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83章 我心如竹盼君归,我身化海君不知

第583章 我心如竹盼君归,我身化海君不知

    黄昏,晚风拂过竹林,竹叶沙沙作响。日跌落于山川之间,仅露出一段残照。

    青黛在前方引路,宁凡步伐缓慢地跟随。

    他没有询问任何关于青黛师父的问题,只是感受着竹林中弥漫的淡淡思念、哀伤。

    初入思罗竹海之时,他并未留心此地的湘妃竹。

    此刻一步步步入竹海深处,他才感受到,此地每一株湘妃竹之内,都饱含着一缕哀思

    青黛时而小步前进,时而化作遁光一遁千百里。

    宁凡在她身后紧紧跟随,渐渐地,已走出思罗城百万里之外。

    此地的一株株湘妃竹,显然比其他地方要粗壮许多,且偶尔有一两株湘妃竹中,蕴有极淡的竹之神意

    越步入深处,蕴含竹之神意的湘妃竹便越多。

    这是一处罕有人至的竹林,地上堆满厚厚的竹叶。

    在这竹林最深处,立着一根无比巨大的湘妃竹!

    在这巨竹跟前,青黛收住脚步,而宁凡目光一凛。

    他从这一根巨竹之中,感到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这一根巨竹之内,蕴含的竹之神意浩瀚到难以想象,绝对已是一品竹意!

    在这股浩瀚的竹意下,宁凡只觉身体几乎要受到同化,化作一根湘妃竹。

    眼中闪过乌金色的雪光,催动起回忆意境的力量,才堪堪抵挡住一品竹意的威压。

    “晚辈陆北,见过前辈。”

    宁凡向巨竹一抱拳,他看得出,那竹之神意只是巨竹无意识散出,并无恶意。

    若非如此,宁凡对回忆的领悟并不高深,纵然回忆意境品阶达到第二步,也难以抵挡巨竹的一品竹意。

    青黛既然带他来看这巨竹。则这巨竹十有八九便是青黛的师父。

    “第二步意境?不错呢我就是青黛的师父。青儿,你先回去,我有话与陆北讲。”

    “是。”青黛不敢违抗师父的命令,向巨竹行了行礼,告退离去。

    离去前,悄悄传音给宁凡道,“陆大哥,她就是我师父。我师父人很好,你不必怕,她不会为难你的相信我。”

    青黛化作一道遁虹。朝思罗城返回。

    在青黛离去之后,巨竹忽然浮起一层淡淡青光。

    在那青光之中,一个身形略有虚幻的青衣美妇,自巨竹之中走出。

    她貌约三十,姿容熟美,眉目清冷,暗含威严。

    她一袭青色绸裙,青丝高高盘起,髻上插着一支青玉步摇。

    她气势逼人。体内甚至隐隐有皇气流动,竹意更是极强。

    但她没有一丝法力在身,整个身体不过是一缕虚幻的残魂。好似随时就会魂飞魄散

    “我叫,幽篁我令青儿找你过来。是想向你询问木罗的下落。”

    “幽篁!”

    宁凡目光明显动容了一下,很显然,他听过这个名字,从冥罗树精那里听到过。

    冥罗树精曾想交托宁凡找寻幽篁。但话说一半,终究没有说出下文,只是长叹

    至于木罗。则是冥罗树精的名字,这点冥罗树精也告诉了宁凡。

    宁凡虽不知幽篁与木罗的关系,却隐隐猜测,对木罗而言,幽篁是十分重要的人。

    或许,此女是木罗一生挚爱也未可知

    “他跟你提起过我么他还好么,真的还活着么”幽篁神情淡然如水,她所有的表情都被岁月风干。

    然而那平淡的话语之下,却含着不被生死所磨灭的思念!

    对木罗的思念!

    宁凡隐隐已确定,这幽篁与木罗必定是一对眷侣无疑。

    他曾听说,思罗竹海是在木罗失踪之后出现。

    他可以想象,幽篁定是在木罗失踪之后,日复一日于此地等待,一直等到自己死去。

    木罗化作了老树,那是其自创的树化之术,是逆天的长生不死神通。

    幽篁化作了竹海,这些竹海是因其竹意而生,融入了她所有思念但这神通,并非树化。

    幽篁不懂逆天的树化神通,她早已死去,死在漫长的等待之中

    眼前的残魂,是她附在湘妃竹中最后一缕香魂,没有法力,没有神通,有的仅仅是日复一日的思念。

    木罗已老,幽篁已死

    而幽篁的这缕残魂,因为执着滞留于人世,早已失去再入轮回的可能。

    她不能离开这片竹海,一旦离去,这最后一缕残魂便会魂飞魄散

    “木罗前辈他很好只是他不能离开雨界,他困于雨界,而我是雨界修士。”

    宁凡微微叹息,将与木罗相识的过往细细讲述。

    幽篁静静听着,眸光始终平静如水,似乎没有被任何事情打乱心绪。

    只是她藏在袖中颤抖的手,却出卖了她的真实内心。

    她很激动当从宁凡口中听到木罗尚在人世的消息,她无法不激动。

    只是听说木罗此生无法离开冥坟,分身最多也只能在越国周遭移动幽篁的眸色终于还是浮上了哀伤之色。

    仿佛所有的信念与希望,都在这一瞬间崩碎

    “他,回不来了么”

    “我在此地化作修竹,于风雨中等了他二百万年,只求再见他一面,却终究无法相见了么”

    “我一缕残魂,此生无法离开竹海他苍老之身,此生无法离开冥坟再见无期”

    “世间最美好的事,莫过于一生一代一双人。世间最残忍的事,莫过于相思相望不相亲”

    幽篁痛苦地闭上眼,她只是想再见木罗一眼,为何如此艰难。

    整个思罗竹海的翠竹,在暮色中开始枯萎、凋零。

    幽篁的残魂愈加虚幻,因为悲哀,而愈加憔悴。

    空心竹。有魂居,魂生根,在竹心残魂之所以能漠视轮回,寄身竹内,只因心有执着。

    若心悲,则竹灭,则魂死

    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

    我心如竹盼君归,我身化海君不知

    那一天,我闭目在竹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化作生生不灭的竹海,不为觐见,只为等候你迟归的温暖;

    那一世,我忍受两百万年的孤寞,弃了来世。只为今生与你重见;

    只是我们,今生今世也不会再见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你,还欠我一壶酒。一个许诺

    渐渐的,幽篁平息了哀思,重新化作清冷的表情。

    她徐徐开口,却说道。“道友可否答应妾身一个要求,不要告诉木罗,我残魂尚在人世”

    宁凡听闻幽篁的请求。先是一怔,而后似明白了什么,轻轻叹息。

    若木罗可以挣脱冥坟的束缚,若木罗可以重新化树为人,他便可以返回树界,与幽篁重逢,但这太难

    若幽篁不是残魂之身,若幽篁没有寄魂于竹,她也可能离开树界,前往雨界,再见木罗一眼。

    正常情况下,他们此生不会重逢。

    但宁凡记得,木罗曾告诉过他,若木罗拼死之下,可以燃烧妖魂,在短时间内离开冥坟

    若木罗知晓幽篁在此等他,他一定会拼却死亡,赶回树界与她相见。

    所有幽篁请求宁凡,不要告诉木罗她残魂活着的消息。

    她担心木罗会做傻事

    但若换做是她舍弃性命之下,能与木罗相见一次,她一定会义无反顾。

    “不,我要告诉木罗前辈,他挚爱的女子还活着。虽然只有一道残魂,但仍可在今生厮守。”宁凡忽然言道。

    “什么!你不能这么说,若你这么说,木罗他一定会”幽篁大惊,正欲哀求,宁凡却摆手道。

    “幽篁前辈无需担心,实际上,我有办法令你与冥罗前辈相见,十分安全的办法,不会有任何人死去。”

    “不可能,我无法离开竹海,木罗无法离开冥坟,我们再无相见之日”

    “不,有办法的。只是这个办法,一般人想不到或许想得到,却办不到。”

    宁凡微微一笑,取出血伞法宝,言道,“我这里有一件小千界宝,若前辈舍得离开树界,我可以将四百万里的冥罗竹海全部搬走,装入此界宝中,带回雨界!”

    诚然,一般人谁会想到这种取巧之法,将幽篁化作的竹海连根挖走,连土地也一并收走。

    且就算有人想到这种方法,也无法将占地四百万里的竹海整个移走。

    普通的树界修士,根本到不了雨界。

    普通的洞天法宝,根本装不下四百万里的竹海。

    能装下整个思罗竹海的,唯有小千界宝。但放眼九界的碎虚,也并无几人拥有小千界宝。

    小千界宝蕴有小千世界,九界的界面级别也不过是小千世界而已,一般而言,只有四天大能才会拥有小千界宝。

    下界修士,能有一件小千残宝都已难得。

    幽篁捂住红唇,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的血伞法宝。

    她确定,宁凡的血伞法宝正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小千界宝,其中蕴有一处小千世界!

    宁凡所说的方法,可行!

    但想将四百万里的土地全部收走,需要的法力修为必定极大。

    即便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施法距离也仅有百万里而已。

    以宁凡的修为,即便实力全开,最多也只能一次收走七十万里的竹海。

    若不能一次性收走四百万里的竹海,则幽篁的残魂势必会消散

    想要令施法距离达到四百万里,起码得拥有碎虚五重天的修为

    宁凡的方法确实可行,但如今的,收不走整个思罗竹海,无法带她去见木罗。

    “这方法很好,但你的修为,不够移走整个思罗竹海不过我可以等,等你有朝一日突破碎虚五重天之时,再带我去雨界见一见木罗吧”幽篁轻轻叹息道。

    “以我的修为,确实不足以一次性收走整个思罗竹海。但若是布下大阵,借阵力施法,这个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幽篁前辈尽可放心,此事我有十足的把握做到。”

    “唯一的难题是,此阵覆盖四百万里的地域,范围太广,不宜布置。且阵式要求严格,不容半点差错。故而若想完美布下大阵,覆盖整个思罗竹海,需要的时间不短。”

    “待此阵完成,我会以此伞将整个思罗竹海收走,带回雨界,令你二人重逢。如此,也算稍稍回报一下木罗前辈替我守护家乡的恩情。”

    宁凡收起血伞,淡笑看着幽篁。

    幽篁曾是竹殿前代竹皇,心性沉稳,但听到宁凡言之凿凿的计划,不免也有些欢喜了。

    起初她听说木罗失踪,只是一番痴心的苦等。

    两百万年之后,从宁凡口中得知木罗尚在人世,她十分激动,以为等待迎来了结果。

    但听说与木罗此生无法相见,她又开始悲哀。

    此刻见宁凡有办法带她去见木罗,她自然是十分欢喜。

    欢喜之后,她才想起,自己今日叫宁凡前来,本来是想赐予他一个机缘的。

    木罗是妖修,冥罗一族是树妖。

    幽篁却是神修,是一名树神。

    她几乎是树界历史上血脉最强的神修了,曾机缘巧合地竹祖赐血,凝聚出半滴助神之血,前途无量

    但为了木罗,她抛却一些修为、机缘,舍去性命,抛却血脉,只化作竹海,痴痴苦等木罗归来

    她已不能再调动半分法力。

    但她毕竟曾拥有过半地神之祖血,凭借祖血间的感应,她从宁凡体内感受到一滴尚未炼化的祖血

    那是雨祖赐予的本命血雨!

    若宁凡将此血雨炼化,成为自己的神血,幽篁便无法感知到了。

    偏偏宁凡尚未炼化此血,她才能勉强感知一二。

    “我今日叫你前来,本是看在木罗的面子,想助你炼化神族祖血如今你愿意帮我与木罗相见,就算为了回报这份恩情,我也一定助你炼化此血!”

    幽篁目光郑重而坚定,宁凡则微微一怔。

    来此之前,青黛曾告诉他,其师父会赐予他一些机缘。

    宁凡虽已有心理准备,却未曾料到幽篁所赐的机缘,竟是帮助炼化雨祖血雨!

    若宁凡雨意突破一品,他便可凭自己的本事炼化这滴血雨。

    如今他雨意尚未一品,但若有幽篁帮助,自然也可以炼化血雨的。

    宁凡正紧锣密鼓准备着突破冲虚的事宜,只待傀儡修复便着手突破冲虚。

    炼化血雨不在其计划之中,若计划之中多出血雨的炼化,不知修为能额外提升多少。

    或许,这一次不止可以突破冲虚,甚至有望一举突破太虚

    若修为一举突破太虚,则另一桩麻烦也将不再是麻烦

    以宁凡突破之后的太虚修为,借助化身、抽魂二术,一身法力几乎可无限接近碎虚。

    以这种级别的法力收服碎虚傀儡,境界差距不大,施展命囚术消耗的寿数将大减

    若此次天劫不出现天劫傀儡也就罢了。

    若出现

    “不知这一次,我能否一举突破太虚境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