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94章 悼亡魔脉!

第594章 悼亡魔脉!

    藤皇此次带入东树海的人马,皆是精锐。

    其手中窥虚修为的傀儡共有千具之多,皆是万长空所炼制。

    近50名藤殿炼虚傀儡师驾驭着千具傀儡,此刻正配合着牧野国千万名生傀修士,血洗牧野!

    这是一场浩劫,一场足以颠覆整个东树海的浩劫!

    而他本人则带着六名碎虚属下,及万长空的11个碎虚分神,亲自奔赴姬水,来取竹皇性命!

    牧野国大乱,竹殿修士不是死于非命,就是已化作生傀,成为藤殿的帮凶。

    此刻,竹皇能够调动的碎虚强者,只剩三人:碎虚三重天的大长老,碎虚一重天的五长老、七长老。

    此乃斩杀竹皇、覆灭竹殿的最好时机,为了这一时机,藤皇苦心谋划了万年之久!

    “杀!”

    随着藤皇一声令下,其身后六名碎虚老怪皆是杀机浮现,遁光一闪,分作两路,朝竹殿五长老发动围攻!

    这六名藤殿碎虚老怪之中,包括了曾追杀宁凡的大头碎虚、树妖碎虚。

    六名藤殿碎虚之中,有一名碎虚二重天的强者,其他则俱是碎虚一重天!

    六名碎虚一、二重天的老怪,围攻区区一重天的五长老,其下场自不必说,不需太久,必可将五长老斩杀,断竹皇一个臂助!

    “五长老小心!”

    大长老、七长老见五长老被围攻,皆是满面惊怒,意欲出手援救。

    便在这时,万长空的11具碎虚分神森森冷笑一声,将碎虚三重天的大长老围住。

    同一时间,已沦为生傀的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齐齐出手。围住了七长老。

    “你三人为何要叛竹殿!给老夫一个理由!”

    七长老义愤填膺,怒视三名背叛竹殿的碎虚长老。

    他并不知,这三名长老早已沦为万长空的生傀,对自己人挥剑,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三名生傀碎虚自不会理会七长老的愤怒,一式式法术冷漠无情地朝七长老打去。

    三名生傀长老之中,三长老、四长老是碎一境界,二长老则是一名碎二修士。

    三人合力,灭杀七长老只是时间问题

    “可恨!三位碎虚长老叛殿,无数东树海修士发狂万长空!老夫问你!这一切可是你在从中作梗!万年之前。你入我东树海杀戮无数,万年之后,你还敢对我竹殿图谋不轨!老夫若不杀你,誓不为人!”

    大长老怒吼一声,大手一抓。天地间的无数狂风骤然化作11头深青色的风之巨龙,朝万长空11具分神撞去。

    11名银发老者皆是不屑地看着风龙。每一人的十指之上都缠绕着无数细若无物的银线。

    所有银发老者同时催动银线。那些银线好似掣电一般顷刻贯穿长空,刺入所有风龙体内。

    11头风龙俱都发出惨呼之声,下一个瞬间,全都目光血红,已被万长空操控。

    随着银线一催,所有风龙倒卷而回。朝大长老倒戈袭来!

    一头头巨龙炸裂龙身,化作冲天而起的青色风暴,夹杂着亿万道风刃攻击,将大长老淹没在狂风之中!

    嗤!嗤!嗤!

    法术反噬。风刃割体,只顷刻之间,大长老已遍体鳞伤。

    他立在狂风之中,取出一个宝幡,猛地一摇,宝幡青光大现,漫天风刃即刻散去。

    而后,大长老惊怒之极地望着11名银发老者,带着极深的忌惮

    万长空不但令其法术反噬己身,更在反噬的风龙中藏了无数银线。

    那些银线随风刃刺入大长老丹田之内,直接轰碎他守护元神的神玄宝甲,令他丹田内的元神之力顷刻损失了一成之多

    那一个瞬间,大长老的心中生起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之感,动用了自损秘术,才将体内的银线全部灭去

    若他出手慢一些,恐怕整个元神都已被万长空灭去好险!

    “麻烦了这万长空神通太过惊人,而老夫元神已伤,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

    大长老、五长老、七长老全部陷入危局之中,若无人救,难保不死。

    竹皇拳头紧握,恨不能抽身去救三名长老,却无法相救。

    他身前不远处,冷冷立着藤皇,正与他对峙。

    若他分身去救三名长老,藤皇立刻会抓住机会,从旁偷袭于他

    想要救三名长老,唯一一个办法,就是在极短时间内灭去窥伺一旁的藤皇,但这个想法太过不现实。

    但就算是全盛之时的竹皇,实力也只能和藤皇持平而已,谁也无法胜过谁。

    且如今竹皇已被三名生傀长老偷袭,身上负了不轻的伤势,若与藤皇交战,胜算极低,非但不可能斩杀藤皇,反倒会落下风,有被藤皇反杀的可能

    “藤皇!覆灭我竹殿,只是在削弱树界实力,于你藤殿有何好处!难道你想如雨界那般,孤皇霸界,一界实力却弱的可怜么!若你就此撤离东树海,放我竹殿一条生路,本皇可答应你任何条件!放了本皇三名长老,他们一心忠于本皇,不该死在这里!”

    “”

    听了竹皇的言辞,藤皇似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只是蔑笑不已,却不多言。

    他不与竹皇交涉,亦不主动出手斩杀竹皇。

    现在的竹皇虽然受伤,但仍是猛虎一头,余威犹在,此时此刻,还不是斩杀竹皇的最佳时机!

    藤皇在等,等万长空等人一一斩杀竹殿最后三名碎虚长老,乱竹皇之心境!

    藤皇在等,等万长空第12具分神解封四头凶兽孽离,携树灵、孽离共同斩杀竹皇!

    他什么也不做,仅仅是一面等待,一面盯住竹皇。但凡竹皇又任何举动。他都会出手攻击!

    时间一点点过去,牧野国中乱象迭起,姬水城内陨落的修士越来越多,连城池下方的姬水都被尸血染红。

    大长老与万长空斗法,越来越落入下风,伤势已十分严重。

    七长老被三名生傀碎虚围攻,已然断去一腿一臂,气息奄奄,离死不远。

    五长老被六名碎虚围攻,他最先发出陨落的惨叫声!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五长老被六名藤殿碎虚斩杀,尸身从长空坠下!

    “五长老!”

    竹皇虎目震怒,再也无法忍耐,周身皇气飞腾,大步迈出。含怒一拳打向那杀戮五长老的六名藤殿碎虚。

    这一拳融入其一身法力、皇气,凝出一个万丈巨大的金色拳印。乃是碎虚五重皇者的愤怒一击!

    那拳印轰出。数百万里的流云全部被映成纯金之色

    那拳印之中,含有竹皇无法宣泄的愤怒,锋芒难以阻挡!

    而竹皇的身后,则骤然浮现一个万丈巨大的金色虚影,正是其皇影!

    在皇影现世的一刻,长空裂开无数裂缝。那些裂缝之中俱都流散出金光。

    六名藤殿碎虚刚刚斩杀五长老,忽的被竹皇一拳打来,俱都面色惊恐,各自祭起护身法宝。抽身便退!

    他们不敢不退,他们只是碎虚一、二重天的修士,如何敢硬撼一名皇者之怒!

    他们退得极快,但那拳印来势更快,只一瞬便跨越无数拒绝,将六名碎虚祭起的防御法宝全部轰成齑粉!

    拳印一路打下,立刻便有两名碎虚陨落,其他四人重伤!

    那陨落的两名碎虚之中,甚至包括那碎虚二重天的藤殿碎虚!

    “你还是出手了,呵呵”

    藤皇的声音骤然从竹皇身后传来,没有属下被杀的愤怒,只有喜悦。

    那喜悦,只因竹皇出手灭敌,露出了破绽。

    藤皇骤然出现在竹皇身后,手持一柄紫金色的短戈,一戈斩向竹皇天灵。

    这一戈是在竹皇出手的空隙打下,竹皇根本来不及躲避!

    竹皇只来得及微微侧身,那短戈已劈入血肉之中!

    嗤!

    一戈斩下,竹皇一条右臂被生生斩下,臂膀断裂处更有一丝紫毒渗入体内。

    竹皇忍下剧痛,怒视藤皇,连退数步之后稳住身形,继而大步向前一面,左拳轰出,与藤皇战至一处!

    “藤孤南!本皇与你不死不休!”竹皇怒吼道。

    “呵呵,你被本皇废去一臂,更中了这‘破元戈’的毒素,不仅元气大伤,体内皇气更是休想提起半分!如今的你,已非本皇对手,今日你必死于本皇手中!”

    轰!轰!轰!

    竹皇与藤皇的对轰,在长空中掀起毁灭般的波动。

    每一次对轰,竹皇都会伤势加重,却不惜一切也要与藤皇拼个你死我活。

    在二人对轰的关头,三名生傀长老已然得手,将七长老斩杀,擒下七长老的尸体。

    竹皇双目血红,他始终无法明白,这三名生傀长老为何要背叛竹殿,击杀本殿同僚

    “为什么!你们为何要背叛本皇!”

    “他们并没有背叛你他们的心仍是忠于竹殿的,但身体却不得不听从老夫的命令行事。因为他们是老夫的生傀!炼!”

    正与大长老交战的十一名银发老者齐齐冷笑。

    而后,两名银发老者暂时退出战圈,各自催动银线,当着竹皇的面,将陨落的五长老、七长老‘救活’

    这二人,亦成了万长空的生傀,在长空之上向11名银发老者倒头跪拜!

    目睹这一幕的竹皇、大长老俱是一愣,而后似明白了什么,怒发冲冠!

    原来如此,难怪世代侍奉竹殿的碎虚长老会背叛竹殿,难怪那么多东树海修士会离奇发狂

    原来万长空竟有如此手段,能炼制生傀!

    生傀活着的傀儡!

    你是活人,我保留你的意识,令你为傀,勿论你甘不甘愿,都将受我掌控!

    你是死人,我复苏你的记忆,令你复活为傀,剥夺你轮回的资格,成我之奴!

    世间所有的傀儡,就算是灵智傀儡,也都是死傀。再高深的傀儡术,也不可能令死人复活为傀,亦不可能令傀儡保留活人的意识

    但在上古之时,有一个魔族,创出了生傀之术,其名悼亡族!

    悼亡族之主,是北天仙界之祖北天祖帝!

    悼亡族内大多数秘术,包括这生傀之术,皆只有那些修炼出悼亡魔脉的人才可施展。

    悼亡族族人燃烧血脉,便有机会修炼出悼亡魔脉,几率是万分之一。

    万人之中唯有一人能成功修出悼亡魔脉,余者全都会失败而死。

    悼亡族太过危险,在北天祖帝坐化之后,此族便被几名四天大能合力灭去,据说,当年一战,没有留下任何一名悼亡族人

    想不到,万长空竟能施展生傀之术,那么他的身份呼之欲出

    “万长空!想不到你竟然是悼亡族的余孽!若四天之中有人得知你的身份,必杀你而后快!”竹皇震怒道。

    “呵呵竹皇陛下,你真是太看得起老夫了,老夫可并非悼亡族人,只是偶然吞了件宝物,意外修出的悼亡魔脉,得了些零星术法传承而已。不过有一点你提醒了老夫,无论老夫是不是悼亡族人,身怀悼亡魔脉的事实都不能泄露,否则说不定会引来四天大能的杀劫”

    “老夫既然将生傀之事告知于你,就不会留你活口,死人会替老夫保守所有秘密!”

    嗤!

    万长空眼中凶光一现,11具分神其中之一忽然炸开,碎散成无数银线,将气息萎靡的大长老全身刺穿!

    下一瞬,碎散的分神重凝,而被银线刺穿的大长老,渐渐双目空洞,化作了万长空生傀之一

    “藤皇陛下,不必等了,你我二人联手,杀一个垂死的竹皇不难!”万长空冷笑道。

    “好!能和悼亡魔脉联手,实在是本皇一大幸事!”

    轰!

    在二人意欲联手斩杀竹皇之时,长空之上,忽然踏下一个巨大军靴!

    “呵呵,这场屠竹之战,不介意让柳某人插上一脚吧?”

    轰!

    一脚踏下,直接灭去万长空一具分神!

    “柳皓月!!!你敢杀老夫分神!!!!”剩余的10名银发老者,全部目光血红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