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28章 宁皇?越皇?黑皇!

第628章 宁皇?越皇?黑皇!

    “雨皇陨了!雨皇陨了!”这消息一经传开,无数修士开始惊慌失措。

    “定是宁凡弑了雨皇!他该死!”一些雨皇的死忠之士怒吼道。

    “会不会是禁地之中的尸兽伤了雨皇”还有一些人猜测道。

    “不可能!尸兽之中并无碎虚,不可能伤得了雨皇的性命,定是宁凡弑了雨皇陛下!”

    “就算素衣侯弑了雨皇,又如何!从此雨界无主,我等倒愿奉素衣侯为我雨界神皇,一统雨界!”一些魔修桀桀冷笑。

    “胡、胡说!我雨殿的正统乃是正道玄修,怎能任由魔修为皇!”

    四面八方议论不止,大声议论的,大多都是心性不稳的低阶修士。

    真正城府深的老怪,此刻就算再震惊,也不会轻易发表言论。

    雨皇若不是被宁凡所杀,他们给宁凡泼脏水,纯属找死。

    雨皇若真是被宁凡斩杀,那事情就更严重了。

    雨皇可是雨界最强修士,若宁凡连雨皇都能杀、都敢杀,就更加不能得罪了。

    得罪一个敢弑皇、能弑皇的魔修,简直是活得不耐烦的,须知祸从口出,一句话说错,可能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五皇子云中焱与七皇子云惊虹本在盘膝疗伤,一听到雨皇陨落的消息,全部愣在那里。

    眼中并无悲戚,只有畏惧与惶恐。

    云潇湘的眼中则有几分阴沉,只是片刻之后,又是一叹,他自问不是宁凡的对手,若宁凡真弑了雨皇,他此生都不敢存复仇之心

    云幽牧则想得更深一步,他十分确信,雨皇是死于宁凡之手。

    他记得宁凡那句‘雨不负我,我不负雨’的话语。

    宁凡进入禁地前。应该没准备弑杀雨皇。

    多半是雨皇在禁地内做出什么触及宁凡底线之事,才引来杀身之祸

    “父皇,你太执着于成仙一事,故而被迷住了眼睛你不该得罪宁凡。”

    这四名皇子,对宁凡的态度各不相同。

    但有一点,四人做的一般无二,那便是对雨皇陨落一事。并不感到伤心,好似旁观者。

    雨皇一生凉薄,为求成仙,放弃了很多东西。

    他教育出的儿子,却也多时凉薄之辈,不值一哂。

    唯一为雨皇之死感到伤感的。竟是云不舒。

    他非雨皇亲子,但多年的相处,陡然听闻雨皇死讯,还是有些怅然的。

    但他自然不会责怪宁凡弑杀雨皇的,他知道,雨皇这一世做错了很多事,死有余辜。

    “哎。只可惜雨界只此一皇,失了此皇,雨界便要乱了”云道枯叹息一声,眼珠则快速转了起来,略带几分兴奋之意。

    雨界无皇,必定需要重选一皇,他倒想去争一争这皇者之位。

    当然,若竞争者是宁凡。他绝对不敢去争,他早已怕极了宁凡。

    “雨界又失皇了么”云清歌幽幽一叹,倒不是为云宗玄叹息,而是想起了她的父亲——前代雨皇红云。

    “弑皇呵呵,不知雨界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楚长安呵呵一笑,对雨殿存亡并不关心。

    他是一头妖龙。被前代雨皇妖云收服。

    他只是效忠妖云一人而已,并顺带效忠妖云治下的雨殿。

    对云宗玄,他并无好感,甚至有几分恶感。云宗玄之死,令他颇感快意。

    丹皇露出忧心忡忡之色,既担心雨界的未来,也担心迟迟不归的宁凡。

    宁凡弑了雨皇,此事多半不会错了。

    但雨皇是否也拼死伤了宁凡呢

    若宁凡未伤未死,为何还不出禁地呢。

    “希望这孩子平安无事否则,老夫有何颜面,给韩元极一个交代。”丹皇想起自己和老魔的交情,重重叹息。

    在众人叹息之时,忽然有一名金丹老者拍手成快,悲喜交加道,“哈哈,云宗玄这老匹夫死了,死得好啊,死得好啊!当年他掳掠老夫一族七百名族人,害了他们性命,如今横死禁地,真是报应不爽!”

    “这位道友所言极是!老夫宗内弟子也曾被雨皇掳走许多,全部害死。老夫从前摄于雨皇威名,不敢跟任何人提起此事,如今雨皇已死,老夫还有何惧!”又一名元婴老者喜极而泣。

    “本国主国**有3413名修士,全部被雨皇掳掠残害,一并被掳掠的,还有数万凡人!”

    “老夫的门人之中,有一半被雨皇掳掠残害!”

    “老夫”

    “”

    渐渐的,司天境之中,许多修士都开始公布雨皇的罪状。

    这些事情很多老怪都知晓,但却无人敢摆在明面上谈论。

    但如今,雨皇已死,不少苦主都弹冠相庆,细细数来,为雨皇之死悲伤者倒是在少数,大喜者却在多数。

    “大胆!区区蝼蚁之修,竟敢污蔑神皇陛下!”冥尊者乃是雨皇的死忠,他自不会让人随便非议雨皇,即便雨皇已死。

    他一怒之下,几乎想要出手灭杀掉这些非议者。

    便在这时,一道流光自司天城大地之下激射而出,化作一个白衣青年的身影,脚踏孽离巨兽,降落于地,正是宁凡。

    宁凡一至,在场数十万修士的议论在一瞬间安静下来,场面针落可闻。

    这一刻,再无人敢说话,不仅不敢言语,大气也不敢乱出。

    不仅是摄于宁凡的凶威,更是摄于孽离强大的气势!

    孽离的气势,比雨皇更强!

    脚踏孽离的宁凡,给人一种不可逼视的感觉!

    唯有冥尊者及数百名雨皇死忠,壮着胆子走出人群,怒视宁凡道,“雨皇何在!”

    “死于我手!”宁凡朗朗道,并无否认之意。

    人是他杀的,杀便杀了,何须藏头露尾的隐瞒。

    “你该死!”

    冥尊者与数百名死忠修士俱是大怒,朝宁凡飞蛾扑火般扑来。

    宁凡淡淡看了冥尊者等人一眼。又看了看云潇湘、云中焱、云幽牧、云惊虹等四名皇子,面色略感诧异。

    宁凡心中猜测,雨皇之死,多半已在司天境传开了。

    但雨皇的四个儿子,却没有一人悲伤,反倒畏惧着他,害怕着他。想要讨好他这让他十分不屑这四名皇子的为人。

    反之,对冥尊者这些死士,宁凡反倒有几分赞许。

    这些人虽然不智,却不失于仁义。

    当然,这是他人的仁义,与宁凡无关。

    从立场而言。冥尊者等人都是敌人。追究起来,当年施术追杀宁凡的,便是冥尊者。

    在四关之中对宁凡存心不良的,也是冥尊者。

    敌人,必须死,否则后患无穷。

    但对这些人,只杀一世即可。算是对这些人忠勇的称许吧。

    “下一世,选对主人。”宁凡一指点出,包括冥尊者在内的所有修士纷纷肉身崩碎成血雾而死。

    人虽死,但宁凡却未灭杀这些人的魂魄,拂袖一卷,卷起阵阵紫金风烟,送这些人轮回去了。

    敌人,必须全部铲除。

    但云惊虹等皇子。也许不必非杀不可。

    见宁凡抬手就灭了冥尊者等人,眼都不眨一下,且更亲口承认弑了雨皇的事实,一时间,无数老怪纷纷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宁凡是一个真正的魔修,该杀之人绝不手软,杀人之后亦不屑否认。

    他灭了雨皇。恐怕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清洗雨殿了。

    冥尊者等人的下场,很可能就是他们的下场。

    在场的修士绝大多数都隶属于雨殿,虽说大都算不上雨皇死忠。却也算是雨皇手下。

    没人知道,宁凡接下来的清洗会洗到什么程度。

    不少心性沉稳如石的老怪,此刻也已身躯发抖。

    没有人怀疑宁凡有屠戮此地所有修士的实力。

    单看那孽离,就让人提不起反抗的勇气。

    云惊虹等四名皇子全部面色剧变。

    因为宁凡猛地一踏孽离,朝四人飞了过来。

    这四人全部重伤,根本没有再战的力气。

    就算是全盛状态,也自问不是孽离一合之敌!

    四人俱都露出绝望之色,只道要死于宁凡之手。

    但这一次,宁凡却并未下杀手,只是冷冷道,“我杀了雨皇,尔等是其子,我不信你们。”

    很简洁的一句话,没有任何矫饰。

    因为你们是雨皇之子,所以我不信你们。

    云惊虹与云中焱面色惨白,在他们看来,宁凡说出此言,接下来就是斩草除根了。

    云幽牧与云潇湘却俱是智绝之辈,听出了宁凡话中的弦外之音。

    只要他们能让宁凡相信,自己等人此生此世不会报复宁凡,则性命可保。

    “若素衣侯愿意,可对我等种下禁制掌控,我等绝不敢反抗。”云潇湘率先表态,哪有之前上天宠儿的傲气。

    “我可任阁下种下禁制,也可任阁下废去修为。”云幽牧就说的更绝了。

    要是种了禁制都不放心,就直接把我修为废掉。废了修为,你总能放心了吧?

    云惊虹与云中焱都回过了神,照猫画虎道,“只要素衣侯饶我等性命,我等愿遵从素衣侯任何处置,绝无异议。”

    废话,若有异议,绝对的必死无疑啊。

    四名皇子的言行,让不少雨殿修士唏嘘不已,却无人嘲笑他们。

    身为修士,在面对强敌之时自甘为奴,也算一种明哲保身之道,十分常见,并不羞耻。

    宁凡见四名皇子倒也不蠢,懂得委曲求全,倒也没准备杀这四人。

    敌人,自然要杀绝。

    但这四人,未必就是敌人。

    或许,会是很好的仆从。

    “诸位觉得,宁某该如何处置这四名皇子,才最合适?”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人群,询问道。

    一个个老怪不是噤若寒蝉、垂头不语,就是刚刚想要开口,立马被身边之人提醒,欲言又止。

    没有人正面回答宁凡的问题。都准备袖手旁观。

    丹皇等人,本就站在宁凡这边,就更不会妨碍宁凡的事了。

    “没人说话么实际上,与我有仇的是雨皇,他已死,我并不想再造杀戮,削弱雨界。你四人若死。雨界势弱,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

    因为雨界弱小,涅皇才敢公然降临雨界,入侵七梅。

    若雨界变得更加弱小,其他界面的强者恐怕会更加肆无忌惮地横行雨界吧。

    “我不信你们,要给你们种下念禁。令你们此生此世无法叛我。你们可愿?”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四名皇子。

    听说要被种下念禁,云潇湘复杂一叹,云幽牧稍有失落,却并不敢抗命。

    “我二人,愿意”

    至于云惊虹、云中焱二人,听说不会被杀,则大喜过望。对宁凡感激道,“请素衣侯为我等种下禁制!”

    宁凡见四人并无异议,没有多言,直接散出神念,侵入四人识海。

    四人自是十分配合,不敢抗命,不多时,四人已被宁凡种下妖禁。

    “妖禁?!”四人无人想到。宁凡种下的不是人族的念禁,而是妖族的妖禁

    虽然惊讶,却也不会多说废话。

    “禁制已经种下,现在我相信你们了,有件事想让你们去做。”

    “敢问素衣侯,有何事吩咐?”四名皇子不敢怠慢,起身询问道。

    “你们是雨皇的儿子。应知此地那些人是雨皇亲信把这些人找出,告知于我,我会全部种下禁制,加以控制。”

    “此事容易。”四名皇子本以为宁凡找出这些人会全部杀掉。但听说不必杀掉,只是种禁制,便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应下。

    “还有一事。从今日起,宁某就是雨皇了。”

    宁凡话语很淡,但一经传开,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动。

    果然,宁凡是要称皇的

    “只不过,雨界的神皇,并非宁凡一人。宁凡还算有自知之明,一生漂泊不定,不会长期留在雨界,未来就更难说了。所以,我想请厉前辈共同称皇。我负责杀人,你负责治雨,如何?”

    宁凡的目光望向丹皇,带着几分求请之意。

    雨皇一死,雨界威望最高者,非丹皇莫属,七转炼丹师的身份摆在那里,所有人都心服。

    治理雨界,需要丹皇。宁凡不是那个料,就连七梅城的管理,他都丢给许秋灵等女。

    他说的很明白,他只负责杀人,仅此而已,如此便足够。

    至于让他的妻妾们管理雨界,这种事情,非他所愿。

    他只想许给那些女子一个平淡的生活,不愿让她们插足到界面纷争之中。

    有丹皇在,足矣,丹皇值得信任,值得宁凡性命托付。

    “罢了,老夫便与你一道,做一做这个雨皇。从今日起,雨界便有二皇了,老夫是厉皇,你呢?臭小子?”

    丹皇一心炼丹,本无心情执掌雨界。

    但见宁凡求请,便也不再拒绝了。

    虽说答应了宁凡的请求,但到底是有些不情不愿的。

    看看看,雨皇天天提防这个,担心哪个,生怕有人和他争雨皇之位。

    看起来,雨皇之位也并非什么香饽饽,人人多爱嘛。

    而丹皇随即便抛出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宁凡的称号,该叫什么才好。

    在丹皇看来,宁凡出身于越国,多半还是叫越皇的好。

    或者,出身于黑魔派,叫黑皇?

    或者直接如他一般,以姓冠皇,叫宁皇?

    “孽皇吧罪孽的孽。”宁凡叹息道。

    他一路杀戮,罪孽无数,虽说无心无愧,但罪孽却不会云散烟消。

    这孽之一字,是自我提醒,是希望自己不要迷失于修真血海,不要为了虚妄之物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

    “孽皇?听起来倒和魔界涅皇很像,说不定会有人叫错。”丹皇打趣道,他自老魔口中,听说过宁凡与涅皇的恩怨。

    “无妨,魔界涅皇,终会死于我手。我这孽皇,不会有人敢叫错。”

    宁凡脚下的孽离倒是十分欢快。

    在她看来,孽皇中的‘孽’字,不是罪孽的意思,而是孽离的意思。

    孽皇,孽离们的皇者。

    是啊,多么贴切的称号。

    唯有身为扶离之祖的他,才有资格称之为孽皇呢,执掌所有孽离。

    不过,不过为何不叫离皇呢?世世代代的扶离之皇,都是叫这个名字呢。

    她很像告诉宁凡,离皇更好,只可惜,她只能‘唳唳唳’地低鸣,无法言语。

    看来,宁凡只能叫孽皇了,她阻止不了呢

    (黑皇是狗名,怎么能给小凡凡叫这名呢,无始大帝该无语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