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05章 再见卫玄

第605章 再见卫玄

    追杀藤皇,共耗了宁凡三日。

    藤皇虽身受重伤,但拼死之下,神通亦十分惊人,给宁凡、孽离造成了不轻的伤势。

    藤皇最后逃遁之时,碎身分化为十余道流光逃脱,被宁凡一一击杀,耗费偌大功夫追杀。

    三日之后,宁凡沿界路原路返回,来路上,界门早已闭合。

    宁凡又耗费了半个月时间,借风烟之术的神通破开了一个界路缺口。

    至此,他才重新返回东树海。

    此次浩劫,东树海陨落修士无数,除了那一千万沦为生傀的修士死于非命,更有六七千万修士死于乱中。

    若非宁凡及时斩杀万长空,令所有生傀化作飞灰,东树海的死伤者数量还会更多。

    东树竹海元气大伤,西树藤海同样元气大伤。

    竹殿的碎虚修士除了竹皇之外,全部死于此次浩劫。藤殿碎虚包括藤皇在内,亦全部死于劫中。

    就连柳殿碎虚,都白白陨落了一人

    半个多月过去,被战乱摧毁的姬水城早已重建。城中不少树族修士都身穿素服白衣,心怀对殉劫亲友的追思。

    宁凡没有驾紫眸孽离返回姬水。紫眸孽离身受重伤,被宁凡收入鼎炉界养伤宁凡后知后觉的发现,紫眸孽离原来竟是母的

    他一袭白衣,独自一人返回姬水城,方一入城,立刻有一名碎一境界的柳殿长老迎出城外。

    “柳殿长老修覃,恭迎北树皇!”名为修覃的柳殿长老向宁凡恭敬抱拳。

    “北树皇?此言何意?”宁凡微一怔,却并不知自己何时有了这个称号。

    见宁凡面有惑色,修覃立刻解释起来。

    从宁凡追杀藤皇到回归树界。共花费一十八日。

    在前三日宁凡便已经将藤皇斩杀,同一时间,藤皇位于树界的命牌粉碎。

    藤皇陨落的消息疯狂传开,整个树界都已知晓藤皇陨落之事。

    宁凡追杀藤皇入界路的事情,有数万修士亲眼目睹。有心之人一打探,便很容易得知杀藤皇者是宁凡。

    宁凡在树界的化名为陆北,而北树皇这一称号,便从这陆北二字得来。

    自宁凡追入界路之后,柳皓月始终等候在界路之外,担心宁凡的安危。

    直到获知藤皇陨落的消息。他才确信宁凡已经斩杀藤皇得手,不日便会返回树界,心中为之一松。

    于是他不再逗留于东树海,只留几名柳殿长老镇守东树海,却带着竹皇及其他属下赶赴西树海,清剿藤皇的势力。接管藤殿。

    藤皇已死,藤殿的无数代传承,自然要易主的。

    柳皓月与竹皇特意留下一个传音玉简,令修覃交给宁凡。

    宁凡将神念浸入传音玉简,竹柳二皇的声音立刻传入其识海之中。

    “若陆兄归来,还请速来西树海。藤殿的天材地宝不在少数若无陆兄援手,此次我二人必死于藤孤南之手。藤殿的数百代储藏,都应该属于陆兄所有!”

    “且西树海自此无皇,北树海亦无树皇坐镇,若陆兄愿意,从此以后,陆兄便做西、北二树海的树皇。因陆兄姓名之中恰有一个‘北’字,便以北树皇相称,如何?”

    宁凡看罢玉简,将玉简收起,并未多言。

    修覃尚有俗务处理。送完玉简便先行告退。

    宁凡独自入城,心思飞转,心中微微感到有些怅然,

    初入姬水城时,城中修士如云。长街之上修士往来不绝。

    此时此刻,姬水修士陨落十之八九,长街之上人影寂寥。

    两种不同的氛围,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道韵存在。

    “这是生与死的道韵生死生死,一旦堪破生死,便有资格问道仙途,长生不死”

    “何为生,何为死我从前只知,寿未尽为生,寿尽为死,但如今看来,这种观点并不正确。”

    “仙人无寿数,以寿数去判断生死,显然是片面的。”

    “生死,生死当长街之上行人如织之时,这长街为生;当人去楼空之后,这长街为死。对长街而言,死不是寿尽,而与往来不绝的行人有关,这其中有何生死真意,我不知”

    宁凡心中感悟迭起,这次东树海大劫,他旁观无数人生死,与从前亲手杀人感触不同,对生死自然有了新的理解。

    领悟生死之道,是成仙的关键,如今的宁凡看不破生死,并不足为奇的。

    领悟生死之道,是碎虚修士需要考虑的事情。

    宁凡尚只是一名太虚修士,他当下所需要领悟的,是如何破碎虚空

    他虚空感悟一步步自窥虚、问虚、冲虚、太虚臻至圆满,但圆满之后,却需要破碎这个圆,跳出这个虚。

    “破碎虚空,破碎虚空虚空之中,本空无一物,如何破碎如何碎虚!”

    宁凡怅然一叹,他距离碎虚境界,仍有不少距离。

    他有一种感觉,越是境界高深,反倒越觉得自己无知。

    辟脉之时的他,获得了乱古大地的天道第一环传承,便以为自己可以凌驾于碎虚修士之上。

    如今回首往事,宁凡却觉得从前的自己有些妄自尊大了。

    他徐徐收住脚步,拂袖一招,掌心徐徐出现一张白纸。

    他指尖无墨,朝那白纸一画,却画下一个墨色圆圈。

    大道好似白纸,修士好似纸上的圆。

    圆越小,边缘接触到的地方便越少。

    圆越大,边缘接触到的地方便越多。

    修为越低,看到的道便越浅薄。

    修为越高,看到的道便越深刻,便越会感到无知。

    能明白自己无知。比自以为无所不知要高明太多。

    宁凡望着纸上之圆,他知道,自己若想碎虚,要破开的,便是那个圆。那个虚

    他一指点出,那白纸化作飞灰消散,好似从不曾存在过一般。

    宁凡看着纸灰飘散,似领悟到了什么,又无法彻悟。

    他不再思索这些道悟问题,而是自省起此次树界之行。

    这一次进入树界。他获得的好处不小。

    雨意一品指日可待,他修出了小五行体的体质,且若是吞噬祖竹,他的木行体质很可能会一举彻底圆满。

    他的修为突破到了太虚境界,若是能将藤殿的百代积蓄搬空,用其中的无数天材地宝提升修为。他的修为必定会再一次暴涨。

    他修出了王族古神血脉,开辟出了古神第一心窍,日后修炼速度必定会大增。

    这次来到树界,宁凡还完成了木罗的请求,寻回了冥罗族人,并为冥罗族斩杀万长空、报得大仇。若能将冥罗族人及幽篁残魂带回雨界,也算好事一件。

    这一次到树界。宁凡更收服了一只碎五境界的孽离,降伏了600具问虚傀儡,天劫傀儡增加到五具,更多了藤纤柔这名碎虚打手

    如今宁凡的一身战力,恐怕比整个雨殿都要强大。

    非仅如此,宁凡在斩杀万长空之后,更获得了悼古通天玉,古玉中封印了悼祖的一根傀儡线。

    若能凭这根傀儡线一举炼化散魔为生傀,宁凡的身边便可以多出一名碎虚八重天的打手!

    “以我如今的身家,与涅皇一战不难!只待百年之期一到。古天庭一开,届时,涅皇必死!”

    此入树界,宁凡获得了莫大机缘,却也招惹了强敌。

    他杀杜宇。获罪藤殿,如今藤殿已灭,但藤殿背后的三界宗,却必定恨上了他!

    “三界宗主是一名碎虚八重天的老怪,若我能成功掌控散魔,便可与此人一战,从而不惧三界宗!若不能,便无法与三界宗抗衡”

    “以我如今的太虚修为,即便拥有悼祖的一根傀儡线,炼化散魔为生傀的几率也不足五成。若我修为能再进一步,达到归元境界,收服散魔的几率起码有九成!”

    “想要归元,并不困难!树界我不会久留,我不需要北树皇的名号,也没想过统治西树海、北树海。但藤殿的百代积蓄,我必定要取走的。以藤殿百代积累,为我一人铺平归元之路,而后,一举收服散魔,三界宗便不足为惧了!”

    “三界宗的事情暂且放在一边,雨界那边倒是有些麻烦了还有魔界那边,不知涅皇得知我斩杀藤皇的消息,会有什么动作”

    宁凡一叹,从他降服孽离、出现在姬水上空的一刻,便注定无法继续在树界隐姓埋名。

    降服碎五孽离之事,便足以让他名震九界,引起天下碎虚的瞩目。

    斩杀藤皇之事,更无法瞒过天下修士。九界神皇陨落是一个大事,就算死的是下三界的神皇,也会有不少九界修士关注。

    恐怕如今,整个九界都已传遍藤皇陨落的消息。

    而斩杀藤皇的始作俑者——宁凡,必定已经暴露在世人的眼中。

    一些有心之人很可能已经查出,宁凡并非陆北,而是雨界的素衣侯。

    雨界雨皇若知道宁凡的惊天战绩,不知会有什么想法。他是会忌惮宁凡、与之交好呢,还是会嫉恨宁凡、与之反目成仇呢

    这一次在树界之战闹得太大,直接将宁凡推到了风头浪尖。

    此日起,不知会有多少麻烦接踵而来

    不知不觉间,宁凡已走到扶桑一族的府邸之外。

    他收住脚步,遁光一闪,直接出现在府邸之中,正厅之内。

    扶桑族长汤雄正与几名扶桑长老议事,各个面有忧戚之色。

    一见宁凡忽然到来,所有人立刻起身迎接,不敢有丝毫怠慢。

    宁凡斩杀藤皇,斩杀万长空,此次姬水大战之中更是斩杀了无数碎虚,其‘北树皇’的威名早已传遍树界,甚至传至其他几界。

    虽说宁凡只是一名太虚修士。但在众扶桑族人的眼中,宁凡与一名碎虚五重天的神皇没有任何差别。

    “我等扶桑族人见过北树皇,不知北树皇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汤雄恭敬道。

    “我欠扶桑前辈一个人情,今日前来,只是为了将扶桑前辈的骨灰送回。仅此而已”

    “什么,老祖的骨灰!这,这”

    汤雄等扶桑族人莫不是露出悲伤、激动之色。

    悲伤是因为想起老祖陨落的往事,激动是因为寻回了老祖的骨灰,不至于让老祖的尸身飘零在外。

    宁凡屈指一点,一个精致的玉盒立刻出现在大厅正中的竹桌之上。

    那玉盒之中盛放着扶桑老妖的骨灰。骨灰之中隐约传出一丝扶桑老妖的气息

    “老祖!”

    汤雄等几名老者各个双目湿润,朝玉盒跪拜。

    “告辞!”

    宁凡轻轻一叹,转身离去。他送回扶桑老妖的骨灰,与扶桑一族已两不相欠。

    之前答应汤雄的托孤,同意帮汤雄照顾汤鸢,是因为汤雄很可能死于此次浩劫。

    如今由于他的介入。汤雄未死,扶桑未灭,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必去收汤鸢为妾侍。

    “北树皇留步”汤雄想要叫住宁凡,但宁凡却越走越远,很快不见了踪影。

    汤雄微微叹息,实话说,他如今未死。是舍不得将女儿送与宁凡为妾的。

    宁凡拒绝收汤鸢为妾,让他既感到高兴,又感到遗憾。

    高兴的是可为女儿另选一名合适的道侣。

    遗憾的是失去了与宁凡结成姻亲的机会。对没落的扶桑族而言,宁凡的威名可以说是一个保护伞

    “罢罢罢,鸢儿你出来吧,既然你与北树皇无缘,日后爹会为你再则一名合适道侣的。”汤雄对着大厅内门的方向言道。

    “不要!我不要道侣,我谁也不嫁!”内门珠帘之后,一个红衣少女气恼地跺脚,而后转身跑开。

    她是汤鸢。是屡次三番无脑招惹宁凡的扶桑族小公主。

    她不必被父亲许给宁凡为妾,明明是一件好事。

    她明明讨厌宁凡,不愿嫁给宁凡,只是这一刻,偷看到宁凡转身离去的背影。她忽然有些伤感。

    她有一种感觉,宁凡这一去,便与扶桑一族恩怨两清,再也不会归来。

    再见无期,就此错过

    “他没有喜欢过我若我从前懂事一些,他是不是就不会如此讨厌我了”

    汤鸢坐在自己的闺房之中,心中好堵好堵。

    一日之后,扶桑一族将老祖的骨灰葬在牧野国的皇陵之中。

    此地葬有历代竹皇、竹殿碎虚的衣冠冢,倒是从无人葬过修士骨灰。

    汤鸢长跪在扶桑老妖的坟冢之前,眼睛哭成了桃子。

    所有的扶桑族人祭拜完毕,便走出皇陵,在外等候,只有汤鸢一人,始终不愿离去。

    扶桑老妖是她的祖父,对她一贯宠溺,以至于将她贯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

    从此以后,再无祖父的宠溺,从此以后,她需要渐渐学会懂事,学会不再任性,学会承担起家族赋予她的责任。

    不知何时起,一个白衣青年忽的出现在皇陵之中,出现在扶桑老妖的坟冢之前。

    等到汤鸢似有察觉之时,转身一看,一见青年面容,立刻吓了一跳,羞恼道,“要死啊!躲到别人后面吓人很好玩?”

    “我倒是从未听说有,有哪个元婴修士是被人吓死的。汤圆小姐若能被我吓死,恐怕足以成为修真界的一桩逸闻趣事,足以名留青史的。”宁凡调笑道。

    “哼,油腔滑调,不是好人!”汤鸢嘴上低骂,心中却是窃喜,想不到能再见宁凡一面。

    “哦?汤圆小姐还没学乖,还敢骂我?不怕我把你扔到炼虚妖兽巢穴么?”

    “别,别啊!爷,我的亲爷,咱们有话好说,不要动武!君子动口不动手,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不要把我丢到妖兽巢穴”汤鸢瞬间服软,毫无节操可言。

    “有趣。从今日起,好好修炼,早日突破化神、炼虚吧。下一次我来东树海之时,说不准真会把你丢入炼虚凶兽的巢穴,你若没有炼虚修为,可是毫无自保之力的。”

    宁凡嘴角轻轻上扬,转身离去。

    他发现,汤鸢倒也不是一无是处,起码是个孝女。

    孝之一字,并不被修士,修士之中,懂得孝顺亲长者,少之又少

    此女虽性格刁蛮,但却又比许多修士都强上太多,最起码,她是一个‘人’。

    下山为人,上山为仙,能做到这一点,她比许多修士问道仙途的机会都要大一些吧。

    宁凡离开了姬水城,离开了牧野国,一路朝西树海方向疾驰。

    汤鸢望着宁凡离去的遁光,看着那遁光渐渐消失于天际,心中微微有些失落,又有些期许。

    “他说让我勤于修炼他说还会有下一次再见之日,将我丢入炼虚凶兽的巢穴”

    忽然间,汤鸢竟觉得被丢入炼虚凶兽的巢穴也没什么大不了,起码还能和宁凡再见一面,不是么?

    “好吧,本小姐从今日起便做一名苦修之士,待再见之时,我一定要让你刮目相看!”

    “爷,你就好好等着吧!小女子不会让你失望的!”

    宁凡一路疾驰,自东树海穿入南树海,再自南树海进入西树海。

    待他到达西树海之时,已是一个多月以后。

    又过了七日,他才抵达西树海的藤王城。

    还未进入藤王城,已有柳皓月迎出城来。

    “陆兄来的有些慢了。柳某早在四日前便将藤王城抄检完毕,藤殿的百代积蓄,如今都存放于藤王殿的内殿洞天之中,陆兄可愿前往一看?”

    柳皓月言罢,忽然目光一冷,对宁凡传音道,“藤王殿中,还有两名四天执事在,这二人负责调查藤皇陨落之事,指名要见你,可能来者不善,小心应对!”

    “四天执事?!”

    宁凡目光亦是一沉。

    斩杀下界神皇,若是行事隐蔽也就罢了,倒也无人会管。

    若是本界修士自相残杀,没有牵涉到界面之争,也无人会管。

    但若是异界修士潜入其他界面,斩杀此界神皇,则若不给四天执事一个拿得出的理由,此事无法平息,必定会被追究责任!

    若没有四天执事管着下界,上三界的强者岂不是能随便潜入下三界之中,肆意杀戮下三界的神皇?

    四天执事的存在,是为了巡守下界,维护下界的稳定。

    一抓私自下界的修士,二阻强界欺凌弱界的事情发生。

    三界宗介入到树界的纷争,是他们需要调查的事情。

    宁凡斩杀藤皇,同样是他们需要调查的事情。

    若这两名四天执事查出宁凡是雨界修士的事实,恐怕会以四天律令拿下宁凡问罪吧。

    雨界修士潜入树界,斩杀树界藤皇,必是重罪无疑。

    当然,若有特殊原因,譬如不死不休的仇怨,宁凡斩杀藤皇未必需要被问罪。

    “陆兄可有把握应付这两名四天执事,若有必要,柳某人会想办法替陆兄摆平此事!”柳皓月传音询问道。

    “把握有几分,却不大”宁凡轻轻摇头,忽然目光一凝,朝藤王殿望去。

    他从藤王殿之中,感知出了一道十分熟悉的气息。

    此刻藤王殿之中的两名四天执事,其中之一,他认识!

    “竟然是卫玄前辈!”

    卫玄,是老魔的兄弟!

    有卫玄罩着,这一次犯事,也许不会出什么问题

    “只是不知另一名四天执事,是敌是友”宁凡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