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19章 你欠我的三个人情

第619章 你欠我的三个人情

    荒山之中,宁凡从白天站到黑夜,静静等待。

    一直等到木罗与幽篁叙别结束,才将木罗放出伞中界。

    “大恩不言谢!”木罗对宁凡重重一抱拳,神情空前郑重。

    从前他为宁凡守护越国,仅仅是看在明雀的面子上。

    但如今,宁凡救回了冥罗族,更带回了幽篁,这令木罗发自内心的感激宁凡。

    木罗更从冥罗族人的口中,大概了解到宁凡树界的所做所为。

    降服碎五境界的孽离,诛杀万长空种种煊赫的战绩,让木罗深深一叹,望向宁凡的眼神,除了带着感激,更带着毫无掩饰的赞赏。

    木罗细细端详着宁凡左脸之上的紫色封印,深吸一口气之后,做了一个决定。

    “老夫不喜白白受人恩惠,你所中的封印十分厉害,老夫没有办法抹去可否给老夫讲讲,你身中封印的始末?”

    “自然可以。”

    宁凡与木罗并肩走入凉亭,拂袖一招,取出酒樽,就着木罗的酒水,对饮起来。

    对木罗,宁凡几乎没有任何隐瞒,将树界之行、界路之战全部讲述。

    就连与雨皇的恩怨,也都一一告知木罗。

    木罗的本尊是散妖修为,是守护越国的重要战力。

    宁凡得罪了涅殿,得罪了三界宗,得罪了雨皇,明里暗里树敌无数。

    他有必要将敌人的情报一一告知木罗,让木罗知晓谁是敌人。若敌人来犯。也好有个防备。

    木罗静静听着宁凡的讲述:收孽离,降散魔,诛傀皇,弑藤皇,斩涅皇,灭三界宗主

    木罗自问也算是活了两百万年的人物,可谓心坚如石了。但听闻宁凡一个个堪称辉煌的战绩,仍不免有些震撼。

    木罗的本尊也不过是散妖修为,宁凡却收服了一个散魔作为打手,这让木罗着实惊愕不已。

    木罗很难想象。当年那抬手可灭的小小融灵。如今惊已成长到这个地步,在树界狠狠闹了一场之后,又相继灭杀了魔界、天仙界的两位大人物。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木罗狠狠饮尽了樽中之酒。露出自愧弗如之色。

    他如宁凡这般年纪之时。还只是族内的小小化神。而宁凡在这般年纪,却已威震天下了。

    “老夫一生无友,与你倒是投缘。老夫欠你一个人情。本想助你除去仙级封印,但没奈何,这封印老夫除不掉若强行去破除封印,你将性命堪忧”木罗一叹,目光甚是惭愧。

    “无妨,若能在百年之内成仙,则封印自破,何须担忧。”宁凡倒是看得开。

    “哎,百年成仙,谈何容易此物,你拿去!”

    木罗一叹,张口喷出一道黑芒。那黑芒化作一个锦盒,落在石桌之上。

    锦盒泛着微芒,徐徐开启。那锦盒之中,盛放着一颗径寸大小的漆黑果核,果核之上刻着八道金纹。

    “这是”以宁凡的阅历,竟认不出这果核是何物。

    洛幽却是认了出来,在心神之中提醒道,“这是不死果的果核,且是传说中的仙品果核。”

    果然,洛幽刚刚出言提醒,木罗便解释道,

    “此物是八纹不死果的果核,是老夫尚在树界之时偶然得到的宝物,有挡劫续命的药效。你拿去吧。百年之后,若你仍未成仙,必定会被封印所噬,届时有这不死果核护体,最多只是重伤,起码可保住性命的。”

    宁凡静静看着不死果核,表情没有任何波动,心中则泛起惊涛骇浪。

    不死树,不死树!

    一瞬间,宁凡回想起思无邪的话语,声称古天庭遗址之中有一株不死树,可助慕微凉重凝三魂七魄。

    这一刻,他自动忽略了此物能助自己保命一事,心中所想的只有另一件事。

    这一颗不死树的果核,可否助慕微凉重凝魂魄、苏醒!

    他探出手,将锦盒中的不死果核握在手中。在握住果核的瞬间,宁凡感受到一股磅礴的生机之力涤荡全身,好似有一股清泉滋润着魂魄,清凉沁人。

    “此果核确实有滋养魂魄的效果,但区区一个果核,却远远不足以为微凉重塑魂魄”

    “不够”宁凡叹息道。

    这只是一个果核,不是完整的不死果。

    不死树的果实名为不死果,以金纹数量划分品质。

    一至七纹为凡品,八纹以上为仙品。

    若有数颗八纹不死果,或者有数百颗七纹以下的不死果,宁凡有把握为慕微凉重塑魂魄。

    但很可惜,宁凡所有的仅仅是一枚果核而已,品阶虽高,却也不足以重塑魂魄。

    “不够?哎,确实不够,只有一颗八纹果核,只能保你在封印反噬之时,魂魄不灭,却还是会让你的身体受到重创。若这果核再多几枚就好了,可惜老夫一生也只得到过一枚果核”

    木罗亦是摇头叹息,他却不知,宁凡所说不够,并不是这个意思。

    “不,够了。多谢前辈好意,这不死果核我便厚颜收下了。”

    宁凡将锦盒合上,收入储物袋。

    这八纹果核不足以救治慕微凉,但却足够让他保命,无论百年之内是否成功成仙,都不会死于封印术之下。

    待古天庭遗迹开启,宁凡必定会前往古天庭寻不死树。

    果肉便给微凉服下,助她重凝魂魄,果核便自己留下,在关键时候续命。

    如此算来,宁凡所中的仙级封印术,实在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宁凡又小坐了一会儿。便与木罗同行,回了鬼雀宗的冥坟一次。

    思罗竹海、冥罗族人都被宁凡留在了冥坟之中,令幽篁与木罗的本尊相见。

    至于青黛,则与藤纤柔一道留在了七梅城。

    宁凡去看了慕微凉一次。慕微凉静静躺在青棺之中,安然沉睡。

    她本还有十余年便会苏醒,但宁凡施了法术,令慕微凉的苏醒延迟了一些。

    现在苏醒还不是时候,最好的苏醒时机,须在寻得不死树之后。

    宁凡抚了抚慕微凉的睡颜,徐徐合上青棺。心中一片释怀。

    慕微凉复活不远了。娘亲也即将寻回,涅皇三身已灭其一,距离为老魔彻底报仇也已不远。

    一桩桩心愿,都将了结。

    唯一让宁凡有些介意的。是云天决行踪不定。令他没有与之相见的机会。

    那是他的父亲。他觉得,自己或多或少该与云天决一见。

    但见了之后又该如何,他却不知。

    “云天决曾说过。他在找一个人,一个他根本记不起的人”

    宁凡遁出元瑶界,返回七梅城,步入思凡宫。

    他沐着夜雪,朝卧房返回,尚未走入房内,便听到屋内传出泠泠水声。

    推门而入,宁凡不由错愕,却见屋内屏风之后放着一个木桶,一个赤条条的女子正在其中欢快的沐浴。

    那女子明眸如月,青丝湿漉漉的,周身自是不着片缕,丰满翘挺。

    姣好的身体氤氲在淡淡的水汽之中,好似迷茫在月光中的广寒宫娥。

    察觉到宁凡进入,女子侧脸一红,却很好的掩饰起来,略有不耐地言道,“小黄瓜,老娘修炼遇到了一点瓶颈,帮我解决一下。”

    宁凡目光泛起一丝欲念,却徐徐压下,关上门,步步走至屏风之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沐浴女子,“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这个在他房中沐浴的女子,不是月凌空还能有谁?

    “废话少说!”月凌空从木桶中湿漉漉地走出,一把将宁凡扑到地上。

    她的身体泛着娇羞的红晕,但面色则是一贯的大大咧咧。

    呼吸却微微有些轻喘起来,带着一丝诱人的清香。

    “小黄瓜,老娘说过,要把你干得不要不要的!”

    “觉悟吧,小黄瓜!”

    一夜旖旎,月凌空吃饱喝足,借双修之术打通了小瓶颈,乖乖滚去自己的房间闭关去了。

    宁凡半躺在榻上,嗅着帷帘中略显霪靡的味道,哭笑不得。

    他是不是冷落月凌空太久了,把此女弄得如此饥渴,竟然主动出击了。

    如此一想,宁凡觉得自己一直忙于修炼,又去了树界不少时日,确实把几名欢好过的女子冷落了。

    与月凌空一番双修,宁凡体内的暗伤好了不少。

    对已将阴阳变修炼到第三重第二层的宁凡而言,双修疗伤的效果十分不错。

    当月凌空与宁凡双修、闭关的事情传出后,七梅城中,好几个女子不淡定了。

    宁凡盘膝调息,从白天一直坐到傍晚,才徐徐呼出一口浊气。

    刚欲起身活动一下筋骨,一丝淡淡的杀气忽然从门外传来。

    说是杀气,偏偏又含着万丝千缕的柔情简直是相杀相爱啊。

    “嗯?是她?”宁凡一怔,忽然回忆万千。

    他闭上眼假寐,许久之后,一道粉红色的雾气从门缝轻轻飘入,落在地上,化作一个身着粉色轻纱的女子。

    此女是一名金丹修士,若有鬼雀宗的强者在此,必会认出,此女是如今鬼雀宗炙手可热的人物——‘粉骷髅’白鹭。

    在宁凡的帮助下,此女已然结丹成功,如今是金丹初期修为。

    她穿着柔软的绸鞋,脚步轻盈、细致,徐徐向宁凡榻前走来。

    “骗子,还想装睡到什么时候,想骗我采补你么?”白鹭的语气带着一丝蔑意。

    嘴上带着蔑意,心中却是羞意。

    她今天前来此地,自然是来找宁凡‘报仇’的

    所谓的报仇,就是使劲采补宁凡。榨干之!

    “你似乎也遇到一些瓶颈了,需要我帮助么”宁凡睁开眼,露出调笑之意。

    “什、什么意思”

    白鹭本能的一慌张,已被宁凡顺势揽住,丢在了榻上。

    屋内,立刻传出撕衣裂帛的声音,以及一个女子急促的呼吸声。

    “等等,我还没有准备好嗯,嗯”

    翌日,白鹭神清气爽地离开七梅城。回鬼雀宗闭关去了。

    她是金丹初期修为。宁凡是归元太虚,在宁凡的帮助下,此女获得的好处不小。

    屋内,宁凡并未盘膝调息。他境界远高于白鹭。与之双修所获得的好处甚小。

    但也不能说全无好处至少过程是十分愉悦的。

    月凌空、白鹭相继闭关的事情。很难瞒过七梅城中的诸位女子。

    第三夜,蓝眉如约而至,让宁凡帮忙‘疏通’瓶颈。

    第四夜。许秋灵命人送来一张轻笺,请宁凡前往她的小院,陪她‘赏花’。

    第五夜,宁凡回到屋内,忽的发现被子里多了一个光溜溜的纸鹤

    而墙根底下,则躲在慕小鬟、慕小凉、风雪言等三女,似乎想偷听。

    第六夜,宁凡主动造访了鼎炉界,帮助冰灵月灵、风女茶女疏通瓶颈。

    第七夜,宁凡帮无数女卫指点迷津。

    第八夜,宁凡安静了,因为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都在双修之后受益匪浅,闭关去了。

    乘着夜色,沐着风雪,宁凡走出思凡宫,走在七梅城的长街之上。

    一连数日的安逸生活,让他疲惫的心稍稍放松,让他几乎想放下手中的剑,与纸鹤等人在七梅长相厮守。

    只是这剑还远远不是放下的时候

    他步步走向神虚阁,神虚阁之外,早有一个老者恭敬等候。

    这是一名金丹老者,名为云朽,曾与宁凡一起主持过七梅拍卖会。

    当年七梅拍卖会举办时,宁凡尚只是辟脉修为,如今一晃眼过去,他已是雨界之中至尊般的人物。

    神虚阁是上界势力,云朽是神虚阁中人,本有一股傲气。

    但在宁凡面前,他却半点不敢流露傲气,一见宁凡前来,立刻恭敬垂头,抱拳一礼,“云朽奉小姐之令,恭敬素衣侯驾临神虚阁。小姐有令,若素衣侯前来,可直接前往内阁相见。”

    “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云朽恭敬告退,身形渐渐隐匿于夜色中。

    是夜,神虚阁的夜色中隐匿了不少高手,有元婴,有化神。

    这些隐匿者自然瞒不过宁凡的神念,他们隐匿在此,是想保护内阁之中的小姐。

    只可惜,那名小姐似乎并不需要这些人守护的。

    宁凡步步朝内阁走去,那是一栋寒冰砌成的阁楼,阁楼外的小径之上,每隔十来步便点着一盏紫铜宫灯。

    当宁凡走近阁楼之时,阁楼的门扉忽然无风自开。

    阁楼下层的屋内,散出淡淡的茶香。

    却见空荡荡的桌上,正燃着一个红泥小炉,烹着灵茶。

    当宁凡走入屋内之时,阁楼之上立刻有一个身披斗篷的女子,沿着长长的楼梯缓缓走下。

    女子犹如黑宝石般明亮的眼眸中,带着促狭的笑意,

    “宁哥哥真是风流人物呢,一连七日依偎在软玉温香中,今日怎有时间来我神虚阁小坐。”

    女子一面说笑,一面轻轻解下斗篷,将灵装收入体内。

    “嘻嘻,你来找我,是准备还我三个人情的么”

    宁凡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静静看着眼前的娇小人儿。

    此女身形娇小,体质轻柔,长发松松挽起,身着黑色纱裙,轻纱之下,隐隐可见遮体的抹胸。

    娇小的胸脯,尚不足盈盈一握,乳鸽甚小

    神虚阁的小妖女么,果然是她。

    人倒是没有猜错,只是宁凡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欠着小妖女三个人情了。

    “我欠你三个人情?有这么多么?”

    “没有么?身为乱古传人,赖账可有失风度呢。”小妖女徐徐走近宁凡身前,娇软的身体故意朝宁凡怀中靠了一靠,温香沁人。

    她长睫之下的眼波中,则始终带着深邃的笑意。

    “让我慢慢给你讲讲,你如何欠我三个人情吧。嗯就从涅皇降临七梅开始讲好了坐下喝茶吧,这是麒麟茶,是我亲自烹制,可不能浪费呢。”

    小妖女狡黠地眨眨眼,转身逃出宁凡怀抱,坐至木桌前。

    “从涅皇讲起么”宁凡的眼神,一瞬间严肃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