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37章 斗笠老者

第637章 斗笠老者

    修复黄金古剑的难度,远超宁凡预计。

    五日过去,宁凡也仅是以罡绿金初步修复了古剑,却再无时间以玄黄晶提升古剑品质。

    修复之后的古剑,遁速略逊孽离半分,却比大多数碎五修士都要快。

    玄黄晶提升古剑品质的难度更大,但若是成功,古剑遁速堪比散仙都非难事。

    “就算我有玄黄晶在手,也只能等日后有大把时间之时,再着手祭炼古剑了。碎五顶峰的遁速,倒也够用了。”

    宁凡收起古剑与玄黄晶,取出五件上品洞天宝,一一抽出洞天之力吞噬。

    有玄阴界百倍炼化速度,宁凡很快便将五道上品洞天之力吸收,融入了本命洞天之中。

    本命洞天之内,七十二座银色大陆,已有八座大陆被染成金色。

    宁凡睁开眼,探出手,掌心回旋着一个璀璨的银色漩涡,略带几丝金色。

    “想要进一步提升此术威力,必须寻找大量上品洞天宝倒是不易。”

    宁凡起身,站在阴霾的长空之上,神念朝身后的草庐一扫。

    草庐之内,洛幽正徐徐吸收着天材地宝的力量,修复着元神。

    宁凡没有打搅洛幽,挥手取出了雨皇的储物袋,从其储物袋中取出一物。

    那是一个仙虚下品的聚灵阵阵盘。

    宁凡将阵盘祭起,指诀一掐,阵盘立刻盘旋于长空,在草庐四面布下了一个巨大的聚灵阵。

    此阵,可加快洛幽吸收药力。

    雨皇的储物袋中,并无强大的攻击性法宝,但保命之物、修炼之物却有太多太多。

    空白的雨门玉简一枚,斗云符一张,加快修炼的聚灵阵盘,道晶十万。御仙符三张。

    御仙符是一种防御类仙符,一经催动,足以挡下散仙一击,但一张符也只能挡一击而已。

    若当真有散仙追杀,雨皇可凭御仙符挡下一击,而后借斗云符快速逃跑。

    可惜,他终究未逃出散魔的魔掌。

    这储物袋中。还有数部古经,便是宁凡也不敢小觑。

    其中《皇雨元功》乃是历代雨皇的必修功法,宁凡早已修炼过,倒也没有太过看重。

    让宁凡十分重视的,是《驾鹤经》、《登云经》、《羽化经》。

    这是三部古经,记录了三名仙人的堪破生死的过程。

    第一名仙人隐居凡尘千年。自称梅妻鹤子,以养鹤为乐,千年之后堪破生死,驾鹤成仙。

    第二名仙人独居山谷五百年,朝看云海,暮观夕辉,五百年后忽然顿悟。登云成仙。

    第三名仙人引生死入体,令肉身死寂,令元神生生不息,而后肉身寂灭,元神羽化登仙。

    这三部古经,含有仙人的成仙体悟,对宁凡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堪破生死,飞升成仙”

    宁凡收起三部古经。目光微凝。

    他已明悟虚实,但却还未参透生死。

    想要成仙,还很遥远

    宁凡身形一晃,返回外界行宫。

    此刻,外界刚刚入夜,待天明之后,便会举行大比。

    宁凡意欲好好调息一番。将状态保持在巅峰状态。

    他刚欲返回榻上盘膝调息,却见榻上坐着一个女子,斜靠着床柱浅寐。

    此女是白羽一族的元婴女修——画羽。她睡地并不深,宁凡的靠近。将她惊醒。

    “画羽拜见老祖!”

    画羽立刻起身,跪倒在宁凡身前。

    今日的她,外面仍是羽衣打扮,但里面却似没穿多少衣服,只穿着薄纱

    她的目光之中,有一丝无奈,一丝羞涩,一丝决绝。

    “你深夜来此找我,所为何事?”宁凡袖风一拂,将画羽扶起。

    “我,我”画羽贝齿咬唇,鼓起勇气,说道,“我愿自荐枕席,请老祖怜惜。”

    “自荐枕席?”

    宁凡深深看了一眼画羽。

    他虽与此女认识的日子不久,却知此女并非一个轻浮之人。

    偶尔施展了一次窃言术,更是从此女心事中得知了一件事。

    白羽族曾经的那位化神老祖,看中了画羽,想收画羽为妾侍。

    但画羽宁可幽闭百年,硬是拒绝了老祖的命令。

    纵然在强权面前,此女也未曾做出自荐枕席的事情。

    但今夜,此女却来到自己身边,向自己献身

    宁凡可没自恋地以为此女对自己有情。

    那么,此女献身,自然是有所求了。

    窃言术一催动,宁凡立刻看清了此女的心事,不由得心中一叹。

    此女之所以想要献身于宁凡,是有缘故的。

    她知宁凡实力强大,却也以为宁凡好色成性。

    曾经的白木,霪辱族中女子无数,故而才会被逐出本族。

    画羽感激宁凡救下了自己,救下了残余族人,却也担心宁凡将所有女子一一霪辱。

    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以自己的身体,换族中女子相安无事。

    “是,画羽愿委身于老祖,望老祖怜惜。”

    说着,画羽窸窸窣窣的解开羽衣,羽衣之下,是薄如轻纱的亵衣,亵衣之下,再无衣物,隐隐可见其中曼妙

    眼中有一丝自伤,却被她很好的掩饰。

    脏了自己一个,救了其他姐妹,十分划算,不是么。

    想象着即将被宁凡肆无忌惮的攻伐,画羽的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伸出纤细的柔指,却是准备将亵衣一并脱下,将曼妙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呈现给宁凡。

    “笨。放心吧,白羽族的女修,我不会动任何一个,你可放心。就在此好好休息吧,至于侍寝,倒不必了。”

    宁凡抬手一指,带着一丝极弱的采阴指力,点在画羽眉心。

    画羽立刻身体软倒在身后的榻上,沉睡过去。

    宁凡扯过薄被。盖在此女娇躯之上,而后转身走出房门。

    他是一个自私之人,可为一己之私犯下无数杀孽。

    但他并不讨厌无私的人,这一刻,他忽的想起了已经飞升南天的殷素秋。

    修真界十分残酷,唯有自私自利才能明哲保身。

    无私者无疑是愚蠢的,但她们没有做错。只是生错了时代而已。

    这个时代,弱者命贱如草,实话说,这不是宁凡心中向往的时代。

    就如同妖河之上画舫中的女子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

    就如同白羽一族的女子若无宁凡相救,早已沦为玄鹤族修士的鼎炉。

    就如同宁凡。若不是奋力抗击过命运,早已死在欢合宗的凄惶之夜。

    宁凡负手立于夜色之中,徐徐走出行宫,走近宫外灯火辉煌的妖河。

    河畔,宁凡一站便是一夜。

    妖河之上,不时有女子抚琴而歌,歌喉婉转。

    那词曲明明都是欢快的。那歌喉明明是完美无瑕的,但宁凡却觉得这歌声十分的不入耳。

    曲是欢喜的,人却是悲伤的。

    这些歌舞的女子,并不喜自己的命运,只是无力挣扎,无力反抗。

    她们活着,心却已死,念已成灰。

    “命存心死这其中。有生死二意存在。”宁凡自语。

    他这一声自语,身旁却忽的响起一道赞同之声,让宁凡表情一震。

    “小友所言极是,这些歌女人虽活着,心却已死,这曲中,有生死二意存在。老夫在此听曲。听的便是这生死二意元皇弄出这些歌女,是想结交天元城内的老怪,收揽人心。老夫不喜他的做法!”

    出声者是一个头戴斗笠、身批蓑衣的干瘦老头。他手持一根钓竿,在妖河之畔垂钓。周身上下,没有一丝法力气息。

    这老者看似凡人一般,但宁凡心知,天元城内哪里会有凡人。

    这老者何时出现在宁凡身边,宁凡竟半点不知。

    不,应该说老者一直都在此地垂钓,宁凡却始终没有看到他。

    直到此人出声,宁凡才察觉身边有这名老者在!

    此人隐匿气息的手段,堪称逆天!

    须知就算是雨皇、涅皇一级的人物,也休想瞒过宁凡感知,隐匿在宁凡身侧。

    这老者虽不流露法力气息,但一身实力,绝对远超涅皇,比云狮强,比三界宗主都强!

    宁凡微微散出神念,想一探老者底细,却发现老者气息深敛如海,不可测量。

    “散妖!”

    几乎在一瞬间,宁凡便确定,这名垂钓老者是一名散妖!

    妖界共有三大散妖老怪,皆在各自地盘长年闭关,足不出户,试图冲击命仙境界。

    会从容出现于天元城的散妖,很可能就是坐镇元殿的那位恐怖老怪。

    老元皇,谈天衍!

    宁凡有数成把握确信,眼前的老者就是谈天衍。

    不过这老者给他一种古怪感觉,虽然是一名散妖,气息却着实有些不正常,似受伤了一般。

    斗笠老者自然知晓宁凡在探查他,却也根本不在意。

    他对宁凡,倒有几分好感。

    他长年在此地垂钓,却无人能看见他。

    老者长坐于此,目光晦暗,看着此代元皇牺牲歌女结交无数老怪。

    他当然知道此代元皇为何要这么做。

    老者体内妖魂阴阳分离,离死不远,他一死,必定会引起元殿动荡。

    此代元皇需要结交大量强者,稳固元殿的地位。

    老者知道这些原因,所以没有阻止元皇的所作所为。

    但他不喜元皇的做法,他谈天衍一生藐视强权,没杀过一名无辜弱者。

    他亦从不拿女人结交他人。

    他虽是修士,却曾与一名凡间帝王引为知己。

    那凡间帝王早已作古,却一生奉行着一个原则,这个原则,同样是谈天衍的立身处世原则。

    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这是一种气节,一种坚持。

    谈天衍有着自己的坚持,当看到碎虚四重天的老怪在天元城无故杀人取乐之时,他毫不犹豫,一掌毙之!

    修真路上杀人无错,因为这条路无法避开争斗。

    但若以杀为乐,则枉为修士。

    斗笠老者坐在那里。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道韵。

    他心有执着,有坚持,有自己的道。

    他在此阅人无数,不少老怪都曾来妖河选择女子,带回寝宫霪乐。

    唯有宁凡,看待美艳歌女的目光。澄澈如水。

    也唯有道心澄澈,才能从曲声中听出生死二意。

    斗笠老者背对宁凡,始终没看宁凡一眼,却好似已将宁凡看透无数次。

    他看出,宁凡服下了某种隐匿气息的丹药,丹药品阶极高,将宁凡真实修为掩盖。就算是他也是在施了秘术之后,才窥出宁凡底细。

    骨龄千岁,碎虚修士!

    宁凡资质之高,实在是斗笠老者生平仅见。

    尤其是宁凡的道心、道悟,更是让斗笠老者见猎心喜。

    斗笠老者同样看出,宁凡心中有道,坚不可摧。

    他是散妖修为,妖界十皇在他跟前都是晚辈。

    但他却称宁凡为小友。自是将宁凡看做同辈。

    “小友不是妖界修士吧。九界修士的气息,终究是有些许差异的”斗笠老者淡淡道。

    宁凡心中暗暗一惊,此人神通当真广大,竟一眼看出自己并非妖界修士。

    “你隐匿身份入妖界,参与钓龙大会,有何目的,老夫不问。不过天元城有天元城的规矩,你不可在城中滥杀一人。”斗笠老者亦看出宁凡煞气惊天,是横行一域的魔枭,故而出言提醒道。

    “若他人先惹我呢?”宁凡目光微凝。反问道。

    “杀!”斗笠老者眼中忽然血芒一闪,那是煞气凝成的血芒。

    他的煞气,绝不弱于宁凡。

    他手中杀戮的人命,自也不会比宁凡少。

    “晚辈保证不在天元城滥杀一人,但若有人招惹于我,我不会再留手。”宁凡向老者抱拳道。

    “如此即可。老夫一生只有一友,却是凡人之身,早已作古。惜哉!今日与小友相见,倒也算投缘。天明之后,升仙塔会举行大比,小友应会参与吧?”

    “是。”

    “既如此,老夫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升仙塔之所以叫这个名字,盖因其中藏有生死大秘,可助人飞仙。塔内五百洞府的石壁上,藏有我‘元翅一族’历代祖先的生死道悟。历代元皇持此玉者,可感悟石壁生死,修生死二气。前二十层洞府,所刻的生死道悟皆是仙人所有。此玉,可借你一用!”

    也不见老者如何出手,忽的便有一块金色古玉破空飞来。

    那金色古玉之上,刻有金翅大鸟的图案,是一种名为元翅的古妖兽,据说上古之时,元翅以龙为食,非常厉害。

    古玉之上有一股势不可挡的威势,便是碎虚三重天的修士也未必能接下。

    宁凡一面抽身飞退,一面屈指连点,指力点在古玉之上,卸去古玉的来势。

    连点数十指之后,方卸去古玉劲风,将古玉平平摄入手中。

    再看老者,却已不知去向。

    神念一扫古玉,并无任何不妥。

    他没说何时索回古玉,但多半该取之时,会取回的。

    宁凡目光微闪,这老者虽似受伤,实力却犹比散魔强上一分

    若伤愈,此人应可完败散魔。

    “这就是老元皇的实力么只是想不到,此人会赐我机缘。率性而为么”

    “升仙塔中五百洞府都有生死道悟,既如此,我若入塔,可窥一窥诸洞府的石壁生死道悟么。”

    宁凡收起古玉,目光一凛。

    能感悟生死大道的机会可不多,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对成仙而言十分重要的机会,不可错过。

    夜尽,天明。

    天元城北城,升仙塔之外,不断有修士赶来此地。

    今日,升仙塔之内会有一场拼斗,拼斗之后,将决出五百名参加钓龙大会的强者!

    玄鹤族族长亦借助上古传送阵,从极远之地呼朋唤友,赶来了天元城!

    他是一名冲虚强者,在他的身旁,则有三名帮手,皆是冲虚修为。

    “白木!本座定要让你死在升仙塔之中!”玄鹤族长心中冷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