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75章 言剑之术真可怕

第575章 言剑之术真可怕

    北树海与东树海交界处,共有六大界门。

    第一界门外,一道粉色的传音剑光忽然传来,传至一株参天古树之旁。

    那古树光华一闪,化作一个大头童子模样的碎虚修士。

    大头童子略感诧异,一指点向传音飞剑,自语道,“藤纤柔的传音么”

    待听罢传音之后,大头童子冷笑道,“被藤纤柔捡到便宜了,那陆北撞在藤纤柔手上,必死无疑,不必等了!”

    第二界门外,一名浑身长满树叶的树妖亦接到一道传音飞剑。

    “落到藤纤柔手中了?可惜了,这一件大功,竟被藤纤柔幸运捡去了。”

    第四、第五、第六界门处,六名归元太虚全部收到传音飞剑。

    他们或有庆幸之色,或有遗憾之色,全部化作遁光离开界门,再不等候。

    “不必等了。那陆北既然落在纤柔宫主的手中,便断无可能活命,此人必死于第三界门,我等再次空等,倒是没有必要了”

    西树海,藤王殿!

    一个身披藤甲的冷厉中年,端坐于王座上,手持一道粉色的传音飞剑。

    “那陆北落在纤柔手中了么纤柔是本皇座下唯一一名女子碎虚,虽是女子,一身神通却不输于男子,剑术尤其厉害,被本皇钦赐藤姓”

    “有她在,陆北必死!”

    第三界门,汤谷界门。界路之上。

    宁凡嘴角一勾,颇感嘲弄地望着藤纤柔。

    若是前来埋伏他的是其他碎虚。或是其他归元冲虚,宁凡都会一番苦战。

    但偏偏来者是一名娇俏的女剑修,则纯粹是来送死的。

    宁凡眼中的嘲弄之色毫不掩饰,这表情落在藤纤柔眼中,立刻化作一丝恼怒。

    她看到了什么?

    她竟然从宁凡眼中看到一丝轻视之色!

    宁凡区区一个问虚小辈,竟然轻视她这个碎虚剑修,是不是太狂妄了!

    也对,若不是狂妄无边之人。怎么敢把藤皇的徒儿都灭了

    但转念一想,心中暗道,宁凡会不会是故意激怒她?

    因为自知不敌碎虚修士,所以故意激怒她,企图趁她恼怒之时,寻一个机会逃生?

    “不要试图激怒我,那样你只会死得更惨!”

    藤纤柔优雅地一扬手。柔指一点,木系妖力散开,化作百万道青色剑光,朝宁凡迎面斩来。

    这只是她随意一击,但也足以灭杀普通太虚了。

    她根本不认为宁凡能挡下她的一击,骄傲地抬起粉颈。等待宁凡死于百万剑光之下。

    “沫沫。”

    宁凡望着迎面而来的剑光,不躲不避,只微笑着念出一个女童的名字。

    藤纤柔一怔,不知宁凡念叨的是什么古怪咒语。

    下一个瞬间,一股沧桑的剑意横扫界路。而她抬指斩出的百万剑光,全部毫无征兆地崩溃!

    劲风横扫界路。吹得宁凡黑发飞动,白衣猎猎。

    他仍是一副举止从容的模样,仿佛根本未出手,便破尽了藤纤柔的所有剑光!

    “小凡凡不用怕,二姐姐帮你揍她!”剑袋之中,传出第二剑灵骄傲的声音,当然,这声音是传音,只有宁凡可听见。

    她的神通专门碎人剑光,对方仅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剑修,根本不足为惧!

    “怎么可能!”

    藤纤柔彻底愣住了,俏丽的明眸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若说宁凡施展了什么神通破掉她的剑术,她也就认了。毕竟那只是她随手打出的剑光,宁凡若是倾尽手段,挡下倒也不足为奇。

    但藤纤柔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没有看错,宁凡从始至终动都没有动一下,只凭剑意便碎她剑光!

    邪乎,这真是邪乎一个问虚小辈动都没动一下,只是念出一句古怪的咒语,就能破去她的剑光。

    等等,古怪的咒语?!

    藤纤柔美眸一凝,她似乎想起了什么。

    她是散修出身,剑道天赋惊人,一生杀戮无数,凭手中一剑获得藤皇赏识,被任命为紫藤宫宫主。

    她博览群书,一切与剑术有关的典籍皆会翻阅。

    就连凡人消遣娱乐的志怪话本,但凡与剑术有关,她也必定翻看。

    那些志怪话本是闲书中的闲书,与修炼没有任何关系。

    但藤纤柔却坚信,任何平凡朴实的事物中都含有最为玄妙的剑理,触类旁通,反而有助于提升剑道。

    她曾翻阅过一本志怪话本,是凡人所写,其中提及一种玄妙的剑术,名为‘言剑’!

    所谓的言剑,是某个凡人书生构想的仙人仙术。

    仙人言出法随,以言为剑,言灵如剑,可斩苍生!

    藤纤柔本不相信世上有什么言剑剑术,如今见宁凡念出古怪咒语,骤然便发出恐怖剑意,立刻有了猜测。

    “哼,小辈!你施展的是言剑之术,可是如此?”

    她自以为看破了宁凡的神通,却不想一句话说得宁凡一愣一愣的。

    “言剑那是什么?”

    “哼,不必伪装了,本宫已识破了你所有神通,区区言剑,何足挂齿,你以言为剑,便看看你是言剑快,还是本宫紫藤剑快!”

    嗤!

    藤纤柔一拍剑袋,一柄紫藤削成的紫色木剑顿时持在手中。

    木剑不如金属之剑锋利,但在神通、剑意等其他领域要比金属之剑更优。

    云天决所擅长的是以一破万的锋锐剑术。

    而藤纤柔所擅长的,是剑演万物的变化剑术。

    “紫藤剑阵。神蛇!”

    藤纤柔左手掐诀,右手持剑。剑锋向宁凡一指,剑意如云散开。

    一瞬间,界路忽然剧烈颤动起来,出现一个巨大的紫色剑图。

    宁凡脚下的界路中,忽然生出无数紫藤,藤条盘绕如蛇,藤断尖锐如剑!

    无数紫藤密密交织,将宁凡周围数百丈禁锢成一个紫藤囚笼。

    那紫藤异常锋锐。乃是最为精纯的剑气所化,便是归元太虚也是触之必伤!一个不留神,甚至直接便会陨落在剑阵之中!

    紫藤囚笼中,无数紫藤忽然摇身一变,化作一条条紫色的剑蛇!

    在这转身都困难的狭窄之地,无数剑蛇密密刺来,宁凡根本无处躲避。

    当然。他也没打算躲避。

    “花花。”

    他淡淡念出第四剑灵的名字,剑袋之中,一袭红衣的花花立刻散出自己独有的剑意。

    沧桑的剑意散开,无数剑蛇立刻一颤之下崩碎!

    紫藤囚笼立刻枯萎,片刻之后,便化作飞灰逝去。

    而宁凡脚下的巨大剑图。在花花的剑意之下,粉碎成无数阵图碎片

    “怎么可能!”

    藤纤柔露出震惊之色,若说她第一次出手只是随手一击,被宁凡言剑破去,她也就认了。

    可第二次出手。她虽说没有动用最强底牌,却也绝对动真格了!

    这紫藤剑阵。胜在成阵极快,出其不意之下,往往连归元太虚都可瞬杀!

    就算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一个不慎困如阵中,也难免会身受重伤的。

    这紫藤剑阵也曾被几名碎虚破解过,那些破阵的碎虚无一不是在剑阵成形之前离开剑图范围,方才得以破阵。

    没有任何人似宁凡这般轻松,悠闲站在剑阵之中,用最直接、最强硬的手段,直接破去整个紫藤剑图!

    好厉害的言剑!

    此刻,藤纤柔对宁凡空前重视,几乎将他看做自己一生中遇到的最厉害剑修。

    “此子虽然只是一介问虚,但言剑造诣已然出神入化我唯有动用底牌,才可能击杀他!”

    “幸而是我遇到了此子,能看破他言剑之术,或许还有几分胜算,若是其他人对上此子,不识其言剑之术,多半一个照面便死无葬身之地了吧”

    “哼,这陆北运气太过不好,遇上了我!唯有我是剑修,有机会破他言剑!”

    藤纤柔越想越差,若宁凡听得道藤纤柔的心里话,必定会哭笑不得。

    他根本没有使用任何神通,也没有施展言剑之术。

    他仅仅是在命令五剑灵阴藤纤柔,仅此而已。

    他仅仅是想让藤纤柔一直攻击,妖力耗得差不多了,他再冲上去,用魅术灭了藤纤柔。

    五剑灵欺负的就是藤纤柔的剑修身份,而宁凡欺负的就是藤纤柔的女人身份。

    若正面作战,宁凡绝非碎虚修士对手,唯有借助洛幽力量跟藤纤柔火拼,事后必定重伤,这就得不偿失了。

    借助五剑灵的力量,显然更为稳妥。

    “陆北,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树界之中本无太多剑修,而你是罕有的剑修天才,竟连言剑之术都能施展。”

    “实话说,我竟有些舍不得杀你了,不过你惹怒了藤皇,我不杀你,藤皇便会杀我你若死了,不必恨我,要恨便恨藤皇吧!”

    “这柄古剑,是藤皇赐予我的最强飞剑,乃是数十万年前,某个云游九界的散仙剑修偶然失落在树界。此剑名为‘夏皇剑’,乃是仙虚中品的飞剑!一般而言,这种级别的飞剑只有碎虚三重天的修士可以催使,也唯有碎虚三重天的修士可以挡下此剑一击!纵然是碎虚二重天的修士,被此剑一击斩中,也非死即伤!”

    藤纤柔收起紫藤剑,一拍剑袋,取出一柄纯金色的细剑在手。

    此飞剑与一般飞剑模样明显不同,剑刃十分窄,剑体镂刻着龙痕,透露着一股皇者的威严。

    很显然,当年持有此剑的那名散仙,必定是一名皇者人物。

    藤纤柔望着宁凡,露出一抹复杂之色。旋即微一咬牙,柔指掐诀。残影飞逝。

    她俏脸渐渐苍白,显然越级催动飞剑,令她妖力流失严重,渐渐出现一丝虚弱之感。

    为了催动此剑,她几乎耗尽了九成妖力!

    此飞剑一出,便是碎虚二重天的修士也有致命危险!

    “陆北,来世不要与我为敌!疾!”

    随着藤纤柔柔指一点,夏皇剑化作一道无可比拟的金色剑光。朝宁凡激射而去。

    那飞剑剑光太快,比碎虚二重天的遁速更快!

    宁凡若凭自己手段,根本逃不开、避不掉!

    他深深看了一眼藤纤柔,此女绝对是一名剑修高手,即便在树界这种剑修稀少的界面,都能修炼到这种境界。

    若此女生在剑界,说不得早就成为一代剑皇了。

    可惜。这位天赋惊人的剑修女子,却悲哀地撞上了宁凡。

    是她的不幸,还是她的幸运

    “彤彤。”

    宁凡方一念叨第五剑灵的名字,小结巴彤彤立刻散出沧桑的剑意。

    在这剑意之下,原本势不可挡的黄金飞剑立刻狠狠一颤,继而生生自长空跌落!

    很可惜。彤彤没有震碎这飞剑,大概是这飞剑级别太高的缘故吧。

    不过彤彤的剑意专克飞剑,虽为直接毁去飞剑,却将飞剑封印,不得动弹半分。

    “怎怎么可能!”

    藤纤柔第一次露出惊恐之色。

    她无法想象。连碎虚二重天修士都能重创的夏皇剑,竟然又被宁凡的言剑之术挡住了!

    好可怕的言剑之术。连夏皇剑都能挡住,这岂不是说,宁凡单凭言剑之术,可战碎虚三重天的修士?!

    “此子一定不是问虚修士,他一定是一名碎虚二重天甚至三重天的老怪,故意隐藏了修为!对,一定是如此,错非是碎虚二、三重天的老怪,谁敢得罪藤皇!”

    “我不是他的对手!不好,必须逃!”

    藤纤柔贝齿一咬,想要逃遁,却悲哀的发现来时的界门早已关上,回不去北树海了。

    她唯一的逃生之路便是穿过界路、进入东树海。

    但偏偏前往东树海的路被宁凡堵住了,想要逃生,仍需与宁凡一战!

    她正犹豫之际,忽然见宁凡召出一个斗篷,凭空消失于原地。

    藤纤柔知道宁凡必定是借助灵装隐身了,只是这灵装乃是神玄灵装,纵然以藤纤柔的神念,一时半刻都不易发觉宁凡踪迹,根本不知他躲在哪里。

    她强自镇定心神,连夏皇剑都不敢去捡,周身忽然爆散成十七道剑光,同时朝东树海的传送阵飞去。

    此术名为‘十七碎剑’之术,从本质而言是一种化身之术。

    碎身化作十七道剑光,只要一道剑光不灭,就算其他剑光俱灭,藤纤柔也不会受到伤害。

    她分作十七道剑光逃遁,只需逃出一道剑光,便算是逃离了。

    “沫沫,还是你。”

    宁凡再一次命令第二剑灵出手。

    沫沫十分开心,她已经第二次出手了,算是第二次立功了。

    晶晶、水水全部没有出手,谁叫藤纤柔不用剑势、剑意的神通呢,想碎也没得碎。

    沫沫得意地散开剑意,将整个界路覆盖。

    同一个瞬间,藤纤柔所化的十七道剑光同时崩碎,化作粉衣女子的人身,重重跌落在界路之上,唇角溢血,伤势不轻。

    “不好!”

    她刚刚跌落在地,妖力紊乱,根本无法调动。

    便在这时,宁凡忽然现出隐身,正在她的身旁,左手采阴指,右手囚阴索,同时打在她的身体之上。

    一瞬间,藤纤柔娇躯麻软,妖力全失!

    “这是魅术?!”

    藤纤柔大惊失色,想不到宁凡不但精通言剑之术,更精通魅术!

    等等,魅术!

    若宁凡精通魅术,岂不是说,他同样精通采补之术!

    岂不是说,她被他擒下后,便成了一个元阴饱满的碎虚鼎炉!

    “陆北,想不到我会落在你手中,你言剑之术通神,是我败了!给我一个痛快,杀了我!”

    “杀了你,我岂不是白白浪费一个鼎炉?”

    宁凡表情淡漠,采阴指连点,以他如今修为施展采阴指,便是碎虚女修也承受不住。

    藤纤柔眼前一昏,就此昏阙

    她被五剑灵坑惨了

    “此女倒有意思”

    宁凡失笑,没想到会这般容易擒下藤纤柔。

    要怪就怪五剑灵太克剑修了。

    在藤纤柔身上设下重重禁制,宁凡将其关入鼎炉界的忏罪宫。

    忏罪宫经过改造,关入宫中的女修会长久陷入昏迷。

    以鼎炉界的小千界面等级,就算是碎虚女修关入忏罪宫,也是昏迷不醒的下场。

    此女既然擒住,要么收为打手,要么采补干净,总归是有用的。

    处理完此女,宁凡挥手一招,将跌落地面的夏皇剑摄入手中,抚摸着剑身之上的龙形镂痕,心中升起一股古怪的感觉

    他总觉得,这柄夏皇剑给他几分诡异的熟悉之感。

    具体为何熟悉,却又无从知晓。

    “有些古怪,但不得不说,这是一柄好剑连碎虚二重天都可重创,可惜我远远不足以催动此剑”宁凡叹道。

    “小凡凡,你要是不想要这把飞剑,给我们吧,我们正好没有飞剑容纳剑灵之身!”晶晶提议道。

    “小凡凡,人家都为你出手两次了,你给人家一点奖励嘛!”沫沫发嗲道。

    “小凡凡,我要剑剑,要要!”水水在卖萌。

    “小凡凡,我帮你参悟参悟这柄剑中的剑术,好不嘛!”花花晓之以利。

    “要要要”彤彤结巴,干脆只说最关键的要字。

    “哦?你们想要这柄夏皇剑?”

    宁凡目光忽然一动,这柄剑反正对他无用,姑且给五剑灵折腾吧。

    若真能折腾出什么,倒也十分值得期待。

    遁光一闪,宁凡直奔界路另一端而去。

    殊不知,在他擒下藤纤柔的一瞬间,藤皇再也无法借助藤种感知藤纤柔的下落!

    “藤纤柔被擒住了,被陆北擒住了!”

    藤皇大怒,震怒之余,更觉得不可思议。

    他无法想象,为何一个区区问虚小辈,可以擒拿碎虚一重天的藤纤柔!

    他忽然觉得,从前有些小看宁凡了。

    “叫万长空来见我!”藤皇目光闪现杀机。

    (第五更,今天五更爆发,一共更新23000字,如果换做一些2000字一更的作者,是1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