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09章 甲子归元(三)

第609章 甲子归元(三)

    宝塔之中的170年,只相当于外界的17个月。

    在这17个月之中,宁凡的威名早已传遍九界。

    杀藤皇,灭藤殿陆北之名,被不少九界碎虚知晓。

    而有心之人早已经从种种渠道得知,所谓的陆北,与雨界的素衣侯实则是同一人!

    魔界之中,刚刚出关的涅皇看着手中情报,看着情报中宁凡的画像,目光阴沉之极。

    他已认出,这画像中的青年,正是五十多年前以蝼蚁之身令他负伤的小小少年,是韩老魔的另一个徒弟!

    他已想起,当年那少年在越国之时,充满不甘与决绝的眼神。

    那个少年早已下定决心,要替老魔向他复仇,并一步步朝他走来!

    那个少年连藤皇都能斩,已足够给他带来危机感!

    “不必问!之前派去雨界的道魇,定是死在此子手上!本皇小觑此子了!”

    “韩元极在剑界,他的身边有神虚阁的人护着,还有一个来历神秘的强大剑修暗中保护,这些年来,本皇派去暗杀韩元极的杀手,全部死在了剑界之中”

    “韩元极尚在苟延残喘,而这宁凡竟在本皇疏忽之时,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宁凡!不能继续放纵此子成长了!他不是杀了藤皇么,本皇可是知道的,那藤皇乃是三界宗主的徒弟!”

    涅皇冷笑一声,向黑暗的宫殿一声令道,“四魔老何在?”

    “属下在此!”

    宫殿之中忽然出现四团黑雾,化作四名黑衣老者,俱是碎虚修士。

    “你四人持本皇令牌。去一趟天仙界,前往三界宗!”

    “什么!去天仙界!魔界与天仙界一向交恶,属下等人身为魔界修士,若擅自前往天仙界,恐怕会引起不小麻烦。”四魔老犹豫道。

    “无妨!本皇好歹也是上界白魔宗的人。若你们不在天仙界惹事,天仙界那些瞻前顾后的老东西不会与你们为难的。你们到了三界宗,将这份玉简交给三界宗主,就说,本皇想约他,共同劫杀一个人!且本皇手上有白魔宗留下的一枚卜算玉简。可算出此人行踪!”

    涅皇冷冷一笑,他自问有绝对把握斩杀宁凡,但谨慎起见,他还是决定邀三界宗共同出手。

    若他与三界宗联手,宁凡必死无疑!

    危险的种子,还是在萌芽之时扼杀为妙!

    宁凡离开树界之前。最大的劫数,是涅皇与三界宗共同带来的!

    暗金宝塔之中,宁凡所化的青虫一丝丝吞噬着祖竹,并不知涅皇已为他布下一次大劫。

    就算知道一切,宁凡也不会畏惧,不会避劫,只会在劫中反抗。将涅皇反杀于劫中。

    当吞噬尽祖竹之后,宁凡的木行体质已接近圆满。

    当吞噬掉祖藤之后,宁凡的木行体质彻底圆满,且神念获得了巨大提升。

    青虫摇身一变,重新化作一袭白衣的宁凡。

    吞噬掉两大木行至宝之后,他小五形体中的木行体质彻底圆满!

    若小五行全部圆满,则便可晋升为大五行体。

    如今虽然只圆满了其中一行,古魔修为却直接突破到了蛮魔巅峰,提升了一整个小境界!

    当古魔修为达到蛮魔巅峰之后,宁凡的肉身强度甚至堪比涅槃一重天的体修!

    且木行圆满之后。宁凡的肉身对木行法术的防御堪称逆天,普通碎虚一重天的木修,根本无法凭木系神通伤及宁凡半分!

    小五行体是一种特殊体质,特殊体质的提升往往可以起到强化肉身的效果。

    小五行体每圆满一行,便可令肉身完成一次质变。

    若能继续令其他四行体质圆满。宁凡的肉身还可一步步变得更强大。

    除了肉身获得了巨大提升外,宁凡的神念同样获得了极大提升。

    镇元祖藤拥有提升修士神念的神效,柳皇曾说过,若他吞噬掉祖藤,神念可从碎五提升至碎六境界。

    宁凡炼化掉整株祖藤,其神念修为从归元境界一步迈入碎一境界。

    法力、神念、肉身无论从哪个层面来看,宁凡的实力都已超出碎虚一重天的境界。

    吞噬掉两大木行至宝之后,宁凡调息了数月,将肉身境界及神念境界稳固。

    而后,宁凡取出了从藤殿带走的几件灵装法宝,细细端详起来。

    法宝共两件,一件名为‘雷震子’,是一个银色宝珠模样的法宝,只可用一次,一旦祭出,便会爆炸,散出寂灭雷霆,可直接轰杀一名碎虚二重天的老怪!

    另一件法宝名为‘定风旗’,是一件仙虚下品的防御法宝。法宝本身并不厉害,却对风系神通有着逆天克制,效果等同于定风珠,是抵挡碎虚阴风劫的至宝。

    这两件法宝对宁凡而言,算是比较有用的东西了。

    灵装也是两件,一件名为‘流光扳指’,品阶神玄中品,附有隐身神通,可隐匿身形,最多能瞒过碎虚五重天修士的查探。

    另一件名为‘长生锁’,是一个金锁吊饰,品阶是神玄上品,效果是保命一次。

    有此锁护体,就算是被碎虚七重天的修士袭击,也可保命一次,毫发不损。

    此锁本是三界宗主送与藤皇的保命之物,只可惜这灵装品阶太高,藤皇无法炼化。

    宁凡有着扶离祖血,血中有灵,虽未修出灵轮,却足以凭血脉中的灵越级炼化灵装。

    欺天斗篷已不足以在碎虚境界中隐身,宁凡将欺天斗篷逼出体内,将流光扳指炼化认主。

    长生锁是一件保命灵装,这种灵装十分珍贵,对宁凡而言可以说是多出一条性命,他自然是要将之炼化认主的。

    将两件灵装炼化认主之后。宁凡再次调息数月,并开始做最后一件事。

    他取出了斩杀万长空所缴获的悼古通天玉,露出沉吟不决的表情。

    这悼古通天玉中曾有悼亡一族的传承,但这传承已被万长空继承,想靠此玉修出悼亡魔脉。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古玉之中封印有悼祖的一根傀儡线,凭借这一傀儡线,宁凡有九成把握将散魔炼成生傀、彻底收服!

    虽说把握很大,但宁凡仍考虑到收服失败的情况。

    收服散魔,最佳的地方还是玄阴界。

    就算收服失败,顶多是浪费掉这悼古通天玉之中的傀儡线。却不至于让散魔逃出封魔袋。

    宁凡摇身一晃,离开元瑶界,进入到玄阴界之中。

    拂袖一招,取出封印散魔的储物袋,深吸一口气。

    洛幽徐徐走出草庐,一看宁凡这般举动。心知宁凡是要在玄阴界内收服散魔。

    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到宁凡身边,对宁凡妖娆一笑,“需不需要姐姐帮你解封古玉?”

    “也好。”

    宁凡点点头,将悼古通天玉交给洛幽。

    解封古玉需要耗费大量法力,有洛幽代劳,宁凡便不必在解封古玉之后恢复法力。

    洛幽接过悼古通天玉。起初仍是魅惑众生的表情。

    但她柔软的手掌刚刚触碰到古玉之后,立刻微微一惊。

    这块残缺的古玉,她明明是第一次见到。

    但这特别的触感,却勾起她另一件回忆。

    她出身于洛族,是洛族族长之女,曾在父亲的诸多藏宝之中,见过一块类似的残缺古玉。

    那一块古玉,始终被她父亲珍藏着,据说那残玉之中,含有一个巨大秘密。

    据说那样的残玉。还有好几块

    或许宁凡偶然得到的这块残玉,与父亲当年珍藏的那块残玉,是同一种秘宝。

    “这古玉之中据说藏有一件大秘我曾见爹爹珍藏了一块类似的古玉,以我爹爹的身份,会视作宝物的东西。绝对非同小可。”洛幽美眸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你爹爹?”宁凡一诧,继而问道,“这玉藏有什么大秘?是否和悼亡一族有关?”

    “我不知道我将悼古通天玉中的悼祖傀线解封之后,你莫要将此玉丢弃,好好留在身边,不要轻易示人。我虽不知这玉中有什么秘密,多半是一件至宝就是了。”

    洛幽提醒了几句,便盘膝于长空之上,开始解封古玉。

    宁凡没有打搅她,静静看着古玉一步步解封,看着那古玉渐渐传出危险之极的气息,看着洛幽面色微微苍白地从古玉之中抽出一条银线,抛向天空,立刻化作一整条银河。

    “你以此线,速速收服散魔!我需要立刻调息疗伤!”

    洛幽没有多言,立刻化作一道遁光返回草庐,闭关疗伤。

    如今的她,好歹恢复到了碎虚二重天的修为,但仅仅是解封这悼祖傀线,便受到了不轻伤势,足可见悼祖之线的威能有多么强大了。

    宁凡手持封魔袋,一跃冲上长空之上的银河之中,探手向那银河抓去。

    那银河立刻化作一条璀璨如银的细线,平平落在他手掌之中。

    看似轻若棉絮的细线,却十分沉重,直接将宁凡从长空之上压下去。

    如今的宁凡肉身堪比涅槃一重天的老怪,气力之大,足以一脚踏碎百万里的山河!

    但如此力大无穷的他,却根本拿不动这区区一根傀儡线。

    非但是他,就算是一名散仙也休想拿动这根傀线。

    这也是洛幽解封傀线的瞬间,便将之祭上长空、演化银河的原因。此线太重,洛幽也拿不动。

    “此线不肯服我,所以我便拿它不动”

    宁凡手持傀儡线,自长空猛跌而下,心神渐渐集中,左目徐徐浮现一个黑月印记。

    这一刻,他施展了命囚之术。

    这一刻,他的身上流露出万古沧桑的威严,好似悼亡之祖!

    这一刻,原本沉重如山的傀儡线,立刻变得轻飘飘起来,脱出宁凡的手掌,在宁凡身边欢乐地盘绕。

    它,臣服在了宁凡的黑月神通之下!

    宁凡在长空之上稳住身形,渐渐平稳了呼吸。

    他将悼祖傀线摄入手中,在握住此线的一瞬,他心生一种感觉。

    这一刻的他,仅凭手中傀线,便可重创任何一名散仙!

    储物袋中的散魔,曾被宁凡抽走一重天的修为,只剩碎虚八重天的修为。

    收服散魔,成算很大!

    “多年等待,今日便正式将你降服,开!”

    这一刻,宁凡解开了封魔袋。

    在封魔袋解开的一瞬间,袋子里立刻传出狂妄无边的狞笑之声,

    “小辈!上一次你抽我修为,这一次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轰!

    一道黑影骤然冲出封魔袋,相进入玄阴界斩杀宁凡。

    但一股无形的界面之力阻止在他的面前,如同一个无比坚硬的墙壁,令他黑影惨呼一声,重重撞在界力之上,无法逃出。

    “卑鄙!太卑鄙了!你竟然又在这处中千世界里面打开封魔袋,老子出不来,老子不甘心啊!”

    “有种你进封魔袋来,老子要与你大战五百回合!有种你滚进来与我一战!”

    散魔怒吼连连。

    “如你所愿!”

    宁凡眼中寒芒一闪,手执悼祖傀线,周身化作一道流光,射入封魔袋之中。

    想要收散魔为生傀,势必要与散魔当面一战,以悼祖傀线将之镇压。

    宁凡遁光一收,出现在一片魔雾滔天的空间之中,正是封魔袋的内部空间。

    而在这无垠的空间之后,一个头生双角的黑雾巨人,傲然凌立于苍天之上,正是散魔!

    一见宁凡竟不受激,真的进入封魔袋,散魔心中那个高兴啊。

    他怎么也想不到,宁凡竟然真的犯二,进入封魔袋找死来了。

    当年相见之时,宁凡还只是化神,如今相见,宁凡已是归元太虚,这让散魔稍稍有些惊讶,却也并未放入眼中。

    对他而言,宁凡就算是碎五、碎六的修为,也不难灭杀。

    唯一让他忌惮的,是宁凡的祖血有点厉害,上一次竟然卑鄙地隔着封魔袋,抽走了他一重天的修为。

    不过若是当面对战,他根本不怕宁凡的祖血。

    “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啊,你竟然真的进来送死了,哈哈,哈哈!”

    散魔大笑一声,抬手挥出无数魔气,化作一道道魔光,将封魔袋的出口尽数封住,不准备给宁凡逃生的机会。

    “哈哈,我们做个商量如何?你如果肯让老子种下禁制,成老子奴仆,并放老子离开这该死的封魔袋,老子可以饶你不死!”

    “”宁凡没有多言。

    “不愿意?你竟然不愿意!你可知老子勾勾手指头,就能把你捏死!老子数到三,你不放老子离开这里,老子就把你剥皮刮骨、生吞入腹!”

    “一!”

    “二!”

    散魔面色极度狂妄,在他看来,宁凡从进入封魔袋的一刻,便已是羔羊一个,只能任由他拿捏。

    他三还没数完,忽然见宁凡抬起右手,手持一根细弱无物银线,朝他轻轻挥来。

    那轻飘飘的银线,看起来没有任何杀伤力。

    但宁凡挥出银线的瞬间,那银线立刻重重扫在散魔胸口。

    一瞬间,散魔有一种错觉!

    打中他的不是一根细线,而是漫天银河、十万星辰!

    “啊!”

    只一击,散魔疏于防范,直接被打得吐血坠空,目光惊恐之极。

    他从那银线之中感受到一股必死之危!

    “这是什么鸟线?这是什么鸟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