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41章 你是碎虚!

第641章 你是碎虚!

    随着宁凡越走越近,周南眼中的震撼越来越多。

    周南其实也想过,一向对男人不感兴趣的紫心小姐,突然对宁凡十分关注,或许是因为宁凡有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宁凡异于常人之处,竟是修出了生死道光!

    现如今,整个妖界之中,也不过只有三名散妖老怪修出此光而已。

    宁凡,是第四个!

    就算这一刻宁凡表露的修为只是问虚,但周南却不敢对宁凡有任何小觑。

    一个能修出散妖神通的修士,前途自然无可限量!

    “小姐的眼光还真是毒辣啊,世人只知白木是一介霪修,却不知此人如此了得,竟能修出生死道光”

    周南站起身,一步步朝洞府之外走出,神情已带了几分和善之意。

    “小友来此,可是要从老夫手下夺走洞府?”

    周南的意思,是以洞府为饵,试一试宁凡的神通。

    他手中持有一宝,是谈紫心亲手炼制,品阶不高,但可发出一丝阴阳之力,故而倒是十分不凡。

    这是谈紫心交给他的法宝,欲用此宝试探宁凡可有破解之法。

    宁凡目光一凝,并未想到占据第一百层洞府的,会是堂堂元殿大长老,周南。

    在宁凡看来,周南有着碎虚四重天的修为,完全可以拼一拼前二十的洞府,争一争元清丹。

    但周南却避开了争斗,选择了第一百层洞府占据,实在有些不合情理。

    或许,周南只是因为身为元殿大长老,不好意思跟同道们争抢前二十层洞府吧。

    刨除宁凡,算上周南,此次进入升仙塔的碎虚共有47人。

    宁凡早有心理准备,若入前百层洞府。必定会与碎虚老怪发生拼斗,此刻却也没有太过惊讶。

    “白某欲入洞府一览,看后便走,不会争夺洞府,不知大长老能否行个方便,让白某进去看看。”

    面对周南,宁凡自然不会狂妄到上来便动手的。

    周南一怔。随即笑道,“只是看看洞府,自然容易之极。若小友愿意接老夫一击,莫说让小友看看这洞府,便是将此洞府送与小友也并非不可。当然,小友大可放心。老夫这一击只有问虚威力,就算小友接不下,也不会伤得太重。呵呵,小友愿接老夫问虚一击么?”

    宁凡目光微闪,片刻之后,点头道,“好!请大长老出手!”

    若只是接住周南问虚一击。自然没有任何难度。

    若周南存心不良,另有所图,宁凡却也有的是自保之术,断不可能被周南伤到。

    宁凡已有几分确定,这周南之所以出现在百层洞府,多半是冲着自己来的。

    只是宁凡不知,这周南的目的是什么,是善意。还是恶意

    周南点头微笑,自袖中取出一柄半红半蓝的飞剑。

    此剑名为两极剑,是一柄凡虚中品的飞剑。

    此剑可激发一丝阴阳之力攻敌,且阴阳两极越是分离,此剑威能越大。

    “小友小心,此剑有一丝阴阳之力在,虽是凡虚中品之宝。却也不可小觑。祭!”

    周南压制法力,抬手将此剑祭出。

    他没有说谎,这一剑杀伤力只控制在问虚级别而已。

    宁凡目光微闪,朝那飞剑望去。

    这飞剑一经祭出。立刻一分为二,化作一赤一蓝两道剑芒,从两个截然相反的方向斩向宁凡。

    宁凡修为摆在那里,自不可能接不下这问虚一击。

    “此飞剑倒是不弱,阴阳两极分离,反倒可提升剑威”

    言罢,宁凡双手探出,直接朝两柄飞剑抓去。

    这一手可着实吓坏了周南。

    须知那两极剑品阶虽不高,但却极其锋利,等闲金身第三境的修士也不敢随意以手去接。

    若肉身不够强大,硬以手去擒剑,多半会被飞剑削去手掌的。

    “小友小心!”

    周南惊呼一声,他的本意可不是伤害宁凡,仅仅是试探而已。

    正欲出手救一救宁凡,却忽的目光一愣。

    却见宁凡双手探出的瞬间,原本威能无匹的飞剑竟立刻威能大减。

    之所以威能大减,是因为宁凡随意出手间,便令此剑分离的阴阳归于调和。

    阴阳无法两极分化,剑威自减。

    两道去势如龙的飞剑,在威能大减之后,被宁凡轻而易举擒入手中,合为一柄飞剑。

    “大长老一击,白某已经接下,不知可否入洞府一览。”宁凡将飞剑抛回,大有深意地看着周南。

    “自然可以,小友请入洞府随便看。”

    周南微微松了口气,心道宁凡的手段还真是不弱,他倒是白为宁凡担心了。

    不过看宁凡大有深意的表情,难不成已经看破了这次试探?

    收起两极剑,并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刻印在承影玉简中,周南心中微微沉思。

    不知这个试探结果,能否令紫心小姐满意。

    “说起来,白木之所以不占据洞府,只是想进洞府一看,想看的多半是洞府内的石刻吧?”

    “此子修出了生死道光,今日之后,必定名满妖界。那石刻之中,据说藏有历代元翅先祖的生死道悟此子莫非是冲着这道悟而来?”

    “不过可惜,若无元皇玉在手,是无法一览石刻道悟的”

    周南含笑摇头,神念不经意朝洞府之内一扫。

    这一扫,了不得,他整个人彻底石化。

    却见宁凡已将金色古玉嵌入石壁凹槽之内,手掌抚在石壁上,正在细细感悟中。

    “元皇玉!此玉绝对是元皇玉,一向在老元皇手中保管着,为何会在此子手中!”

    “是了,一定是老元皇将此玉借给此子使用的!只是不知,这白木如何与老元皇相识,又与老元皇是何关系,竟能借来元皇玉!”

    “要知道。曾有不少殿中强者欲借玉悟道,却通通被老元皇所拒绝。老元皇则言,‘非我中意之人,没有参生悟死的资格’。难道这白木,就是令老元皇中意之人?!”

    周南当然不会认为,这玉是宁凡抢来的、偷来的。

    老元皇是谁?冠绝妖界,谁能从他手中抢东西、偷东西。

    宁凡既然持玉而来。自然是得到老元皇的青睐了。

    周南的心中,对宁凡的观感顿时再次一变。

    能让老元皇另眼相看的人,自然不是凡类,他周南也万万不可怠慢。

    十数息之后,宁凡收回古玉,沉默少许。走出洞府。

    元神之上的生死道纹,又多了一道。

    一见宁凡走出,周南向前迈出半步,抱拳一礼,歉然道,

    “有一事老夫需向道友致歉之前老夫奉我家小姐之令,以两极剑试探小友。得罪之处,还望小友海涵。不过道友且放心,小姐一向宅心仁厚,对道友绝不会有任何歹意。”

    周南猜测,宁凡多半已看穿了这次试探。

    为了不留下误会,还是他主动解释的好。

    “既然大长老都这么说了,此事我自不会再放在心上,只是希望这样的试探不会再有下一次。”

    宁凡看穿了周南的试探。亦看穿了那两极剑的炼制者是谈紫心。

    他见过谈紫心一面,窥过此女心事,此女不是那种心计歹毒之人,这场试探多半没有恶意。

    再看在老元皇的面子上,他当然不会将此事放在心上。

    不过这样的试探还是少些的好,没有人喜欢被人试探,被人算计。

    “白某还要前往下层洞府。先行告辞!”

    宁凡向周南拱手抱拳,化作遁光,朝下层洞府飞去。

    “哦?他真的不要这间洞府么?”周南一怔。

    在周南看来,宁凡虽说修出了生死道光。但修为终究尚低,最多也只能凭生死道光横扫冲虚而已。

    有这样的实力,在四百层以上的洞天内抢一间洞府不难。

    但在前百层之中,可是休想抢到任何洞府了。

    此刻,前百层洞府已通通被碎虚、归元太虚占据。没有归元修为,根本无望在此地争雄。

    “此子莫非还有底牌手段,自信能败归元修士么?”

    周南这么一想,却是生了几分好奇之心,遁光一闪,却是朝第99层追去,悄然跟在宁凡后面。

    升仙塔,第99层洞府。

    坐镇此洞府的是一个归元境界的黑袍老者,出身于东妖海,是牙狼殿黑皇的十二护法之一。

    此人盘膝于洞府之内,目光狰狞,右手指甲上沾满鲜血。

    先前共有四名归来太虚、七名太虚欲从他手中抢这间洞府,却俱都被他以残相诀击败。

    残相诀是牙狼殿一等一的遁法神通,配合他接近涅槃境界的肉身,碎虚之下罕有敌手!

    黑袍老者舔了舔指间鲜血,笑容阴沉。

    若非老元皇有令,不可在升仙塔内滥杀无辜,他早已灭掉好几个不知好歹的夺府之人。

    “哦?还有人想窥觑老夫的洞府么,呵呵,问虚修为,不知死活!”

    黑袍老者的身体忽的化作一道残相,一一破碎。

    下一瞬,其身影诡异地出现在洞府之外。

    所谓的残相诀,并非快速移动留下残影,而是分离肉身,令肉身直接跨越空间,出现在另一处地方。

    此术用于偷袭,自然是防不胜防,被攻击者很难判断施术者会出现在何处。

    “你,想抢老夫的洞府么!”黑袍老者望着步步走近的宁凡,厉声笑道。

    继而散出归元无敌的修为,朝宁凡狠狠压下。

    威压倾天盖地,卷起猎猎狂风,四面顿时烟尘大作。

    宁凡行走在烟尘之中,那烟尘立刻分作两道,让开道路。

    “白某确是想入洞府一览的。”

    他语气淡漠,继而渐渐升起滔天战意。

    行至99层洞府,宁凡再想要掩饰修为,已经不可能了。

    若只动用问虚修为,想败归元,想败碎一、碎二、碎三修士,根本不可能办到!

    纵然展露碎虚气息,面对碎四、碎五乃至更高修为的修士,也并无多大胜算。

    如此,唯有全力一战!

    无论如何,他都要窥尽前百层洞府的石壁道悟,令元神上的生死道纹突破五百之数!

    “嗯?似乎有些本领,竟能抵御老夫威压,不过么,呵呵,你终究只是一个问虚蝼蚁,在老夫眼中,实在是太弱。老夫败你,何须半息!”

    黑袍老者言罢,桀桀一笑,一步迈出,身体忽的化作一片片碎片消失。

    没有一丝气息,没有一丝踪迹,他的身体就这般凭空消失了。

    他摄于老元皇的命令,不敢伤宁凡性命,却意图将宁凡一击重创。

    他是狼,狼,生性残忍!

    悄然跟来的周南大长老,见这黑袍老者动用了牙狼殿的残相诀,立刻目光一凛。

    “不好!这残相诀十分厉害,以此人归元境界的修为施展,碎虚之下罕有人可防御他的偷袭!那白木多半会被此人一击重创!白木得老元皇重视,又得紫心小姐青睐,老夫无论如何,都须救他一救!”

    周南正欲出手帮宁凡,蓦然间,手掌生生僵硬在半空,目光则露出极其震撼的表情。

    这一刻的宁凡,周身忽然散出强悍之极的修为气势,其修为,分明达到了碎虚一重天!

    这一刻的宁凡,双目冰冷如水,忽的探出右手,向右手隔空一抓。

    右方空无一人的位置,黑袍老者狼狈之极的身影,生生被宁凡抓出。

    宁凡食指中指按住黑袍老者的后脑勺,另三指则死死扣住老者的脖颈,令他根本无法挣扎。

    旋即身体猛地前倾,将黑袍老者的头颅狠狠朝前方地面按下,砸落!

    “你你竟是碎虚老怪!老夫错了,老夫不该对前辈心存歹意,求前辈饶恕!”黑袍老者浑身战栗,在宁凡的手中,他好似小鸡一样,根本没有挣扎之力。

    他仓皇哀求,但这哀求却已太迟。

    但听轰地一声巨响,第99层的洞天空间,数万里大地被全部震裂!

    整座洞天空间,都已处在崩溃的边缘!

    宁凡松开手,站起身,踏着大地废墟,步入前方的洞府,再不看那黑袍老者一眼。

    此刻,那黑袍老者颅骨俱碎,脸已变形,吐血昏迷在大地废墟之上。

    他的头好似鸵鸟一般,被宁凡深深按入大地之中。

    他的识海彻底粉碎,此生能否重凝识海,再修神念,都是未知!

    此人若非出手极重,宁凡也不会还以重手,毁其识海。

    修士的识海损毁,就好比凡人的双目被剜。

    一切都是此人咎由自取。

    “这就是白木真实的实力么!此子隐藏的好深!凭此子实力,恐怕普通碎一修士都非其对手!”

    “此次碎一之上的修士,共有29人,也就是说,此子起码能抢到第三十层洞府!”

    “白羽族白木,所有人都小觑此子了。碎虚修为,涅槃肉身,生死道光此次大比之后,此子自当名动妖界!此子若能加以招揽,悉心培养,数万年后,必定会是散妖级人物!老元皇与小姐的眼光,真是毒辣啊”

    数十息之后,宁凡自洞府走出,深深朝周南方向看了一眼,二话不说,朝98层飞去。

    周南一叹,遁光一闪,继续跟进。

    他要亲眼看看,宁凡能否夺得前三十层的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