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91章 屠竹计划

第591章 屠竹计划

    时间一日日过去,八长老的继任者经过数轮考核之后,终于尘埃落定。

    不出意外,百黎王获得成为了新任八长老。

    树界炼丹宗师陆续来到姬水城,包括宁凡在内,此次共有11名六转炼丹师前来姬水。

    宁凡足不出户,忙于炼制治癫丹药,表面上对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漠不关心。

    暗地里,却又数次施展窥天雨术,暗中窥视整个牧野国的动向。

    牧野国,姬水城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模样。

    当三名树界六转上品丹师全部抵达姬水城之后,宁凡收到了竹殿的邀帖。

    来送邀贴的,是一名化神中期的青瞳青年,是星柏一族的少主。

    他望着宁凡的目光,带着三分崇拜,以及七分敬畏他亦是一名炼丹师。

    “晚辈奉三长老之令,来此邀请陆前辈参加今晚的竹殿之宴。具体详情,前辈一看邀贴便知。”

    宁凡取过邀贴,目光一扫。

    今晚,竹殿将在竹皇宫设宴,款待莅临姬水城的11名六转丹师。

    明日,竹皇会带着11名六转丹师及部分五转丹师,前往祖竹所在之地,正式为祖竹诊病。

    “此次宫宴除了我等11名六转丹师之外,都会有哪些人前来?”宁凡询问道。

    “回前辈的话,此次宫宴由竹皇亲自主持,七名碎虚长老皆会出席,就连新任八长老也会出席。除了前辈等六转炼丹师,竹皇还邀请了一些炼虚势力出席宫宴,诸如扶桑一族,南木一族”

    “好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宁凡点头道。

    “是,晚辈这便告退。”青年恭敬的屈身一礼。化作遁光离去。

    暮色渐沉,夜色俄而降临。

    宁凡离开金宫,行走在姬水长街之上,朝竹皇宫徐徐走去。

    这段时日中,他的心中时而会感到一些不安,仿佛有什么危险在渐渐逼近。

    他不喜欢掺和到无关紧要的危险之中,但为了获得树祖果,却不得不留在东树海

    在宁凡思索之时,其身后方向忽然传来一道道嗜血的虎吼之声。

    却见一辆由四头荒兽血虎拉动的树车,正自远而近驰来。

    此树车之上绘有百黎一族的族徽。驾车者是四名百黎窥虚,车中所坐的,正是刚刚荣升为竹殿八长老的百黎王!

    一见这血虎树车,长街之上的修士纷纷退避开来。

    那树车一路疾驰,待行至宁凡身侧之时,忽然猛然顿住。

    百黎王走出树车,双目冷漠,没有多言,大袖猛地一挥。袖中飞射出无数血光,凝成一张玉帖,随手抛给宁凡。

    宁凡接过玉帖,目光一扫。

    这是百黎王给他的第四张战帖!

    这一次的战帖。由百黎王亲自送来。

    这一次的战帖,所写的不再是单独的一个‘死’字,而是三个字。

    ‘明日,死!’

    百黎王的目光之中。蕴含着无边杀机,似乎不杀宁凡决不罢休!

    但其目光的最深处,却藏着一丝痛苦。一丝哀求,一丝提醒之意那才是他真正的表情。

    从始至终,百黎王没有多言一句,在送出第四张战帖之后,坐回树车,朝竹皇宫疾行而去。

    附近不明真相的修士,注意到百黎王对宁凡杀气腾腾的目光,皆暗暗猜测百黎王与宁凡有什么过节。

    宁凡站在长街之上,手持第四张战帖,露出沉吟之色。

    这战帖只有寥寥三个字,但其中包含了一个重要讯息。

    明日!

    宁凡心思飞转,明日,百黎族要对他下死手么

    但若百黎族真想对他下死手,为何又特意点明日期,让他提前有所准备呢?

    “明日,百黎族会有更多杀手来杀我百黎王想让我有所准备,灭掉所有百黎杀手么?”

    “他这张战帖,与其说是表露杀意而为,不如说是提醒我所用他这样做,究竟有何图谋”

    “明日,竹皇会带我等六转丹师进入祖竹所在的小千禁地,为祖竹诊病。难道说,百黎族会在那里对我动手么”

    “无论如何,明日都须小心一些!”

    宁凡一路行至竹皇宫,这是一座由金竹搭建的宫殿。

    宫殿外,守卫一见宁凡持邀贴而来,立刻将之迎入殿中入席。

    宫殿内,一列列身着轻纱的宫女正翩翩起舞,暗香盈人。

    正殿之中,竹皇高据首席,其下则是11名六转炼丹师的席位,再其下才是竹殿碎虚长老的席位,之后才是其他炼虚势力、五转丹师的席位。

    如此安排,自然可看出竹皇对医治祖竹一事有多么看重。

    宁凡并非第一个到来的六转丹师,也非最后一人。

    在他之前,已有7名六转丹师入席,包括3名六转上级丹师、4名六转中、下级丹师。

    4名六转中、下级丹师对宁凡倒是十分客气,一个个见宁凡入席,立刻起身抱拳行礼。

    那3名六转上级丹师,则面色各异地打量着宁凡。

    三人中,有一人来自北树海,是沧生树海的树主,他望着宁凡的目光带着几分傲慢和不屑。

    此人自视极高,身为北树海第一炼丹师,平日眼高于顶,连归元太虚都不会放入眼中,便是同级丹师,也瞧不起任何人。

    他瞧不起宁凡,自不愿与宁凡谈论半句,微微打量了宁凡一眼之后,不屑一笑,虚咪着眼,假寐起来。

    另一名六转上级丹师来自东树海,是藤殿的首席炼丹师,名为祝洪。

    此人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三分敌意,原因不必说,自然是因为宁凡得罪藤皇之事。

    最后一人来自南树海,名为孙玉,是雪柳魔殿的首席炼丹师。此人面色倒是和善。打量宁凡的目光也带着三分笑意。

    在察觉到宁凡的药魂比他更胜一分之后,孙玉立刻微一抱拳,客气道,

    “陆道友好强大的药魂力量,不愧是能以药魂之力震碎六彩古碑的人。”

    “孙道友说笑了。”

    宁凡就坐在孙玉身边,对后者客气一笑,抱拳还礼。

    他早在前来赴宴之前便弄清了树界六转丹师的底细,沧生树主和祝洪不待见他,他自然也不会理会这二人。

    孙玉待他客气,他便也还以客气。

    二人推杯换盏。交流起各自的丹术。

    宁凡丹术的特点,是集百家之长于己身,涉猎十分广泛。

    孙玉所学的丹术则是树界正统的‘木焚道’的丹术,虽涉猎不广,但对木焚道丹术研究极深。

    二人一番攀谈,颇有共同语言,渐渐也就交浅言深了。

    孙玉念及一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决定提醒宁凡。传音问道。

    “敢问陆道友,是否得罪过柳皇”

    “柳皇?”宁凡回想起与柳皓月相逢的经过,失笑摇头,亦传音回道。“并未得罪过。”

    “这就怪了道友没得罪过柳皇,柳皇为何会下那种命令”孙玉不解地摇摇头,继而又对宁凡传音提醒道,

    “道友近期之内。切莫来南树海道友曾触怒藤皇,藤皇一怒下达通缉令通缉道友。这通缉令传到柳皇手中,柳皇见了通缉令。大笑三声之后,下了一个命令柳皇令柳殿修士严密主意界门附近的动向,一旦发下道友来到南树海,便将道友‘请来柳殿稍住’”

    在孙玉等不知情者看来,柳皇请宁凡稍住柳殿是假,擒拿、囚禁宁凡于柳殿是真。

    孙玉自然不知,柳皇曾与宁凡有过一面之缘,十分欣赏宁凡的深刻道悟。

    在见到宁凡通缉令之后,柳皇立刻明白,宁凡自雨界潜入了树界。

    柳皇的命令,真的只是想请宁凡入柳殿一叙,倒没有任何恶意。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提醒,陆某近期之内,不会前往南树海的。不过若道友回到柳殿,还请替我向柳皇问个好,就说陆某俗务缠身,此次怕是难得有机会赴南树海、与他把酒问道了。”

    孙玉提醒宁凡,存了几分善意,宁凡自然心怀感激。

    他亦向孙玉点明,自己与柳皇有些许交情,柳皇的命令并无恶意,只是普通的善意而已。

    孙玉微微有些诧异,并未料到宁凡与柳皇有些许交情。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孙玉自然也就不担心宁凡被南树海对付了,极力邀请宁凡闲暇之时前往南树海一叙,交流丹术。

    酒过三巡之后,孙玉储物袋中的传音音圭忽然叮铃铃响起。

    音圭之中的传音,是孙玉的门人弟子所传音,似乎出了些小事,需要孙玉赶回姬水城的住处处理。

    孙玉眉头微微一皱,向宁凡道,“徒儿们炼丹出了些小问题,央老夫回去处理哎,老夫先走一步,明日再见。”

    孙玉向竹皇告辞之后,先行离开宫宴。

    无人察觉到,在孙玉离开之时,来自西树海的祝洪大师,望着孙玉的背影,露出一抹冷笑。

    “计划,就要开始了”

    在孙玉离去后不久,宫宴也差不多进行至尾声。

    今夜之宴,只为宴请11名六转丹师。

    明日天明,便是诊治祖竹怪病之时!

    诸位炼丹师亦不久留,纷纷告辞离去。

    宁凡亦告辞离去,但在他离席之后,扶桑一族的座位上,汤雄带着其女亦离开宴席,快步追上宁凡,同他一并离去。

    “道友请留步!”

    在汤雄身后,跟着垂头丧气的汤鸢大小姐,所中的定天之术已被解去,只是吃过定天之术的苦头之后,汤鸢明显安分的许多,不敢再寻宁凡麻烦。

    “何事?”

    宁凡驻步,似笑非笑看着汤雄。

    “老夫叫住道友,只为向道友致歉。小女娇惯任性,行事不知轻重,之前多次得罪道友,还请道友大人有大量。莫与区区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汤雄抱拳赔笑,似乎牵动了伤势,咳了数声。

    “我不是小女孩”汤鸢弱弱地抬起头,反驳了一句,立刻被汤雄狠狠瞪了一眼,不敢再多说话。

    她亦不敢抬头看宁凡一眼,生怕惹怒了宁凡,被宁凡扔到妖兽巢穴自生自灭

    宁凡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汤鸢行事虽刁蛮任性,但实则只是一个纸老虎。

    对她放纵她便会蹬鼻子赏脸。对她动真格她便会服软害怕。

    “道友放心,令爱只是与我有些小口角罢了,陆某还不至于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道友若无事,陆某便先走一步了。”

    “且慢!老夫还有一事,想求道友”汤雄咬咬牙,再次叫住了宁凡。

    “还有何事?”宁凡一诧。

    “老夫想请求道友,收小女为一房妾侍”汤雄说出此话之时,满脸都是无可奈何之色。

    “什、什么!爹爹你胡说什么,我凭什么要给陆北这混蛋当侍妾!”汤鸢一瞬间炸毛了。脸红成了柿子。

    “汤道友是在和陆某开玩笑么?”宁凡亦是皱眉问道。

    汤鸢是扶桑一族的小公主,模样资质虽非一流,却有不差。

    虽说扶桑一族已然没落,但凭扶桑一族的底蕴。为汤鸢寻一个道侣并未难事,为何会将此女送给宁凡,只作侍妾

    若是一些小势力送女讨好宁凡,倒也说得过去。

    扶桑一族这种庞然大物。再怎么没落,也不可能做出送女求荣之事

    宁凡十分不解汤雄此举何意。

    他对汤鸢虽非厌恶,却也没有多好好感。正欲开口拒绝,汤雄却忽然一咬牙,取出一个玉简交给宁凡,言道。

    “扶桑已是没路道友看过此玉简之后,便知老夫的心意。”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一见其中内容,骤然一惊。

    这是北树海句芒国传来的情报:镇守于句芒国的扶桑老妖,陨落了!

    扶桑老妖本还有十年寿数,但前些时日,忽有一名碎虚强者潜入句芒,与扶桑老妖暗中一战。

    此战损了扶桑老妖的根基,伤了寿元,原本还剩十年寿数,却因此战生机耗尽

    扶桑老妖就在数日之前陨落了,且陨落之后,其尸身还被人掳走

    这个消息,扶桑一族除了告诉竹皇外,对外界全部封锁消息,秘而不宣。

    扶桑老妖被碎虚强者磨尽寿元陨落,那碎虚强者必是扶桑一族的大敌。

    汤雄只觉扶桑一族大劫将至,故而才出此下策,想将女儿送给宁凡。

    在汤雄印象之中,宁凡拥有恐怖之极的煞气,极可能斩杀过碎虚修士,拥有保护汤鸢的能力。

    且通过句芒国的一番相处,汤雄认为宁凡值得信任,将女儿送给宁凡照料,想必不会有什么差池。

    汤雄这是要托孤了,他预感到,扶桑一族距离灭亡已经不远

    扶桑灭则灭矣,盛极必衰,皆是天数,不可强求。

    但汤雄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自己的女儿,不愿其女随扶桑一起消亡。

    若汤鸢能活下去,好歹也算保住了扶桑一族的一点血脉

    “道友意下如何,可愿答应老夫的请求!”汤雄长叹,闭上老眼。

    并非只有宁凡能预感到浩劫来临,但凡处在劫中之人,皆能预感到心中不安。

    竹皇在不安,竹殿在不安,但他们的不安,只道是祖树发狂带来的。

    汤雄却能预知,自己离死不远,若非存亡之时,他也不会求宁凡收容爱女。

    嘭!

    汤雄忽然在宁凡身前一跪,老脸憋得血红。

    他一生从不屈膝,但为了爱女,却甘愿舍弃尊严一跪

    “爹!”汤鸢愣住了,她从没见过父亲跪下求人的样子。

    她不知扶桑一族已处在倾覆之际,她不知其父这一跪的心酸。

    她满目惶惶,不知所措,想要扶起汤雄,却扶不起。

    宁凡心中一震,亦为汤雄爱女之心动容。

    修界冷漠,不重亲情。只重修炼。汤雄身为一方枭雄,不服天,不服地,却甘愿为爱女折辱自身。

    宁凡回想起自己未曾谋面的娘亲,回想起泣血林所看到的一幕幕,冷漠的心亦为之触动。

    若自己有难,娘亲亦必定愿意向人屈膝下跪

    父之情,母之念多少修士走出山村,轻率地斩断凡尘,抛却父母。只为追求飘渺如烟的长生。

    那些自诩道心如石、城府如海的老怪,一心求仙,却难以求得。

    若连人都做不到,如何做仙!

    “道友请起,此事我应下了。待我完成竹皇的嘱托,治好祖树,会带汤鸢小姐一并离开东树海,有生之年庇护她无恙,倒也并非难事在此之前。汤鸢小姐暂时还留在道友身侧吧。”

    宁凡扶起汤雄,斜睨汤鸢一眼。

    此女正芳心凌乱地望着他,眸色极其复杂。

    汤鸢欲哭无泪,她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爹爹就把她送给宁凡当妾了。

    靠之!一想到日后会嫁给宁凡为妾,她就恨得的一头撞死在豆腐上。

    想跟宁凡叫嚣两句,却立马想起宁凡可怕的神通手段,又有些气怂了。

    再想到性格刚硬的父亲。竟为了她给人下跪,她心中十分酸涩,想哭却哭不出来。

    再一想。父亲平白无故把她送给宁凡,该不会是宁凡使了什么坏,逼得父亲不得不出此下策吧?

    有可能,十分有可能!非常有可能!

    宁凡可是一名六转上级炼丹师,得竹皇荣宠,地位超然,他如果威胁扶桑族,没落的扶桑族多半也不得不委曲求全

    “爷,你卑鄙!你设下阴谋诡计强娶我,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汤鸢咬牙切齿地对宁凡传音道。

    宁凡摇摇头,没有与汤鸢解释什么,只是对汤雄提醒道,“最近恐有大事发生,若非必要,不要离开姬水城若有可能,在离开东树海之时,我会将扶桑一族全部带走,助尔等躲过劫数”

    长丹宫,是南树海孙玉大师在姬水城的住处。

    孙玉接到徒儿们的传音,匆匆赶回宫中。

    方一入宫,却见十几个徒儿全部目光空洞地站在炼丹房内,好似行尸走肉般双目无神。

    一股危机之感忽然自背后传来,孙玉猛地回头,却见背后立着一个银发老者,双目血红,周身盘绕着碎虚一重天的气势,隐而不发。

    “你是”孙玉眼露戒备之色,话未说完,却见那银发老者骤然抬指,法力一催,无数比蚕丝更细的法力之线从其指间散出,成千上万的细线刺入孙玉体内。

    孙玉好歹也是一名问虚修士,但被此线刺入身体的一瞬间,丹田之内的元神立刻消散!

    元神消散,意味着孙玉陨落,但孙玉却并未死亡,而是以一个诡异的状态存活着!

    他目光变得空洞茫然,望着银发老者,身体忽然生硬地跪倒在地。

    “孙玉参见主人”

    在孙玉诡异地跪倒、臣服之后,银发老者的身后,忽然走出另一个老者,是西树海的首席炼丹师——祝洪。

    “想不到啊,老夫与这孙玉斗了一辈子丹术,到头来,这孙玉却沦为万长老的‘生傀’呵呵,万丈老神通之强,着实让老夫佩服不已!”祝洪对银发老者恭敬道。

    他不敢对银发老者丝毫不敬,虽说这银发老者只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老怪,但此人却比普通的碎虚二重、三重老怪都要危险!

    他是万长空,是万年之前独自一人血洗其他树海的狂魔!

    便是竹皇、柳皇亲自出手,也没有捉住他!

    他是藤皇覆灭竹殿计划的最重要一环,他的魔脉有着十分恐怖的能力,可令敌人直接化作自己的傀儡!

    但凡修为低于他,皆逃不过他魔脉神通的操控!

    纵然修为高于他一二重,只要他舍弃一定代价,也能将之操控!

    “呵呵,万年之前,老夫杀入东树海,已埋下足够多的棋子。明日老夫操控千万生傀,与藤皇里应外合,竹殿必灭!至于那胆敢得罪藤皇的狂徒陆北么,便趁此机会一并斩杀了吧!”

    “明日之后,竹皇想必会大吃一惊,他那些心腹之中,不知有多少人是老夫的生傀!呵呵,老夫可是十分期待这场自相残杀的好戏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