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93章 藤皇降临!

第593章 藤皇降临!

    竹皇遁光一闪,自苍穹之巅降落,出现在姬水城上空。

    当他亲眼目睹姬水城的惨烈一幕后,露出惊不可抑的表情。

    “这是怎么一回事!”

    竹皇接到竹殿修士的传音,声称姬水城内有大批修士械斗。

    他匆匆赶回姬水,正看到姬水城中大批修士彼此间疯狂地杀戮!

    数百名来自西、南、北树海的化神、炼虚,正在姬水长街之上肆意杀戮!

    这些人各个双目血红,逢人便杀,遇见低阶修士,抬手即灭。遇见同阶修士,则不顾一切自爆,与对方同归于尽!

    若只是其他树海的修士在姬水杀人,竹皇还不至于如此震惊。

    最让竹皇震惊的,是不少隶属竹殿的许多东树海树族,竟也有族人在姬水城内肆意杀戮,甚至与同族之人自相残杀!

    就连许多竹殿的神使、尊老、殿主,都犹如发狂一般,疯狂袭杀着本殿修士!

    竹皇带一行丹师前往竹界禁地,前后只有两个时辰而已!

    便在他离开姬水的两个时辰中,姬水出了莫大变故!

    竹殿第八分殿,煞竹殿之内!

    煞竹殿主此刻双目血红,正挥动屠刀斩杀着殿中尊老、神使。

    他曾是一名慈爱的长者,拥有冲虚修为,曾备受殿中下属信任、敬重。

    但此刻,他正挥动屠刀,将一个个下属轻而易举的斩成肉泥!

    他的眼神再无平日半点慈祥,只有嗜血的疯狂!

    他的眼中有深沉的痛苦、不忍,他不忍心斩杀自己的属下,却根本控制不了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往日的属下死于自己的手中。

    这一刻的他,是一个生傀,拥有意识,却被他人所操纵!

    “是万长空!是万长空在操控老夫,让老夫杀害自己朝夕相处的下属!快住手。快住手!”

    “杀了我,谁来杀了我!”

    他心底里发出痛彻心扉的呼唤,但无人可以听见。

    他,最终凭一人之力,将整个煞竹殿分殿的尊老、神使屠尽

    一位蓝衣美妇遁入煞竹殿,不可置信地看着煞竹殿主。看着满地残尸,美眸带着惊怒与失望。

    “夫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何如今姬水城忽然出现动乱,妾身本还担心你有危险,想不到。你竟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将一殿修士全部杀绝你为何要这么做”

    这个女子,是煞竹殿主的道侣,是他的一生挚爱。

    她不明白自己的夫君为何突然发狂,竟将一殿修士全部灭杀

    “莲儿,逃!快逃!”

    煞竹殿主想要提醒美妇逃跑,却无法喊出声。

    他的心底深处充满了焦急。脸上却带着麻木与嗜血的表情。

    嗤!

    屠刀劈下,美妇被他一刀劈成两段,妖魂都未逃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煞竹殿主的心在滴血,悲愤欲绝!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将爱妻斩杀

    “万长空!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碎尸万段!!!莲儿,对不起,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煞竹殿主想要发出痛彻心扉的呼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但凡违背万长空意志的话语,他皆无法说出

    星柏一族所驻扎的宫殿之外。张开了重重阵光,那阵光是星柏老祖亲自布置,足以防御普通太虚的攻击。

    宫殿内,一名青瞳青年正组织星柏族人抵御姬水城中的暴动。

    这青年是星柏族少族长,正是当日奉令将邀贴交给宁凡之人。

    “少主!姬水大乱的原因。属下已经查明!如今姬水城内,共有3749名修士忽然发狂,正在城中肆意杀戮。发狂之人,有其他树海的修士,也有我东树海的树族族人,甚至还有竹殿修士。其中,炼虚之上的作乱者,共有69人这些人发狂的原因,不明!此事要不要立刻禀报给老祖知晓!”

    几名窥虚老怪跪在青瞳青年身前,神情异常恭敬。

    他们所言的星柏老祖,正是竹殿三长老,堂堂碎虚一重天的修士。

    “老祖乃是竹殿三长老,如今姬水出了大乱,老祖想必正带人处理着城中动乱这样吧,你们将查得的情报通通传音告知老祖,或许对老祖平息姬水之乱有所帮助”

    青瞳青年话音刚落,忽然有一名守卫进入大殿,朗声禀报,“启禀少主,殿外有数百名百黎族人前来,扬言要见少主,请少主撤去宫殿阵光,出殿相见!”

    “百黎族人么他们可说来见本少主,所为何事?”

    “他们未曾明言!”守卫摇头道。

    “未曾明言么,呵呵,本少主得到情报,有人目睹部分百黎族人参与了姬水之乱,在长街之上杀戮了数千名修士如今姬水城内敌我难分,什么人都有可能突然发狂,成为敌人百黎族人欲见我,却并不言明来意,此举十分可疑传本少主之令,速速加固宫殿阵光,不许放百黎族人入殿!本少主怀疑这些百黎族人已全部发狂,来意不善!”

    “是!属下这便传令加固宫殿阵光!”

    守卫正欲前去传令加固阵光,忽然间,大殿之中青光浮动,现身出一名青瞳老者,正是竹殿三长老。

    三长老似乎听到了青瞳青年的言语,对后者满意地点点头,赞许道。

    “星儿,你不愧是我星柏族年轻一代最优秀的族人,一眼便看出百黎一族来者不善。你猜想的不错,百黎族所有族人,全部都是敌人,不可随意放入殿内的你可知。百黎族人并非发狂,姬水城中的所有作乱者,也都并非发狂城中所有的作乱者,都是受到他人操纵,被人炼制成傀儡。奉命在姬水作乱。他们的目的,是要覆灭竹殿,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

    “什么!他们竟非发狂,而是被人炼成了傀儡?!”青瞳青年及在场星柏族人听了三长老的话,皆露出震惊之色,却纷纷压下惊意。向三长老恭敬行礼道,“参见老祖!”

    而后,青瞳青年定了定心神,询问道,“老祖是说,今日姬水城内的大乱。是有人精心布下的局?这些作乱者并非陷入癫狂,而是受人控制,成了傀儡,处心积虑地齐聚姬水,是为了一举覆灭竹殿?但这怎么可能此次作乱者,各个都是活人,此事千真万确。他们怎么会是傀儡呢”

    一般的傀儡都是死物。有些傀儡是用死人、死兽的尸体祭炼成傀。有些傀儡是以金属、木料等材料制成。

    无论用哪种方法制作的傀儡,都有一个共同点任何傀儡都没有生命,都是死傀!

    死傀的气息与活人的气息迥异,修为到了化神、炼虚等境界,不可能分辨不出死傀与活人的差别。

    青瞳青年修为不高,却也能看出,城中作乱者皆是活人,不可能是死傀。

    再说,若这些人是死傀之身,怎能瞒过竹殿强者的检查。进入姬水城?

    “你有所不知,这些人不是死傀,而是生傀。所谓的生傀,指的是以活人炼成的傀儡。生傀之术是一种失传的傀儡术,此次作乱者皆是生傀。气息与活人无异,故而潜入姬水,竟然未被竹殿发觉即便是竹皇,也未亲眼见过生傀啊,又岂知入城的修士之中,竟藏着如此之多的傀儡”

    “真正的生傀,就算站在你面前,你也很难察觉的。当然,这批生傀是以秘术强行炼制,并非通过正规途径炼制,所有生傀体内都没有元神、妖魂。想要辨别城中的修士是人还是傀儡,方法十分简单,只需看看其体内是否有元神、妖魂即可”

    “顺带一提,老夫的体内,没有元神,也没有妖魂”

    嗤!嗤!嗤!

    三长老忽然双目血红,暴起出手,在星柏一族的宫殿内掀起杀戮!

    他目光冷漠绝情,但内心深处,却藏着深深地哀绝。

    他,亦是万长空炼制的生傀!

    在被灭杀的一瞬,青瞳青年犹不能置信,自家老祖会暴起出手,灭杀星柏族人

    所有死去的星柏族人,在临死之前,一个个不可置信地望着三长老,他们不相信,自己等人敬仰钦服的老祖,竟会对他们挥动屠刀!

    三长老的心在滴血,他竟然亲手屠杀了自己的族人!

    此代星柏少主,是他最喜爱的后辈之一,但这一刻,他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生生将星柏少主轰成齑粉!

    此处的星柏族人中,有数人都是他的嫡系后辈,血脉相连这些人,通通死在他的手上!

    在这些族人中,甚至有一人,是他恩人之孙,却同样被他灭杀!

    杀,杀,杀!

    所有的族人,通通死在他的手中!

    “万长空!”

    “万长空!”

    “万长空!!!”

    三长老恨不能将操控他的贼人碎尸万段,但他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抬手毁灭整座宫殿的阵光,心中带着无边愤恨,随着殿外的百黎族人在姬水之内展开杀戮!

    竹殿第一分殿,衡竹殿!

    衡竹正副殿主合力出手,血屠了整个衡竹殿他们都是万长空的生傀!

    竹殿第二分殿,赤竹殿!

    此殿被十三个暴乱的炼虚树族合力攻破,血流成河!

    还有第三、第四、第五分殿

    当竹皇踏立于姬水上空之时,神念覆盖整个姬水,被眼前一幕深深震撼,竟不知如何解决这场动乱。

    谁是敌人,谁是朋友?不知!

    此次动乱是谁的阴谋,不知!

    一处处竹殿分殿血流成河,一个个姬水势力彼此血战。越来越多的人忽然发狂,倒戈杀向自己的族人

    这场动乱从姬水城出发,更向整个牧野国扩散开来!

    竹皇的传音音圭不停作响,是牧野国一处处修城、一个个树族势力传来的求救警报!

    牧野国北域,天树城之中。一间酒楼之内,此城问虚修为的天树城主本来正和几名同道好友饮酒谈笑。

    忽然之间,他双目变作血红,猛地祭起法宝,直接将法宝打在一名好友的天灵之上,将之击杀!

    而后。这天树城主好似疯了一般,在天树城之中展开了杀戮!

    同一时间,天树城内有数万修士同时癫狂,六亲不认地四处杀人

    无人知,那天树城主斩杀友人之时,表情虽说冷血无情。心底里却悲愤欲绝。

    “万长空!本座与你势不两立,不死不休!啊啊啊啊啊啊啊!”

    牧野国西域,造木族之中,有着冲虚修为的造木老人正在教授弟子们炼器之术,语气和蔼而慈祥。

    他是东树海名闻遐迩的炼器大师,一向以待人恭谦著称于世。

    但某一个瞬间,造木老人的双目忽然变得血红。失去所有理智,挥动屠刀,一一斩杀了其所有弟子!

    而后,造木族内有数万族人同时发疯,随造木老人在族中展开了杀戮,并将屠刀挥动到其他树族

    无人知,当造木老人斩杀其爱徒的一刻,他的心好似被千刀万剐般剧痛。

    “万长空!老夫要杀了你,杀了你!”

    牧野国东域,一名竹殿分殿的殿主正带领下属巡守东域。接见七大树族的族长。

    他有着太虚修为,一向忠于竹殿,恪尽职守。他是一名正道玄修,从不滥杀无辜。

    但忽然之间,他双目化作血红。失去所有理智,对身后的竹殿神使、尊老展开了杀戮!

    他甚至自爆肉身,将七大树族的族长全部灭杀,同归于尽!

    那七大树族的族长之中,甚至有一名,是他的恩师

    太天城,极木城,风叶族

    一个个修城,一个个树族,纷纷传来闻之惊心的传音,令竹皇心中大惊。

    不仅仅是姬水城,整个牧野国都处在动荡之中!

    此刻牧野国中,共有近千万修士同时发狂,疯狂杀戮!

    “诸位长老何在!速来见我,随本皇平息牧野之乱!”

    竹皇在姬水上空大喝一声,声如暴雷,含着惊天之怒!

    今日牧野之乱,不知有多少竹殿修士陨落

    竹皇发誓,若让他查出今日之事是何人所谋划,他必定将此人碎尸万段!

    六长老、八长老尚在竹界,如今姬水城中只剩六名碎虚长老可以信任。

    竹皇一声命令,声传整个姬水城。

    六道流光同时冲上长空,化作六个碎虚老者的身形,纷纷侍立在竹皇之前。

    这六名碎虚长老,自然包括沦为生傀之身的三长老。

    “六位长老,随本皇平息此乱!本皇要找出此次动乱的幕后主使,并将此人碎尸万段!”

    竹皇一声命令,大长老、五长老、七长老立刻出声附议,三人皆是目光震怒,恨不能找出此次动乱的幕后主使。

    但其他三名碎虚长老,却各个表情木然,不为竹皇的命令所动。

    就连一向对竹皇唯命是从的二长老、三长老,都冷笑不绝地看着竹皇,带着几分轻蔑之色,言道,

    “竹皇陛下,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你竟仍不知此事的幕后主使是谁么?”

    轰!轰!轰!

    十一道银色极光忽然凭空出现,朝竹皇背心打来。

    那攻击出现得毫无征兆,那十一道银色光柱一经出现,立刻分散成漫天银丝,洒落长空!

    一股危险之极的感觉骤然升上竹皇心头!

    竹皇猛然转身,屈指连点,漫天生出无数金色竹叶,凝成一个金色巨掌,朝那漫天银丝拍去。

    一掌,拍散了漫天银丝!

    但就在这时,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等三名碎虚老怪忽然同时出手,朝竹皇背心祭出法宝打下,杀意陡生!

    紫斧,银钟,宝树

    三件法宝是在竹皇力竭之时偷袭,这一刻,竹皇正忙于抵挡漫天银丝,如何料得到会被二长老等人联手偷袭!

    轰!轰!轰!

    三道攻击同时打在竹皇的背心,令竹皇腹背重创,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竹皇含着惊怒之极的目光,猛地转身,一指生出无数金光,将三件法宝全部击碎,怒气腾腾地看着二长老等三人!

    竹皇体内炼化有神玄宝甲护体,本身更是涅槃一重天的体修,纵然仓促之下被偷袭,也不可能被三名碎虚一、二重天的修士灭杀的。

    他受伤不轻,但这伤还在可压制的范围之内。

    他眼中含着无边震怒,这震怒非因受伤,而是因为被最为信任的属下背叛!

    “你们竟敢叛我!为何,给本皇一个理由!”

    “理由?理由只有一个,我等是万长空大人的生傀,只需大人一声令下,我等可随时出手,覆灭竹殿!”

    二长老等三名碎虚老怪木然地回话。

    在三人出声的同时,长空之上,相继出现十一个银发老者的虚幻身影,各个踏天而立,高踞长空!

    这十一人各个有着碎虚一重天的修为,气势惊天!

    十一人踏立长空,气息相合,甚至不比竹皇气势弱多少!

    “竹皇陛下,你我已有万年未见了吧,可还记得老夫吗?”十一个银发老者齐齐冷冷问道。

    “是你!万长空!今日牧野之乱,你可是主谋!”竹皇怒吼道。

    “此次主谋之人,不是万长空,是我!藤、竹二殿本是世仇,今日覆灭竹殿,是本皇计划已久的大计!”

    长空之上,忽然再次相继浮现7道碎虚强者的身影!

    在这7人之中,为首者身披藤甲,周身流动着碎虚五重天的气势,是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双目闪烁着诡异的紫光,正是藤皇!

    “藤皇!是你!”竹皇目光一眯,怒色渐渐隐去,转而露出凝重之色。

    若今日之事只有万长空介入,他还有办法平息此乱。

    但若今日之事是藤皇出手,竹殿动乱迭起、众叛亲离,恐怕无力抗衡藤殿,今日竹殿怕是大劫临门了

    “藤皇,你我皆为树界修士,纵然两殿有着世仇,也无需做到毁宗灭殿的地步吧!”竹皇咬牙道。

    “废话少说!本皇来此,只为踏东海,平竹殿!今日之后,树界之中,再无竹殿,再无竹皇!杀!”

    藤皇眼中杀机陡生!

    今日他的计划堪称完美,竹皇独木难支,必死无疑!竹殿必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