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73章 树祖果

    汤雄化作一道遁虹,朝地底飞去。

    宁凡目露思索之色,片刻之后袖袍一卷,与青黛消失于宫殿之中。

    下一刻,二人出现在地底百万丈之下的宝库之外。

    地底十分开阔,开辟有一个巨大宝库。

    宝库的守卫阵光并未开启,或许是因为扶桑老妖在此,没有必要开启。

    此刻,句芒国主汤雄恭敬侍立在扶桑老妖身后,完全一副晚辈的姿态,再无一丝国主的傲然。

    扶桑老妖一袭黑袍,负手而立,白发及地,白眉无须。

    他眼神虚眯,与宁凡目光交汇,悄然散开气势,覆盖整个地底空间。

    那是碎虚强者的气势!碎虚之下皆蝼蚁!

    宁凡毫不避讳扶桑老妖的目光,与扶桑老妖凛然对视。

    一股无形的气场,在二人之间扩散开来。

    汤雄堂堂太虚修士,在二人的气势之下竟觉得呼吸沉闷,连退数步之后,才觉得呼吸顺畅些。

    青黛仅是窥虚修为,如何能承受碎虚修士的气势。

    她柔荑微微颤抖,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感受碎虚老怪的气势

    很强,强的可怕在碎虚修士的面前,她根本只是一只蝼蚁,连喘息都做不到

    丹田之中,药魂在瑟瑟发抖!

    天灵之内,识海在颤动欲崩!

    她只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几乎要被扶桑老妖的气势击飞。

    只是她素来倔强。不肯在碎虚老怪面前屈服,不愿如汤雄一般退步卸势。

    “不能畏惧我冥罗一族还有一个碎虚修为的大仇人。其名万长空,是树界最强傀儡师终有一日,我会代表冥罗一族,向那万长空复仇。若我在这里惧怕了碎虚威压,他年又有什么资格,站在那万长空面前我不能怕”

    青黛咬着唇,强行压制着心头恐慌,脸色渐渐苍白。似乎被气势震伤的肺腑。

    纵然如此,她也不愿后退,不愿逃避

    弱小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战胜强者的决心。

    在她妖魂几乎被碎虚气势震伤之时,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继而,令她压迫地无法喘息的碎虚气势。徐徐消散。

    “不要怕。”

    宁凡回头一笑,轻轻拂袖,五指一抓,按碎压迫青黛的气势。

    青黛得到宁凡的庇护,身上不适之感渐渐消失,对宁凡半是感激半是歉然道。“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她知道,宁凡是在与扶桑老妖暗中比拼气势。

    她知道,因为她不肯退避,宁凡不得不出手保护她。

    而因为宁凡率先出手,则这场气势之争。算是宁凡落了下风。

    青黛十分自责,若她乖乖后退一些。宁凡便不会为了救她落败了。

    “小事而已,不必挂心。”

    宁凡不以为然地一笑,转过身,重新望向扶桑老妖。

    对他而言,无伤大雅的胜负,并不值得挂心。

    “小丫头不错,资质或许并非绝佳,但这道心不惧强势,却十分难能可贵了。想不到如今冥罗一族还能有这种后辈出现,真是难得。十万多年前,老夫尚只是冲虚修为,与冥罗一族的大祭司也算知交好友,你也算老夫晚辈,这个玉简是老夫当年所得,如今送给你,也算物归原主。”

    扶桑老妖呵呵一笑,对青黛露出满意的笑容。

    他手掌探入袖袍,从袖袍中取出一个破损玉简,屈指一弹,抛给青黛。

    宁凡挥手一拦,替青黛拦下玉简,神念一扫玉简内容,露出古怪之色,将玉简递给青黛,“扶桑前辈送给你的,你就收下吧。”

    “哦。”

    青黛乖巧地点了点头,接过玉简,神念一探。

    起初并无异色,但越看玉简内容越是惊喜,到了最后,竟满怀感激地向扶桑老妖盈盈一礼。

    “多谢前辈赠送玉简!”

    这玉简之中记载的是数十种冥罗一族的失传秘术,是扶桑老妖年轻之时从冥罗一族获得。

    那时候他是扶桑一族的族长,与冥罗一族交好,两族之间彼此赠送过不少秘术。

    万年前的浩劫,冥罗一族不但高手死绝,族中秘术玉简更是毁掉不少,不少秘术都失传了。

    扶桑老妖赠送青黛这枚玉简,对冥罗一族的意义十分重大,青黛自然十分感激。

    “呵呵,不必客气,扶桑一族与冥罗一族世代交好,归还秘术也是理所当然。”

    这话只是场面话而已。

    或许在冥罗一族强盛之时,两族确实交好。

    但随着冥罗一族没落,扶桑一族并未再与冥罗一族过于交好。

    否则,汤雄怎会以十具冥罗傀儡当做任务奖励,为何不直接将傀儡归还给冥罗族?

    否则,扶桑老妖为何早不归还玉简,晚不归还玉简,偏偏在宁凡出现之后,才归还玉简?

    宁凡自不会被场面话给唬住,他看得出,扶桑老妖之所以向青黛示好,向冥罗一族示好,实际看得是他的面子。

    “扶桑老妖,有求于我”宁凡心道。

    捧高踩低本是人之常情,冥罗族没落,扶桑族没有继续与冥罗族交好,并无任何过错。

    修真界中,两个家族的交情,说白了只是利益上的来往。

    若彼此势力不对等,自然没有交集。

    宁凡对扶桑老妖没有任何成见,只是很好奇,扶桑老妖究竟有什么忙求他帮助。

    若真是他猜测的那个忙,他绝对帮不上的

    “陆道友以一人之力,连斩两名归元树王。如此实力真是让老夫惊讶我听汤雄说,你的煞气十分恐怖。甚至于,汤雄觉得你斩杀过碎虚修士呵呵,不知老夫是否有幸一睹道友的煞气?”扶桑老妖语气十分客气。

    宁凡心道果然如此,一名碎虚老怪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向炼虚修士示好的。

    扶桑老妖之所以对他客气,大概是从汤雄口中听说了宁凡滔天煞气之事。

    而后见他当真斩杀两名树王归来,才对他青眼有加,视为同辈,更有事相求。

    宁凡摸不准扶桑老妖的心思。对煞气问题避而不谈,微笑道,“前辈气色似乎不太好”

    一听宁凡此言,扶桑老妖面色陡变,继而露出苦笑之色,“道友好眼力。想必道友也看出,老夫命不久矣。所以老夫才会对道友有事相求。”

    “这件事,晚辈帮不了。生死有命,不可强求!”宁凡摇头道。

    “老夫求得,不是这件事”扶桑老妖本没打算求宁凡帮助此事,但听到宁凡一句‘生死有命’,仍是有些沧桑与伤感。

    青黛露出困惑之色。不知道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汤雄倒是知道二人在谈什么话题,却并未插嘴。

    “哦?不知扶桑前辈有何事求晚辈相助,若是力所能及,晚辈倒也可以帮忙一二的。”

    宁凡大感诧异。

    他看得出,扶桑老妖已是一个濒死之人。之所以濒死。仅仅是因为寿数用尽,大限将至。

    扶桑老妖的骨龄。已超过十一万年,早已超出碎虚修士的骨龄上限。

    十万年前,扶桑老妖便是一名冲虚修士。

    十万年后,他大限已至,仍只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此生都没有机会成仙了。

    宁凡本以为,扶桑老妖所求之事与延寿有关,故而才声称无力相助。

    显而易见,一切可以延寿的天材地宝,扶桑老妖都吃过了,寿数再无法拖延。

    按宁凡估计,再过十年,扶桑老妖必定寿尽而亡。

    既然扶桑老妖不求延寿,不知又求什么。

    “哎,老夫所求之事,对道友而言绝不算为难之事,且对道友还有不少好处汤雄,你去宝库之内,将陆道友的任务奖励取出吧。”

    扶桑老妖话说一半,却让汤雄去取东西,很显然是要支开他,不欲让汤雄听到之后的话。

    宁凡心领神会,对青黛笑道,“你先回宫殿吧,我在这里和扶桑前辈谈些事情。”

    青黛不笨,知道二人所谈之事必定事关重大,乖巧地点点头,独自返回地面宫殿。

    只是离去之前,悄悄对宁凡传音入密,叮嘱了一句,“小心些,不要触怒了扶桑前辈”

    青黛是担心宁凡太过狂妄,出言触怒扶桑老妖,被扶桑老妖伤害。

    毕竟宁凡之前争任务之时,一副天王老子的口气,不许任何人夺他任务,给青黛留下了一个坏印象。

    在青黛的印象里,宁凡有时候很喜欢惹是生非

    宁凡失笑摇头,他倒没料到青黛会关心他,害怕他被扶桑老妖伤害。

    实话说,宁凡在见到扶桑老妖的第一眼,便丝毫不惧扶桑老妖,即便此人是一名碎虚修士。

    扶桑老妖只剩十年寿数,若他敢对宁凡动手,宁凡只需施展共死之术,舍弃个百十年寿数,就能剥夺扶桑老妖剩余的全部寿数,令扶桑老妖立毙此处

    安全没有问题,他比较关心的,是扶桑老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

    “老夫有一事相求,希望道友答应!”无关之人离去后,扶桑老妖忽而抱拳,对宁凡郑重恳求道。

    他之一生,横行无忌,杀人如麻,从不求人。

    若非事关扶桑一族的兴亡,他绝不会对一个小辈低头

    “前辈先说说求助的事情吧。”宁凡没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不会随便应诺。

    扶桑老妖深深一叹,苦笑道,“道友以为,老夫还能活几年?”

    “最多十年。”

    “不错,老夫的寿数只有十年了,十年之后,老夫必死,此乃天数,不可强求老夫不怕死,只怕老夫死后,扶桑一族会逐渐没落”

    “前辈说笑了,纵然前辈坐化,扶桑一族仍是树界大族。汤雄道友是扶桑一族的现任族长,乃是堂堂太虚修士。一个拥有太虚坐镇的家族,如何会没落?”

    宁凡摇头,不以为然。冥罗一族之所以没落,是因为万年前的浩劫之中,族内炼虚死绝。

    扶桑一族拥有太虚坐镇,就算是碎虚老祖逝世,仍是树界大族,怎会没落?

    “道友有所不知道友可知,老夫在东树海竹殿是何身份?”

    “听说前辈是东树海的竹林八老,是竹殿的八长老。”宁凡答道。

    “不错,老夫是竹殿的八长老,是竹皇的属下。老夫坐镇的竹殿分殿,名为煞竹殿。老夫寿元将近,临死之前,想向竹皇举荐道友,让道友当竹殿的八长老,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前辈说笑了,竹殿长老俱是碎虚修士,晚辈何德何能,能成为竹林八老之一”

    宁凡刚欲推脱,话头便被扶桑老妖打断。

    “听说道友正在收购树神果,想必是为了提升意境修为吧?”扶桑老妖忽然转了话题。

    “哦?前辈的消息倒是十分灵通。”宁凡一怔,旋即了然。他在嵎夷城买过什么东西,多半瞒不过扶桑老妖的。

    “敢问陆道友,你的目标,是将意境提升至几品!若是后七品便足够,老夫便不多说什么了。若道友追求的意境,是二品甚至一品,则一定要考虑考虑老夫的提议!”

    “老夫意欲举荐你为竹殿八长老。若道友真能通过竹皇考验,成为竹殿八长老,则届时,道友会得到一个莫大好处成为竹殿八长老,可以获得诸多赏赐,其中包括十颗‘树祖果’!”

    “我东树海盛产树神果,树神果有提升意境修为的药效,但最多只能将修士意境提升至三品。意境三品之后,服食树神果便毫无用处,唯有服食树祖果,才可提升意境修为!”

    “若道友意境修为达到三品,则服食十颗树祖果之后,可直接令意境突破二品之境!”

    宁凡表情深沉如水,心中却有些意动。

    树祖果若他想突破一品雨意,此物绝对是必须之物

    但,他就一定要成为竹殿八长老,才能弄到树祖果么?

    (第三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