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90章 孽离

    宁凡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微茫的夜色中。

    再出现时,已出现在姬水城一家金宫之外,这是供入城修士歇脚的宫殿。

    宁凡付了仙玉,择了一间房间歇息。

    他已提醒扶桑族小心百黎,尽了一份心意,却不愿介入扶桑、百黎二族的恩怨。

    他对百黎一族升起不小的忌惮之心,那忌惮,皆因卜算出的那个大凶之兆

    宁凡独坐房内,沉吟不语,许久之后忽而十指掐诀,周身缠绕着天青色的三品雨意。

    窗外是萧萧竹林,拂着微凉的夜风,伴随着宁凡雨意散开,窗外的夜空在这一刻,忽而降下绵绵不绝的细雨。

    这是宁凡在施展窥天雨术窥探外界

    他试图融合三天雨术,令神念覆盖整个牧野国,暗中窥视一下百黎族,探探此族的底细。

    若不弄清楚那凶兆的根源,宁凡无法安心。

    雨幕渐渐扩散,一直落满整个姬水城,继而以姬水城为中心,向极远处降下细雨。

    渐渐的,七千万里之内,皆是细雨如苏。

    不少姬水城的修士,皆大感奇怪。姬水城有阵光阻挡风雨,城中为何会平白无故降下雨水

    无人知,这是宁凡在施展窥天雨术,此雨润物无声,此术不露痕迹。

    这一刻,夜空交缠的乌云,便是他的眼!

    这一刻,绵绵如织的细雨,便是他的念!

    宁凡的神念在夜色中延展开来,但凡雨水降落之处,便是神念生根之地!

    百万里,两百万里千万里,两千万里七千万里!

    渐渐的,方圆七千万里之内。上至表里山河,下至草木虫蚁,皆处在宁凡的神念窥视之中!

    纵然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也只能令神念覆盖百万里范围。

    但这一刻,宁凡的神念覆盖了整整七千万里的土地!

    “第二天之雨阳天之雨!”

    宁凡指诀一变,继而掐动了阳天之雨的指诀,并令阳天、昊天之雨相互融合。

    伴随着两种雨术的融合,乌云向极远处飘动,细雨向极远处延伸,一直延伸至三亿里之外!

    孤天之雨。可令神念覆盖七千万里的地界。

    双天之雨,可令神念覆盖三亿里的地界。

    三天之雨,可令神念覆盖十亿里的地界!

    以宁凡三品雨意的威力,融合第二天之雨并非难事,而他最多可令三天之雨融合!

    “三天之雨!”

    宁凡指诀再变,掐出赤天之雨的指诀,并令所三种雨术彻底融合。

    三天之雨融合,直接耗空了宁凡所有法力!

    这一刻,雨幕延伸至十亿里之外。令整个牧野国都处在雨水的润泽之中。

    这一刻,雨水渗透了整个牧野国,窥探着成千上万的大小树族就连百黎族,都处在宁凡的监视之中!

    百黎族位于牧野国的南域。位于奎黎城。

    奎黎城中下起绵绵细雨,那一滴滴雨水,皆仿若是宁凡一缕缕神念

    细雨润物无声,浸入奎黎城。将整个奎黎城的景色一览无余。

    夜色微茫中,奎黎城的气氛十分诡异。

    一个个百黎族人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各是目光空洞茫然。守卫在奎黎城之内,没有任何一人体内拥有元神和妖魂!

    在奎黎城中心,有一座巨大的宫殿。

    宫殿之中,身为百黎族长的百黎王,正独自坐在空荡的宫殿内,宛如一尊雕塑,目光空洞的睁着,不言不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若非百黎王周身流露着归元无敌的气息,宁凡几乎要以为百黎王是一尊雕塑了。

    “他就是百黎王么”宁凡微微沉吟起来。

    此次施展窥天雨术暗中窥探百黎族,宁凡发现,百黎王虽强,却不足以给他任何危险感觉。

    百黎一族的背后,暗藏莫大凶险,但这凶险,并非百黎王或者百黎族人本身

    宁凡散了雨意,将神念从整个牧野国收回。

    他没有从百黎族之中发现任何危险人物,查不出那大凶之兆的来源。

    但在收回神念的一瞬间,宁凡却从姬水城之中,依稀听到一声梦呓般悲伤的禽鸟呜咽之声

    那悲鸣只轻轻低鸣了一声,好似距离此地很远很远,又似乎很近很近,如耳边低诉。

    那悲鸣似乎承受了千万苦痛,似含有千万缕悔恨。

    那悲鸣似乎想提醒宁凡什么,那悲鸣者似乎感应到宁凡可怕的扶离祖血,故而出言提醒着什么

    只一声悲鸣,却令宁凡沉寂已久的扶离妖血忽然滚热起来,引起了妖血微弱的共鸣!

    “那是扶离的叫声?!不,不像,与扶离有些许差别那是,‘孽离’的叫声!”

    扶离,扶天倾于离乱之世!扶离是上古之时天道的监察者!

    孽离,是扶离一族的罪人,但凡叛族的扶离,都会被剥夺血脉,种下扶离孽印,贬为孽离,永为扶离之奴

    宁凡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异之色这姬水城之中,竟有孽离存在么

    他服下丹药,调息法力,许久之后,再一次施展出窥天雨术,令三天之雨融合。

    他想仔细听听姬水城中是否还有孽离的鸣叫声,但这一次,再听不见任何声音

    “孽离姬水城中,藏有孽离么?”

    宁凡眉头紧皱,他再无法听到第二句孽离的悲鸣声。

    脑海之中回荡着孽离的一句悲鸣,这悲鸣之声,令宁凡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却不明为何

    扫去心中杂念,宁凡很快在心中制定出下一步计划。

    还要再过一个月,竹皇才会下令医治祖竹之树。

    若能治好祖竹,宁凡便可获得树祖果的奖励,令雨意提升至二品。

    他自储物袋中翻出九种六转丹方。有下品丹方,有中品,也有上品。

    这些丹方所记载的丹药,皆是蕴含至木灵气的丹药,可治愈树妖树魔的各种伤、病、毒。

    宁凡不知道祖竹具体得了什么疾病,自然无法对症下药。

    他决定将各种疗伤、治病、解毒的丹药都炼制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宁凡一连闭关七日,在玄阴界中炼制出4种不同种类的六转疗伤丹、解毒丹。

    还有5种丹方,所需要的灵药并未备齐。

    宁凡离开暂时客居的金宫,意图在姬水城商铺中购买所需灵药。用于炼丹。

    一路所遇修士,望向他的目光,皆露出深深的敬畏之色。

    他对这些修士的敬畏视若无睹,直接朝城中最大的商铺走去。

    姬水城最大的商铺名为摘星楼,是牧野国星柏一族所开的店铺。

    星柏一族的老祖,正是竹殿三长老,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修士。

    摘星楼高愈万丈,共有数十个楼层,楼外守卫着四名化神初期的树魔大汉。各个神情傲慢之极。

    若非拥有炼虚势力作背景,或者本身是一名炼虚修士,是不允许进入摘星楼的,皆会被树魔大汉阻拦在外。

    宁凡自不会被阻拦在外。四名化神守卫一见宁凡,立刻扫去傲慢之色,露出恭敬之极的表情。

    “请问陆大师是想购买灵药炼丹呢,还是购买丹方呢。抑或是购买成品丹药呢?我摘星楼是姬水第一商行,丹方、灵药、丹药应有尽有,无论大师所需何物。想必都能令大师满意而归!”

    “哦?无论我需要何物,摘星楼都有么?不知摘星楼中可有七转上品的疗伤之丹?”宁凡目光带着几分笑意,朝摘星楼顶层望去。

    他这句话纯属玩笑话,并不认为摘星楼中能有七转上品的疗伤丹药。

    他这玩笑话不是对四名化神守卫开的,而是对摘星楼顶层的某个老怪所开。

    他之所以提及七转上品丹药,只因并未遗忘帮小貂寻找丹药疗伤的事情。

    一听宁凡开口便求购七转上品丹药,四名化神守卫立刻露出苦笑之色。

    他们摘星楼虽说丹药、灵药应有尽有,那也仅仅是对炼虚修士而言应有尽有。

    七转上品的疗伤丹药,莫说摘星楼没有,就算是有,这种级别的疗伤丹药对碎虚修士而言乃是保命之物,谁会舍得出售呢?

    “陆大师说笑了,七转上品的疗伤丹药,我摘星楼没有,整个树界也不会有。不过七转下品的疗伤丹药,老夫手上尚有一颗,一向是老夫保命之物。道友若着实需要此物,老夫便割爱让给道友,又有何妨!”

    在宁凡言笑之后,摘星楼顶层立刻传下一道苍老却爽朗的应答声。

    出声者,正是竹殿三长老。

    宁凡摇头一笑,他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心知摘星楼中不会有这种等级的疗伤丹药。

    他并未打算购走三长老的保命丹药,七转下品的疗伤丹药,对小貂的伤势帮助不大

    一道青光自摘星楼底层激射而下,化作一个青瞳老者,正是竹殿三长老。

    青瞳老者对宁凡一抱拳,周身流露着碎虚一重天的气势,笑道,“不知陆大师今日来摘星楼,想要购买何物?”

    “想买些许灵药炼丹,不知贵商行可有陆某所需的这些灵药?”宁凡抱拳还礼,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递给青瞳老者。

    玉简之内,记载有炼丹所需的各种五万年灵药。

    青瞳老者神念一扫玉简,点头道,“大师所需的所有灵药,本商行皆有存货。大师不妨随老夫进入楼中取药。不过在此之前,老夫有个问题想问陆大师,不知大师购买这些灵药,可是想炼制为祖竹治病的丹药?”

    “不错。”

    “若是如此,大师恐怕买错灵药了老夫虽然不擅长丹术,却因开办商行,对各种灵药的药性多有了解。大师所需的灵药,皆能为树妖树魔疗伤解毒之效。所炼制的丹药,多半也是疗伤、解毒之丹这些丹药,并无办法治愈祖竹的病症。”

    一想起祖竹所得的怪病,青瞳老者露出担忧之色。

    祖竹是竹殿的镇殿之宝。不但可结出树祖果,树体本身更蕴育出树灵。

    树灵拥有碎虚三重天的修为,在必要之时,树灵可离开祖竹树体,为守护竹殿而战。

    但自万年前开始,祖竹不知出了什么变故,树灵再也没有离开过树体。

    而自万年前开始,祖竹的竹叶便开始一天天枯萎。

    到了最近,这枯萎开始加剧,仿佛整株祖竹全部都要枯萎死去。

    而这个关头。祖竹之中的树灵突然离开树体,出现在竹殿之内,好似入了魔怔一般,大开杀戒

    仅数个呼吸,树灵便仗着碎虚三重天的修为,杀害了7名竹殿炼虚

    若非竹皇及时出手,镇住暴走的祖竹树灵,恐怕那树灵还会杀戮更多竹殿强者。

    竹皇将树灵与祖树封印在禁地之中,不允许任何竹殿修士靠近。避免被疯狂的树灵杀害。

    竹皇对外界宣称祖竹得了怪病,却并未谈及树灵癫狂之事

    竹皇之所以召集天下丹师,不仅仅是想治愈祖竹的枯萎病症,令祖竹重新焕发生机。

    更重要的是。竹皇想治好树灵的癫狂之症。

    那并非受伤,亦非得病,更非中毒

    那是竹皇从未见过的怪病,树灵得了这种怪病。已彻底遗忘守护竹殿的使命,变得六亲不认,见人即杀

    青瞳老者知晓。宁凡想要炼制的丹药,并不对症,无法治愈祖竹树灵的癫狂之症。

    “陆某并未见过祖竹,并不知它具体得了什么怪病,自然无法对症用药的敢问三长老,祖竹究竟得了什么怪病?”

    “竹皇有令,与祖竹有关的消息皆属于竹殿最高隐秘,不得外泄不过道友并非外人,乃是专程为祖竹治病的炼丹师,想来纵然老夫将所知秘闻告知道友,也没有什么不妥的道友且看此玉简,其中记载了关于祖竹的所有讯息。”

    青瞳老者取出一个玉简,递给宁凡。

    宁凡接过玉简,一扫其中内容,目光微微一诧。

    原来祖竹的怪病,指的是树灵的癫狂之症

    若想治好树灵的癫狂之症,首先要找出它癫狂的原因

    宁凡神念扫视着玉简之中的讯息,忽然心念一动。

    玉简之中记载了祖竹的所有讯息,而其中两个讯息,让宁凡有些在意。

    其一,祖竹生长在竹殿的小千禁地之中,是某代竹皇所栽种的一株神竹。俱说那位竹皇曾借助祖竹的力量,在禁地中镇压了一种名为‘孽离’的凶兽

    这个消息与孽离有关,让宁凡十分在意。

    当日他所听到的那一声孽离悲鸣,或许便是从祖竹禁地之中传出的。

    其二,万年之前,竹殿中负责看守祖竹的树族,是牧野国百黎一族

    如此宁凡高度关注百黎族,乍一见此讯息,立刻目光一凛。

    又是百黎

    祖竹是在万年前出现病症,而万年之前守护祖竹的,是百黎一族

    百黎,百黎

    这百黎一族,绝非善类

    “难道祖竹的病症,树灵的癫狂,皆与百黎一族有关么”

    “百黎一族之后暗藏的巨大危机,与祖竹的怪病,是否有何关联!”

    “那大凶之兆,是否与祖竹镇压的孽离有关”

    宁凡收起所有杂思,并未购买之前的那些灵药,而是翻出了几种专治癫狂症的丹方,在摘星楼中购买了这些丹方的所需灵药。

    不知这几种丹药,能否治好祖竹的癫狂之症

    他辞别三长老,离开摘星楼。

    在返回金宫的路上,忽然被一个红衣少女气呼呼地拦住。

    “陆北,都怪你,都怪你!今日竹殿之内,举行了八长老继任人的第一轮比试,我父汤雄被百黎王一掌击成重伤,失去了选拔资格你可知道!”

    “若你当日答应祖爷爷的请求,助我扶桑族竞选竹殿八长老,爹爹就不会参比,就不会被百黎王打成重伤!这都是你的错,是你害爹爹受伤的!你要如何对我负责!”

    拦在宁凡前方的,正是扶桑族的小公主——汤鸢。

    此刻,此女哭得梨花带雨,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语气,拦在宁凡前方,挡住宁凡去路,气呼呼地瞪着宁凡。

    宁凡目光露出几分不耐之色,这扶桑族的小公主好生缠人,今日竟又找上门来无理取闹了。

    宁凡并不知八长老的第一轮选拔已经开始,亦不知汤雄失去资格、被百黎王击伤之事。

    此事跟他根本毫无关系,他与扶桑一族亦是交浅如水。

    汤雄被百黎王打伤,与他何干?

    汤鸢屁颠颠找上门问罪,实在是莫名其妙!

    这么无脑的女人,宁凡还是第一次见到。

    宁凡既没有心情去哄这个哭闹的女人,也没有心情对这个女人‘负责’。

    她又不是他的鼎炉,他凭什么对她负责?

    宁凡仿佛没有看到汤鸢,直接从她身边绕过去,把她晾在那里。

    汤鸢见宁凡无视她,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拽住宁凡衣袖,不依不饶道,“你还没对我负责,不能走!”

    “定!”

    宁凡一指点下,施展定天之术,将汤鸢生生定在原地。

    他是太虚修为,汤鸢是元婴修为,施展定天之术,估计能定汤鸢一辈子。

    当然,若扶桑一族的炼虚高手出面,多半大费周章之后,也能破解此术。

    “我、我怎么不能动了!你对我做了什么!放开我!”汤鸢有些害怕了。

    宁凡将衣袖扯出,拍拍其上的灰尘,对汤鸢淡漠道,“上一次你上门找事,我饶你一次。这一次你上门寻事,我只是定住你,算是略施小惩。若再有下次,我便直接将你丢入炼虚凶兽的巢穴,让你自生自灭。”

    宁凡言罢,转身离去,徒留汤鸢中了定天之术,被定在长街之上动弹不得。

    汤鸢几乎要委屈哭了,她从未被任何人欺负过,今天却被宁凡狠狠欺负了

    她想要挣脱定天之术,却发现此术根本不是她能挣脱开的。

    她望着宁凡的背影,明明想狠狠骂两句,但话到嘴边,却又成了求饶,她真是太没节操了

    “陆大师,陆大爷,快放开我,求你了!”

    “爷,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招惹你了!”

    “爷,你怎么越走越远了,爷,不要走!”

    “爷你如果放了我,我以身相许,我保证!”

    汤鸢的求饶完全打动不了宁凡,宁凡很快就走没影了。

    她好似一尊雕塑一般,狼狈地站在长街之上,直到迟迟赶来的四名女卫将她扛回去。

    在汤鸢狼狈离去之后,宁凡身影一晃,忽然重现于原地,自语道,

    “八长老的选拔已经开始了么若无意外,百黎王应会继任八长老吧。百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