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72章 扶桑老妖

第572章 扶桑老妖

    汤谷终究是树魔环伺之地,不宜闭关疗伤。

    宁凡左手捧着受伤的彤彤,右手一拂,施展出虚空挪移之术,卷起青黛及其他剑灵,化作一道烟丝,向汤谷之外飘去。

    汤谷之外,一座荒无人烟的树谷之中,宁凡遁光一收,飘然现身,在树山之上开辟出一间简易洞府,令青黛、四名剑灵在外把守,自己则带着彤彤入洞疗伤。

    四名剑灵听闻宁凡下令,全部一怔。

    在此之前,四名剑灵并非真心归顺宁凡,一向反感宁凡对她们发号施令。

    如今为了给彤彤治伤,四名剑灵对宁凡言听计从,犹豫了一番,决定服从命令,前往洞府外守卫。

    “你一定要治好彤彤,只要你治好彤彤,大姐姐从今往后都听你话!我保证!”

    “二姐姐也会听话的!”

    “三姐姐也会听话的!”

    “四姐姐也会听话的!”

    “小凡凡,你一定要治好彤彤!”

    听到四个小丫头这般言语,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宁凡给彤彤治伤,既是为了对自己剑灵负责,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缓和与剑灵们的尴尬关系,令五个剑灵真心归顺。

    生死禁终究只是一个手段。

    青黛听闻宁凡下令,咬咬唇,亦决定遵从宁凡之令,前往洞府外守卫。

    她尚无法完全相信宁凡是此代树皇的事实,毕竟黑木令失踪多年,忽然出现在宁凡手上,任谁都会怀疑此事的真实性。

    不过青黛可以确定一件事:宁凡是真心保护她,对她没有恶意。

    若非她擅自闯入汤谷,宁凡不会在仓促之下与两名树王交战。

    若宁凡独自一人进入汤谷,必定会借助欺天斗篷隐身潜伏,先发制人。暗杀一名树王,再与五名剑灵围攻另一名树王这才是稳妥的计划。

    青黛打乱了宁凡的计划,但宁凡仍是毫无畏惧地从树王手中救下了她。

    在救出青黛之后,宁凡甚至没有给她种下念禁、妖禁等禁制。

    青黛战力不高,心智却不笨。种种迹象足以说明,宁凡对她并无恶意,可以信任。

    她也不担心宁凡对冥罗一族心怀叵测

    说句不好听的,如今的冥罗一族没落成二流势力,除了青黛之外,已经没有第二名炼虚修士。

    冥罗一族如此弱小。若宁凡当真心怀叵测,根本无需对青黛示好,直接凭实力便可镇压冥罗一族,不需任何诡谲手段。

    “陆北是值得信任的人,他说他是受朋友之托,前来庇护冥罗一族只是我有一点想不明白,他说的朋友会是谁呢”

    宁凡步入洞府,随手一拂袖,空无一物的洞府之中。立刻出现桌椅床榻。

    将奄奄一息的彤彤放在榻上,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数个丹瓶,以及一些品质不低的飞剑。放在一旁的玉案上。

    彤彤黄衫多处破损,素净的小裙子被血染红。

    她的身体只有宁凡拇指大,小脸苍白,伤痛令她呻吟不止、哭得梨花带雨。

    “疼疼”

    宁凡怜惜地看着彤彤。明明是个小结巴,明明十分怕死,却还去救人。真是个傻孩子。

    “睡一会儿吧。”

    宁凡分出一丝采阴指力,打入彤彤体内,令她昏睡过去。

    而后取过玉案上的丹瓶,将其中丹药全部取出,倒入一个翡翠碗中。

    这些丹药皆是提升剑修修为的丹药,对彤彤而言,则是最好的疗伤丹药了。

    彤彤是剑灵,她的身体是灵体,与修士的身体结构大有不同。

    一般的疗伤丹药无法助她疗伤。她所受的伤,并非血肉之伤,而是伤到了剑灵灵体。

    故而宁凡取出剑修丹药,为彤彤加固剑灵灵体,便可助她疗伤。

    说起来容易,过程却并不简单。

    彤彤的身体太小,根本无法咽下一整颗丹药。

    故而宁凡需要以其他方法为彤彤服丹。

    将数十颗剑丹放入玉碗,以清水化开。

    指间透出一丝火芒,令清水温热。

    旋即,宁凡将昏睡的彤彤捧起,一指点下,令彤彤衣衫碎成飞灰,将她娇小的身体放入玉碗。

    对彤彤而言,这小小的玉碗便是一个巨大浴池。

    而这一碗化开丹药的清水,便是最好的药浴了。

    昏睡的彤彤泡在玉碗中,药水沁在伤口上,洗去血污,伤口徐徐愈合,令她舒服的轻轻哼唧了一声,小脸上的痛苦之色稍减。

    她小脸明净,带着童稚与天真,十分可爱,若长成大姑娘,多半会是一个美人。

    此刻她赤身露体地在玉碗泡澡,宁凡细细端详她的容颜,自然没有半点欲念。

    她只是一个拇指大的小人,谁会对她动欲念?

    见彤彤的脸色渐渐好转,宁凡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玉案上一柄柄飞剑,掌力一吐,全部震碎。

    这些飞剑全部灵性不弱,都是宁凡从广寒城夺来,最低都是化级飞剑。

    他一共震碎了六十三柄化级飞剑,十五柄凡虚级飞剑,将所有飞剑的剑灵炼出,投入玉碗中,供彤彤吞噬,稳固灵体。

    吸收了丹药之力与剑灵之力,彤彤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灵体渐渐稳固。

    只是小脸仍有些苍白,还有些虚弱,多半还需要在玉碗中泡上好几天,才能伤势痊愈。

    心知彤彤伤势已无大碍,宁凡传音令晶晶入洞府照顾彤彤,其他人继续把守洞府。

    他身形一晃,进入元瑶界暗金宝塔,召出本命黑星,开始为自己疗伤。

    服下一颗六转丹药,立刻盘膝炼化药力

    三日后,彤彤伸了个懒腰,打了个舒服的哈欠,苏醒过来。

    外界三日。便是暗金宝塔第七层中一年时间。宁凡也已将伤势稳固住,却很难令伤势痊愈。

    巨鬼攻击造成的伤势不难治愈,难治愈的是燃虚之术反噬所造成的灼伤。

    那灼伤反噬到了元神,主要伤势都在元神之上,而元神乃是炼虚修士的根本所在。

    肉身毁,元神在,修士仍可存活。

    肉身在,元神死,修士便算是陨落了。

    宁凡终究不算是真正的归元太虚,只是一名问虚修士。即便借助种种手段,施展蝶火第四煽仍然太过勉强。

    “除非我修为再进一步,否则无法完美做到蝶火第四煽”

    “这一次施展蝶火之术,伤到了元神根基,损了不少命元,需要好好调养。最好能寻一个鼎炉,采补之后,迅速补齐流散的命元采补一个高阶鼎炉,比服食任何疗伤丹药都有效”

    “归元太虚。我虽可一战,但也只是足以一战而已,以我如今实力,还不足以横扫归元太虚”

    宁凡呼出一口浊气。身形一晃,离开元瑶界,回到外界洞府之中。

    此刻的他除了元神尚有伤势,仙脉、脏腑的伤势皆已痊愈。

    彤彤已恢复健康。与其他四个剑灵恭恭敬敬站在玉案上,等候宁凡归来。

    见宁凡遁出元瑶界,五个剑灵全部红了脸。恭恭敬敬地弯腰福了一礼。

    “大姐姐参见小凡凡!”

    “二姐姐参见小凡凡!”

    “三姐姐参见小凡凡!”

    “四姐姐参见小凡凡!”

    “五五五”

    “彤彤是个小结巴,话都说不全。她是想说,谢谢你救了她,她愿意以身相许嫁给你!”

    其他剑灵见彤彤结巴,立刻打趣道。

    一听‘以身相许’的玩笑话,彤彤小脸更加绯红,连连摆手否认道。

    “不不不不是”

    几个小丫头嬉闹一团,因为彤彤伤势痊愈,一个个心情都是大好。

    宁凡微微一笑,经过此次事件之后,五个小丫头算是真心归顺他了,这很好。

    他目光斜睨一旁的青黛,忽然笑问道,“汤谷树王我已击杀,如今要回嵎夷城交任务,穿越界门前往东树海。前往东树海之后,我会去冥罗一族看看,你要不要随我返回东树海?还是说,你仍要留在北树海呢?”

    “我随你回东树海吧我之所以离开东树海,只是为了寻回十具炼虚老祖的遗体”

    话说一半,青黛忽然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求恳地望着宁凡,一咬牙,开口道。

    “青黛斗胆,想求陆前辈一件事”她口称前辈,不称树皇,只因冥罗树皇的身份事关重大,不可能因为宁凡持有黑木令,便认定他是树皇。

    宁凡如何得到黑木令?他是受何人所托庇护冥罗一族?这些事总是要问个明白的。

    “何事?”宁凡拥有窃言术,自然窥尽青黛心事,知道青黛在想什么,却并不点破,只是似笑非笑看着青黛。

    “大人击杀两名树王,独自完成了五星任务,可从句芒国主手中获得十具窥虚修为的冥罗傀儡,及200亿仙玉青黛有个不情之请,想从大人手中,购买十具冥罗傀儡”

    青黛提出请求,立刻紧张地看着宁凡,生怕宁凡拒绝。

    宁凡不说同意,也不说拒绝,目光大有深意地在青黛身上一扫,问道,“你是傀儡师?”

    “是!青黛实力虽弱,但一身傀儡术放眼整个东树海,都算是佼佼者。”

    “你的傀儡术比起广寒城的城主如何?”

    “广寒城主?是广寒子道友么?”青黛一诧,继而自信道,“我的傀儡术,是我冥罗一族所独有。广寒子不如我!不过听说广寒子的师父是一名十分厉害的傀儡师,但早已陨落。若与他师父想必,我不如他师父。”

    “哦?你对自己的傀儡术倒是很有自信,不过据我所知,你的储物袋中,似乎连一具炼虚修为的傀儡都没有吧?似乎只有200具化神傀儡”

    “是,我身上没有炼虚傀儡”青黛幽幽一叹,以她的傀儡术。制作窥虚傀儡不难,便是问虚傀儡也可以炼制

    她的傀儡术十分高超,在东树海几乎可列入前三。

    只可惜,冥罗一族已经没落,牺牲十万族人让青黛突破窥虚已是艰难,根本没有财力给青黛炼制窥虚傀儡

    “你要这十具傀儡,是为了提升实力么?”宁凡故意问道。

    “不,不是的我只是想将先祖的遗体寻回,葬在族内‘幻坟’这是无数族人的心愿,不忍祖先尸身在外流落”青黛想起为她而死的族人们。眼圈不由一红。

    “原来如此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将十具冥罗傀儡送给你,任你带回家族安葬。”

    “什么条件?”青黛俏脸一红,垂下头,眼神有些慌乱。

    为了寻回祖先的遗体,无论宁凡提出什么条件,只要不会伤害到冥罗族人,她都会答应下来。

    就算宁凡提出过分条件。欲收她为姬妾,她也绝不会有任何怨言。

    “放心,我的条件绝不会让你为难,只是想借你傀儡术用用罢了。此事日后会告诉你,如今先返回嵎夷城吧。”

    宁凡的意思,是让青黛帮他修复碎虚傀儡。

    她的傀儡术既然高过广寒子,由她修复傀儡。成功率自然更大。

    他之所以提出这个条件,还有另一个原因,是想将冥罗傀儡名正言顺送给青黛。

    他之所以争夺这个任务。仅仅是为了获得冥罗傀儡,送至冥罗一族安葬。

    如今,青黛怀着同样的目的,想要寻回冥罗傀儡。

    如此,宁凡倒是愿意将傀儡送给她,让她带回安葬。

    毕竟青黛是真正的冥罗大祭司,宁凡则只是名义上的冥罗树皇,由青黛出面,更合适吧

    “走吧。”

    宁凡将五个剑灵收回剑袋,袖袍一卷,施展起虚空挪移之术,带着青黛返回嵎夷城。

    句芒国,嵎夷城!

    距离宁凡接下任务,已过去三日。

    王宫大殿中,句芒国主汤雄静坐在王座之上,闭目养神。

    一阵微风吹过,大殿中忽然多出宁凡、青黛二人身影。

    汤雄睁开双目,一扫宁凡二人,微笑道,“陆道友是否已完成了任务?”

    汤雄说出此言,只是猜测而已。

    他看得出宁凡并非虚言之辈,当日宁凡既然扬言独占任务,自然有把握击杀两名树王的。

    三日前,宁凡接取任务离去。

    如今既然归来,或许是任务出了变故,有事与自己相商。

    或许,是宁凡已经完成任务,此次回来完全是交任务、换奖励的。

    汤雄目光一扫宁凡的表情,见宁凡笑容从容不迫,不像是任务出了变故。

    故而他开口一问,便问宁凡是否已完成任务。

    虽然这么问了,汤雄心里却在嘀咕,有些不敢置信宁凡能在三日之内完成任务。

    宁凡只一眼,便看破了汤雄的心思,淡笑道。

    “幸不辱命。”

    言罢,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两个密密封印的元神,正是两名树王的元神!

    宁凡的回答只有四个字,但这四个字落在汤雄耳中,却令后者目光一震,印证了之前的猜测!

    这两个元神萎靡不振的模样落在汤雄眼前,令汤雄呼吸一滞

    这可是两名归元修士的元神啊!竟被宁凡如此轻易的擒拿住了?

    仅仅过去三日,宁凡竟然当真击杀了两名归元树王,完成了任务!

    “道友神通惊人,老夫自愧弗如!不知道友是如何击杀两名树王的?”汤雄起身,对宁凡叹服不已。

    “过程很重要么?”宁凡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哈哈,道友所言极是,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结果。道友擒来两名树王的元神,这元神自然是做不得假的。这个五星任务,道友独自一人完成,可获得十具冥罗傀儡、200亿仙玉的任务奖励。请问道友,现在就要领取任务奖励吗?”

    “不错。”宁凡点头道。

    “好吧,既如此,道友且随我进入王城地底的宝库,所有任务奖励,都是从那里发放的。”

    “王城地底的宝库?”宁凡诧异道。

    “不错,竹皇陛下颁布任务,自然需要发放相应的任务奖励。所有任务的奖励加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足以让碎虚老怪动心那座宝库由我扶桑一族的老祖坐镇,若无老祖在,凭老夫的修为,如何能在群狼环伺的北树海之中,守护住偌大数量的天材地宝”

    汤雄一面解释,一面取出一个令牌,朝王座一催动,王座立刻化作光影消失,露出其下一个幽暗的地道,直通王城地底。

    宁凡神念一扫,这地底之内没有任何禁制,并无不妥,可以进入。

    在那地道之底百万丈之下,有一个巨大的宝库,宝库之外,种着一颗巨大的扶桑树。

    以宁凡眼力自然看出,那扶桑树并非树木,而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扶桑树妖!

    此人想必就是汤雄所说的扶桑老祖了,负责在此地看守宝库。

    有此人在,就算宝库之中的任务奖励再丰厚,也没有碎虚老怪敢来宝库夺宝。

    “阁下就是完成五星任务的陆道友么?呵呵,道友好生年轻,骨龄不过九百,竟然能独自斩杀两名归元太虚老夫在道友这个年纪,还只是一名化神而已哎,惭愧,惭愧”

    地底宝库之外,那扶桑巨树光华一闪,化作一个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目光深邃如海,隔着百万丈地底,与宁凡目光交汇。

    “老夫是扶桑一族的老祖,人称‘扶桑老妖’。陆道友请来地底叙话,老夫有事相求”

    黑袍老者忽然向地面方向一抱拳,传音到地面之上,神情竟有几分恳求之意

    “扶桑老妖?难道这位前辈就是东树海‘竹林八老’之中的竹殿八长老?!”

    青黛神念不弱,自然也探查到地底的动静。

    再听闻黑袍老者的言语,竟露出几分震惊的表情。

    竹林八老,是坐镇东树海竹殿的八位碎虚长老,每一人身份都尊崇至极!

    这样大有身份之人,竟然对宁凡如此客气,且一开口就有事相求?

    青黛有些错愕了,她从未想过,宁凡厉害到能让碎虚强者恭敬相待

    宁凡眉头微微一皱,他神念一扫地底的黑袍老者,似乎明白了什么

    “前辈有事相求?若求的是这件事,恐怕晚辈什么忙也帮不上的”

    (第二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