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43章 横扫碎二

第643章 横扫碎二

    升仙塔,第35层。

    云幽牧面色十分复杂。

    当看到夏皇剑的一瞬间,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对白木有如此熟悉之感。

    那哪里是什么白木啊分明就是宁凡!

    模样可以伪装,气息可以更改,修为可以捏造,唯有那夏皇剑,却怎么也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第二柄吧

    斩杀兰陵王,宁凡用的是夏皇剑。

    与云潇湘一战,宁凡同样使用了夏皇剑。

    云幽牧近距离见过此剑两次,绝对不可能认错,此剑,仍给他一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白木就是宁凡,宁凡就是白木雨皇宁凡竟然潜入妖界了,他就是神虚阁少主寻来的帮手之一么?若可以,真想告诉何道子,此人不可小觑,可惜我不能说不能告诉任何人,宁凡的身份”

    云幽牧苦笑一声。

    他不禁回想起宁凡来这间洞府之时,那充满深意的一笑。

    以云幽牧的城府自然能看出,宁凡是故意让自己知晓其身份的。

    宁凡料定,云幽牧定不敢将之身份泄露出去。

    毕竟宁凡已对云幽牧种下了妖禁,可随意掌控云幽牧生死。

    若宁凡遇险死了,被种下妖禁的云幽牧同样难逃一死,主死奴灭。

    若云幽牧触怒宁凡,宁凡只需一个念头,便可取云幽牧性命。

    “连父皇都非他对手,何世修,恐怕非他之敌。”

    升仙塔,第29层!

    坐镇此层洞府的,是末羊一族的族长,末天君!

    此人披着羊皮大氅,头生两道弯角,白须及地,紧闭。正在洞府之内调息。

    他有着碎虚二重天的修为,更同时精通化身、抽魂两大碎虚神通。

    他的末羊化身极为难缠,有吸食他人妖力的诡异能力。

    他抽魂之术造诣不高,但也可提升近一成的妖力。

    若是不知他底细的碎二修士,往往会被他抽干妖力,从容击败。

    此人在碎虚二重天之中,倒也并非弱者。

    “距离大比结束。还有不到四个时辰可惜了,老夫实力不足以夺取前二十层洞府,看来与元清丹无缘了”

    正叹息间,末天君忽的睁开双目,露出凌厉的目光。

    而后,微微不屑地冷哼一声。

    “哼。此子是谁?凭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便想来夺老夫的洞府么!妖界之中,除了少数几个碎一修士,还从无人敢如此蔑视老夫!”

    末天君面色阴沉,周身忽然化作一道白光,一瞬飞出洞府,出现在洞府之外的广阔荒漠之中。

    他苍老而浑浊的目光死死望着正前方。

    在那个方向。一名白衣青年正步步走来,每一步,都在酝酿气势!

    “白羽族,白木。”青年淡淡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任何废话。

    他一眼便看出,眼前的末天君是一个自视极高的老怪,绝不会轻易让出洞府,唯有一战夺之。

    “末羊族。末天君!”

    末天君同样没有废话的意思。

    在报出名号之后,末天君猛地摇身一晃,变幻出末羊化身来。

    其身躯略略拔高,衣袍消失,浑身长出犹如妖兽一般的灰色皮毛。

    “化身之术么”宁凡目光微微一凛。

    他只一眼,便看出这末羊化身有些诡异,具体如何又说不上来。

    “倒是要小心对付了。”心中已升起十二分戒备之心。留心着周遭的一切变化。

    “抽魂!”

    末天君一爪抓向大地,从大地之中抽出地魂,吞下。

    在吞下地魂之后,其妖力立刻提升了一成之多。气息增强不少。

    “虚术,吞羊!”

    末天君目光陡然凌厉,十指掐诀,背后出现一个巨大紫角羊影。

    而一瞬间,整个洞天的大地都开始诡异的震动起来。

    无数蠕动着的白色丝线,忽的刺破大地,朝宁凡缠来!

    那白线动作极快,更会瞬移,宁凡匆匆一遁,遁离原地。当出现在长空之上时,仍是被一些白线缠住手脚。

    在被白线缠住手脚的一瞬间,宁凡立刻感受到,自己的法力开始飞速流逝,是被白线给吸去了。

    “吞,吞,吞!”

    末天君露出颇为得意的目光,任何碎一修士,只要被他的末羊之线缠住,便再难逃遁,最终都被吸尽妖力。

    此线不怕普通的刀剑劈砍,不怕普通的灵火焚烧,一般手段是破不掉此线的。

    可惜末天君并不知道,不一般的手段么,宁凡要多少有多少。

    “末羊族的镇族秘术吞羊之术么”悄然跟来的周南轻轻一叹。

    他年轻之时,曾与末羊族人交战,在此术上吃过不少苦头。

    “若白木应付不了此术,老夫便出手助他。”

    周南心中刚升起这般念头,下一瞬,忽然眼前一亮。

    “这是好强的火焰!竟连末羊之线都可焚灭!”

    却见被白线缠住的宁凡,周身忽的腾烧起冲天的黑色魔火。

    这黑色魔火的品阶,分明已达到七级上品的品阶!

    此乃二十四种天霜地火融合而成的火焰,并融入了不少其他灵火寒气。

    此火品阶,冠绝雨界,虽说未必冠绝妖界,却也可在妖界排上前三之列!

    以周南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此火并非他所认识的任何火焰。

    如此说来,此火必是宁凡以特殊功法修出的特殊火焰了。

    “焚!”

    宁凡只一字念出,黑火立刻从体内宣泄开来,在荒漠之上焚烧数万里,火海连天!

    无数的末羊之线,通通在黑火之中焚为飞灰。

    以宁凡如今修为动用阴阳火,等闲碎二修士根本非他敌手!

    若宁凡修为再强几个境界,达到碎虚四重天的境界,掌御此火,可直接凭此火匹敌雨皇!

    “好强的火焰!难怪此子虽是碎一境界。却敢来夺我洞府,原来是有所依仗的不过,老夫却也有办法破你的火焰,吞火葫芦,收!”

    末天君二话不说,祭起一个火红葫芦。

    此葫芦一经祭起,立刻将滚滚火焰收入其中。

    绵延整个洞天的火海。渐渐开始减弱。

    宁凡目光朝吞火葫芦扫了一眼,此葫芦是一件仙虚中品的法宝,附带克火神通。

    以碎虚一重天的修为施展魔火,是敌不过此葫芦的威能的。

    他的目光渐渐冷漠,周身黑气缠绕,一步迈出。化作黑衣之身。

    神念未入碎虚二重天,宁凡变幻化身,对修为的增幅不似从前巨大,却也不小。

    他再次屈指一点,点碎成片的虚空,五指一抓,将虚空之魂抽出。吞入腹中。

    一瞬间,其碎虚一重天的气势急遽提升,突破碎二境界,并朝着碎二巅峰迈进,仍是只差一线,才可迈入碎三。

    “还是无法借这两大神通破入碎三境界么,不过对付此人,已经够了焚!”

    宁凡此刻的气息。比末天君的气息更加强大。

    他指诀一变,那些被吸入葫芦之中的魔火立刻狂暴起来,竭力焚烧着吞火葫芦。

    随着施术者的气息增强,这些魔火的威力自然也大幅提升。

    一息过去,吞火葫芦好似被烧红的铁块一般,红芒刺眼。

    二息过去,吞火葫芦开始滋滋作响。并未轻微的炸裂声。

    三息!

    那吞火葫芦忽的咔嚓一声,碎裂开来。

    在碎裂的瞬间,黑火化作火龙,从葫芦裂缝中飞出。将葫芦残骸生生焚作飞灰!

    “葫芦,我的葫芦!”末天君面色大变。

    他万万料不到宁凡同样精通化身、抽魂术。

    他更料不到,宁凡竟可抽虚空魂,此术造诣更在他之上!

    他来不及进行更多思考,因为随着宁凡一指,九条黑色火龙已乱天动地,嘶吼袭来!

    “道友收手,老夫认输!”

    末天君哪还顾得去管葫芦,直接借了个土遁,逃之夭夭,不敢硬撼九条火龙的攻击。

    饶是逃得匆忙,仍是落了不少灼伤。

    这还是宁凡手下留情了,若非如此,末天君起码要被宁凡全力施展的阴阳火重创的。

    见末天君逃遁,宁凡也不去追,收回魔火,步入洞府之内,借元皇玉观看此洞府内的道悟。

    元神上的生死道纹,已有足足471道。随着道悟越来越深,等闲道悟是无法增加道纹数量的。

    好在升仙塔的设计,本就是一层比一层道悟深刻。

    如此,走完这五百层洞府,必能令道纹数量突破500。

    “他竟这般快速便取胜了!”周南目光一震。

    在他看来,施展抽魂、化身神通的宁凡,便是与碎三老怪一战也未必会败。

    或许宁凡能争到前二十层洞府也未可知!

    “若老夫只是碎三境界,未必是此子对手的以此推断,此子或许真的能杀入前二十层!”

    观罢道悟,宁凡并不久留,遁光一闪,朝28层飞去。

    以阴阳火攻敌,颇有些损耗法力,若只是一战也就罢了,像这种车轮战的场合,并不适合继续动用阴阳火。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了夏皇剑。

    剑身冰凉,并轻微传出五人的心跳声。

    那是五个剑灵小丫头的心跳声,正藏身于剑内,试图助宁凡掌御此剑。

    “出来吧,如今的我,可从容掌御此剑的。从今天起,不必你们入住剑体之内了。”

    宁凡略有心疼的言道。

    他知道,以五剑灵的修为,掌控此剑实际上十分不易,是一个苦活、累活。

    从前是没有办法,不得不将这苦活累活交给五个小丫头。

    如今宁凡战力全开,更修出夏皇剑的剑意,纵然没有五剑灵帮助,也可从容御剑。

    既如此,倒无须让五剑灵受累了。

    “呜哇!小凡凡不要晶晶啦。晶晶好伤心!”第一剑灵泪奔地离开剑体,跑回剑袋之中。

    “呜哇!小凡凡不要沫沫啦,沫沫比晶晶更伤心!”第二剑灵泪奔地回到剑袋。

    “呜哇!小凡凡不要水水啦,水水不跟你好了!哼哼!”第三剑灵泪奔而回。

    “呜哇!小凡凡不要花花啦,花花再也不跟你做这样那样的事情了!”第四剑灵胡言乱语地跑回剑袋,她貌似什么也没和宁凡做过。

    “呜呜呜”小结巴半点憋不完一句话,急哭了。泪奔而回。

    剑袋之中,传出五个小丫头止不住的哭声。

    宁凡收住遁光,略感头疼的揉揉头。

    他只是想让五剑灵休息休息,五剑灵似乎误会他要抛弃她们了

    这五个小丫头是玻璃心么,这么易碎

    “我不会抛弃你们的。”宁凡无奈地解释了一句。

    小孩总是需要哄的。

    “真的嘛!”哭声顿止,小丫头们又变得活泼起来。

    “真的你们睡会儿好不好。别闹。”

    宁凡一句命令下达,五个小话唠立刻乖乖闭嘴,滚去睡觉了。

    安抚了五个小丫头,宁凡继续向28层飞去。

    坐镇28层的,是一个身披袈裟的妖僧老者。

    此人是一个禅修,而禅修又有许多种类。

    有人锤炼肉身,力可敌神魔。有人锤炼神通。须弥破万法。当然,也有像此人这般,修剑中业障。

    此妖僧膝上放着一柄血红飞剑。

    他闭目入定,心如止水,但某一刻,却陡然睁开双目,目露血芒,用沙哑的声音冷声赞道。

    “好重的煞气!好强的剑意!好厉害的魔头!”

    妖僧豁然起身。一手单手做合十状,一手倒提血剑,走出洞府。

    在洞府极远处,同样有一个黑衣青年,手提一柄黄金剑,步步向他走来!

    青年的双目之中,煞气之强惊天动地。

    青年的周身上下。剑意之强震撼人心。

    青年的每一步,都在酝酿着剑势,每一步,都可在大地之上踏出金色的涟漪!

    “道友要来抢我洞府么!”妖僧冷声问道。

    “是!”黑衣宁凡惜语如金。眼中煞气略散,取而代之的,是纯粹之极的金色剑芒。

    “战胜我,洞府归你!”妖僧从宁凡的身上感受到沉重的压力。

    他虽是碎虚二重天的修士,但这一刻的宁凡,气息犹胜于他,只差一丝,可入碎三!

    “如你所愿!”

    宁凡步伐渐缓,但剑势却越来越强。

    他正尝试将自己代入到云天决的身份之中。

    脑海中,则反复回荡着万剑式无穷无尽的剑诀。

    万剑式是碎虚剑术,是云天决三大剑术之一。

    宁凡已是徐徐修为,足以彻底发挥万剑式的全部威能。

    以夏皇剑及其剑意,配上万剑式,他有信心,一剑败尽碎二群修!

    “不能等了!等他剑势上升至最强,老夫非败不可!血莲式!”

    妖僧猛一扬剑,周身血色剑意飞扬,身后更出现一尊巨大的血色菩萨的幻影。

    那血菩萨脚踏血莲,伴随着妖僧剑动,血莲开始一片片凋谢。

    每多凋谢一瓣莲花,妖僧的剑芒便更强一分。

    这一刻,妖僧的飞剑之上闪烁着殷红的血芒,更传出一丝丝血腥味与莲花香。

    整个洞天空间,忽的剧烈颤抖起来,似乎马上就要崩溃一般。

    妖僧猛地祭起血剑,血剑忽然化作数亿道血光,从中心炸开,好似莲花盛放。

    数亿道凌厉剑光劈下,彷如将把宁凡斩为肉泥。

    宁凡一叹,有这妖僧阻挠,他终究踏不完九步,无法将剑势提升至巅峰。

    即便如此,此剑式也足够一剑击败此妖僧了!

    宁凡眼中剑芒一闪,整个人在这一刹那间,好似化作了一柄万古不灭的剑!

    他猛一扬手,手持夏皇剑,向天一指。

    旋即一剑劈下!

    整个世界好似静止,好似只剩这一剑之威!

    洞天空间的天空,则在一瞬间,被剑芒染成纯金之色!

    金色的天空。骤然如下雨一般,自天而降数之不尽的金色剑芒!

    一道,十道,百道,千道!

    万道,十万道,百万道。千万道!

    最终,千万剑芒以一分百,化作十亿剑雨!

    宁凡将自己代入云天决的身份,是想体悟万剑诀的精髓。

    而后,弃了云天决的剑式,只留精髓。化为自己的万剑式。

    实际上,云天决的剑魔传承,其中剑式由不同人施展出来,都应是不同的才对。

    从前的宁凡,只是在不断模仿云天决的剑式而已,但那终究不是宁凡自己的剑式。

    这一刻,宁凡才算真正将属于自己的万剑式施展出来!

    剑落。整个世界仿若寂静一片,成片的血莲剑光被金色剑雨淹没,绞碎。

    金色剑雨斩在大地上,将整个洞天毁灭成一片废墟,唯有洞府未毁。

    妖僧老者仿若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之声,眼中震撼不已。

    当那倾天盖地的金色剑雨斩下之时,他只能催动血莲剑光护体。

    这漫天剑雨给他的感觉,太过危险!

    嗤!嗤!嗤!

    一道道血莲剑光被破。无数金色剑雨穿透妖僧的身体,给他造成不轻的伤势。

    宁凡仍是手下留情了,否则纵然剑势未至巅峰,也足以一剑斩妖僧。

    噗!

    妖僧震撼不已地看了宁凡一眼,苦笑一声,昏倒在地。

    宁凡没有多看妖僧一眼,持剑入洞府。数十息之后,向27层飞去。

    他的身后,跟着十亿道金色剑雨,当进入27层之时。几乎将坐镇27层洞府的碎二老怪吓死。

    “好强的剑光,我非此人之敌!但不战而逃,非我立身之原则,此战,不可避!”

    这名碎二老怪手持一柄宝扇法宝,抬手便朝天空祭起,朝宁凡当头打落,隐隐有山河砸落之声。

    此扇名为山河扇,也算不错的法宝了,但,挡不住十亿剑雨!

    宁凡方败妖僧老者,令剑势达到了最强!

    他金剑挥动,看也不看那宝扇,抬手就是一剑。

    一剑万剑落!

    剑雨如瀑,宝扇不敌剑雨,登时粉碎,威能俱毁。

    而那名碎二老怪则直接被宁凡一剑扫落在地,半跪于地,浑身浴血,却也未死就是了。

    剑雨落,洞天内的大地还在成片的崩溃中,无数山岳被剑光夷为平地。

    碎二老怪叹息一声,站起身,朝宁凡微一抱拳。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

    而后没有任何停顿,化作遁光朝他层遁去,却是再也不敢与宁凡争夺洞府。

    “纵然是碎三修士,也未必能接下此人一剑我,非他对手哎”

    26层,25层,24层,23层

    宁凡一路而下,但凡遇到碎二境界的修士,皆一剑败之!

    每败一人,其剑势便增强一分。

    碎二境界之中,无人可挡他一剑!

    他脚踏十亿剑雨,最终走出23层的洞府,朝22层飞去。

    坐镇22层的,是一名碎虚三重天的修士!

    宁凡知道自己的实力底线在哪里。

    碎三之战,会是苦战

    升仙塔之外,当白木之名出现在妖碑23位之时,无数修士目瞪口呆。

    升仙塔内的碎二修士,已被宁凡一人败尽!

    而宁凡,还在向着第22层进发,试图挑战碎三修士!

    “白木老祖真的只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么”

    无数低阶修士称呼白木,自觉带上老祖二字。他们已对白木二字心怀敬畏!

    元皇等诸位妖皇,一个个神念锁定着妖碑,想知道第22层的洞府,会不会同样易主

    正常情形下,碎虚一重天的修士是无法与碎三一战的,但宁凡的实力足以横扫碎二境界,未必就不能战败碎三吧

    猿皇及其带来的数百强者,则各个目光阴沉。

    “这这是什么情况!”

    谈紫心恰逢其时地来到天元北城,来到升仙塔之下。

    她只朝妖碑看了一眼,霎时间,呆在原地。

    “23层!白木竟有这么厉害,能夺得这一层的洞府!这这怎么可能他不是问虚修士么,为何能打败碎虚修士”

    “这位姑娘似乎不知道吧,白木老祖并非问虚修为,而是碎虚一重天的境界,且其实力十分强大,足以横扫碎二群修啧啧啧,今日之后,白木老祖必当名动妖界!”一名不知谈紫心身份的低阶修士,向谈紫心解释道。

    “什么!白木竟是碎虚!”

    谈紫心先是极度震撼,而后露出喜不自禁的表情。

    若宁凡真是碎虚修为,若他当真拥有令阴阳调和的能力,则阿公的伤势,不但可彻底治愈,就连成仙,也会多一分希望

    “不知周伯伯调查的如何了但愿白木是我要找的人,但愿一切如我所愿我真的不想看阿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