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30章 还血,碎虚!(下)

第630章 还血,碎虚!(下)

    幽暗的虚空,一时间金光耀眼。

    宁凡望着亿万金雷,却并无多少畏惧之色。

    法力、神念、感悟都已达到碎虚水平,如今境界也水到渠成突破碎虚。

    这一刻的宁凡,并非归元修士,而是一个真正的碎虚强者。

    他能感受到,自己抬手之间,便可开辟洞天空间,拥有了掌开洞天的神通。

    掌开洞天,便是在现实之中开辟虚之空间,或是在虚幻之中,开辟实之空间。

    虚实只在一念,故而可一念开洞天。

    此刻宁凡丹田中的元神,模样发生了几许变化。

    仍是巴掌大小,双目紧闭,盘膝于丹田之中。

    但此刻的元神身形似虚似实,飘忽不定。长发飘逸,身穿白衣,左面同样有紫色封印,与宁凡模样肖似,几乎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宁凡了。

    而在元神的周身,始终有一团黑色光珠,盘绕着元神旋转。

    那光珠,是宁凡所有虚空感悟所化作的虚空珠。

    从此刻开始,宁凡每提升一重天的修为,便会多一颗虚空珠盘绕在元神四周。

    这一刻的宁凡,彻底明悟的虚实,实力却比未碎虚时又强了许多。

    眉心雷星一闪,宁凡一步踏在虚空之上,无垠的虚空之中,立刻凭空浮现一副巨大的血色雷图。

    漫天金雷只是正常雷劫的程度,足以令刚刚突破碎虚的修士焦头烂额,却不足以令宁凡忌惮。

    他实力早已远超碎一修士,本身更对雷霆有着极大克制。

    “吞!”

    雷图一收,顷刻间便将亿万金雷全部收走。

    但宁凡的眼神,却在收走漫天雷劫之后,忽的一凝。

    而后猛地身影一晃,直接遁离原地!

    却见那巨大的虚空雷图,忽的裂开无数金色裂纹。

    数百缕金色的雷光。从那些裂痕中流窜出,化为金龙,张着狰狞的大口,瞬息间便冲至宁凡跟前。

    看情形,这金雷竟有些特殊,无法被雷图彻底压制。

    “切,连皇雷都敢吞。真是不自量力呢。所谓的皇雷,是皇气凝成的雷电,似雷而非雷。这雷图看起来似乎克制雷霆呢。但很可惜,你的皇气修为太低,否则此图倒真可能一举吞尽皇雷呢。”

    天道圆环中,传出一道悠悠自得的巧笑声。

    无比遥远的某处空间之内。一个白衣如雪的小萝莉,双手捧着一块热乎乎的八宝糕,正吃得不亦乐乎。

    她的脚下,是一个泛着柔波的平湖,湖心之中,可窥探到宁凡渡劫的过程。

    她站在湖上,啃一口八宝糕。便笑一声,十分开心。

    开心,不仅仅是因为吃到了最爱的八宝糕,更是因为看见宁凡渡劫不顺利。

    上一次她亲自出手,为宁凡降劫,却被宁凡一剑吓走。

    这一次,她学乖么,不亲自露面了。

    奉了帝君的命令。没有给宁凡多施天劫,只降正常天劫。

    “嘻嘻,你拿这皇雷劫没有办法了吧~”

    小萝莉幸灾乐祸的笑声,透过一池湖水,传至宁凡耳中。

    正在虚空渡劫的宁凡,自然想象不出天道小丫头此刻的模样:正啃着八宝糕,等着看他遭殃。

    听了小萝莉的话语。宁凡目光微微一闪。

    “皇气之雷么”

    心中,已有了计较。

    宁凡的第一道皇气,是借《皇雨元功》凝成。

    《皇雨元功》只记录了凝聚第一道皇气的方法,却没有记录增加皇气数量的方法。

    上古之时。皇气修炼之法曾盛行一时,强大的仙帝级强者,动辄拥有成百上千道皇气,仅凭皇者之威,就可威服强敌,令敌俯首。

    同时,皇气攻伐无匹,若加持在法术法宝之上,威能无穷。皇气强者,同级无敌。

    上乘的修皇功法,可令皇气一生二,二生三,不断增多。

    只可惜,上乘的修皇功法本就稀少,随着无数仙帝陨落,修皇者几乎在修真界绝迹。

    下界之中,能有凝聚皇气的功法流传就已十分难得。

    上界之中,就算有顶级势力持有分化皇气的秘术,也绝对不多。

    下界碎虚若能凝出第一道皇气,便可称作皇者。

    这第一道皇气,可能是凭功法凝出,也可能是在皇雷劫中感悟凝出。

    每渡一次皇雷劫,都有机会凝出一道皇气,但那几率很低。

    下界修士不懂分化皇气之术,更罕有人能凭功法凝出第一道皇气。

    大多数皇者都是渡皇雷劫时偶然感悟出的皇气,似宁凡这种凭功法凝出皇气者,十分少见。

    碎虚九重天,每一重境界的突破,都会迎来一次皇雷劫。

    理论上,九次皇雷劫共可感悟增加九道皇气。

    但借皇雷劫感悟皇气的几率太低,再怎么气运逆天的人,也不可能九次雷劫此次悟雷成功。

    一般的下界皇者,都只有一道皇气在身,拥有两道以上皇气的下界皇者极少。

    宁凡气运为紫,却也不认为自己一定能在皇雷劫中增加一道皇气。

    旁人都是老老实实的承受皇雷劫的攻击,在攻击中渐渐增加皇气,他却不准备这么做。

    望着迎面而来的数百道皇雷,宁凡眼中金光一闪,周身忽的金光大现,迅速抬手,一指点出。

    一道金光立刻弹指而出,冲天而起,化作一条尺许长的金色飞龙。

    这飞龙,正是宁凡的第一道皇气。

    “吞!”

    宁凡下了一道十分简洁的命令,让自己的皇气吞噬掉所有皇雷。

    这些皇雷不是皇气所化么,正好,就给自己的皇气当做进补的饵食吧。

    普通人的皇气,是无法吞噬皇雷的。

    但宁凡的皇气么

    宁凡眉心雷星一闪,一股浩瀚的雷威散开,数百道皇雷全部一颤,顿止在长空。

    若是亿万皇雷,倒也敢劈一劈宁凡。但此刻只有数百皇雷窜出雷图,却根本不敢对宁凡出手。

    这一刻的宁凡,拥有太素雷星,就好似雷中帝君一般!

    趁着群雷呆滞的瞬间,宁凡的皇气飞龙嗖嗖嗖地将一道道皇雷吞掉。

    宁凡指诀一变,借雷星之力,令皇气足以炼化皇雷。

    渐渐的。飞龙将数百皇雷全部吞噬,身形约莫长大了半寸。

    宁凡眼睛立刻一亮,“有意思,看来我想出的这个方法,倒真能增加皇气的威力。”

    宁凡没有分化皇气的功法。却另辟蹊径,想出了以皇雷‘喂养’皇气的方法。

    既然无法提升皇气数量。那就提升单一皇气的质量。

    “诶?他的那道皇气,为何能吞噬皇雷?我从未见过这种事情”白衣小萝莉放下八宝糕,嘴巴张的大大的,十分惊讶。

    她没有见过修士拿皇雷喂食皇气,却不代表这种事不存在。

    太素雷帝就曾干过这种事情,雷帝嘛,自然不惧皇雷的。

    宁凡不知太素雷帝的往事。却和太素雷帝想到了一起。

    身为雷之传人,用皇雷喂喂自家皇气飞龙,不难。

    宁凡目光扫向雷图。

    雷图之上的金色裂纹渐渐增多,越来越多的皇雷窜了出来,朝宁凡劈来。

    宁凡二话不说,以雷威吓住皇雷,再令皇气吞噬,最后皆雷星神通助皇气吸收雷力。

    起初。皇雷数百数百地飞出。

    后来,皇雷数千数千地飞出。

    再后来,皇雷数万数万地飞出。

    宁凡似乎忘了这是一场感悟皇气的皇雷劫,只是令皇气不断吞噬着皇雷。

    一个时辰过去,雷图之中的亿万皇雷,全部入了皇气飞龙的肚子。

    此刻,那皇气飞龙已足足有一丈长短。盘绕在宁凡周身,金光耀眼。

    宁凡仍然只有一道皇气,但这一道皇气的皇者之威,却是普通皇气的十倍之多。

    一道皇气。威压却相当于别人的十道皇气。

    毕竟常人的皇气飞龙都只是尺许长短,哪似宁凡的飞龙巨大。

    “回来!”

    宁凡张口一吞,皇气飞龙立刻化作一道金光,飞入宁凡体内。

    皇雷劫就这般轻而易举的渡过了。

    “下次突破碎虚二重天时,必定还有皇雷劫,到那时,再拿皇雷进补吧。”宁凡如是想道。

    “好、好大他的皇气飞龙,怎么长得这么大”

    小萝莉隔着湖水,望着宁凡一丈之长的皇气飞龙,大感好奇。

    她倒是没忘记自己还有降劫使命,一怔之后,立刻又降下了阴风劫。

    “哼,上一次的阴风劫,你拿定风珠取巧渡过,这一次,看你怎么渡。”小萝莉撇了撇嘴,咬了一口八宝糕。

    虚空之上,忽的涌现无数阴云,降下重重阴风。

    蚀骨的阴风,可将大多数碎一修士吹成灰烬。

    宁凡犹记得阴风劫的厉害,但时至今日,他已不会惧怕区区碎一天劫的阴风劫。

    不过他此刻重伤,不会傻到硬撼风劫。

    拂袖一招,取出一根赤金宝旗在手,是仙虚下品的品阶,自藤殿获得。

    此宝名为定风旗,有抵御风劫的威能。仙虚下品的品阶,恰好是碎一修为的宁凡可以轻易使用的法宝。

    宁凡杀了不少碎虚修士,夺得的挡风之宝不少,大多都比定风旗的品阶高。

    品阶高,却并不代表合用。

    以宁凡的修为,用此旗最合适。

    宁凡一摇定风旗,四面吹来的阴风立刻一颤之后,纷纷偏离方向,改道而回。

    以他如今的修为与身价,抵抗区区碎一风劫的办法,要多少有多少,根本无须担心。

    一个时辰后,风劫止,宁凡没有被风劫伤到毫发。

    “气死了,这风劫根本伤不到他嘛!”小萝莉鼓了鼓嘴,大感不快,气的一跺脚。

    一不留神,啃了一半的八宝糕掉入了脚下的湖水之中。

    小萝莉顿时快急哭了!

    这可是帝君娘娘亲手做的八宝糕,不知用了多少天材地宝,不仅味道好吃。更可养颜美容,滋气补神。

    吃一块,百病可愈,百毒可解。

    吃一块,重伤可愈,法力可增。

    “我的八宝糕!啊啊啊,都怪你。臭宁凡,烂宁凡,我恨你!”

    小萝莉再怎么哭,八宝糕却也回不来了

    宁凡收了定风旗,静静等待第三轮天劫。

    这第三轮天劫因人而异,只有突破碎虚之时才会出现。各人所遇之劫都不相同。

    第三轮天劫,一般都是以赏赐机缘为主,宁凡并不认为与他有仇的天道小丫头,会给他赏赐。

    宁凡好整以暇地等待着第三轮天劫,想看看天道小丫头会如何刁难他。

    他心性沉稳如石,自问那小丫头出什么怪招,他也不会稍稍色变。

    谁料等了许久。也未见天劫降下。

    最后,忽有一件暗器从天而降,向宁凡脑袋砸来。

    “这是什么”宁凡无语了,挥手一招,一块被啃成狗屎的八宝糕落在手上。

    这八宝糕,是吃的东西么

    莫非这就是第三轮天劫?

    莫非这八宝糕里下了绝毒?

    宁凡反复查探着手中八宝糕,发现此八宝糕并无任何不妥。

    不仅无毒,反倒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五十万年份的天道参。四十五万年份的紫品芝,六十二万年份的九曲灵根,除此之外,这块米糕之中还有五种珍贵之极的灵药,是我从未见过的唯一能确定的是,八种灵药,都是大补之物。对修行有百利而无一害”

    “若我服下这块米糕,体内伤势可在极短时间内痊愈只是有一点我想不通。这块米糕,是天道的赏赐么?”

    赏赐?

    与他有仇的天道小丫头,会好心的赏他一块米糕。助他疗伤?

    而且,这米糕为何好像被狗啃过一样,还有口水沾在上面

    “米糕!你竟然把帝君娘娘用八宝灵药制成的八宝糕,称之为米糕!!!啊啊啊,还我的八宝糕!”小丫头气的直跺脚。

    “罢了,或许是那小丫头想与我讲和,故而向我示好,送此米糕助我疗伤吧”宁凡自语道。

    “胡扯!我才没想过要讨好你!若不是帝君娘娘吩咐,我肯定会加重天劫的!”小丫头更纠结了。

    “既然是她一番好意,想与我罢手言和,我若不吃,倒显得气量狭小吃了吧。”宁凡忍下恶心,把带着口水的八宝糕吃完了。

    恶心归恶心,但这八宝糕蕴含的药力,却几乎在一瞬间稳固了宁凡所有伤势。

    识海的伤势,第三目的伤势,以及全身上下的无数伤势。

    宁凡自然心情不错,微笑道,“味道还不错。天劫既然已经渡完,倒是可以返回外界了。”

    身形一晃,宁凡离开了虚空,返回外界。

    这一刻,小丫头已经气苦地说不出话了,又是羞又是怒,还委屈。

    羞的是宁凡竟把她吃过的八宝糕连口水吃了,岂不是间接亲亲么

    怒的自然是自己太蠢,不仅被宁凡占了便宜,还拿八宝糕资敌,助宁凡疗伤。

    委屈的,是她日思夜想的那块八宝糕,才吃了一小半就掉了

    “我的八宝糕呜呜呜呜臭宁凡,烂宁凡,臭宁凡,烂宁凡,臭宁凡,烂宁凡”

    小丫头一边哭,一边在湖水边一直骂,一直骂

    宁凡悄无声息的返回了七梅,无人知,他竟已在短短十数日间解了心结,碎虚成功。

    他在七梅城闭关数日,服食丹药,将境界彻底稳固。

    稳固境界的七转丹药,自然都是抢来的。

    他记挂着与小妖女的约定,要陪她前往北海一次。

    宁凡只以为小妖女口中说的北海是雨界北海,自然没有当回事。

    对他而言,往返雨界北海一次,不会花费太久时间,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他自不知道,小妖女跟他玩了个文字游戏,实际想把他拐到妖界北妖海。

    在这短短十数日之间,雨皇陨落一日。震撼了整个雨界。

    新任雨皇一共两个,一为孽皇宁凡,一为厉皇厉苍天。

    十数日之前,雨界八百修国之中,有四十二个势力不服宁凡继任雨皇。

    这些势力的修士,少数杀死,余者全被厉苍天种下禁制控制住。

    越国之中。则有无数修士前来恭贺宁凡,送贺礼结好。

    这些人大多被阻在七梅之外,于城外接待。等闲之人是无法进入七梅的。

    这一切,都不是宁凡想要关心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他就是个甩手掌柜。

    诸女已从无数渠道得知宁凡中州犯下的大案。

    宁凡出关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诸女好生讲述了当日的实情。

    雨皇陨,新皇继任,此事恐怕已传出雨界,传至诸界。

    宁凡依旧在思凡宫,等待着与小妖女约定之日到来。

    他将天劫五傀留在七梅,交给刚刚出关的许秋灵管理,用于守护七梅。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天劫五傀的已可有可无,对七梅城而言,则是不可多得的强大力量。

    某一日,宁凡一觉醒来,小妖女已直接找上门。

    她正坐在思凡宫,和纸鹤、慕小鬟、慕小凉、风雪言等混吃混喝四人组一起喝茶聊天。

    宁凡不在雨界的日子里,她以斗篷人的身份住在七梅,早已与纸鹤等人熟识。

    纸鹤同样已经出关。她身怀天生媚骨的体质,吸收与宁凡双修的好处最快。

    三个小丫头及一个小哑巴喝着小妖女烹的灵茶,望向小妖女的眼神,带着格外的亲昵。

    “原来你就是斗篷姐姐!”慕小凉感激地看着小妖女,感谢她治好了魅晨的伤势。

    “对了,你说是神虚阁的阁主,那我们岂不是从很久以前就是邻居了?”纸鹤歪着头思考着。有些奇怪,自己从前怎么没见过小妖女呢。

    “我我来帮忙泡茶”慕小鬟怯怯地垂着头,让她坐着被人服侍,有些不大习惯。

    “咕嘟。咕嘟,咕嘟”小哑巴风雪言果断只负责喝茶,偶尔对小妖女报之一笑,似乎在说这茶真好喝。

    当宁凡出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场景。

    “嘻嘻,雨皇大人来了嗯?修为又精进了?”小妖女月牙含笑,第一个察觉宁凡前来。

    一见宁凡前来,纸鹤明眸中闪现希冀之色,慕小凉则怕羞地垂下头,和慕小鬟扮起了鸵鸟。

    风雪言则放下茶杯,站起身,但见唇动,旁人也不知她说了什么,已见她扑入宁凡怀中,像小猫一般赖在宁凡怀里。

    她说的话,只有宁凡可以听到。

    “雨皇姐夫,你去妖界玩,要给我带礼物!”

    “妖界?礼物?”宁凡一怔。

    “凡哥哥,是萧姐姐说的,你答应和她去妖界办一件事情。嗯?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我们还想让你给我们带妖界的礼物呢,嗯,要像铃兰一样特别的礼物才好。”纸鹤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萧姐姐?”宁凡望着小妖女,等待小妖女给他一个解释。

    他可从不知道,自己答应了要与此女前往妖界。

    他更从不知,此女姓萧。

    “哎呀呀,乱古传人想赖账么?是你亲口答应要陪我去妖界北海的,还说此事并不为难呢。”小妖女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并不知你说的北海是妖界北海,若是前往妖界”宁凡眉头一皱,他雨皇身份太过敏感,进入妖界似有不妥

    “会让你为难么?那便算了。”小妖女似不在意的摆摆手。

    “为难倒说不上罢了,陪你去一趟妖界又何妨。我总归还欠你三个人情,需一一还清的。”

    “嘻嘻,我就知道乱古传人最重承诺,一言千金,从不反悔。那么,我们即刻便动身前往妖界吧,界路很长,要走好几天呢,毕竟妖界远嘛。”

    小妖女嘻嘻一笑,一拍储物袋,取出两枚玉简,交给宁凡一枚。

    “现在就去?”

    宁凡神念一扫玉简,发现此玉简之中,记录了一式穿界神通,定位在妖界。可开界门,进入妖界。

    “嗯,现在就去。本该上个月就去的。可是我看你伤势挺重,故而给你一个月时间疗伤,让何世修在妖界空等了一个月嘻嘻,不能再拖了,再拖,人家道子大人会生气呢。此行,十分重要,关乎取图的成败!”

    小妖女的目光忽而严肃起来,充满威仪,与之前嬉笑的状态完全不同。

    “我第二个请求,希望你陪我入焚仙谷,去取一张图。你,答应么?若你为难,可当我没说过此事。”

    她没有强迫宁凡的意思,因为强扭的瓜,是不会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