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99章 失剑意,斩树魔!

第599章 失剑意,斩树魔!

    宁凡手持夏皇剑,一令之后,缓缓闭上双目。

    再睁开时,双目之中竟各自有一道极细的金线游动!

    若放大无数倍便可看清,宁凡双目之中游动的两道金线,赫然是两柄极细小的金剑!

    那是夏皇剑曾近主人残留于剑中的丝丝剑意!

    第一次持剑,宁凡尚无法感受这缕剑意。

    但第二次持剑,宁凡已渐渐做到身剑合一,并引得剑中一缕残留剑意暴乱。

    这剑意仅有少许,所蕴含的剑威,却似乎比宁凡领悟的陷仙剑意更加强大!

    在与此剑意相合的一瞬,宁凡的识海之中竟有些几欲崩溃的感觉,被一丝丝金色剑意侵蚀着!

    须知,宁凡的识海乃是剑识,借由诛仙令修成,更吞噬过戮仙残剑,蕴有陷仙剑意,且被藤纤柔的剑识加固过。

    他的剑识隐隐含有镇天四剑的三剑之威,但在夏皇剑的剑意面前,他的剑识、剑念、剑意好似根本不值一提,难以抗衡金色剑意的侵蚀!

    “此剑的旧主究竟修炼出了何种剑意,剑威竟如此霸道,比起诛仙、戮仙、陷仙、绝仙等镇天四剑的剑威都要更强许多!”

    “这剑意很强,亦给我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原来如此,我初见此剑之时,之所以觉得有几分熟悉感,原来是对这剑意感到了熟悉这剑意给我的感觉,很像当年从神虚阁拍卖会得来的那个剑鞘剑气,但又有些似是而非”

    宁凡所言的剑鞘,是当年自神虚阁拍卖会获得的东西,蕴含有剑祖的一道剑气。

    凭此万古不灭的剑气。宁凡硬是以区区融灵修为,挡下了涅皇的攻击。

    这夏皇剑之剑意给宁凡的感觉,十分类似剑祖的剑意。但若是细细品嚼,两种剑意却又有着云泥之别,并不完全相同。威力也不可同日而语

    夏皇剑的剑意,似乎是模仿剑祖的剑意所创

    “夏皇剑的旧主,曾试图领悟、模仿剑祖剑意么?剑祖剑意,比镇天四剑厉害无数倍的剑意”

    宁凡收起杂念,将心神全部沉入夏皇剑中,渐渐平息剑中暴动的剑意。

    他踏着长空。徐徐前进,步步朝祖竹树魔逼近!

    此刻,藤纤柔与五具天劫傀儡得到宁凡的命令,正竭力与树魔缠斗,为宁凡制造机会斩杀树魔。

    那树魔乃是生傀,他真实的意志。不愿服从万长空,不愿覆灭竹殿,不愿解封孽离。

    然而他是生傀,身不由己!他的使命是守护竹殿,但自万年前起,他已因‘发狂’杀害了不少竹殿修士每杀一人,他心中便悲痛万分!

    这一次。他更要服从万长空的命令,覆灭守护已久的竹殿他,不甘心!

    他想一死解脱,想死在藤纤柔等碎虚手中,然而藤纤柔等人并无将他斩杀的实力

    他的祖竹之身只是一个躯壳,他的树灵才是本体。但藤纤柔等人连其躯壳都攻不破,更无法伤及其竹内树灵

    他一次次击退藤纤柔等人的攻击,求死不得

    在他几乎绝望之际,宁凡取出了夏皇剑!

    树魔斜睨宁凡一眼,这一刻的宁凡。给他一种极危险的感觉。

    若细细辨识便会发现,那危险之感并非来自于宁凡本身,而是来自于其手中所持的金色细剑!

    “此剑若逼近我树灵,可一剑斩我!”

    “杀了我!”

    “杀了万长空!”

    “救救竹殿!”

    树魔心中满是哀求,但参天巨大的祖竹树身却踏着金色大地。杀气腾腾地朝宁凡猛然冲去。

    “虚术,虚怀!”

    树魔巨大的竹身之上,忽然裂开一个巨大黑洞。

    那黑洞之中生出无边吸力,朝宁凡方向猛地一吸,将宁凡站立的数万里天空全部吞入树身之中!

    此术是祖竹十分厉害的本命神通,竹心中空,被祖竹修炼成一处绝杀空间。

    从前祖竹守卫竹殿之时,常常会凭此术吞掉来犯之敌,将敌人炼化于体内空间。

    但此术贯来只适用于击杀低阶修士,若将碎虚级修士吞入体内空间,便有可能被对方攻破体内空间,窜入祖竹体内,从体内攻击祖竹要害,将祖竹斩杀。

    祖竹施展此术攻击宁凡,存的并非杀心,而是将宁凡引入体内,给宁凡攻击体内树灵的机会!

    他无法违抗万长空的命令,只得向宁凡发动攻击。

    他不愿伤害竹殿,故而甘愿引宁凡入体,给宁凡斩杀自己的机会,以一死解脱!

    宁凡被祖竹吞下,出现在祖竹体内空间,目光沉吟,心思飞转。

    他本有办法挡下此术,不被祖竹吞噬。

    但宁凡看出了祖竹的真实意图,看出了祖竹的求死之意,看出了祖竹实际是想引他入体,给他击杀树灵的机会

    “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若你杀了我,我任你吞噬,助你雨意一品!”

    “若你杀了我,我任你吞噬,助你体质大进!”

    宁凡立身于竹内空间之中,耳边似乎可以听见祖竹的苦苦哀求。

    这处空间似乎蕴有神通,可令吞入此空间的修士逐渐地肉身融化、元神消散!

    这处空间之内,栖息着百余头竹节凶兽,每一头都有着窥虚修为!

    在所有凶兽的前方,立着一个青发老者,此人便是祖竹树灵,拥有碎虚三重天的修为!

    “杀!”

    青发老者负手而立,冷冷一令。

    下一个瞬间,百余头竹兽全部催动遁光,朝宁凡袭来。

    宁凡手持夏皇剑,目光如秋水般沉默。

    他施展此剑。仅可斩出一剑便会法力耗尽。

    想凭一剑之威,斩杀碎三树灵,难!

    但如今有了树灵自己配合求死,这机会便十分大了。

    “你既求死,我便送你一场风光大殓!”

    嗤!嗤!嗤!

    宁凡一步迈出。消失无影,下一刻出现在漫天竹兽的中心,眼神渐渐被夏皇剑的剑意彻底占据,化作纯金之色!

    他身形极快,出手更是如电,只动用夏皇剑本身斩敌。并不催动任何剑光,每一剑出,必有一头窥虚竹兽陨落!

    只七个呼吸过去,宁凡已斩尽所有窥虚竹兽,脚踏虚空气海,与青发老者遥遥对峙!

    青发老者眼神冷漠嗜血。心底却渴求一死。

    他身形好似鬼魅,一步踏出,立刻无影,而宁凡背后立刻汗毛冷立,感受到莫大危机。

    宁凡心知青发老者欺至背后攻击,此人身形快得可怕。

    虽说是碎三境界,但遁速甚至比一些碎虚五重天的修士都更快几分!

    “死!”

    在宁凡能够躲开之前。青发老者已然出现在宁凡身后,一指点下!

    这一指点出之后,立刻便有十二道金色竹剑,剑光一一自宁凡背心透体而过,将之贯穿!

    嘭!

    被十二道竹剑贯体,宁凡肉身匆匆碎散,化作墨影流散。

    身躯再凝之时,一袭黑袍满是血迹,嘴角以渗出血来。

    他试图借助化身碎散避开青发老者的斩击,只可惜。即便是化作虚无的化身,也无法尽数卸去所有伤害,他终究是受了伤势!

    “这树灵身为碎虚三重天的修士,果然很强!便是将燃虚之术催动至蝶火第五煽,也伤不到此人!若非此人自愿引我入体。我很难有接近他树灵的机会,更休谈将之斩杀”

    “我非此人对手,正常情况下,除非我晋入碎虚,否则与此人一战绝无胜算!”

    “但此刻我手持夏皇剑,却心生起一种感觉来这天下之物,无不可斩!这天下之敌,无不可灭!”

    “诸天神魔,皆为蝼蚁,若我折剑,天下无武”

    宁凡的脑海中依稀回忆起那一幕剑祖女子斩尽神魔的画面。

    他不再抗拒金色剑意的侵蚀,任由金色剑意侵入识海。

    剑识之中,依稀开始镀上一层金色,那金色,正是夏皇剑中所有的剑意。

    这剑意太过霸道,一经侵入宁凡识海,立刻将他修炼出的陷仙剑意全部吞噬,用以壮大金色剑意!

    一失,一得。

    失去了陷仙剑意的整片海洋,得到了夏皇剑意的一眼泉水。

    剑意的量变少了,但威力却提升了太多太多!

    “杀!”

    一道青光一闪,青发老者再次如鬼魅一般欺近宁凡身后,抬指点下。

    十二道竹剑剑芒斩向宁凡背心,但这一刻,宁凡既不躲避,也不防御。

    他头也不转,只是冷喝一声,“滚!”

    这一字念出,一丝夏皇剑意自主护体,那十二道剑芒竟无一能朝宁凡斩落,在逼近宁凡背心三寸之时,全部自折为两段,就此碎灭!

    剑折,只因畏惧!

    剑折,只因胆寒!

    这夏皇剑意是曾经拥有此剑的散仙剑修所创,模仿自剑祖剑意。

    此剑意虽远逊于剑祖剑意,却含有一丝剑祖之威!

    天下何剑,敢斩剑祖!

    或许一名纯粹修剑的碎虚剑修可无视这微弱的剑祖之威,以剑伤宁凡。

    但青发老者并非纯粹剑修,剑术非其所长,想凭此术偷袭宁凡,休想!

    青发老者一击不中,身形一闪,已遁至万里之外。

    宁凡转过身,遥望着青发老者。

    这青发老者自愿引他入体,只动用不擅长的神通与他交战。

    而他得五剑灵相助,掌控了夏皇剑,更以陷仙剑意换得夏皇剑意。

    若这种情况之下他仍无法斩杀树灵,则必死于树灵手中,实乃天意!

    “杀!”

    青发老者一步迈出,身影又一次消失。

    下一刻,宁凡周遭长空忽然浮现百名青发老者,竟是此人以一化百!

    所有的青发老者齐齐抬手,朝宁凡抬指点下。

    无数竹剑剑芒斩下,宁凡却毫无忌惮。

    这是青发老者故意容让,他只求一死,故意以无法伤害宁凡的神通攻击宁凡!

    宁凡眼中金光大现,只一个眼神,漫天竹剑纷纷碎灭!

    在同一时间,他抬手祭起夏皇剑,指诀一催,此剑立刻分作百道金色剑芒,朝百名青发老者斩去!

    一道道金色剑芒只一个瞬息,便跨越无数距离,斩在一名名青发老者身躯之上。

    金克木,此剑更是夏皇剑的分影攻击,只一击,百名青发老者齐齐血溅长空,被剑影灭杀!

    宁凡踏立虚空,一身法力全部耗空。

    在他身前三丈开外,青光徐徐凝做一个虚幻的青发老者身影,正是重伤垂死的树灵。

    “杀了我”老者哀求道。

    “如你所愿!”

    宁凡抬手一剑,将青发老者斩为两截。

    浓浓的煞气,缠绕在宁凡身上。

    “多谢”

    青发老者最后一声道谢之声,徐徐消逝,最终再不可听闻。

    在宁凡身前,则有一枚深青色的果实徐徐形成!

    那并非道果,而是树灵的灵体所化的果实,因感念宁凡送其一死,故在临死之际化一身灵体之力,凝为果实,赠与宁凡!

    这一枚果实,与树神果极其相似,但蕴含的能量却远非树神果可比。

    这亦不是树祖果这一枚果实,蕴含的能量便相当于一千枚树祖果!

    宁凡目光露出火热之色,若吞噬掉这枚果实,其雨之意境可一步突破一品境界!

    他拂袖收走果实,抬手一剑,斩破虚空,逃出树魔的身体。

    望着祖竹巨大的躯壳,眼神再次火热。

    若吞噬掉这整株祖竹,他的小五行体可获得莫大提升!

    “你你竟独自一人,斩杀了碎三境界的树魔?!”

    藤纤柔一见宁凡脱困,并见祖竹枯萎死亡,再见宁凡身上凝而不化的新鲜煞气,感到无比震撼。

    她无数次猜测宁凡十分强大,但从未想过宁凡有斩杀碎三树魔的实力!

    他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难道他真正修为不是碎虚三重天,而是碎虚四重天、五重天

    (1/3)(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