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96章 变!

    这是一处纯金色的法术空间,在这片荒芜的空间之中,飘浮着一座座金色大陆。

    宁凡、藤纤柔、天劫傀儡皆被封入此界之中,树魔及百黎王等人亦被封印术波及,封入此空间之中。

    宁凡等人立身于无数飘浮大陆其中之一,此地遍地都是金色的古藤,密密麻麻连在一起。

    当宁凡走上这片金色大陆之时,那遍地金藤立刻诡异地蠕动起来,朝其双足缚来。

    “焚!”

    宁凡一步踏下,黑色火海自脚下延伸,将万丈之内的金藤全部焚烧成灰。

    他神念一扫这处金色世界,目光为之一沉。

    再一看怒吼冲天的祖竹树魔,目光愈加凝重。

    此处纯金世界,是一个借由封印术形成的法术空间,可将一切吸入金色漩涡的修士封印于此界之中。

    这封印术有着碎虚六重的威力,即便是普通碎虚也很难破开这金色世界逃生。

    宁凡的风烟之术倒是足以破开此界,但最少也要数个时辰才可从此界破开一个缺口。

    在破开缺口的数个时辰之中,宁凡必须全神贯注施展风烟之术,无法分身斗法。

    此界之中,尚有树魔等强敌环伺在侧,它们不会任由宁凡破开此界逃生的。

    吼!

    祖竹树魔魔吼冲天,带着萧肃的杀机,朝宁凡等人疾冲袭来。

    宁凡目光一决,对藤纤柔、五傀令道。“你们六人拦住树魔,其他人我来对付!”

    五具天劫傀儡虽然都只是碎一修为,但分属五行,各掌一行天劫,合击出手,便是对上碎虚二重天的修士也可战胜。

    五具傀儡加上藤纤柔,六人若只是阻挡树魔一些时间,并不困难!

    藤纤柔银牙一咬,决定遵从宁凡的命令,遁光一闪。随五具天劫傀儡联手拦下暴走的树魔。

    宁凡则身影一晃。消失于原地,再现身时,已出现在百黎王、祝洪等人万丈之外!

    这一刻,宁凡心思飞转。已将许多事情想通。

    百黎王为何一次次送出不合情理的战帖。百黎族人为何全部没有元神。孙玉为何前恭后倨,如此之多的五转、六转丹师为何全部在一瞬间归顺了万长空

    为何面对万长空之时,会感到莫大的危机之感

    因为万长空是悼亡魔脉的拥有者。此人将百黎王、孙玉及诸多炼丹师全部炼成了生傀!

    时过境迁,宁凡早已不是当年对修真之事一无所知的小小少年了。

    他从洛幽的口中,听说过北天祖帝和悼亡族的诸多秘辛!

    在亲眼见到万长空催动银线秘术之时,宁凡已有几分把握确定,万长空施展的银线正是悼亡一族的生傀之术。

    而万长空的魔脉,毫无疑问是悼亡魔脉!

    “那万长空绝对是悼亡魔脉的拥有者,此人神通十分危险,以你如今太虚修为,若与此人斗法,千万要小心!一个失神,都可能直接被此人炼制成生傀除了那祝洪这外,此地所有人连同树魔在内,都已被万长空炼为生傀!”

    “悼亡族的生傀之术之所以可怕,在于若完美炼制出生傀,被炼为生傀的修士与活人没有任何差别,你很难判断身边的人是活人还是傀儡,战场之上,根本辨不出生傀,分不清敌我不过万长空炼制的生傀有些缺陷,他所炼制的生傀,体内皆无元神、妖魂。从这一点来看,万长空必然没有完美掌握生傀之术”

    洛幽的声音带着几许关切,在宁凡心神中提醒道。

    “原来如此。”

    宁凡点点头,神念扫向凌竹子、百黎王等人。

    这批人中,除了祝洪一人拥有元神,其他人体内全都没有元神、妖魂。

    身为化神、炼虚修士,体内却没有元神和妖魂,不必问,这些人自然都是万长空炼制的生傀。

    若是完美无暇的生傀,不会有这一缺陷。

    万长空的生傀之术并不完美,有了这一缺陷,宁凡便可根据修士体内有无元神妖魂,判断此人是否是万长空炼制的生傀!

    “我曾传你命囚之术,此术是我机缘巧合寻来,乃是悼亡之主——北天祖帝的最强神通!可惜我所寻来的只是残缺之术,若是完整之术,对付悼亡族的生傀,只需一个眼神,便可令所有生傀臣服你未习得完整的命囚之术,可凭命囚之术收服修道第一步的傀儡,却收服不了这些生傀”

    “这些生傀体内尚保留有活人的意识,但身体却不受自己操控。一旦被炼制成为生傀,更会永远失去再入轮回的资格它们活着是罪,只要受了傀主之令,便是至亲也非杀不可。它们若死,则会灰飞烟灭,但这对它们而言,会是一种解脱”

    洛幽再次言道。

    “解脱么”

    宁凡回忆起百黎王的一次次怪异举动,轻轻一叹。

    百黎王是万长空的生傀,他一次次派人暗杀宁凡,恐怕是奉了藤殿的命令。

    他无法反抗万长空,不得不派族人暗杀宁凡。

    他虽无法反抗万长空的命令,却故意派出实力不足的族人送死。

    此举只是为了让沦为生傀之身的族人解脱,同时也是在提醒宁凡小心藤殿。

    百黎王送出第四张战帖,希图与宁凡一战决死,他想要的不是杀死宁凡,而是被宁凡杀死

    他亦提醒了宁凡,今日会有大劫

    百黎王提醒宁凡,并非与宁凡有任何交情,仅仅因为宁凡是藤殿的大敌,而对宁凡有了几分好感与期待。

    百黎王期待能被宁凡所杀。期待宁凡能给他一个解脱

    纵然魂飞魄散,百黎王也不愿再当一个生傀,受人摆布!

    “死!”

    凌竹子、百黎王、孙玉,以及除祝洪之外所有的炼丹师,全部满目杀机地冷视宁凡。

    他们的表情杀气腾腾,只因受了万长空命令,非杀宁凡不可。

    他们的心底却充满哀求,哀求宁凡杀了他们,让他们解脱!

    宁凡的耳边,似乎能听到百黎王等人心底最深处的祈求!

    杀了我!让我解脱!

    杀了万长空!替我等报仇!

    宁凡一贯冷漠的心。在这一刻为之触动!

    他能体会这些沦为生傀者的悲哀。他能感受到这些人对万长空的无边怨恨!

    他的心底最深处,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潜移默化的改变。

    他处世原则多有自私,但这一刻,他心中有了一种冲动。不求任何代价。只是想为这些沦为生傀者解脱!

    那是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受。

    “今日尔等沦为生傀。渴求一死解脱,我便为你们解脱,为你们火葬尸身”

    “他年若我殒命异乡、暴尸荒野。希望也有后来之人替我埋葬尸身,令我解脱困苦”

    “我等并无交情,亦无仇怨,但今日,我当以我之剑,送君一死”

    宁凡一步迈出,化作黑衣之身,抬手想金色大陆、长空一抓,抽尽大地、虚空之魂吞下。

    他周身盘绕着金龙虚影,皇气加身!

    他气势一路攀升,达到归元无敌的境界!

    “杀!”

    在宁凡气势陡升的一瞬,凌竹子、百黎王、孙玉等所有沦为生傀的修士,全部朝宁凡围攻而来!

    唯有祝洪一人不敢上前,这一刻的宁凡,给祝洪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这一刻的宁凡,眼中不看善恶,不看恩怨,看的,是轮回!

    今日我为尔等解厄,他年有人为我解厄这是送君一死的心情,含有轮回之意!

    “定!”

    宁凡一指点下,施展出定天之术。

    以他归元无敌的修为,全力施展此术,威力自是无穷!

    就连碎虚一重天的凌竹子都有片刻时间被定在长空!

    而归元无敌的百黎王则被宁凡一指定了半息时间!

    至于孙玉等化神、炼虚修为的炼丹师,一个个修为弱于宁凡太多,俱被定在长空之上,难以动弹分毫!

    “孙玉,你我只有一杯水酒的交情,但今日,我送君一死,为君解厄!”

    “诸位丹师同道,我与尔等从无交情,但今日,我便赠尔等一场道消人亡!”

    嗤!嗤!嗤!

    宁凡双手猛然一合,自其立身之处,八十万里的空间俱都崩碎!

    无尽的幽暗虚空中,一道道小虚空剑似飞蝗般刺出,将孙玉等25名五转、六转炼丹师全部斩杀!

    这是宁凡第一次不为仇怨而杀人!

    25名炼丹师俱被数之不尽的小虚空剑斩为碎肉,在傀儡之身碎灭的一瞬,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解脱之色,感激地望着宁凡。

    下一个瞬间,孙玉等人魂飞魄散,道消人亡

    宁凡脚步一踏,长空之上骤然浮现滚滚黑火,将25名丹师的尸身焚为飞灰。

    他目光扫向凌竹子、百黎王二人,这二人所中的定天之术恰好被相继破解。

    “杀!”

    凌竹子祭起金色拂尘,那拂尘只一扫,立刻便有万丈金霞扫向宁凡。

    百黎王祭起磨盘法宝,那磨盘祭向长空之后,迎风而长,足足有半个天空巨大,朝宁凡天灵镇下!

    这二人对宁凡杀招尽出,但他们的心头所想,却是希望被宁凡所杀,但求一个解脱!

    “凌竹子!你自诩玄门修士,曾对我颇怀敌意。念你如今沦为生傀,往昔之事我不与你计较,今日网开一面,助你解脱!”

    “百黎王!你虽屡次派人杀我,但用心非恶,更提醒我今日之劫。念此因果,今日我便助你完成心愿,送君一死!”

    “燃虚!”

    一个巨大的黑色火图,骤然出现在长空之上,自宁凡脚下延伸,一路绵延八十万里,黑火当空!

    数以百万的黑火蝴蝶,自火图之中冲天而起,凝成一个双翼垂天的巨大黑蝶!

    在这黑蝶出现的一瞬间,凌竹子、百黎王二人心底最深处纷纷流露出震撼的情绪。

    而那躲在一边的祝洪,几乎直接吓瘫在地上。

    此人乃是西树海火树一族的二长老,颇为精通火系法术。

    但他从未见过似蝶火燃虚术般威势惊天的火术神通!

    这一式火术的虚火之威,蕴含的火焰威能,堪比整个祝融之泉之中所有火焰威能的总和!

    “这、这究竟是什么级别的火术!”

    这一刻,黑火巨蝶第一次煽动蝶翼!

    火烟一散,整个金色大陆之上的所有金藤全部化为飞灰!

    凌竹子、百黎王的拂尘、磨盘二宝俱都受到蝶火一击,倒卷而回,威能大损!

    至于凌竹子、百黎王二人,生生受了蝶火一击,俱都于长空之上连退,受伤不轻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