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600章 命灯封孽离!

第600章 命灯封孽离!

    藤纤柔越想越偏,直把宁凡当做那隐藏修为的碎虚四、五重天修士。

    执火等五具傀儡倒是沉默寡言,没有多说什么,见宁凡逃离祖竹的身体,立刻自行护卫在宁凡身侧,十分忠心的模样。

    宁凡目光一扫五具天劫傀儡,又看了祖竹一眼,微感叹息的闭上眼。

    傀儡术,当真是一种残忍之术。

    无论是孙玉、百黎王,还是凌竹子、树灵,一个个沦为生傀之后,皆不惜一死,也要求个解脱。

    万长空是残忍的,他血屠无数树族,炼制无数生傀,让无数修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宁凡自问,自己同样是一个残忍之人,所杀之人绝不比万长空少,降服傀儡之时也绝对不比万长空仁慈。

    “我非善人,虽知傀儡术残忍,却无法不使用傀儡术。从杀人如麻的角度而言,我与万长空十分相似。但有一点,我与万长空不同”

    他虽杀戮无数,收傀众多,但一路走来,所杀之人若非挑衅者,便是大道之敌,却是问心无愧。

    他愿意助孙玉等人一死解脱,并非因为他心善。

    他不喜万长空的作风,彼此若为敌,杀人便是杀了,若以杀人为乐,实在落了下乘。

    而思及冥罗一族万年前被血屠之时,宁凡对万长空渐渐升起几分必杀之心。

    再念及被困这金色世界之事,他是绝对不会绕过万长空的!

    从祝洪的记忆之中。宁凡已了解到,如今藤皇出动无数兵力,正在外界覆灭竹殿。

    藤皇也来了!

    宁凡一路被藤皇属下追杀,他并非不怒!

    藤殿是否覆灭竹殿,本与宁凡无关。

    只是如今宁凡灭了祖竹树灵,与万长空针锋相对,又曾与藤皇结仇,这场东树海的浩劫,宁凡再难避过。

    既然无法避过,何须再避!

    “柔儿。众傀。你们去攻击此地金色空间,不求击破此处空间,只求将此地封印之力削弱。待我法力恢复之后,我会亲自破去此界封印!”

    宁凡下令之后。拂袖将整株祖竹的树身收入储物袋。

    祖竹已经枯萎死亡。再无救活的可能。若宁凡吞噬整株祖竹。他的木行体质必可大幅提升!

    他身上还有祖竹果实,若他服下那枚果实,雨意定可突破一品!

    这二物对宁凡皆有大用。但炼化二物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此时此刻,宁凡尚且困在金色世界中,尽快脱困才是正事,没有时间炼化两件天材地宝。

    他一连服下数颗恢复法力的丹药,开始行功调息。夏皇剑虽然厉害,但只一剑便将他一身法力耗尽。

    藤纤柔及五傀遵从宁凡的命令,各据一方,催动神通攻击着金色世界的空间障壁。

    时间一点点过去,宁凡法力飞速恢复,藤纤柔等人则将此地空间壁障一丝丝地削弱着。

    竹界之中,万长空已解封了两头孽离,他正催促一众生傀,加快解封第三头孽离。

    他傲立金色竹山之巅,长空之上飞翔着两头巨大禽妖。

    这两头禽妖皆是孽离,一头是紫黑火凤模样的巨禽,生有四条紫火尾翼,只长了一个眼睛;一头是只剩白骨骨架的诡异鬼禽,周身缠绕着不祥的紫黑之火。

    两头孽离皆是碎虚三重天修为,模样各不相同。

    扶离本是那些至死不屈的人死后所化妖禽,最初的扶离模样千奇白怪,故而扶离并无统一模样,有的似凤似鹫,有的似雀似隼,模样并无定则。

    孽离是背叛族群、失去血脉的扶离,模样自然也是各异。

    扶离、孽离不变的特征,只有一个!

    在太古之时,扶离是天道的使者,身上拥有至祥至瑞的气息。

    在三族大劫之后,扶离为天道所厌弃,气运为黑,拥有邪祟不祥的气息。

    这两头孽离巨兽,皆流露出十分不祥的气息。

    二兽双目血红,恭敬地立在万长空身侧,竟一副对万长空唯命是从的表情!

    这二兽在解封之后,已被万长空耗费莫大代价强行收复,炼为生傀!

    “收复第一头孽离,熄灭了我一盏命灯。收复第二头孽离,熄灭了我第二盏命灯收复两头碎三孽离,各自只耗了我一盏命灯,只因这两头孽离已被镇压多年,刚刚破封,实力尚未全复,便被我趁了空子想当年老夫越级收服竹殿碎三修为的祖竹树灵时,生生损耗了两盏命灯那代价才真是巨大。”

    “每一个悼亡族人,生来各有七盏命灯,可在越级降傀之时使用。命灯使用一盏,便少一盏,老夫体内,尚有三盏命灯,不知是否足够降服剩下的两头孽离”

    此刻的万长空,神色极其憔悴,连熄两盏命灯,损耗不可谓不大。

    他一面服丹调息,令气色稍稍恢复,一面目不转睛凝视着竹界大阵。

    时间一点点过去,第三头孽离的解封难度十分巨大。

    这第三头孽离,拥有碎虚四重天的修为,脾性亦十分暴戾。

    在破封的过程中,它并不配合诸位生傀的解封,偶尔反抗一下,弄死几个生傀,大感快意。

    “哼!这孽畜好生不识抬举!老夫助它脱离封印,它竟还敢妨碍老夫破封!待此兽脱困之时,老夫定要好生教训它一番,将之炼为生傀,令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万长空冷哼一声,待气息全部恢复之后,亲自出手,全力解封大阵。

    在万长空亲自出手之后,第三头孽离渐渐破封,一声嗜血的鸣啼之声传出竹界。传入金色世界,传遍整个姬水城!

    “不好!第三头孽离解封了!碎虚四重天的修为么”正与藤皇、天禽老怪死斗的柳皓月目光为之一沉。

    “哈哈!第三头孽离已然解封,且还是碎虚四重天的修为。好,很好!待最后一头孽离解封之时,你柳皓月与竹皇二人必死无疑!”藤皇得意一笑。

    金色世界之中,宁凡法力已恢复了二三成,正全力催动风烟之术破解此界封印。

    当听到第三头孽离破封的唳鸣声时,宁凡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第三头孽离解封了,且还是碎虚四重天的孽离!”

    “这第三头孽离同样对我心怀敌意必须加快破封!”

    竹界之中,第三头孽离冲破大地上的巨大封印。冲天飞起!

    那是一个九头巨鸟。身上长有十二对紫晶骨翼,生有三足。

    见第三头扶离破封而出,想要逃离此界,万长空冷笑一声。右手一抬。祭出无数银线。

    左手则单手掐诀之后掌心平伸。在其掌心之上,忽然凭空出现一盏黑色灯盏,燃着银色火焰。

    “这是老夫第五盏命灯。此灯用罢,便只剩两盏!趁着第三头孽离刚刚破封、气息尚乱,老夫当一举将之收服!若待他妖力通畅,老夫想要将它拿下,不耗去两三盏命灯是绝不可能的!”

    “命灯,熄!”

    第五盏命灯骤然熄灭,而万长空祭出的漫天银线立刻化作无数数丈粗细的银色锁链,带着倒勾,纷纷刺入、锁在九头孽离之上!

    九头孽离刚刚破封,尚在狂喜,忽的被重重银锁偷袭,惨呼一声,妖魂立刻开始消散,而双目则渐渐空洞起来。

    万长空的脸色飞速苍白,竭力控制银锁,死死将九头孽离锁住。

    半个时辰过去,那九头孽离才被万长空彻底降服,炼为生傀。

    而此刻的万长空几乎耗尽了所有法力,疲惫不堪。

    “老夫还是第一次降服碎四生傀,竟如此艰难最后一头孽离乃是碎五境界,想必更难收服。以老夫碎一修为,仅熄灭一盏命灯恐怕不足以收服碎五孽离,说不得,老夫要将最后两盏命灯全部舍弃了!”

    “不过这也十分值得,只要收服了最后这具碎五孽离,老夫单凭这碎五境界的生傀,便可在树界横着走。以老夫神通,加上四头孽离助阵,纵然是藤皇也非老夫对手!”

    “当然,藤皇有着三界宗这偌大靠山,老夫自然不敢动他的。呵呵,若非如此,老夫岂会与他合作。若独自一人灭了树界三皇,称霸树界,令一界修士成我之傀儡,岂不更加痛快!”

    万长空再次服下一颗丹药,恢复法力。

    他的身侧,飞翔着三头孽离,各个对他唯命是从!

    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加快解封第四头孽离。

    “只要将第四头孽离解封、收服,那陆北纵然会黑月神通,也绝非老夫一合之敌!”

    “待老夫带着四头孽离返回姬水、横扫竹殿,这覆灭竹殿的首功,必属老夫所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万长空的法力刚刚恢复一二成,便迫不及待地亲自出手、解封第四头孽离。

    那第四头孽离似乎极其温顺,不似前三头孽离般凶戾,对解封之事并不反抗、干扰。

    它静静等待着破封的一刻,使得破封十分顺利。

    眼看只差最后一层封印,便可为第四头孽离解封,万长空不由得喜形于色。

    “天助我也!这第四头孽离并非凶戾之物,收服难度应该会减少许多。说不定老夫只需损耗一盏命灯,便可将它降服!”

    万长空正幻想着驾驭四头孽离、横扫树界的一幕景象,便在这时,竹界的天空忽然碎出一个金色大洞!

    那大洞的裂口处,则缠绕着风化一切的紫金风烟。

    一袭黑衣的宁凡,一步自金色空间内迈出!

    (2/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