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10章 劫至

    无人知,封魔袋中发生了何等大战。

    三日之后,宁凡化作一道轻烟,自封魔袋中飘出,面色苍白如纸,体内精血损失严重,眼神则颇有些患得患失。

    “成功降服散魔了么?”洛幽关切的问道。

    “勉强算是降服了吧,只是”宁凡微微一叹,将封魔袋系在腰上,再不多言,洛幽也不再多问。

    他在玄阴界中修养数日,待痊愈之后,摇身一晃返回外界。

    立在洞府之中,宁凡沉默良久,忽而一拍封魔袋。

    这一拍之下,袋中立刻飘出一团腥臭的黑气。

    那黑气一凝,化作一个光头黑甲大汉,目光呆滞而空洞,周身却流动着碎虚八重天的气势。

    那大汉现身的一刻,周身散出极浓的凶煞之气,一步向前,朝宁凡逼近,隐隐有些桀骜不驯。

    宁凡亦不多言,右手食指一点,指间立刻浮现一条银线,盘绕在指间。

    在这银线浮现的一瞬间,黑甲大汉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闷哼一声,跪伏于地。

    这光头大汉的身体之上微微闪烁着金色的万字封印,体内则有一条银线流转。

    若有人可透视大汉身体,必会发现,大汉体内的仙脉、血肉、脏腑、元神全部都被银线给贯穿刺透。

    宁凡深深看了光头大汉一眼,眼露叹息之色。

    这光头大汉正是散魔,已被悼祖傀线炼制成了生傀。

    悼亡之祖乃是北天祖帝。其傀儡线神通惊人,单凭此线。宁凡便越级收服了散魔。

    虽说散魔已经被收服,但收服的过程却并不完美。

    散魔也算凶狠之辈,危难之时,他拼却一切,硬是将悼祖傀线击出一丝裂痕。

    他是生傀,内心保留有意识,并不甘心做宁凡之傀。

    宁凡只能操控散魔的身体,好似操控提线木偶一般。且每一次操控。都必须借助悼祖傀线的力量,才能够令散魔暂时屈从。

    每催动傀线一次,散魔便屈从一次,而那傀线上的裂痕便会增多一些。

    一旦裂痕多到一定程度,傀线便会断裂。而那时,散魔会挣脱傀线的束缚,反噬宁凡。

    “三次”

    宁凡眉头一皱。按照他的估算,散魔最多可以助他出手三次,便会致使傀线断裂,挣脱他的操控。

    他望向跪于身前的散魔,目光与之对视,似乎能听到散魔内心最深处的狞笑声。

    “小辈!若老子有朝一日能摆脱傀线的控制。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宁凡目光微闪,将散魔收入封魔袋之中,自语道,“我不会给你反噬的机会。”

    傀线出了问题,散魔最多只能使用三次。

    日后若非紧要关头。宁凡尽可能不使用散魔便是了。

    “虽说散魔只能使用三次,但也足够成为我一大底牌了。有散魔在,即便三界宗真的对我出手,我也不惧。”

    “树界呆的够久了,差不多该回雨界了”

    宁凡袖袍一招,自鼎炉界、伞中界中分别召出藤纤柔、青黛来。

    “藤纤柔见过吾主”

    “青黛见过树皇陛下!”

    青黛一见宁凡,立刻恭敬行礼,望向宁凡的眸光满含感激。

    她感激宁凡灭杀了万长空,替冥罗族报了大仇。

    她那一声‘树皇’,带了九分恭敬,更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藤纤柔望向宁凡的眼神,则带着不少敬畏之色。

    藤皇、万长空之死,宁凡没有隐瞒藤纤柔,早已全部相告。

    一想到连藤皇、万长空这种树界枭雄都死在宁凡手上,藤纤柔就有些手心渗汗。

    她偷偷打量着宁凡的眉眼,仍有些无法相信,眼前这看似普普通通的青年,竟强大到了这一步。

    “我好看么?”宁凡对藤纤柔调笑道。

    “我又没看你,我怎么知道”藤纤柔有些口是心非的移开目光,心中却暗暗道了一句‘好看’。

    忽的一下子回想起与宁凡识海双修的一幕幕往事,藤纤柔俏脸一下子变得绯红似火。

    “今日叫你们出来,是有些事情想告诉你们。我是雨界修士,真名为宁凡,马上就要返回雨界了。”宁凡笑言道。

    “原来树皇大人姓宁”青黛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红。

    “原来你是雨界修士”藤纤柔点点头,她早就奇怪树界何时出了宁凡这种人物,原来是来自雨界么。

    忽然似想到什么,藤纤柔不可思议地看着宁凡,结结巴巴道,“难道难道你就是雨界素衣?”

    “哦?你听说过我雨界的名号?”宁凡微感诧异。

    “嗯,听说过一些”藤纤柔支支吾吾道。

    雨界丹皇突破七转丹术,此事传的极远,九界碎虚几乎无人不知。

    藤皇曾好好调查过丹皇的底细,得知丹皇平生没有任何亲近之人,只有一个视如弟子的后辈,是雨界素衣侯。

    藤皇曾跟藤殿修士笑言道,若有一日需要丹皇炼丹,而丹皇不从,便可以抓住丹皇的这名后辈,以此人威胁丹皇。

    雨界素衣终究只是一名炼虚,自然不会被藤皇这种大人物放入眼中。

    谁能想到,那令树界震动的北树皇,便是名不见经传的雨界素衣侯

    只是藤纤柔有一点不明白,宁凡为何要将这些话坦白相告。

    宁凡似乎一眼便能看穿她全部心事,笑答道,

    “我没有欺骗自己人的习惯。好了,该回雨界了。路上你们不必露面,我会独自开启通往雨界的界路。”

    宁凡拂袖一招。将二女收回鼎炉界、伞中界。

    随着修为提升,他已经能够以窃言术窥探碎虚女修的心事了。

    青黛返回伞中界,脸上仍微微红晕着。

    她从宁凡的话中得知,宁凡将她看做自己人,故而毫无隐瞒,令她感到欢喜。

    藤纤柔则有些复杂地一叹,“自己人么”

    很奇怪,得知自己即将离开树界。她竟没有预想中的不舍。

    反之,她竟然有些期待,期待随宁凡前往雨界。

    她如今的身份,是宁凡之奴。她很吃惊的发现,自己正渐渐适应这个身份。

    这样的身份,似乎比从前紫藤宫宫主的身份过得更轻松、更快乐。

    召回二女之后,宁凡取出雨皇所赐的雨门玉简。施法开界路。

    想要打开沟通两界的雨门并非一件容易之事。宁凡并非藤皇、天禽老怪那种级数的高手,即便有玉简在身,也做不到挥手打开界路。

    从雨界来树界之时,宁凡花了一个月才开启了沟通两界的雨门界路。

    如今返回之时,宁凡实力大进,最多只需七日便可开启雨门。

    一日日过去。雨门一点点成形,界路一点点打通,而宁凡心中竟开始升起一丝丝不安的情绪。

    七日后,雨门现。

    树山之巅,一个天青色的巨大光门徐徐打开。宁凡立在光门之前。目光四顾,若有所思。

    这巨大的雨门一经出现。宁凡心中的不安渐渐增多。

    他没有多言,身形一闪,踏入界路之中。

    在他踏入的一瞬,光门渐渐关闭、消失。

    界路横跨虚空,由天青色的光芒围住,渺远直通雨界,这一路走下去,便能返回雨界中州。

    宁凡化作一道遁光,一路朝雨界疾驰。

    他一连行了五日,已行了一大半路程。

    第六日,界路的前方、后方忽然出现巨大的空间波动。

    在宁凡的前后,忽然出现两个巨门,将他前路、退路全部阻挡。

    两个巨门一个是金门,一个是白骨门。金门在后,骨门在前。

    金门之中飞出一道红光,红光降落于地,化作一名赤羽老怪,正是三界宗的天禽老怪。

    古门之中走出四个黑雾老者,各个都有碎虚三重天的修为。

    这四个黑雾老者的衣袍之上,皆绣着同样的纹饰。

    这纹饰宁凡见过一次,当年他在无尽海之时,曾被道魇追杀,那道魇身上便有这种纹饰!

    这是魔界涅殿修士的身份证明!

    宁凡目光犹如冷电般扫过天禽老怪,扫过四名黑雾老者,杀机涌动。

    他猜出三界宗会来对付他,却未算出,涅皇的人竟然也在此地埋伏他!

    这四名黑雾老者,正是涅皇座下的四魔老!

    被宁凡目光扫过,天禽老怪及四名黑雾老者齐齐后退三步,取出法宝在手,如临大敌地冷视宁凡。

    虽说宁凡尚不是碎虚修士,但他连藤皇都能杀,足以让天禽、四魔老视他如虎!

    “陆北,不,应该称呼你为雨界素衣吧。宁凡!我三界宗已与魔界涅殿联手,如今高手尽出,即便你有碎五灵宠护身,也必死无这无边界路之内!”天禽老怪冷笑一声,拍拍手,四面八方忽然出现六七个光门,涌现出数千名杀手。

    这数千人最少都是化神修士,炼虚之上的修士共有二百人之多,碎虚老怪则有十余人。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地暗杀,所派出的杀手皆是精锐,若非精锐,如何能对付宁凡?

    宁凡连藤皇都能杀,对他这种级别的高手而言,低于化神境界的修士,连在他身边清醒站立的资格也没有!

    “杀!”

    天禽老怪一声令下,立刻便有一千名化神死士掐动指诀,一个个周身浮动血光,朝宁凡冲来。

    在距离宁凡万丈距离之外,纷纷引动法诀,自爆躯体!

    这一千名化神施展的法术名为损血术,是一种自杀式法术,化神初期的修士施展损血术自爆,便是化神后期的修士都可能炸死。

    一千名化神直接自爆。对死亡没有任何畏惧。

    一千化神同时施展损血术,所形成的漫天血光连碎虚一重天的修士都能炸死!

    在一千人自爆的一瞬间。余下的所有化神修士各个依阵而列,结出绝杀阵光。

    两百名炼虚或是三界宗修士,或是涅殿修士,各个都是一等一的杀手,同样分阵而列,结出第二重绝杀阵光。

    包括天禽老怪、四魔老在内,此地共有17名碎虚老怪!

    碎一8人,碎二4人。碎三4人,碎五1人。

    17名碎虚老怪并未独自出手,而是合力联手,各战方位,结出第三重阵光!

    三重杀阵合一,即便是碎虚六、七重天的老怪也难逃一死!

    面对群修的围攻,宁凡没有任何犹豫。一步化为黑衣,抬手抽出大地虚空魂,周身则皇气飞腾。

    他本身法力便已堪比碎虚一重天的老怪,施展了化身、抽魂术之后,一身法力堪比碎二修士!

    他抬指一点,四面虚空粉碎。百万小虚空剑横扫长空,将千名化神自爆产生的血光全部斩碎。

    同一时间,宁凡周身化作一道紫金色的风烟,朝三重绝杀大阵之外飘去。

    由三千名化神坐镇的第一重阵光立刻风化。

    由两百名炼虚坐镇的第二重阵光仅撑了半息,便立刻风化成灰。

    第三重阵光跟前。宁凡现出身形,一指按下。指间缠绕着紫金色的风烟。

    这第三重阵光由17名碎虚坐镇,并未立刻风化。

    但伴随着宁凡一指点下,17名碎虚同时感受到大阵出现了崩溃的趋势。

    虽说17人同时出手,压下了阵光崩溃之趋势,但17人的法力却全部飞速流逝,用以维持阵光不灭。

    这17人以阵光杀宁凡,却是落了下乘。

    宁凡双目紫芒一闪,屈指连点,紫金风烟大作,第三重阵光立刻化作飞灰消逝。

    阵光被破,17名碎虚虽无人受伤,却各自被破阵之力震退数步,目光纷纷震撼起来。

    若宁凡是凭碎五孽离破去阵光,他们也就不会惊讶了。

    但宁凡竟然是凭一种诡异的紫金风烟破尽三重阵光,实在让这些老怪有些难以置信。

    宁凡深吸一口气,他知道,凭他如今的实力,仍然无法抗衡如此多的碎虚老怪。

    一抖鼎炉环,光华一闪,宁凡的脚下徐徐出现一个巨大的紫眸孔雀,正是紫眸孽离。

    他再一拂袖,周天立刻出现六百名踏空而立的问虚傀儡!

    藤纤柔、天劫五傀依次现身,夏皇剑则出现在宁凡右手之中。

    “紫璃,你去杀了那几人,其他人,交给我!”宁凡跃下孽离头颅,剑指天禽老怪、四魔老。

    “唳!”紫眸孽离乖巧的低鸣一声,双翼一阵,妖风大起,将前方拦路的所有修士扇飞。

    她直冲向天禽老怪、四魔老的战圈,天禽与四魔老立刻如临大敌。

    天禽等人知道,这碎五境界的孽离,多半就是斩杀藤皇的罪魁祸首。

    外界虽传闻宁凡斩杀了藤皇,却也都知道宁凡是仰仗碎五孽离才能斩杀藤皇。

    宁凡的本尊实力尚未碎虚,远不足以与藤皇一战。

    但碎五孽离的实力,便是普通碎六修士也未必能及。

    “诸位若能助老夫降服这头孽离,老夫必有重谢!”天禽老怪哈哈大笑,对擒拿孽离吞噬一事态度坚决。

    “好!”四魔老一口应下。

    他们没有去截杀宁凡,先杀孽离才是正事。

    六百问虚傀儡如入无人之境,在化神、炼虚修士之中展开疯狂的杀戮。

    藤纤柔与天劫五傀迎上八名碎一敌修,仗着五傀厉害,倒是隐隐势均力敌起来。

    宁凡一袭黑袍,黑发狂舞,手持夏皇剑,朝四名碎二修士猛冲而去。

    这四名碎二修士之中,有3人是三界宗修士,1人是涅殿修士。

    那名碎虚二重天的涅殿修士,名为魇皇,修为虽不如涅殿四魔老,资质却更在四魔老之上。

    此人碎一之时便修出一道皇气,得到涅殿着重培养。精通梦魇幻术。

    此人有一个侄儿,名为道魇。正是当年派去刺杀宁凡的那名魔将。

    魇皇已从涅皇口中得知,击杀道魇的十有八九便是宁凡!

    魇皇见宁凡持剑而来,眼中杀机一闪,身影一动,立刻撇开三名三界宗碎虚,抬掌朝宁凡隔空拍下。

    “谁都不许插手,老夫要亲自斩杀此子!”

    “无妨,我等根本无需出手。有魇皇出手,此子必死无疑!”

    三名三界宗碎虚望向宁凡的目光满是不屑。

    他们怕的只是碎五孽离,从来不是区区归元太虚的宁凡。

    魇皇一掌拍下,黑雾立刻在界路之上蔓延开来,化作一个黑色巨龟,张开巨口朝宁凡一吞,将宁凡吞入腹中。

    被巨龟一吞。宁凡立刻心神失守,陷入重重幻象之中。

    但随着宁凡一拳打在胸口,唇角溢血,那幻象立刻一一涣散。

    对心如铁石、狠辣果决的修士而言,幻术并不足畏惧。

    魇皇见幻术被破,冷哼一声。一拍储物袋,便欲祭本命法宝打宁凡。

    宁凡却并未给魇皇这个机会,抬手祭起了一个银色雷珠。

    那是一个质如水晶的宝珠,珠子里面封印了一道龙形银雷,一经腾空而起。立刻化作银光一闪,朝魇皇心口打去。

    魇皇冷哼一声。并未在意这小小银珠,只道这是一件凡虚级别的法宝。

    远处的三名三界宗碎虚却皆是面色大变,他们认得这银珠!

    这是三界宗秘制的一种法宝,名为雷震子,唯有宗主懂得制作之法。一颗雷震子只能使用一次,一旦祭出,便是碎虚二重天的修士都能瞬杀!

    三人想要去帮助魇皇,却根本不敢帮魇皇挡住雷震子,只得焦急提醒道,

    “魇皇小心!那雷珠厉害!速退!”

    “你们说什么?”

    魇皇刚取出一支朱笔法宝,尚未施展神通,便听到三名碎虚的提醒声,不解问道。

    他话没问完,那颗雷震子却已打到百丈之外,散出寂灭的雷霆之威!

    直到此刻,魇皇才从雷震子中察觉到必死的危机感,大惊之下,猛然祭起朱笔法宝,抽身便退。

    那朱笔法宝也算一件颇为了得的法宝,但被雷震子轰出,竟被生生轰成齑粉。

    “这这是什么珠子,威力竟如此恐怖!”

    魇皇一个虚空挪移,直接逃出两百万里之外。

    但那雷震子只瞬息之间,便直接跨越两百万里距离,轰在魇皇胸口之上炸开。

    宝珠破碎,雷龙炸开,魇皇立刻被亿万雷海淹没,惨叫一声,死于雷海之中!

    魇皇一死,宁凡提剑欺近,抬手又祭出三颗银色雷珠,朝三名三界宗碎虚打来。

    有了魇皇的前车之鉴,三人岂敢抗衡雷珠,一面祭出防御法宝,一面抽身飞退,各自散开。

    “此子为何会有如此之多的雷震子!”

    三人心惊胆颤,并没有太大信心挡下雷震子。雷震子威名太大,连碎二修士都可瞬杀。

    在三人看来,就算拼尽一身法宝,可不一定能挡住雷震子的威能。

    但令三人始料不及的是,防御法宝十分轻易地挡住了三颗雷珠的攻击,不费吹灰之力。

    “假的!这不是雷震子!”三名老怪有些恼羞成怒了。

    他们被宁凡骗了!宁凡此次打出的三颗雷珠,并非雷震子,只是蕴含了些许雷力的普通珠子。

    堂堂三名碎虚二重天的老怪,竟被三颗普通珠子吓得狼狈逃窜,可谓脸面尽失。

    三人正欲杀宁凡泄愤,却忽的发现,宁凡不知躲到了哪里,竟已踪影全无。

    他们一心防御假雷震子,自然没有注意到,宁凡在祭出三颗假雷震子之后,立刻借助流光扳指隐去了身形。

    流光扳指是神玄中品的隐身灵装,持此物者一旦隐身,便是碎虚五重天的修士也察觉不出此人隐匿何处。

    三人尚未找出宁凡的踪迹,其中一人身后,忽然流光一闪,现出一个黑衣青年的身影。

    青年手持黄金剑,二话不说,直接挥剑朝那老怪当头劈下。

    只一剑,便将那老怪劈成两半。

    剑光一挑,将那老怪的元神挑出,直接吞入腹中,并收走了那老怪的储物袋。

    “还剩两个!”

    宁凡一步迈出,再次隐去踪影,两名碎二老怪立刻头皮发麻起来。

    这才一个照面,宁凡便底牌尽出,连斩两名碎二老怪,实在有些可怕。

    这一刻,若他们还将宁凡当成一个太虚蝼蚁,便真是白活了数万年骨龄。

    二人聚在一起,再不敢分开半步,一人手持法宝,防御着宁凡的暴起突袭。另一人施展起破隐身的秘术,试图将宁凡的隐身破去。

    二人正在小心寻找宁凡的踪影,却见远处的碎一战圈之中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却见宁凡忽然现身于碎一修士的战圈之中,抬手一剑,便将一名碎虚一重天的涅殿老怪灭杀,将之元神吞噬!

    “第三人!”宁凡法力今非昔比,连斩二剑,却只耗去三分之一的法力。

    他抬手祭起夏皇剑,催动飞剑剑诀,令夏皇剑分出三道金色剑影,横空扫过。

    立刻,便又收走三名碎一修士的性命!

    “第六人!”

    宁凡连斩六名碎虚,法力已耗去大半。

    余下的五名碎一老怪各个望向宁凡的目光都如同看到鬼魅一般,惶恐不已。

    谁能想得到,即便不借助孽离的帮助,宁凡也能在短时间内连斩六名碎虚老怪!

    只是即便斩杀了六名,宁凡心中的不安也并未减少半分。

    非但并未减少,且那不安还在急遽上升中!

    当那不安上升至顶点之时,长空之上,忽然裂出一个巨大光门。

    光门之中,徐徐走出两道人影,一是黑甲中年,一是金袍老者。

    黑甲中年是涅皇无疑,而那金袍老者,则是三界宗主!

    二人现身的不慢,但一观战场局势,发现己方已死去六名碎虚,皆是目光难看起来!

    “韩涅天!”在看到黑甲中年的一瞬间,宁凡的眼中杀机暴涨。

    见识到宁凡眼中的杀机,涅皇嘴上不说,心中却更加下定决心,今日定要将宁凡斩杀于此地。

    “按原定计划行事,宗主杀孽离,本皇杀宁凡!”涅皇冷漠道。

    “好!漩空术!”

    三界宗主大手一挥,界路之上忽然现出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将宁凡与涅皇全部卷入其中。

    “不好!”

    宁凡目光一凛,这一瞬,他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外界的孽离、藤纤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