些许修为,为了成仙拼一拼。

    但得知自己两万年后会成仙失败而死,心中之热却是渐渐冷却了。

    他看到了天命,天命做不得假

    但一闭上眼,他的心中便会浮现自己的死状,又开始有些不甘。

    天命注定他会在两万年后陨落,他不甘!

    谭龙子修为到了这一步,也明白。天命不可违,不可逆。

    但世间强者,又有哪一个甘心俯首等死?

    就算明知天命不可违,却也想拼一拼,搏一搏,试试能否避开命中劫数!

    “我不甘心成仙失败,不甘心就那样含恨陨落!但我知道。以我资质,成仙本就是九死一生的事情陨落,再正常不过天意,难违!”

    谭龙子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抗衡命运的。

    他的目光忽的落在宁凡身上。心中一动,厚颜向宁凡问道,

    “小友既然能洞穿老夫生死命运,不知可有办法帮老夫改命?”

    “没有。上天安排命运,自也会安排一线生机,能否改命,我不知。但我却无能力帮你改命的。”宁凡淡漠道。

    “若老夫奉小友为主,追随小友,不知小友可否传授老夫窥探天命的神通,让老夫自行改命!”谭龙子有些紧张地问道。

    “奉我为主,追随我?”

    宁凡目光微微一诧,便在谭龙子说出这般话的瞬间,宁凡发现,谭龙子的命运有些略微偏移。

    谭龙子百死的命运里。忽的多出一线生机。

    宁凡摇摇头,他无法将轮回之力传授给谭龙子的。

    他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是一场偶然,却又好似是被谁刻意安排。

    他可窥天命,借的是轮回之力,以轮回之目去洞穿生死。

    这神通,宁凡自己都不会。又如何传给他人?

    一旦天人合一状态解除,宁凡眼中的轮回,便会消逝。

    “这神通,我也只是偶然施展一次而已。并未真正掌握,更无法传给你。但你若是追随我,命格会稍稍受些影响,继而发生改变若你奉我为主,两万年后,你成仙不会失败,然而限于资质,此生修为只能止步于命仙境界。”

    “什么!若老夫奉小友为主,此生竟有成仙的机会!”

    谭龙子目光一亮。

    这一刻,宁凡仿若成了他命运之中的一根救命稻草。

    他,想试试改写自己的命运!

    升仙塔外的人,无从得知塔内发生的巨大变故。

    他们唯一能看到的,是白木的排名不断上升,最终竟从二十三位上升至第一位!

    “白木老祖竟能从谭龙子前辈手中夺走了洞府,这根本可能啊!要知道,谭龙子前辈可是碎虚七重天的强者,绝不可能败在白木老祖手上的!”

    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这一刻,无人会认为宁凡是靠着碎虚一重天的修为战胜了谭龙子。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特殊事情,否则,以宁凡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不可能抢得洞府。

    元皇目光一沉,他很想知道,升仙塔之内,究竟出了什么变故。

    只可惜,为了公平起见,升仙塔内的争斗,外人是看不到的,谁也不知塔内发生了何事。

    妖碑之上的排名也没有出现任何异常,除了宁凡一人排名不断上升,其他人还是很正常的。

    元皇取出大长老周南的命牌,对这命牌传音数句。

    回应他的,是周南打雷一般的呼噜声。

    “睡着了?”元皇一愣。

    没有周南传递消息,便唯有亲自入塔,才可知其中发生了什么。

    此刻距离大比结束,还有半个时辰。

    元皇想了想,倒也不必多此一举再入塔了,等大比结束,众人出来,一切便都一清二楚了。

    猿皇闭着眼,静静等待着大比结束的那一刻,心中却酝酿着针对宁凡的杀意。

    半个时辰,一晃而过。猿皇猛地睁开目光,在这一刻,升仙塔的大门,打开了!

    无数修士抖擞起精神,朝升仙塔大门处望去。

    渐渐的,陆续有修士飞遁而出,一个个都是睡眼朦胧的模样。

    他们刚刚从昏睡状态苏醒,一醒过来,却是根本不记得看到各自死状一事。

    这些老怪们一出来,便有无数门人弟子迎上去,问这问那。

    这些老怪都还记得被宁凡‘修理’过的事情,当瞥见妖碑之上第一的位置时,皆面色一惊。倦意顿消。

    “夺得第一层洞府者竟是白木!”

    无论是知道宁凡有碎虚修为的人,还是不知道的人,都是震惊的表情。

    毕竟无人想得到,宁凡能从谭龙子手中夺得洞府。

    谭龙子则只抢了第二十层洞府。

    何世修等一行人自升仙塔走出,纷纷朝妖碑望去。

    这一望,除了云幽牧之外,其他三人俱是面色一惊。

    “区区白木。竟能夺得第一层洞府!这怎么可能!”

    不多时,周南也出来了。

    “周伯伯!”

    谈紫心忽的喊出声来,因为她看到了周南,一个正打着哈欠飞出升仙塔的老头。

    周南一怔,微笑着向谈紫心飞了过去,将试探宁凡的玉简取出。交给谈紫心。

    谈紫心取过玉简,只看了一眼,俏脸立刻喜不自禁。

    “他,他可以救阿公!他可以!”

    “什么!白木能治老能治那人的伤势!”周南一激动,险些失言。

    他这才意识到,谈紫心找上宁凡,根本不是为了儿女私情。而是为了救治老元皇。

    忽然间,在场所有修士都屏住了呼吸!

    却见一名白衣青年与谭龙子一道飞出了升仙塔。

    那青年,正是把这次大比闹得鸡飞狗跳的宁凡!

    “他就是此次大比第一的白木老祖!”高台之上,无数低阶修士向宁凡投去敬畏的目光。

    亦有无数少女一见宁凡年轻的容貌,不由得芳心暗许。

    “哼!你就是白木么!”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忽的如惊雷一般,在整个天元北城炸响!

    在这声音传出的一刻,宁凡目光一凛。

    却见北面高台之上。猿皇的身影正一点点化作残影消失。

    而宁凡前方空无一人之处,忽的出现一个毛发浓密的黑袍大汉,二话不说,五指直接朝宁凡脖颈抓来。

    此人,正是猿皇!

    宁凡才刚一露面,他便想拿下宁凡!

    所有人都被场上的惊变惊到了。

    何世修目光一惊,继而冷笑一声。

    “这白木如何夺得第一层洞府。不提也罢呵呵,他似乎得罪了堂堂道空猿皇啊。这下,有好戏看了。”

    元皇亦是大惊,他自然想不到。猿皇道空竟如此不顾及自己的身份,上来就对宁凡出手。

    元皇肉身乃是涅槃七重天的境界,宁凡却只是碎虚一重天,境界差距之大,让无数人以为,宁凡会被道空猿皇一举拿下。

    谈紫心惊得花容之色,立刻遥遥向父亲传音,希图父亲对宁凡予以救援。

    一听宁凡竟能帮老元皇治伤,此代元皇面色大变,二话不说就要出手救下宁凡。

    只可惜他修为逊于道空太多,且出手已迟,就算出手,也多半救不下宁凡的。

    “天元城内不能杀人,跟本皇走一趟吧!”

    道空摄于老元皇的威名,倒也不敢在此地斩杀宁凡,心中想的,是将宁凡暂时捉走,带出元殿的地盘,再行灭杀。

    他这一抓并未出全力,却也足以轻易拿下宁凡。

    未曾料到,他这一爪还未抓到宁凡脖颈,宁凡身旁的谭龙子已一步迈出,挡在宁凡身前,

    谭龙子目光冷厉之极,看待道空猿皇,犹如看待大敌一般。

    对他而言,谁对宁凡出手,谁便是大敌!

    他猛然抬起袖袍,狠狠道空卷去。

    明明柔软的袖袍,却含有惊天妖力,蕴有莫大神通。

    “这白木,你动不得!虚术,袖里乾坤!”

    谭龙子,因打扮奇特,人称‘赤脚道人’。

    他的成名之术,正是袖里乾坤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