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35章 谈紫心

    殿中四人的目光,瞬间集中在宁凡身上。

    兽袍青年的眼中带着冷意,其他三名炼虚却无人不惊,心中纷纷翻起滔天骇浪。

    “此人究竟是谁,又有何本领!竟凭问虚修为,挡下袁通的战意一击!”

    据这三人所知,那兽袍青年名为袁通,乃是猿皇的门徒弟子,归元太虚的修为,其战意一击便是同级修士也罕有人能挡下。

    宁凡却能凭问虚修为挡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宁凡目光扫视大殿,扫过殿中四名炼虚,却没有出言。

    在他身后,上九阁主定了定心神,跟了进来,对众人道,“这位是白木白道友,此次光临敝阁,与诸位道友目的相同,也是为紫品钓竿而来。”

    “白木!”

    这一次,包括兽袍青年在内,所有的人都露出神色微变。

    白羽族白木,问虚修为,入天元城时得到四名碎虚修士的迎接,引起不少老怪关注。

    不过随后有人查出,这白木出身自末流妖族白羽族,数千年前恶名昭彰,实力低下,曾被一名半步炼虚的修士追杀一年之久,毫无还手之力。又曾被族人逐出本族,沦为一时之笑柄

    宁凡是否恶名昭彰,众人并不清楚。

    但说宁凡实力低微,四人却绝对不信。

    尤其是兽袍青年,他一手战意神通非同小可,同级之中罕有人可破去,却被宁凡抬手击破。

    兽袍青年心中认定,宁凡实力非但不低微,反倒极为不可小觑。

    不过也仅仅是不可小觑而已,并不值得兽袍青年太过看重。

    他是袁通,是堂堂猿皇的门徒弟子,天资可入猿殿三甲,在妖界上代青俊之中。算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他自不会将名不见经传的宁凡放入眼中。

    手掌按在储物袋上,袁通正欲取出些许法宝,给宁凡些许教训,以报神通被破之仇。

    便在这时,上九阁主轻咳一声,神色微微有些不悦道,“袁道友。这里可是天元城。此地钓龙大会,老元皇特地下令,‘天元城内,不允私斗,违令者死’!”

    一听此言,袁通面色微微一变。意识到此地乃是元殿地盘,并非自家地界,倒是不宜随便出手。

    万年之前,曾有一名碎虚四重天的老怪自恃修为高深,在天元城杀了数人,结果第二日就被老元皇掌毙于城中,悬尸于城门之上。震惊妖界。

    近千年来,老元皇很少露面,据说是得了一件异宝,借法宝之力,正全力冲击命仙境界。

    只要元殿有老元皇坐镇一日,即便是袁通也不敢无视老元皇的威名,在天元城中乱来。

    收起目光寒芒,袁通再不看宁凡一眼。似忘了之前的不快。

    宁凡同样不理会袁通,径自择了个座位坐下,与身边三位炼虚修士微一抱拳。

    心中则又起了一番思量。

    宁凡观人无数,只看袁通一眼,便知此人定是某个大势力的杰出后辈。

    此人看似桀骜不驯,但一听说老元皇不允城中私斗,竟立刻收手

    那位老元皇的凶威。还真是震慑人心啊。

    宁凡本还想,若得不到这最后一根钓竿,便在城中抢一根。

    如今看来,抢钓竿之事却是万万做不得的。一旦做下,必定会触怒那位老元皇。

    宁凡有自保之术,或许不会被老元皇掌毙。

    但若想在元殿眼皮子低下参加钓龙大会,却是不可能了。

    “天元城内禁止一切私斗,如此说来,这上九阁的最后一根钓竿,我还非入手不可了。”宁凡思索道。

    老者、大汉、美妇见识过宁凡手段,自不敢不恭,同样客气的还礼抱拳。

    眼见一场干戈消弭于无形,上九阁主略松口气,言道,

    “加上白道友在内,在座共有五位道友争这最后一根紫品钓竿,究竟该卖给谁,着实让老夫有些头疼”

    “阁主何必为难,买卖之事,向来都是价高者得。我五人之中,谁出的价最高,谁自然便可得到这最后一根钓竿。”袁通自信一笑。

    他身上共有三十亿仙玉,皆是其师猿皇所赐。

    一根紫品钓竿的市价在一亿仙玉左右,订购虽然会贵一些,价格也不会超过两亿。

    普通炼虚能有数亿仙玉在身,便是富有之人,毕竟修炼一事太耗钱财。

    袁通深信,若拼仙玉,他自问不会输给在场任何一人。

    他自然不知,宁凡身怀三万亿仙玉,一身财富足以抗衡整个猿殿。

    “我等同意袁道友的意见,买卖之事,本就该价高者得!”老者、大汉、美妇亦是自信一笑。

    三人身上的仙玉都不少,都有七八亿之多。

    他们更加不知,自己这点微末仙玉,连宁凡的仙玉零头都算不上。

    “白某没有意见,价高者得,天经地义。”宁凡淡淡道。

    “好,既然诸位意见一致,老夫也就不多说什么了。这最后一杆钓竿,将由本阁最优秀的炼器大师炼制。这位炼器大师极少出手,但她炼制的紫品钓竿,绝对是冠绝天元城的最强钓竿,便是传说中的阴龙阳龙,都可钓起。不过这价格么,自然也就不便宜了”

    上九阁主苦笑一声,接着道,

    “订制她所炼制的紫品钓竿,价格是五亿仙玉,且她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唯有答应这个条件,她才答应为人炼制钓竿诸位道友请在五亿仙玉的底价基础上出价,谁的价格高,这位炼器大师便为谁炼制紫品钓竿”

    此言一出,包括兽袍青年在内,四名炼虚全部目光一变。

    “五亿仙玉!太贵了!”

    “且若想求此人炼制钓竿,竟还需答应她一个条件,这简直是太可笑了!天元城内炼器坊无数,却从无任何一家炼器坊额外提条件的。”

    “这上九阁留下最后一个钓竿订额,给我等争抢,看来是存了坐地起价之心。说什么这最后一根钓竿可钓阴龙阳龙那种传说中的龙魂,已有数百万年无人钓起过了。如今养龙池内是否还有阴龙阳龙。都是未知,要这么好的钓竿何用?”

    养龙池中虽可养龙,修士却无法进入池水之内。

    养龙池的池水之内,混入了破界之光,便是散妖也是入之必死的下场,唯有秘法饲养的龙魂,能在池水之内存活。

    无人知。养龙池内有多少龙魂。

    无人知,养龙池内是否有阴龙阳龙。

    问虚老者率先起身,向上九阁主不悦地说了一句‘告辞’,竟是直接离去,再不逗留。

    这一根紫品钓竿,他不准备争抢了。

    他只是问虚修为。未必就能在五日后争到钓龙大会的名额。

    若最终没有争到名额,却买下这么贵的钓竿,实在有些不智。

    还是随便买个钓竿,再抱着平常心搏一搏钓龙大会的名额吧。

    见五亿高价一出,直接走了一个老怪,上九阁主又是苦笑连连。

    这价格确实有些高了,但这是自家小姐定下的价格。他无权更改。

    上九阁主目光扫向在场四人。

    冲虚大汉及美妇并未离去,皆是微微咬牙,下定了决心,明知钓竿昂贵,也要争上一争。

    袁通目光微凝,渐渐收起错愕的表情。五亿仙玉确实很贵,但这些钱他也还拿得出,只是不知那炼器大师还附加了一个什么条件。

    宁凡面色古井无波。在场之中没有被五亿高价吓到的,只有宁凡一人而已。

    宁凡一向没有金钱概念,对他而言,钱都是抢来的,并非挣来的,花再多钱也没有心疼的感觉。

    “不知那位炼器大师额外提出的条件是什么?”宁凡向上九阁主询问道。

    “那位炼器大师有一个要求,若买了她的钓竿。且钓出了阴龙与阳龙,则须将两个龙珠借她一用”上九阁主回答道。

    “这个条件倒不算过分。”大汉与美妇点点头,袁通亦是微松了口气。

    岂止是不过分,在这三人看来。这个条件提与不提根本毫无差别。

    数百万年无人钓起的阴龙阳龙,谁能钓起?

    宁凡皱了皱眉头,但也没再多说什么。

    他此行正是为阴阳龙珠而来,若真钓出了阴阳龙珠,则必须借这位炼器师一用了。

    如此一来,倒是又添了几分波折。

    不过这位炼器大师如此执着于阴龙阳龙,其炼制的钓竿,或许对钓起阴龙阳龙有所帮助也未可知

    “四位道友若无其他问题,可以出价了。”

    “本座愿出五亿三千万仙玉!”中年大汉第一个道。

    “咯咯,妾身愿出五亿五千万。”美妇媚眼如丝地一笑。

    “五亿六千万!”

    “五亿七千万!”

    “六亿!”

    大汉目光一狠,喊出了这个让他大感肉疼的价格。

    美妇咬咬牙,粉拳紧握,还想再出价,却是最终一叹,放弃了竞价,苦笑道,“我放弃”

    见美妇放弃竞价,大汉神情一松,向袁通及宁凡望去,额头微微渗出细汗。

    “二位道友不出价么?”大汉紧张地问道。

    “七亿!”袁通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一听七亿高价,大汉立刻面如死灰,却咬咬牙,固执道,“七亿一千万”

    他话音刚落,袁通又道,“八亿!”

    大汉沉默了。

    他距离突破太虚境界已然不远,这千年一次的钓龙大会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突破机会。

    若有一杆紫品钓竿,钓几条高品龙魂,他突破太虚绝不会太难!

    若能侥幸钓起一品龙魂,且龙魂之中蕴含龙珠,则他此生就算归元,也是大有希望的事情。

    为了这一丝希望,他愿意一搏。

    “八亿一千”

    他话未说完,袁通冷笑道,“九亿!”

    这价格一出,大汉猛地站起,不可置信地看着袁通。似不相信他会出如此高价。

    随后,仿佛失去所有力气,跌回椅子上,绝望道,“罢了,本座放弃竞价,这个钓竿。我不争了”

    不争了,不仅仅是不争钓竿,就连冲击大道的信心,都被袁通一击击溃。

    美妇竞价失败,却道心无损。

    大汉竞价失败,这道心却是出现了裂痕。失去了冲击更高境界的信心,此生很难突破太虚境界

    “九亿仙玉!这猿皇弟子好大的手笔,好狠的心机!”

    上九阁主目光微微一震。

    袁通的每一句话语中,都蕴含了战意神通。

    他以九亿仙玉的价格,一步步摧毁冲虚大汉的道心,胜了竞价也就罢了,却连带给了中年大汉一生无法抹去的道心阴影

    此子。好狠!

    “白道友不出价么?”袁通自负地看了一眼宁凡,带着几分挑衅意味。

    他试图先激起宁凡的战心,再一步步摧毁宁凡的道心。

    猿殿的战意神通,可攻击修士道心,令人道心崩溃。

    宁凡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袁通,目光微微一眯。

    不错的战意神通,但对他无用。

    他反倒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一步步破掉袁通的战意与自信。

    “九亿一千万。”宁凡学着冲虚大汉。只加价一千万仙玉。

    “十亿!”袁通冷笑道。

    “十亿一千万。”宁凡面色不改。

    “十二亿!”

    “十二亿一千万。”

    “十五亿!”

    袁通自信地看了一眼宁凡,在他看来,自己一步步抬价,越抬越多,就是要给宁凡一种感觉。

    他袁通是不可逾越的,不可战胜的。

    一旦生了这种心理,即便只是一丝。袁通也可凭言语之中的战意神通,一步摧毁宁凡的道心,令宁凡道心崩溃!

    “此子此刻,应该和那大汉一样。面如死灰了吧。”袁通试图从宁凡脸上找出一丝颓败之色,却发现此子脸上始终古井无波,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十五亿一千万。”随即,宁凡仍是只加价一千万,用这种行为,无声地嘲讽着袁通。

    “十六亿!”袁通目光一沉,宁凡道心之坚,出乎他的意料,难以击溃。

    价格已经抬到了十六亿,以袁通的家底,也有些吃不消了。

    他不敢在一次抬价数亿,花费如此巨额的仙玉买区区一个紫品钓竿,太亏。

    “十六亿一千万。”宁凡的声音依旧不带任何情绪。

    “十七亿!”

    “十七亿一千万。”

    “十八亿!”

    “十八亿一千万。”

    宁凡就这么一千万一千万的加着价。

    袁通是故意猛抬价格,给人不可战胜的感觉,从这一角度压垮他人道心。

    宁凡则是一点点紧跟,一点点迫近,不紧不慢的追逐着猎物,当迫近袁通极限之时,一举将之击溃。

    袁通额头渐渐渗出细汗,他已将价格抬到了二十七亿仙玉,但宁凡仍是微微张口,便将价格抬到了二十七亿一千万。

    故意的,此子一定是故意的!

    他明明身怀无数仙玉,却偏要一千万一千万的加价,故意给自己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可恶,若我喊出二十八亿仙玉,此子是否会再加一千万”

    当袁通心中升起这一想法之后,立刻面色一惊。

    这怎么可能,他堂堂袁通,竟会在宁凡面前升起一种不自信的感觉。

    不自信对袁通而言,是十分要命的!

    他修炼的战意神通,要的便是修炼者战心不灭,有挑战天下强者的自信与勇气。

    若自信崩,则道心裂,则后患无穷!

    袁通震撼的发现,他在这场竞价之中,不知不觉地被宁凡引导了。

    二十七亿的价格,他本来绝不会喊出的。

    但宁凡故意极其他的胜心,徐徐跟进,这是准备在最后关头,将他的道心一举击溃!

    “好险!我险些中了此子的谋算!”

    “此子未必身怀二十七亿仙玉,却绝对存了毁我道心之心!”

    “我乃猿皇之徒,也不过身怀三十亿仙玉而已,此子何德何能,能与我相提并论!”

    袁通目光一肃。霍地起身,神色阴冷的看着宁凡,忽的一拍储物袋,向殿外一指。

    一瞬间,大殿之外立刻出现堆积如山的仙玉,足足有二十八亿。

    “二十八亿!”他喊出了价格,且当面取出了仙玉。

    他转过头望向上九阁主。言道,“我怀疑白木故意抬高价格,想让袁某花费高价买下钓竿。袁某不信他有二十七亿一千万仙玉。”

    此刻的上九阁主早已震惊到无以复加,大汉与美妇同样呼吸急促,惊得说不出话。

    一根市价一亿的钓竿,竟被宁凡、袁通一步步抬到二十八亿。

    此事若是传出。天元城又要多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上九阁主尚未开口,宁凡却点头一笑,“袁道友所言极是,若我不拿出仙玉示人,倒是会给人一种故意抬价的错觉二十八亿一千万。”

    宁凡果然又加了一千万仙玉。

    他同样一拍储物袋,抬手向殿外一指,殿外立刻出现堆积如山的仙玉。足足有二十八亿一千万。

    “什么!此子竟真有这么多仙玉!”袁通道心一颤。

    他以猿皇弟子自居,始终有一种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的自信,提升着他不惧强敌的战心。

    但此刻他才发觉,自己猿皇弟子的身份根本没有什么了不起。

    这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白木,竟拥有不弱与他的庞大身家。

    如此算来,自己一贯的自负与骄傲,算得了什么!

    一愣之下,他竟是没有接着竞价。似已认输。

    这一刻,袁通的道心裂出一丝裂痕,这裂痕尚只是一丝,若及时弥补,倒也能修炼回来。

    但宁凡不准备给袁通修复道心的机会。

    此刻他身处天元城中,摄于老元皇的威名,无法对袁通下死手。

    但这不代表宁凡能容忍袁通的加害之心。

    袁通想要毁宁凡的道心。宁凡何惜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哦,袁道友不准备竞价了么。不如让白某帮你喊价吧,二十九亿!”

    宁凡抬手祭出九千万仙玉,仍在殿外。故意抬高了价格。

    袁通目光一震,并未料到宁凡抢到钓竿之后,还会继续抬高价格。

    “三十亿!”宁凡又抛出一亿仙玉,袁通面色一白。

    三十亿仙玉,已是他的底价,他,根本赢不了宁凡!

    袁通的每一丝表情都落在宁凡眼中,宁凡隐隐看出,三十亿便是袁通所有家底。

    如此,他可一鼓作气,毁掉袁通道心。

    “四十亿!”

    “五十亿!”

    “七十亿!”

    “九十亿!”

    “一百亿!”

    宁凡连续五次抬价,五次抛出仙玉,在一瞬间将紫品钓竿的价格抬到一百亿!

    望着殿外高高如山的仙玉,袁通心中升起空前的挫败感,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百亿仙玉,那可是百亿仙玉啊!

    就算是他的师父猿皇,也绝对舍不得一掷百亿!

    此人家资雄厚,非他可比,非他可比!

    袁通认输了,这一认输,便代表着他一生修炼的不败战意,在一瞬之间崩溃殆尽!

    尚战者,不可服输,不可言败。

    一旦失去自信,则再无挑战诸强的勇气,再无问鼎大道的决心。

    大汉与美妇全部呆滞,百亿仙玉的大手笔,是他们永远无法想象的事情。

    上九阁主深深看了宁凡一眼,在一瞬间认定,宁凡是一个不可招惹的狠人。

    袁通欲毁其道心,他便反其道而行之,毁了袁通!

    “白白木,这笔账,我记住了!哼!”

    袁通强行咽下喉间鲜血,一咬牙,化作遁光匆忙离去。

    他道心已毁,必须立刻去寻师尊,或许还能有些许修复的可能

    这一匆忙离去,便是二十八亿仙玉也来不及带走。

    大汉略带感激的看了宁凡一眼,抱拳一礼,就此离去。

    竞价已结束,他再留此地毫无意义。

    袁通毁他道心,宁凡毁袁通道心,却算是间接帮他报仇了,他自是感激宁凡的。

    美妇亦无意继续逗留,告辞离去。

    今日之事,给她的震撼太大,一场竞价,却比一场生死之战还要惊心动魄,杀人于无形。

    “紫品钓竿,已归白某所有,五日之后,我当再赴上九阁,取钓竿。”

    宁凡起身,向上九阁主微一抱拳,欲就此离去。

    他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对他而言,百亿仙玉不过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道友请留步,我家小姐若为道友制作钓竿,需量身定做才能制出,故而需要与道友见上一面。道友且随老夫见一见我家小姐,放心,不会耗费道友太多时间的。”

    “你家小姐?”宁凡一怔,收住脚步。

    他倒不知,上九阁剩下的最后一位炼器师,是堂堂阁主奉之为小姐的人物。

    须知上九阁主名为一阁之主,另一个身份却是元殿修士。

    所有的元殿修士,主人只能由一个,那便是元皇。

    他口中的小姐,也只能是元皇的亲眷。

    “对,老夫虽是上九阁阁主,但上九阁的话事者,却是我家紫心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