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89章 第三张战帖...

第589章 第三张战帖...

    宁凡坐在沉香辇之上,一路与三长老笑谈。

    三长老是堂堂碎虚,平日里并不会自降身份、与炼虚修士笑谈。

    但宁凡乃是一名六转上级炼丹师,他自然不会怠慢,言语十分客气。

    沉香辇在满城修士瞩目之下,一路行至姬水王宫。

    这一日,城中所有修士都得知了宁凡高调入城之事

    有心之人认出宁凡是藤皇通缉之人,纷纷大惊。

    无人想得到,被藤皇通缉的宁凡竟跑到东树海,堂而皇之地来到竹殿。

    无人想得到,被藤皇通缉的宁凡,竟是一名六转上级炼丹师!

    一些来自西、北树海的冲虚、太虚老怪,暗暗认出宁凡的身份,本还想杀了宁凡向藤皇领赏。

    但一知宁凡六转上级丹师的身份,更见宁凡流露出太虚气息,竟无人敢在明面上动手了。

    一些来自东树海寒苍国的修士,认出了宁凡是独灭寒苍四族的超级强者。

    于是宁凡独灭雪松四族的事迹,同样在姬水城中传开。不少传闻揣测,宁凡真实实力堪比归元太虚

    那些想杀暗杀宁凡领赏的老怪,一听宁凡实力恐怖到这种程度,纷纷打消了暗杀宁凡的打算。

    藤皇设下的赏红固然诱人,但性命却更加可贵,没必要为了区区赏红得罪一名丹术冠绝树界、战力堪比归元的强者

    姬水王宫之中,竹皇一改当日冷漠的表情,罕有地露出几分笑意,设宴款待宁凡。

    此次宴席之上,除了不在姬水城的扶桑老妖外,竹殿七名碎虚长老全部出席宴席。

    若宁凡只是一名六转下品炼丹师,竹皇虽会看重于他,却也不会如此重视。

    但宁凡丹术达到了六转上级。足以冠绝树界,便是竹皇也不敢小觑于他。

    竹殿七名碎虚长老之中,四人都对宁凡表露了结交之意,只有三名碎虚长老神情不善。

    六长老是一名古板的玄门修士,修树神之道,平生很少争斗,最不喜杀人如麻的魔修,故而不喜宁凡。

    四长老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与百黎一族颇有渊源。现如今,竹殿八名碎虚长老皆持有三个名额。可推荐炼虚修士参与八长老继任人的竞选。四长老推荐的三人之中,其中之一便是百黎族长

    四长老望着宁凡的目光,隐隐带着三分敌意。

    只是碍于宁凡六转上级丹师的身份,才没有当场为难宁凡,却自然不可能与宁凡交好的。

    大长老是一名碎虚三重天的修士,同样对宁凡目光不善。

    他年轻之时,曾得过石树族先代族长一些恩惠。

    石树族本是寒苍十二族之一,却被宁凡所灭故而大长老才会对宁凡目光不善。

    宴席结束,竹皇召见宁凡。再次许诺,若宁凡能治好祖竹,他必定赐予宁凡足够的树祖果,用于突破二品雨意。

    当宁凡离开王宫大殿之时。已是三更天,夜色已深。

    如今姬水城之内,除却宁凡之外,并无其他六转上级炼丹师前来。

    竹皇决定再等一个月。等带其他炼丹宗师前来之后,再令所有人一起替祖竹治病。

    宁凡心中思索,看来唯有在姬水城呆上一个月了。待一个月后。为祖竹治好疾病,获得树祖果的赏赐,他便可离开东树海了

    但之后,该去哪儿呢?

    要不要遵从雨皇的命令,前往西树海的火树一族?

    宁凡微微摇头,他已彻底得罪藤皇,此刻再前往西树海,十分危险。

    或许火树族的祝融泉水是一个不小机缘,但这份机缘位于险地,还不如不要。

    要不要前往南树海,与雪柳魔皇一见?

    宁凡沉吟之后,仍是摇头。他与柳皓月不过是萍水之交,一面之缘,前往南树海并无必要。

    那么,是在树界再逗留一段时间呢,还是在获得树祖果之后,直接返回雨界呢?

    宁凡轻轻一叹,他才刚刚进入姬水城,却被三名竹殿碎虚敌视,东树海亦非久留之地

    “无论是留在树界,还是返回雨界,当务之急都是寻找雨意一品的方法不知我的雨意,何日才能突破一品。”

    宁凡独自行走在长街的夜色中,不知从何时开始,身旁已经没有一个修士存在。

    他忽然收住脚步,目光一沉,猛一拂袖,袖中生起狂风,朝四面吹开,眼前的长街纷纷化作幻影碎散!

    “这里是洞天空间!”宁凡皱眉道。

    前一刻,他还在姬水城长街之上行走,后一刻,他已被人收入这处洞天空间之内。

    毫无疑问,姬水城中有人暗算他,即便明知他丹术冠绝树界,仍胆敢暗算他!

    洞天空间之中,忽然血光大现,浮现出两名骑虎老者的身影,皆是太虚修士。

    两名老者望向宁凡的目光,空洞木然,却含着凌厉的杀机!

    他们是百黎一族派来的杀手!意欲在宁凡离开姬水王宫的路上,暗杀宁凡!

    在两名老者身后,还有7名问虚、冲虚杀手,皆身骑血虎,目光阴冷。

    7名问虚、冲虚杀手齐齐取出血幡,猛一摇动,立刻血光当空。

    如当日百黎一族的刺杀一般,7名杀手全部生机流散,开始飞速苍老。

    而两名太虚境界的老者,一个个施展秘术、吸收血光,短时间之内,气息全部提升至归元太虚境界!

    “杀!”

    所有杀手全部驾着血虎,朝宁凡四面杀来。

    宁凡十分确定,来者是百黎族杀手无疑,自然无须手下留情。

    一步化为黑衣,抬手抽魂,宁凡周身皇气飞扬,金光大现,同时开启碎虚三重术。在洞天之内展开杀戮

    十息之后,洞天之内除了宁凡之外,再无任何一人,空气中则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九名百黎杀手之中,宁凡直接斩杀了八人。诡异的是,八人体内并无元神、妖魂,宁凡没有捉住任何一名杀手的元神、妖魂,无法搜魂灭忆

    好在他特意留下一名问虚杀手未杀,将之生擒。

    他试图对此人施展搜魂之术,看看百黎族为何对他怀有敌意、有何图谋。

    但方一搜魂。此杀手识海骤然自爆,连带整个身躯都自爆

    “无法搜魂么”

    宁凡沉吟不语,百黎族的修士没有元神、妖魂,此事有些诡异

    随着第九名杀手自爆,九名杀手全部死去,寂静的长空上,忽然出现九道血光,凝成一张战帖。

    战帖中只有一个字‘死’!

    这是百黎族长送来的第三张战帖!

    宁凡目光露出一丝古怪之色,这百黎族长竟给他下了第三张战贴

    百黎族长在此次派出的九名杀手体内。设下了九道血光,一旦九人陨落,血光便会凝为战帖。

    难道百黎族长又料到此次刺杀会失败么?所以他才通过九名杀手的死,给宁凡下了第三张战帖?

    既然明知刺杀会失败。为何还要派这些杀手们前来送死呢?

    等等,送死!

    宁凡似想到了什么,一拍储物袋,取出前两张战帖。望着三张战帖之上的死字,若有所思。

    这三张战帖,每一张都不合情理。

    起初宁凡不解。百黎族长为何每次派人刺杀他,刺杀失败后都会送出一份战帖。

    此刻他才隐隐有些猜到百黎族长的用意。

    这三张战帖之中,皆饱含着百黎族长深沉如海、不死不休的杀意!

    起初宁凡惯性思维,百黎族长连下三张战帖,是想杀他,故而才会对百黎族长自相矛盾的行为感到困惑。

    百黎族长明明知道派出的杀手杀不死宁凡,却仍派人杀他。

    百黎族长明知下达战帖的行为十分嚣张无脑,却还是一次次下了战帖。

    现在,他懂了!

    这战帖之中不死不休的杀意,并非针对宁凡,而是针对百黎族人!

    这个死字,不是想让宁凡死,而是想让百黎族人死!

    让每一个前来刺杀宁凡的百黎族人,皆死于宁凡之手!

    百黎族长之所以连送宁凡三张战帖,是想请宁凡杀尽所有百黎族人!

    按照这个思路去想,百黎族长送出战帖的离奇举动便说得清了。

    但百黎族长的目的是什么?身为一族之长,为何故意派出族人送死,此举何意

    宁凡眉头一皱,他总觉得,百黎族长的行为之中,透露出浓浓的诡异气息

    他脑袋灵光一闪,忽然回想起百黎杀手体内并无元神妖魂之事。

    这两件事同样诡异,似乎又有着什么联系。

    宁凡反复思索,却只觉思路渐渐错综,想不明白百黎族长为何要让族人送死。

    “百黎族长,究竟有何图谋派族人送死,对他有何好处”

    “难道此人虽然身为百黎族长,却与百黎族有深仇大恨么?”

    宁凡抬掌按碎了此处洞天,返回到外界姬水城的长街之上。

    长街之上,修士过往,并无人察觉宁凡被收入洞天中,并于洞天内展开了一番杀戮。

    他行走在长街之上,在进入树界之后,心中第一次升起一丝不安。

    他收住脚步,取出龟甲,借用三张战帖占卜,想卜算出一丝天机。

    以宁凡的卜算之术,不可能算出百黎族长的真正动机。

    他所卜算的,仅仅是吉凶二字。

    他想知道,与百黎族的交锋,背后是吉是凶。

    一番卜算之后,龟甲骤然碎裂此为大凶之兆!

    宁凡目光骤然一凛。

    百黎一族说破天也只是炼虚势力,而宁凡身上可是有碎虚傀儡、打手的,为何与百黎一族交锋,竟会出现大凶之兆!

    宁凡自问,纵然他对上竹皇,虽然不敌,也多半可以逃生,不至于大凶的。

    难道说。百黎族长诡异行为的背后,藏着滔天的危险,那危险,甚至比竹皇更加可怕么

    宁凡正自沉思,长街之上,夜色之中,忽然传来一道骄横的少女声音。

    这骄横之声,令宁凡目光微微一寒。

    “哼,你就是冥罗族的陆北么!太虚修为,六转上级丹术。真是好了不起呢,连我祖爷爷自降身份、亲自请你助我扶桑族,你都敢直接拒绝。你究竟是看不起我扶桑一族呢,还是自知实力低微,选不上竹殿八长老呢!亦或是说,你在畏惧百黎一族,不敢与百黎王交锋么,真是一个懦夫!”

    宁凡目光斜睨一眼。

    出言者是一名红衣少女,貌若十五六岁的少女。容貌姣好,但眉目间却有几分毫不掩饰的骄纵之色。

    红衣少女仅是一名元婴修士,但在她身后跟随着的四名女子护卫,却皆是化神修为。

    一见自家小姐竟然敢对宁凡出言不逊。四名女卫全部俏脸失色,护在红衣少女身前,对宁凡赔罪道。

    “陆大师见谅!我家小姐年少无知,出言莽撞。却绝无恶意!请大师莫要与我等小辈一般见识!”

    “我家小姐乃是扶桑族长汤雄之女,汤鸢。听说陆大师与我族老祖、族长皆有交情,还请看在我族老祖和族长的面子上。莫要责怪我家小姐失言之罪!”

    这红衣少女,赫然就是扶桑一族的小公主。

    如今八长老继任者的选拔即将开始,汤雄身为扶桑老妖推荐的三位候选人之人,已自北树海句芒国一路赶来东树海。

    这红衣少女名为汤鸢,正是汤雄之女,随其父来到姬水城,已有数日。

    她听父亲讲述过宁凡拒绝帮助扶桑族之事,心中十分不满。

    她有一位碎虚老怪的祖爷爷罩着,一向骄纵惯了,虽然是元婴修为,但平日里遇见炼虚老怪,都敢直言顶撞,丝毫不惧。

    她不怕宁凡,敢出言不逊,她身后的女卫们却能察觉到宁凡的可怕

    仿佛只需要宁凡一个眼神,都能令她们所有人神魂粉碎,死于非命!

    四名女卫面对宁凡,从宁凡身上感受到沉重的压力,那压力,丝毫不逊色于垂垂老矣的扶桑老妖

    更何况,四名女卫还知道宁凡是一个六转上级的炼丹师。

    四名女卫不是骄纵的汤鸢,她们知道,宁凡不是如今没落的扶桑族能够惹得起的人物!

    故而在汤鸢出声羞辱宁凡的瞬间,四名女卫便齐齐为汤鸢求情。

    宁凡目光一闪,收起寒意。

    若此女是其他不长眼的修士,上门找事,他不介意教训一番。

    但此女乃是扶桑一族的小公主,而宁凡或多或少欠扶桑族一个人情未还,不愿对汤鸢出手。

    他嘴角轻轻一勾,带着些许嘲弄笑道,“你的名字很好吃。汤圆么,许久没有吃过了”

    不是好听,而是好吃

    他没有对此女出手,仅仅是言语上调笑一句,作为还击,仅此而已。

    而后,宁凡径自越过身前的五名女子,向长街尽头走去。

    汤鸢俏脸如同桃夭绽放,羞怒之极!

    她明明是叫汤鸢,不是叫汤圆,宁凡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取笑她的名字!

    “陆北,你这个懦夫!你不敢接受我祖爷爷的请求,不敢争这八长老之位,不敢与百黎族长一战,我瞧不起你!”

    宁凡忽然收住脚步,目光微冷的回过头。

    一瞬间,四名女卫欲哭无泪,心中暗暗责怪自家大小姐莽撞。

    人家不与你计较,放过你一次,你竟然还贴上门凑上去找事你这是作死啊!

    如今你爹汤雄有事处理,不在姬水城中。

    你祖爷爷扶桑老妖虽然是一名碎虚老怪,却远在北树海,更不可能来保护你。

    你眼巴巴招惹人家,万一把人家惹恼了,谁能保护你的小命?

    “陆大师息怒”四名女卫还欲求情,宁凡却摇摇头,示意并无责怪之意。

    只是语气已无调笑之意,开始有些冰冷了。

    那冰冷的话语,如同九幽之下的寒冰之刃,传入汤鸢耳中,令她娇躯一寒,有些害怕地望着宁凡。

    “我我不过说了你几句,你想对我如何!你该不会想和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吧,你不是大英雄吗你要是对我出手了,全树界修士都要耻笑你的”

    汤鸢前一刻还满口称宁凡为懦夫,这时候看到宁凡不好惹了,就改口叫宁凡大英雄。

    此女简直毫无节操可言,一见势不妙就立刻服软了。

    “告诉扶桑前辈,小心百黎!”

    宁凡给出汤鸢等女最后一句忠告,身形一晃,不知所踪,

    就算是看在扶桑一族的面子上,宁凡也不会和一个黄毛丫头一般计较。

    他欠扶桑族一个人情,故而给予扶桑族一个忠告。

    百黎族背后暗藏了一个巨大凶险,这个凶险,便是宁凡都十分忌惮,不愿轻易触碰

    兴许是错觉,宁凡隐隐觉得,东树海的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的宁静之感。

    也许百黎一族之后,藏有什么重大危机

    而这危机,或许可能在整个东树海之中,掀起一股浩劫

    也许这一切,只是错觉。

    但愿百黎一族给他的危机感只是错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