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81章 杀尽群修战帖来!

第581章 杀尽群修战帖来!

    “此子竟是被藤皇通缉之人?!”

    在场炼虚一个个都怔住,眼含惊疑.他们虽未亲眼见过宁凡的通缉令,却或多或少听过一些传闻。

    如今‘陆北’得罪藤皇之事,在树界越闹越大。据传闻,藤皇派去追杀‘陆北’的手下之中,已有四名太虚确认陨落,还有一名碎虚离奇失踪

    不少人怀疑,这名碎虚的失踪是‘陆北’在捣鬼。

    一时间,‘陆北’的凶名在树界倒也渐渐传开,便是一些太虚修士,也不敢小觑‘陆北’。

    “老祖此人恐怕就是陆北!我见过那陆北的通缉令,此人容貌与那陆北如出一辙!他拥有斩杀太虚的实力,我们不宜得罪此人!覆灭冥罗之事,必须从长计议!”之前惊呼的那名炼虚,正是雪松族人,是窥虚修为。他此时开口,只为劝说老祖息事宁人。

    三名雪松太虚含怒斥道,“一派胡言!此子区区一个问虚,怎么可能斩杀太虚!此子定不是藤皇通缉的那个陆北,不必多言,今曰我等势必屠灭冥罗,无人可阻!”

    三名雪松太虚之中,身着青袍的太虚大步上前,向宁凡怒目而视。

    其名敖龙,在雪松太虚之中,实力排名第二!

    “小辈!将敖亡的元神还来,老夫可以收你为奴,饶你狗命!不要试图反抗老夫,凭你区区问虚修为,在老夫等太虚修士眼中,有如蝼蚁,抬指可灭!”

    虽说宁凡剑念横扫,灭杀了三十万金丹。

    虽说宁凡神通诡异,奇袭之下瞬杀了冲虚修为的雪松族长敖亡。

    虽说宁凡匆匆一个眼神,似乎含有无边煞气。

    但在敖龙眼中,宁凡仍只是一名问虚蝼蚁,捅破天实力堪比冲虚,不值一提!

    他身为太虚老祖,自有傲气,岂会将宁凡这种籍籍无名之辈放入眼中!

    四族修士见敖龙亲自出面对峙宁凡,一个个皆镇定下来,被宁凡突然出场引发的慌乱已然平息。

    冥罗族人抬头,见宁凡独自一人面对四族大军,又是钦佩、感激,又是担心。

    六名祭司目光凝重,他们为了守护先祖的荣耀,可以拼却一族灭亡,与四族修士不死不休。

    但宁凡只是一个外人,是受末代树皇所托、前来庇护冥罗族的朋友。

    如今冥罗族遭遇大难,没有道理让朋友顶在前面送死。

    六名祭司并不认为,宁凡可以独自面对四族强者,毕竟四族之[***]有六名太虚,便是归元太虚见此阵仗,也需退避锋芒!

    青黛贝齿咬唇,她在汤谷亲眼见宁凡斩杀归元树王,自然知道宁凡厉害。

    只是如今雪松四族出动的人手太多,战力叠加,显然比归元树王更加难对付。

    青黛同样有些担心,宁凡不是四族修士对手。

    她眸光一决,决定尽一尽绵薄之力,帮宁凡共抗强敌。

    便在这时,宁凡不容拒绝的命令在整个思罗城响彻。

    “以我陆北之令,整个思罗城即刻开启大阵,结阵防御,任何人不允许出城应战!此战有我一人,已然足够!”

    宁凡并非自负,而是自信,凭他如今修为,更还带着一个藤纤柔,独灭四族轻而易举。

    他对冥罗一族已有几分好感,不欲冥罗族的低阶修士卷入这场大战,徒然送命。

    他受冥罗树精之托,庇护冥罗一族,今曰有他在,雪松四族必灭!

    他一声命令传入青黛、六名祭司耳中,七人全部露出挣扎之色,想要相助宁凡,却不敢抗命。

    低阶族人不知道,他们却知道。

    宁凡是此代冥罗树皇,他的话,冥罗族人不可违背!

    “开启大阵!”须罗祭司叹息一声,令族人开启思罗城的护城大阵。

    青黛粉拳紧握,不甘地望着夜空,她从未如今愤恨过自己弱小。

    若她再强一些,就不会被宁凡留在城中,就可以与宁凡并肩一战。

    如今的她,在这种级数的大战之中,只是宁凡的累赘

    宁凡见思罗城大阵开启,最后一丝顾虑也散去。

    冥罗族虽然没落,但护族大阵可是初代树皇布下,由历代树皇一代代加固。

    此阵如今威能大减,但纵然是归元太虚也不易攻入城内。

    宁凡可放手一战,在此夜展开杀戮!

    他几乎无视敖龙老祖的威胁,将敖亡元神随手封印,收入储物袋。

    看也不看敖龙,一步迈出,白衣骤然化作黑衣,长发在夜色中狂舞,抬手一指,朝敖龙老祖隔空点下!

    他与藤纤柔识海双修,神念已无限接近归元太虚!

    此刻变化出念魄化身,一身修为不需要施展抽魂术,便已无限接近归元太虚,堪比当初击杀归元树王的实力!

    这一指融合了剑念与雨意,是他从藤纤柔的剑识之中借鉴而来。

    藤纤柔是一个剑修天才,她为了加强剑念威力,将意境力量融入了剑念之中。

    宁凡剑念不弱,雨意更是极强,单凭雨意便能融化问虚修士!

    这一指点下,剑念立刻化作天青色,犹如淡漠,在月色之下、竹海之上猛然散开!

    雨意与剑念合一,便是雨剑!

    百万雨剑于夜空之中横扫向敖龙老祖,一瞬间,敖龙老祖大惊失色!

    “怎么可能!此子刚刚还是问虚修为,为何才一瞬间,修为便接近归元太虚!”

    “此子好强的剑念,敖空,敖灭!速速助我!”

    敖龙老祖虽惊不乱,一面飞退,一面挥手祭出一本金书。

    那金拉牛牛页迎风翻动,无数金色符字从书中散出,与宁凡雨剑一指对轰一处。

    在他开口求助之后,另外两名雪松太虚亦是大惊之下,迈步向前,出手援助敖龙老祖。

    敖空老祖挥手祭起一个紫色幡旗,幡旗中祭炼了四亿魂魄,一诀打下,四亿魂魄自幡旗中飞去,于夜空中凝聚成一个太虚巨鬼,抬手一拳便朝百万雨剑打下。

    敖灭老祖张口喷出一道银色寒光,那是一种凡虚巅峰的寒光神通,名为乾元雪芒,一缕雪光便可冻杀冲虚无敌的修士!

    三名太虚齐齐出手,所有的神通与百万雨剑对轰一处。

    巨大的轰鸣响彻夜空,百万雨剑全部粉碎,金书出现裂痕,太虚巨鬼生生碎散,乾元雪芒被雨剑斩成粉碎!

    三名太虚堪堪挡住宁凡雨剑一击,却尽皆咳出一口鲜血,在长空之中各自倒退百步!

    宁凡倒仍是从容不迫的表情,彼此高下立判!

    如今宁凡仅仅召出念魄化身,不施展底牌,便可一击震退三名太虚!

    眼见三名雪松太虚同时出手,竟仍在宁凡手上落了下风,无论是思罗城的冥罗族人,还是雪松族等四族修士,全部大惊失色!

    无人料到,宁凡竟是如此强者,根本不是普通太虚可以抗衡!

    “他绝对是陆北,绝对是!唯有拥有这种实力的修士,才可能斩杀藤皇四名太虚属下,才可能施展阴谋诡计,令紫藤宫主下落不明!”雪松族之前惊呼的窥虚修士,此刻再次惊呼。

    三名雪松老祖匆匆服下丹药,稳下伤势,与其他三族的三名太虚对视一眼,皆看对各自眼中的忌惮。

    宁凡很强,非常强!若早知冥罗族请来着这种级别的帮助,四族绝不会如此轻率定下血洗冥罗的计划!

    但如今,四族既然已经杀入冥罗,与冥罗族彻底撕破脸皮,双方断然没有罢手言和的可能。

    从宁凡的表情来看,此人也不像一个会息事宁人之辈

    “如今我四族已骑虎难下,唯有集合众人之力,合力灭杀此子!若能击杀此子,冥罗族剩余族人不足为虑,若不能击杀此子,我四族必定被此子屠杀殆尽!”

    “一起动手,杀了此子!”

    石树族的石战老祖,雷柏族的雷铜老祖,以及神乔族的乔公老祖,全部目光一决,迈步上前,与三名雪松老祖站在一处。

    六名太虚联手,旁边还有70万低阶族人列阵,更有23名炼虚掩杀。

    莫说宁凡只是修为接近归元太虚,就算宁凡是一名真正的归元太虚,也双拳难敌四手,架不住四族修士围攻!

    70万四族修士于夜空之上列阵而行,齐齐取出阵旗,脚下合出一道巨大的四色阵图!

    阵图之中骤然探出一只四色巨手,朝宁凡一拳打来,那巨手一拳之力,堪比太虚一击的威力!

    11名窥虚、7名问虚、5名冲虚各自催动最强底牌,从四面八方向宁凡一人发动攻势。

    六名太虚底牌尽出,一式式惊艳的神通仿佛点燃了夜空!

    所有人合力攻击,便是归元太虚也要退避锋芒!

    宁凡眼中寒芒闪烁,五指向大地、向虚空各自一抓,抽出大地魂、虚空魂吞入腹中!

    他,不需退避!

    他如今实力全开,战力更在普通归元太虚之上!

    他周身掀起狂澜般的气势,一身黑衣在狂风中猎雷作响!

    一身气势在这一刻冲破了归元太虚,且比寻常归元太虚法力更强了三成!

    “怎么可能!”六名太虚全部大惊,便在这一刻,宁凡施展了神通!

    他十指掐诀,脚下浮现巨大的火图,夜空之上忽然出现百万黑色火蝶,在夜空中翩翩起舞!

    百万火蝶融合为一,凝成一个双翅垂天的巨大火蝶!

    其翼若垂天之云!

    其息若焚天之火!

    其抗逆轮回的目光,无视仙凡,便是仙帝也不惧!

    “燃虚!”

    宁凡指诀一变,火蝶煽动了蝶翼,黑色火烟席卷长空,一式破万法,所有四族修士的神通全部破灭于蝶火之下!

    第一煽,70万修士焚烧成灰,11名窥虚全部陨落!

    第二煽,7名问虚尚未反应过来,亦全部被蝶火焚烧成灰!

    第三煽,5名冲虚惨呼惊天,俱都殒命!

    第四煽,6名太虚连妖魂、元神都逃不掉,全部葬身于蝶火之下!

    这第四煽蝶火,足以重创归元树王,岂是普通太虚可以抵挡!

    如今的宁凡神念暴涨,实力大增,对虚的感悟亦是极大提升。

    以他如今实力,施展蝶火第四煽最多会体虚一段时间,已不会再反噬成伤!

    若他修为再进一步,便是蝶火第五煽都能施展出来,届时,归元太虚之中,他必定横扫无敌!

    一式燃虚,蝶火焚天,四族修士全部化作飞灰死绝!

    厚厚的尸灰自长空洒落,铺满了思罗城的地面,场面十分可怖。

    整个思罗城三十二万冥罗族人,无一人敢大声说话!

    这一刻的宁凡,强大的身影牢牢映在所有冥罗族人的眼中!

    这个身影与历代冥罗树皇如出一辙!

    每一代树皇,皆是独战天下的绝强之辈!

    “陆大哥好厉害好厉害”青黛悄悄松了一口气,继而眼中异彩连连。

    她本还担心宁凡独战四族修士,会陷入苦战。

    如今看来,她的担心纯属多余

    思罗竹海之中,那密林中最粗的一株湘妃竹内,轻轻响起一道怅惘的赞许。

    “他是木罗请来庇护冥罗族的人么?他的背影,与木罗真像。”

    “当年的木罗,亦是独自一人称霸树界,以一敌万,横扫四大树海”

    夜空之上,宁凡略微有些体虚,拂袖一招,将漫天战利品收入囊中。

    蝶火第四煽之下,不少陨落修士的储物袋都毁掉了,那些未毁的储物袋,全部被宁凡收走。

    灭杀了如此之多的修士,自有无数道果形成,亦被宁凡一一收走,便是炼虚道果都有一枚。

    稍后,他准备带着冥罗族人血洗雪松族等四族。

    此夜之后,寒苍国将再无此四族!而他宁凡,恐怕也不得不在东树海凶名鹊起了

    宁凡没有立刻降落于地,亦不急着散去化身、抽魂神通。

    他忽然目光一沉,朝夜空上某朵乌云望去。

    “阁下是谁,在此藏头露尾多时,是要与四族修士一道,血洗冥罗么!”

    宁凡眼中煞气一闪,那乌云之后立刻传来一道闷哼之声。

    而后,一名无限接近归元太虚的太虚老怪跌跌撞撞,现出身形。

    他一袭紫衣,老脸满是苦笑,方一现身,立刻向宁凡抱拳道,“老夫是魏紫族老祖魏峰,今曰来此,并无恶意,道友千万不要误会”

    魏峰老祖来此,有两个原因。

    一是历来与雪松族不对眼,今夜想来捣捣鬼,破坏一下雪松族等四族血洗冥罗的计划。

    若实在阻止不了冥罗族覆灭,能在雪松族老祖大意之时,偷袭一下,打伤一两个雪松太虚,也是一桩美事。

    二来,他是受了百黎族长的请求,来送宁凡一件东西。

    “哦?原来是魏紫族的魏峰老祖,久仰。”

    宁凡得知来者身份,眼中敌意渐渐散去。

    他早已从秦楠族大长老处听说,魏紫族与雪松族不对路。

    今曰魏紫族老祖来思罗竹海,多半对冥罗族没有恶意的,而是对雪松族有恶意。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宁凡虽没有把魏峰老祖当成朋友,却也不必敌视此人。

    “陆道友说笑了,老夫才是对道友威名仰慕已久老夫得到消息,今夜雪松族会集合四族之力血洗冥罗族,故而老夫潜藏于此,想在关键之时出手救一些冥罗族人离去,也算对冥罗族表个善意当然老夫来此,还有另一个目的。老夫受人所托,来此交给道友一件东西。”

    魏峰老祖话说得好听,但宁凡自然不会全信。

    听说魏峰老祖受人所托,有东西交给自己,宁凡才稍稍目光一闪。

    魏峰老祖言罢,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玉盒,屈指弹给宁凡。

    宁凡打过玉盒,一见盒中之物,目光微凝。

    取出此物,目光一扫其中内容,更是眸色深沉起来。

    “敢问道友,此物何意!”

    那是一张战帖!一张来自百黎族的战帖!

    (上章算数算错,是30名炼虚,已修改,原谅我数死早。大家猜猜,百黎族为何给宁凡下战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