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29章 还血,碎虚!(上)

第629章 还血,碎虚!(上)

    称号一定,宁凡与丹皇共掌雨界一事,几乎立刻就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不容任何人置喙。

    厉苍天从此不称丹皇,而称厉皇。他本名厉苍天,这厉皇更是其师的称号,如今被他所继承。

    宁凡称孽,孽之一字,是心之自省、自问。

    在宁凡与厉苍天敲定称皇之事后,一些善于见风使舵的老怪,纷纷抱拳恭贺。

    宁凡则摆了摆手,示意众人不必急着恭贺。

    “你们之中,还有雨皇亲信,我不信任。四位皇子,请将这些人找出,可交由厉前辈种下禁制。”

    “至于九大分殿殿主,有几人是需要换掉的。”

    “我自回越国闭关,一切诸事,有劳厉前辈处理。”

    宁凡对厉苍天抱拳一笑,而后对云不舒传音了一句,一踏孽离,直接朝越国返回,将所有烂摊子交给厉苍天处理。

    在场雨界修士纷纷无语,做神皇做到宁凡这样不务正业的,从古至今都没有几个。

    当然,没有人敢公然非议宁凡的。

    厉苍天一愣,旋即深深望向宁凡离去的方向。

    厉苍天知道,宁凡如此急着返回越国,多半与寻母有关吧。

    宁凡或许已寻到了母亲,急于返回越国,或许是其母有什么变故

    云不舒目光一震,耳边仍回荡着宁凡的传音。

    “我有一事求三叔帮助。若我父返回雨殿,便告诉他,他一直以来在寻找的人,已被我找到,目前她,还算平安。”

    云不舒没有想到,宁凡竟会称他为三叔,称云天决为父,语气已不似前次那般生疏。着实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他更未想到,宁凡竟找到了云天决一直找的那个人。

    宁倩!

    “难道宁倩竟困于禁地之中么!难道宁凡强闯禁地,竟就是为了救母么!”

    云不舒目光之中有喜悦,有激动,感叹,有愤怒。

    喜悦激动的,是宁倩如今被寻回。处境平安,尚未过世,对他的天决大哥而言,着实是一个喜讯。

    感叹的则是云天决记忆已失,七情已丧,虽然执着的寻找着一个人。却连自己在找谁都不知。

    愤怒的,则是宁倩竟被困在雨皇禁地,莫非是雨皇所为?

    一时间,云不舒因雨皇之死心生的最后一丝怅然也渐渐消失。

    雨皇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云清歌望着宁凡离去的背影,欲言又止。

    她有一个问题,想询问宁凡

    她想问问宁凡。雨皇令从何而来。

    雨皇令应该是随着她的父亲一起消失的,为何会在宁凡手上,为何。

    若知道宁凡从何处寻来雨皇令,或许,能找到其父的遗体也未可知。

    云清歌并不知道其父尚在人世,如今困在遗世塔之中。

    她暗下决心,若有机会,要去寻一寻宁凡。问一问心中疑惑。

    此刻不是询问的时机,云清歌看得出,宁凡急于归越,是有要事处理。

    她心中的疑惑,还是日后再问吧。

    四位皇子将人群之中的雨皇亲信一一辨认出,交给厉苍天种下禁制,由厉苍天掌生御死。

    新皇初定。一件件大小琐事,通通由厉苍天处理。

    雨皇死讯的发布、矫饰,以及新皇继位的讯息传出,同样需要好好处理的。

    虽然大家心知肚明。雨皇是宁凡所斩,对外却不能这么说。

    “对外,就说雨皇是误入禁地、被尸兽所害吧。”一些雨界修士提议道。

    若对外公布,宁凡弑杀雨皇,篡夺皇位,难免会令雨界群修人心惶惶。

    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足够了

    雨皇死后,雨界按理会有一场大乱,但由于宁凡的横空称皇,却是在转瞬之间无人再敢作乱了。

    这雨界,从此是宁凡的雨界。

    窥虚雨界者,便是与宁凡为敌,没有人敢这么做。

    一些老怪渐渐心怀希冀:死了一个嫉贤妒能、暗弱无能的雨皇,来了一个锋芒逼人、前路无量的新皇,对雨界而言,应是一件好事吧。

    以宁凡崛起的速度,日后前途自然无量,雨界或许可摆脱九界最弱的尴尬地位。

    众人各怀心思,俞虫儿却怀着极单纯的心思。

    喜悦,以及微微的失落。

    喜悦的,是宁凡平安无事,如此便好。

    失落的,是宁凡竟成了新任雨皇,地位尊崇,让她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渐渐的,就有些自卑了这自卑,她却并未察觉。

    她感觉自己一定是生病了,否则,为何看到宁凡成皇,竟会不开心。

    明明是一件好事,为何会不开心,为何

    宁凡驾着孽离,一路离开天云,离开中州。

    他悄然返回越国,以孽离的遁速,一日即回。

    在厉苍天的封锁之下,雨皇陨落及新皇继任的消息,还未在雨界传开。

    当宁凡驾着孽离返回越国之时,越国之修自然不知宁凡已是新任雨皇。

    但看到宁凡脚下的孽离,却无人不惊。

    孽离的气势太强大,强大到让人不可逼视。

    普通修士虽知孽离强大,却也只能往化神之上猜测,根本猜测不出具体境界。

    但明雀、苏颜、魅晨等女,却皆知孽离的恐怖。

    “这就是宁凡收服的孽离么”正在冥坟之底,与幽篁对坐饮酒的木罗,忽然双目一闪,继而露出慨叹之色。

    宁凡能以归元修为收服如此厉害的妖兽,果然非常人可比

    “嗯?斩杀藤皇的那只孽离么有意思,小凡凡竟然公然驾孽离招摇过市,不怕雨皇知道么”

    “乱古传人的心思,果然让人无法猜透呢纠缠此人一世,想必会很有趣。”

    神虚阁中,小妖女正悠闲品着香茗,忽的坏坏一笑。

    “这这只大鸟是从哪里弄来的!好厉害!”当宁凡驾着孽离返回七梅之时,明雀第一个迎出来。惊叹道。

    但看到宁凡极其严重的伤势,明雀又十分担心的问道,“这么重的伤,出了什么事?”

    “唳!”孽离被称作大鸟,有些不悦。且她能感觉出,明雀体内也有一种极强的真灵血脉,更加不喜。

    现存的所有真灵。都是扶离一族的敌人。

    “这只太古冥雀是我的朋友,不可对她出手。”宁凡蹲下身,抚了抚孽离的脖颈,安抚道。

    “唳”孽离低鸣一声,答应着。

    她虽不喜真灵族人,但若明雀是宁凡的朋友。则她会另眼相待。

    宁凡站起身,拍了拍明雀的小脑袋,言道,“小伤而已,不必在意这紫眸孔雀,名为紫璃,是我的妖骑。自己人。我要去闭关,你把紫璃的事告诉其他人,让她们不要惊慌。”

    言罢,宁凡将孽离收入鼎炉环,而后身形一晃,朝思凡宫返回。

    “母的么”听宁凡口气轻松,明雀心中一安,不再担心宁凡伤势。转而在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目光古怪地看着宁凡的背影。

    良久,啧啧称叹,“饼哥哥的口味,还真是重”

    好吧,她已经想歪了。

    孽离的存在,宁凡没有刻意隐瞒。

    若想安定雨界。需要孽离的震慑。

    雨界罕有人知道何为孽离,大多数修士只道这是一只巨大的紫眸黑羽孔雀,知道此孔雀无比强大。

    就算有人知晓此为孽离,宁凡也不在乎。

    就算有人凭这一只孽离。猜出宁凡就是灭杀藤皇的陆北,宁凡也不在乎。

    灭杀藤皇的罪状,早已被卫玄等人抹平。

    就算此事传开,也无需惧怕什么,不过是多增加一些凶名而已。

    不必再隐藏什么,掩饰什么。

    他已是雨界之皇!

    一回思凡宫,宁凡立刻遁入元瑶界。

    此刻的他,一心之求一件事,救母脱劫。

    他步入药铺,望着青棺之旁的羽妖石像,微笑。

    这是他宁凡的母亲,他,救回了母亲。

    徐徐走近石像,抚摸着羽妖冰凉的石肤,宁凡心中又微觉一痛。

    “我听说过不少魔道秘术,可抽生灵之血,失去血的生灵身体石化,魂魄却封印于石”

    “母亲当年为了救我,连最后一滴血都用尽,她本该命绝,却被人封印为石,保住了一命是谁将她封印为石,又是谁,将她放入第三层禁地”

    宁凡搜过雨皇的记忆,第三层禁地之中共有九千万石像,全部是雨皇曾经祭献给云狮的生祭。

    九千万凡人、修士、妖兽,都是雨皇祭献,全部保有记忆除了宁倩!

    宁倩,不是雨皇献给云狮的生祭!

    是云狮将宁倩捉回、炼成石像的么?

    还是另有其人呢譬如那名神通广大的七彩老者。

    洞虚老祖曾为宁凡卜算,说宁倩的命格,被一个大神通之人动过会是那七彩老者所为么。也只有仙帝级人物,才有办法为人批命改命吧。

    会是他么。

    “想不通不过无论如何,娘毕竟因为石化保住了一命,故而魂魄未散这是好事。”

    “千年之前,娘为了救我,丧尽所有妖血,今日,我当还血,助她破解石化。”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殷红丹瓶,将瓶中丹药尽数服下。

    此丹名为血阳丹,六品中级,可让修士气血充盈,气力在一日之内提升三成。

    当然,这三成是按金身第二境界来算的,若服丹者炼体境界高于金身第二境,则增幅会大大减少。

    宁凡此刻服血阳丹,自然不是为了提升气力。

    他,只是想充盈气血而已。

    他要以自己的血,救活其母。

    服下血阳丹之后,宁凡面色涨红,拂袖生风,卷起羽妖石像,遁至元瑶界一处幽潭松林。

    林中有潭。恰可容纳石像。

    宁凡将石像放入潭水中,继而取出无数仙玉、灵矿,沿着幽潭测定阵眼,布下大阵。

    此阵与第三层禁地之中的万灵血阵十分类似,却是逆着布置。

    第三层禁地的大阵,是抽生灵之血布置,名万灵血阵。

    此阵逆灵而布。名为‘逆灵血阵’,功能也是相反,是将法力化血,还给阵中之人。

    此阵与万灵血阵一样,皆是仙虚巅峰的大阵,阵眼共有九万个。

    当大阵布下之后。大地之上立刻出现一个血色六芒星的阵纹。

    阵纹的光,却是逆行运转。

    “世上有正便有逆,有借便有还。欠的血,要还!”

    宁凡步步走入血阵之中,向潭水走去,面色苍白如纸。

    他要散血,还与母亲!

    中州之行。宁凡身受重伤,却根本来不及疗伤,便急于救母。

    虽服下丹药压制伤势,但布下仙虚巅峰的大阵太过损耗心力,又让宁凡伤势反复。

    此时的他,并不适合散血。

    但宁凡,不愿再等!

    他行至潭边,咬破指间。令指间之血化作丝线,一丝一缕裹住石像,渐渐形成一个巨大血茧,将石像裹在中心。

    这是妖族的妖茧之术,可隔绝天机,可保残魂不散。

    造出血茧之后,宁凡盘膝于潭边。一指点在眉心,取出久不使用的斩离剑。

    一直以来,他疏于祭炼法宝,此宝却早已不适用于碎虚级大战。

    但用来放血。倒是足够。

    嗤!

    宁凡捋起衣袖,挥剑在右臂一斩,殷红的血液沿着手臂,一滴滴,滴入潭水之中,晕开一圈圈血红。

    滴答,滴答,滴答

    宁凡看着逐渐染红的潭水,心中渐安。

    血一滴滴流尽,血阳丹的药力却又使得宁凡体内快速造血,将缺损的血快速补充。

    一日,两日,三日十日过去,潭水已呈现暗红色。

    宁凡不再滴血,左手食指缠绕一丝黑色星芒,在右臂一抹,伤口便立刻痊愈。

    血,已足够。

    但妖茧之内的石像,却还需要无数年吸收这些血液,才能够渐渐解除石化。

    宁凡在茧中呆了千年,才苏醒。

    宁倩却不知会在茧中呆多久十年,百年,亦或是千年。

    宁凡取出无数固魂保命的天材地宝,通通抛入潭水之中。

    无论如何,有他在,母亲便绝不会殒命。

    终有一日,其母会复活,苏醒。

    “血易还,恩却难还但我的心,却终于在此刻心安。”

    救回母亲,并布下血池、结出血茧保住母亲性命,宁凡心中的一丝歉疚,终于偿还。

    这一刻的他,心思空前澄明。

    他法力本已足够碎虚,只是未解除心结,故而无法碎虚。

    这一刻的宁凡,心已安,足以碎虚!

    “碎虚,要碎的不是虚空,而是修士心中的虚妄。悟虚实,明生死,才可成仙。修道第一步,修的终究还是道心。”

    “何为虚!”

    宁凡目露精光,身形一晃,返回思凡宫。

    指间在身前一划,将虚空徐徐划开,露出其下幽暗虚空。

    宁凡没有多言,一步步入虚空之中。

    他看着这无尽虚空,回想着之前的现实世间,似有所悟。

    “一步是虚,一步是实虚实,只在一念。”

    “便在此地,碎虚!”

    宁凡身受重伤,更没有制造阵盘挡劫,但他不惧任何天劫,关键之时,他可动用孽离甚至散魔,天劫何惧!

    他没有炼制提升碎虚成算的丹药,几乎没有任何准备。

    但他有绝对的信心碎虚,他的虚空感悟,已可一念分虚实!

    他一路走来,视长生为虚,视名利为虚。

    他视执念为实,视心中挚爱为实。

    这就是他宁凡的虚实!

    分清虚实,是为了找到自己的道!

    宁凡知道,他的道,就是守住心中执念,仅此而已。

    诸天大道,可有可无,若存若亡。

    仙箓帝座,非他所愿,弃如敝履。

    “我走过的路,便是我的道。我心中的人,便是我的实!”

    “我要,碎虚!”

    宁凡踏立虚空,气势好似狂风一般,在虚空之中散开,并节节攀升。

    体内的法力,好似化作了一只无形之手,一点点撕开碎虚境界的瓶颈。

    这一过程不断牵动伤势,疼痛却让宁凡更加心思澄明。

    无喜无悲,心如止水,这是最适合突破境界的心境。

    轰!

    四面虚空忽然发出巨大的碎裂声,裂出无数金色裂痕。

    这一刻,宁凡的气势水到渠成,突破瓶颈。

    修为,碎虚一重天!

    境界提升后,法力获得了不小增涨,足足提升了两千元会。

    宁凡仍未露出半点喜色,对如今的他而言,碎虚不难,提升法力也在情理之中。

    他目光望着那金色裂痕,一股不轻的危机之感,正从那处地方散出。

    很熟悉的气息下界天道的气息。

    “还是她给我降劫么”宁凡目光渐渐凝重,若这一次天劫远超他境界可挡,他自会借助孽离、散魔的力量。

    但旋即,宁凡便目光一松。

    那裂缝之中的危机感,和上一次突破太虚的天劫危机感差不多。

    看起来,这一次天道没有增加天劫的级别。

    轰隆隆!

    虚空之上的无数金色裂缝,忽的劈出亿万道金雷。

    一道半黑半白的环影,骤然出现在虚空之上。

    环影中,则响起一道哼哼唧唧的不悦女声,

    “切,怎么又是给你降劫正常程度的皇雷劫肯定劈不死你的,哼!”

    一句话之后,此女再未说过第二句话。

    漫天金雷,各自化作一条条金龙,盘踞在长空之上,龙吟震耳。

    “正常程度的皇雷劫么”宁凡心中一定。

    修士突破碎虚,共需经历三劫。

    皇雷劫之中,有机缘的修士可凝出皇气。

    阴风劫是必渡之劫,不过则死。

    至于第三劫,因人而异,多有机缘在内,是天道的赏赐。

    宁凡与天道关系不善,不指望天道会赏赐什么。

    只要天劫难度没有加大,便已是好事。

    如此,不必借孽离之力,他也可度过天劫。

    轰!

    一声雷响,数以亿万道龙形金雷,同时朝宁凡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