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34章 紫品钓竿

第634章 紫品钓竿

    宁凡一行人进入天元城,暗中则有无数道老怪的目光,在宁凡身上来回扫过。

    这让宁凡大感无奈,因为小妖女的作弄,他很难低调行事。

    如今被无数妖界强者关注,宁凡需要谨言慎行,不可暴露身份。

    若暴露雨界神皇的身份,麻烦定然不少。

    一界皇者潜入其他界面,是一件让人忌讳的事情。

    “好夫君,亲爱的夫君,别生气嘛,是我不好,给你添麻烦了。我保证,如果那何世修找你麻烦,我肯定帮你赶走他,好不好嘛?”小妖女各种软语相求,扮道侣扮得乐此不疲。

    “不必了你出手帮我一次,我还得欠你一次人情”宁凡摇头一叹。

    钱可以欠,人情却万万不可随便欠下,尤其是小妖女的人情。

    画羽及其他白羽族的女修,此刻恭恭谨谨地跟在宁凡身后,一个个美眸震撼。

    何世修的言语,被法力屏蔽,她们并未听清。

    但四名碎虚特意出城与宁凡相见一事,却令诸女修尽皆心中骇然。

    “白木老祖好大的面子,刚到天元城,便令四名碎虚老怪亲自出城迎接!”

    “我白羽一族没落已久,碎虚老怪对我族而言,乃是高不可攀的存在白木老祖竟然能结识那种级别的老怪么,真是让人不敢置信呢”

    “白木老祖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物。”

    就在半个月前,这些白羽族女修还惧怕着宁凡的霪邪名声。

    但这一刻,一个个女子却纷纷对宁凡充满敬仰、崇拜之情。

    妖族的女子,总是倾慕强者的。

    在诸女眼中,能与四名碎虚相识的宁凡,自然也是一个隐藏极深的强者。

    “画羽斗胆,想问问老祖如今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境界”画羽小心翼翼地问道。

    她虽已确信宁凡是一名炼虚修士,却还不知宁凡究竟是什么境界。

    传言白木老祖被逐出白羽族时,便已是窥虚境界。数千年过去,或许修为会有增长也未可知。

    “问虚。”

    宁凡看似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并借助易相丹的药力,故意适时地释放出了一丝问虚气势。

    在这股气势之下,画羽妖婴不住战栗,俏脸却露出惊喜之色。

    宁凡的修为,在她预期之上。

    但暗中关注着宁凡的一些老怪们。却有不少人收回探查的神念,不以为然地自语道,

    “此子只是问虚修为么,虽说与四名碎虚强者相识,却也不足为惧。”

    能入天元城的,哪一个不是炼虚之上的老怪。

    此次前来参加钓龙大会的炼虚强者。起码有数千之多。就连碎虚老怪,都来了数十人。

    妖界十皇,亦会有数位皇者旁观此次盛会。

    在这种大场面之中,宁凡若只是问虚修为,自然也就不值得那些修为高深的老怪关注了。

    但凡进入天元大陆的老怪,资料都会被元殿妖使搜集,传回天元城。

    渐渐的。有心之人从元殿之中获得了宁凡的资料。

    一看宁凡竟出身于白羽一族,关注宁凡的就更少了。

    白羽一族只是末流妖族,根本不值一提。

    宁凡只是问虚修为,背后又无庞大背景,此次钓龙大会,多半不会有什么惊艳成绩,能否获得参会名额都未可知。

    还有一些老怪,早在数千年前便听说过白羽族白木的恶名。

    “白羽族白木他就是白木!那个霪贼!”

    城中有数名炼虚老怪。妻女曾被白木祸害过。一听宁凡名号,自然迁怒上宁凡。

    另有一些人,与白木倒是无冤无仇,本还想与宁凡结交一番,但听说宁凡就是白木后,纷纷打消了结交之心。

    没办法,白木此人恶名昭彰。生性好色无耻,连朋友妻都不放过偏偏手段寻常,实力普通。就算是一些魔道修士,也对白木敬而远之。

    渐渐的。再无人关注宁凡。就算偶有关注之人,不是鄙夷,就是带有敌意。

    宁凡并不知白木的恶名替他招来了多少鄙夷与敌意。

    就算知道了,他也并不在乎。

    他故意散出问虚气息,只是想减少麻烦,不想太过引人注目而已。

    天元城之内,建有无数座行宫,供炼虚级老怪休息。

    宁凡持有蓝玉令信,寻了一处靠妖河建立的宫殿,凭令直接入住,将白羽族一行女修安置于此。

    宁凡独坐房中,看着窗外,捧着一杯刚刚烹好的灵茶浅饮。

    淡金色的妖河上,偶尔驶过一两艘画舫。

    每一艘画舫之中,都有许多容貌美艳的处子女修,大都是融灵、金丹修为,歌舞婉转。

    这是元殿给入城老怪准备的鼎炉女修,若有哪个老怪看中了某个女子,可直接领走,极尽享用。

    宁凡眉头微皱,放下灵茶,拂袖合上窗,不再看那些女子歌舞。

    在当下的修真界,弱者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强者却可支配一切。

    这样的修真氛围,宁凡不喜,却改变不了什么。

    “夫君若看上哪个女子,告诉我,我帮你把她带回来,供夫君享用。”小妖女不知何时出现在宁凡房中,笑眯眯地看着宁凡。

    “不必了。”

    “哦?身为乱古传人,竟不爱美人,真是稀奇。”小妖女自顾自坐在宁凡旁边,随手取过宁凡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杯沿上,立刻留下一个淡淡的胭脂印。

    而后暧昧地舔了舔舌头,嬉笑道,“嘻嘻,不是什么好茶呢不过这一杯是夫君喝过的,我再去喝,倒是别有滋味呢。”

    此女姿容堪称绝色,一双黑宝石般的明眸,如同神秘莫测的虚空,让人看不穿她的真实想法。

    “你不在房中休息。却来找我,所为何事?”宁凡可不相信,小妖女是来和他谈情说爱的。

    “我来此地,是想问问夫君,可有飞升东天之志?”

    “你想替神虚阁招揽我,赐我飞升名额,飞升东天?”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这是他收到的第二个飞升名额了。

    北小蛮给了他一个,如今,小妖女也想送给一个么。

    修士若破仙位,便可飞升,若靠自己的实力飞升,自然要面临许多危险的。

    拥有飞升名额。即便是化神修士,也可毫发无损的飞升四天。

    但若接受了飞升名额,在飞升之后,却必须加入赐予名额的势力。

    故而是否接受名额,需要好好考虑。

    “若我替神虚阁招揽你,你去么?”

    “会考虑,却不一定会去。”

    “若我用第三个条件强求你去呢?”小妖女狡黠一笑。

    “会去。”宁凡淡淡道。

    “嘻嘻。看你这不情不愿的样子。我才不会强迫你以你的修为,就算是突破仙位、自行飞升,也是十分容易的。你还欠我第三个条件,这个条件,我不会随便使用的。姑且留着,或许日后会有妙用。”小妖女腹黑一笑,继而又道,

    “飞升之事说完了。说说钓竿吧,还有五日,天元城中便会举行擂比,决出五百个钓龙大会的人选。以你的修为,取得名额自是轻而易举,但若想钓得妖龙,你首先需要一个紫品钓竿能钓起阴龙与阳龙的钓竿!”

    蕴有阴珠的妖龙便是阴龙。蕴有阳珠的妖龙便是阳龙。

    参加钓龙大会,需要持元殿秘法特制的钓竿法宝,才能钓起龙魂。

    普通品质的钓竿法宝,天元城内随处都有出售。

    但若想钓起三品以上龙魂。便需要特制的紫品钓竿,才能承受住三品龙魂的冲撞。

    宁凡来天元城算是来得比较晚,城中的紫品钓竿早已被无数老怪抢购一空。

    若想购买紫品钓竿,只能临时订制了。

    紫品钓竿十分昂贵,需要掺入不少稀世灵矿,制作起来,却并不费什么时间,三五日便可制出。

    宁凡此刻去订制一个紫品钓竿,倒也不晚。

    “夫君快去城中的炼器坊订制一个紫品钓竿吧,如今城中订制紫品钓竿的老怪不在少数,炼器师却少的有限,若去晚了,便订制不到紫品钓竿,也就无法钓阴阳龙珠了呢。”

    “怎么不早说”

    宁凡无奈的摇摇头,他一路入城,小妖女半点不提订制钓竿之事,偏要到此刻才提,绝对是故意的。

    宁凡本还在休息一番之后,再利用罡绿金、玄黄晶修复黄金古剑。如今看来,倒是必须先处理钓竿的事情了。

    “玉简之中,共有十一家炼器坊,都有炼制紫品钓竿的能力。你可去看看。顺带一提,紫品钓竿价格昂贵,专程订制的话,价格一般还要高出三成,若是钱不够,可以向我借。嘻嘻,你我夫妻一场,你若开口,不论多少钱我都会借给你的,不过若是那样,你便又欠我一个人情了哦。”

    小妖女笑眯眯地递给宁凡一个玉简。

    宁凡神念一扫玉简内容,将玉简收入储物袋,略感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没有多言,直接离开行宫。

    他自不会向小妖女借钱,区区钓竿,他还不至于买不起。

    一出行宫,宁凡将遁光克制在问虚级,朝一家家炼器坊飞去。

    能够制作紫品钓竿的,只有十一家炼器坊而已。

    宁凡一连走了十家炼器坊,却全都订制不到紫品钓竿。

    每家炼器坊只有六七名炼器大师可炼制紫品钓竿,宁凡来得太迟,早有无数老怪来此订制。

    若宁凡想在钓龙大会之前订制紫品钓竿,却是休想。

    “来迟了么罢了,再去最后一家看看吧。若实在订制不到紫品钓竿便抢一个,又有何难。”

    宁凡打定的主意,遁光一闪,朝第十一间炼器坊飞去。

    这最后一间炼器坊,名为‘上九阁’,是天元城最大的三座炼器坊之一。

    炼器坊的匾额,是以金漆书写,字迹潦草。似有几分意兴阑珊的道蕴含在字里行间。

    上九阁之外,此刻正有一大群修士侍立在外,大都是元婴、化神修为。

    见宁凡遁光降下,所有修士都目光微变,偶尔还有人低声抱怨一句,“哎,又来了一个订制紫品钓竿的前辈这最后一根钓竿。不知道师尊能否成功获得。”

    “哎,有那人在,就算是师尊也抢不过吧就算是这个前辈,也未必能抢得过”又有人叹息道。

    这些人的话语,自然瞒不过宁凡的耳朵。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看起来这上九阁之中。似乎还剩最后一个紫品钓竿的订额。

    上九阁中似乎有数个老怪,正争抢着最后一根钓竿

    宁凡尚未入上九阁,却已从阁中感觉到四五道炼虚之上的气息。

    门外的这些低阶修士,应该是阁中老怪们的门人弟子吧。

    “看起来,倒是需要争一争这根钓竿了。”

    宁凡一笑,步入上九阁之中。

    上九阁之内并无碎虚气息,也就是说。前来争抢钓竿的只是炼虚修士而已。

    若文争,宁凡则以仙玉竞价,得到这根钓竿不难。

    如今他身上共有近三万亿仙玉,一部分是从藤殿获得,一部分是杀戮三界宗主、雨皇等人获得。

    他并不认为区区几个炼虚修士,会比他仙玉更多。

    若武争,宁凡已是碎一境界,更不可能输给几个炼虚修士。

    宁凡一入上九阁。立刻便有一名老者苦笑走出,向宁凡抱拳一礼。

    这老者是问虚修为,乃是上九阁的阁主。

    宁凡故意散出的问虚气息,自然瞒不过他的感知。

    “老夫是上九阁阁主,阿九。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今日入上九阁,可是来订制紫品钓竿的?”

    “在下白木。此次确是为紫品钓竿而来。”宁凡抱拳还礼,面色古经无波,心中微微一诧。

    这上九阁阁主好歹也是一个问虚修士,竟然叫做阿九。阿九这名字。倒很像一个仆从。

    一听宁凡正是为钓竿而来,上九阁主苦笑更深,叹了口气,道,“既然道友也是为紫品钓竿而来,便随老夫入大殿一叙吧。实不相瞒,大殿之内,还有四位炼虚同道,与道友怀了相同目的,都是为钓竿而来。其中问虚一人,冲虚两人,归元太虚一人”

    “是么。”

    宁凡随口应了一声,随上九阁主步入大殿,表情淡然,没有任何波动。

    若是和四个碎虚老怪争抢钓竿,宁凡还会费一番力气。

    若仅仅是和几个炼虚修士争抢,自是毫无难度。

    上九阁主暗暗一诧,他特意将争夺钓竿的四名老怪修为透露给宁凡知道,就是想让宁凡知难而退。

    此次争抢钓竿的四名炼虚老怪,有三人都比宁凡修为更高。

    在上九阁主看来,若宁凡知道此次会有归元太虚介入争抢钓竿,就算不会当场吓退,也必定会神色微变。

    毕竟宁凡只是问虚修士,得罪不起归元太虚,一般来说,是不敢和归元老怪抢东西的。

    让上九阁主诧异的,是宁凡淡然的态度。

    仿佛对他而言,归元太虚亦不算什么。

    “此子若非是有足够的背景,不惧归元太虚,便定是心思深沉之极,喜怒不形于色。”

    “只是老夫并不认为,此子可争过这名归元太虚,毕竟这名归元太虚,也是有大背景的。”

    上九阁主微微一叹。

    这名归元太虚,可是此代十大妖皇中的最强者——猿皇的徒儿。

    若论背景,什么背景能敌得过妖皇背景。

    宁凡自不知老者心中所想。

    他随老者左转右折,行至大殿。

    尚未步入大殿,一道冷厉的青年声音忽的从殿内传出,形成一股惊涛骇浪般的威压,蕴含无穷战意,朝宁凡与上九阁主扑面袭来。

    “哦?又来了一位道友,来争这紫品钓竿么。”

    那逼人的威压之中,战意如天,更含有归元级气势,似能压垮任何人的战心。

    上九阁主面色一变,在那威压之下匆匆连退数步,面色已是涨红,气息大乱。

    宁凡目光一眯,他仿佛能看到这无形的威压风暴之中,藏了一只战意巨爪。

    那巨爪,可抓碎任何人的战心,令人不战而退。

    倒是种玄妙神通但也不过如此而已。

    宁凡步伐不停,仍向前行进,似乎并未受到这威压任何影响。

    当那无形的战意之爪抓向他胸膛之时,宁凡目光陡然一凛,抬手一拂袖。

    一瞬间,战意之爪碎,而大殿之中,立刻传出一道青年的闷哼声。

    上九阁主目光大震,他自然想象不到宁凡区区‘问虚’修为,能挡下猿皇门徒的神通秘术。

    宁凡没有多言,径自步入大殿之中。

    此刻大殿之中,正坐着四名炼虚修士。

    一名问虚修为的紫袍老者,一名冲虚境界的中年大汉,一名冲虚美妇,以及一名归元太虚的兽袍青年。

    青年此刻面色涨红,正目光阴沉地捂着胸口,见宁凡入殿,立刻冷冷道,

    “想不到你区区问虚修为,竟能破我战意神通。哼!你也是来争钓竿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