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69章 此代树皇,草木皆兵!

第569章 此代树皇,草木皆兵!

    夜幕降临,明月当空,树山之巅的夜风透露着一丝寒凉。

    青衣少女手执短剑,抵在宁凡背心,美眸之中透露着一丝挣扎。

    她知道,眼前的白衣青年是一个魔头,是来抢夺冥罗傀儡的。

    她知道,凭自己窥虚修为绝无把握完成任务,得不到冥罗傀儡,却也不愿傀儡落入宁凡这种人手中。

    那些傀儡,是以她族人们的尸身所制成,她必须全部寻回!

    纵然寻不回,也决不可任傀儡落入魔修手中!

    她恨魔修,恨那些杀人无数、冷血无情的魔头!

    她的手轻轻颤抖,只要这一剑刺下去,便可灭杀宁凡,阻止宁凡完成任务、获得傀儡

    那是一柄青色水晶之剑,异常锋利,剑芒却过于阴寒,剑骨之中怨气森重。

    青衣少女一剑刺出,心却在犹豫、挣扎,迟迟没有刺下这一剑。

    她终究不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

    “你想杀我,却又心有犹豫。这样的心性,却能修炼到窥虚境界,想必过程十分艰难吧。”

    嘭!

    宁凡的身体忽然碎散成一道道墨影,墨影重凝成一个白衣青年,站立在青衣少女身后,目光渐渐深邃。

    “怎么会”少女惊呼一声,料不到会被宁凡窜至身后。

    她猛地转身,挺剑便朝宁凡刺去。

    宁凡探出二指,准确无误地夹住短剑的剑尖,那短剑便再无法向前刺入半分。

    “身手十分生涩,是不经常斗法的缘故么”

    宁凡松开二指,手指轻轻一弹剑尖,一股浩瀚的巨力自短剑传来,震得青衣少女臂骨欲碎,连退十余步才勉强稳住身形。不甘地瞪着宁凡。

    她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即便偷袭、暗杀,也占不到半点上风!

    她本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一身修为都是族人以血换来的,她不擅长斗法,不擅长杀人

    唯一还算擅长的,只有本族的木遁秘术。

    没有任何胜算,只能暂时逃遁么

    “木遁术,‘冥木挪移’!”

    青衣少女右手持剑,左手单手掐诀,周身忽而化作一道隐秘之极的遁光。朝北方逃遁,一遁便是二十万里。

    虽是窥虚修为,遁速却堪比问虚了。

    这冥木挪移的遁光不但比同级挪移遁光更快,且挪移之时十分隐秘,飞遁者隐身于树海潜行,一般人很难发现冥木挪移的遁光所在。

    以青衣少女的修为,便是普通问虚修士也难以发现她的遁光,可惜,宁凡不是普通问虚。

    “朝北飞遁么。果然是冥罗一族的木遁秘术”

    宁凡若有所思,亦化作一道遁虹,朝北追去。

    见青衣少女如此执着于冥罗傀儡,宁凡对少女的身份早有猜测。此刻见少女施展出冥罗一族的遁术,更是确定了猜想。

    这少女,必定与冥罗一族大有渊源!

    正是因为有着这个猜测,宁凡才没有因少女的暗杀而对她下狠手。

    几次挪移之后。宁凡便在百万里外追上了青衣少女。

    疾行于夜空之上,宁凡蓦然收住遁光,踏天而立。

    双目剑光一闪。墨色的剑念与夜色融为一体,横扫数十万里,将数十万里内的树木全部斩断。

    剑念属金,金克木!

    被剑气一冲,青衣少女的木遁被破掉,身影一晃而现,出现在树海废墟之上,颇有几分狼狈。

    “可恶,他想对我赶尽杀绝么!不,我不能死,我是冥罗一族最后的希望,我不能死”

    青衣少女露出凄惶的目光,她似乎回忆起一幕幕悲伤往事。

    冥罗一族早已没落,没有炼虚诞生,而以她的资质,凭借没落家族的修炼资源,远远不足以修炼至窥虚境界

    是一个个族人,以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的代价,凝练出一颗颗修丹,供她服下,令她一步步修炼至窥虚

    她的身上,背负了十万族人的性命,背负了十万死难者的遗愿、期待,她不能死,不能!

    她要将万年之前陨落的十位炼虚先祖遗体带回族中安葬!

    “我决不能死在你的手中!木遁术,冥木血遁!”

    青衣少女骤然咬破舌尖,喷出数口精血,周身浮起淡淡血芒。

    她借由此地残余的浓郁木气,忽然调转方向,化作一道血色遁光,朝汤谷方向疾驰而去。

    冥木血遁亦是冥木一族的木遁秘术,没有冥木挪移那么隐秘,却比挪移遁光更快一分,只是每一次施展,都需损耗不少精血,对身体伤害不小。

    施展了冥木血遁,青衣少女的遁速一遁可达30万里,堪比冲虚!

    青衣少女明白,虽说她自损精血的血遁比挪移更快,但终究还是比宁凡遁速慢上许多。

    若不出奇策,她没有任何机会逃出宁凡的魔掌。

    故而她不再向北飞遁,反倒调头向南飞回。

    南边就是汤谷,是树魔群居之地。

    只要她飞入汤谷之中,宁凡纵然追入汤谷,也会被树魔围攻,定然没有心思继续追赶她。

    当然,这是一个险招,青衣少女进入汤谷,本人也会被树魔围攻。

    如今汤谷之中新诞生了两名归元树王,若撞上树王,青衣少女必定殒命。

    “我遁速不如陆北,若逃入汤谷,还有一线机会甩掉陆北,若不进入汤谷,终究会被陆北擒下,死于非命我,没有选择!”

    少女一咬牙,再次喷出几口精血,小脸煞白,数次遁身之后,遁光疾驰百万里,冲入汤谷之中。

    “此女不擅斗法,心肠太软,但却懂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却也难得她的眼中,有一股执念,必须活下去的执念”

    宁凡若有所思,一拍储物袋,取出黄金古剑,踏剑追入汤谷。

    这是一个由重重树山围成的树谷,占地千万里,谷中长满了各类古树,亦栖息着无数树魔。

    夜色降临,大多数树魔都化作树形。扎根于土壤中睡眠。

    此刻,安静的汤谷因为青衣少女的闯入,惊动了无数树魔,而充斥着森森杀机。

    无数参天古树忽然拔根站起,摇身化作一个个树形巨人,朝青衣少女追去。

    青衣少女为躲避宁凡追击,一咬牙,朝汤谷深处遁去。

    越往深处飞遁,四周追堵的树魔便越多。令青衣少女举步维艰,最终被数头窥虚树魔围在汤谷深处。

    在宁凡进入汤谷之后,则有部分树魔将注意力放在宁凡身上,撇下少女。向宁凡围来。

    一个个树魔半树半人,最矮的都有数十丈高,最高的甚至有数千丈高。

    汤谷之中弥漫着浓浓的雾气,对神念有极强的隔绝效果。

    以宁凡的太虚级神念。在汤谷之中散开之后,也只能探查十万里之内的动静。

    十万里之内,共有数万头树魔蛰伏。大多是金丹、元婴级树魔,化神树魔有十一头,窥虚树魔一头。

    宁凡收回神念,目光微微一沉。

    十万里内并不见青衣少女的人影,她已遁入汤谷深处了么

    “汤谷乃是我等树魔的栖息之地,若有人胆敢擅闯,杀无赦!”

    那五千丈之高的窥虚树魔,怒吼一声,笑容森然,声音沙哑。

    随着他一声怒吼,无数树魔施展法术,向宁凡发动攻击。

    宁凡大手一挥,汤谷之中忽然刮起飓风,将一个个地界树魔的法术吹散。

    他墨色剑念散开,猛然绞杀,十万里之内剑光纵横,瞬息间已是一片血海!

    数万低阶树魔,瞬息灭尽。

    十万里之内,只剩七八个化神树魔,以及一头目瞪口呆的窥虚树魔。

    “问、问虚老怪!”

    窥虚树魔惊骇之下,转身便往汤谷深处逃去。

    宁凡右臂一抬,召出白虎臂甲,一拳打向窥虚树魔。

    只一拳,夜空中浮现巨大的白虎虚影,化作万丈银色拳芒,在汤谷外围炸开。

    拳芒扩散,十万里内化作一片废墟,那窥虚树魔及几名化神树魔,皆陨落在拳芒之下。

    宁凡足尖一点黄金古剑,将遁速催动至极致,毫无所惧地朝汤谷深处飞去。

    他双目浮上血芒,周身笼其一层淡淡血光,将一生杀戮积攒的煞气全部散开!

    这一刻,汤谷上空的半边夜空,全部化作血色,连月光都染成血月!

    沿途无数树魔感受到宁凡恐怖煞气,一个个皆瑟瑟发抖。

    汤谷之中的树魔大多灵智低下,却也能本能察觉宁凡的可怕。

    再无任何树魔敢阻挡在宁凡前方,就连几名窥虚、问虚树魔,感受到宁凡的滔天煞气,都悄然退避,不敢与之争锋!

    无数树魔心怀敬畏地望向宁凡,望向那黄金剑光、血色月光!

    这是一个犯下了滔天杀孽的魔头,是一个连天道都无法容忍的魔头!

    若不惹他,他便不会杀人。

    若招惹他,必死无疑!

    汤谷深处,青衣少女一次次施展木遁,越逃越逼近汤谷最深处的深渊巢穴。

    那是一个犹如无底深渊般的地洞,幽暗不见底。

    地洞之中生长着两棵黑色巨树,每一颗巨树都有九千丈之高!

    随着青衣少女逼近深渊,身后追击的树魔逐渐减少。

    待得青衣少女立在深渊之旁时,身后已再无任何树魔追赶。

    少女低头望向脚下漆黑的深渊,心中有些发寒。

    “这深渊之下,莫非就是汤谷树王的栖息之地?那些树魔因为不敢靠近这里,才不敢再追击我?”

    一想到深渊之下可能栖息着两名归元树王,少女有些气怂,转身便向逃离深渊。

    她虽想击杀树王完成任务,却也只凭自己一人没有击杀树王的本事。

    此次贸然进入汤谷,只是为了逃开宁凡的追击而已。

    此时此刻,她既然已甩掉了宁凡,并甩掉了无数树魔,是时候离开汤谷了。

    见少女转身欲走。深渊之内忽然传来两道阴测测的笑声。

    “桀桀桀,又有外来者进入汤谷找死么,还是一个女人,嘿嘿”

    “此女身上有一股令我厌恶的气息,若我没有看错,此女应是冥罗一族的树妖。呵呵,冥罗一族,很好很好是先采补此女呢,还是先吃掉她呢!”

    两道冷笑响起的一瞬,两股恐怖之极的气势犹如天倾一般。朝青衣少女覆压而下。

    这股气势极其阴冷,令青衣少女浑身不自禁的颤抖,竟犹如钉在地上一般,无法挪动莲步离去。

    身体仿若失去了控制少女露出惊惶之色,这就是归元太虚的威压!

    这不是甲子法力的气势,而是元会法力的气势!

    在这股元会法力的气势之下,少女只觉自己卑微如蝼蚁,根本无法静下心反抗两名树王。

    夜空之上,两道黑色流光从深渊射出。化作两名黑甲大汉,踏空而立。

    一个大汉持着一个木埙法宝,椭圆形,上有六孔。夜风吹拂间,那木埙时而发出鬼哭般的魔音之声,有摄人心魂的神通,显然是一件魔音之宝。

    另一大汉扛着一柄黑色巨斧。脸上画有黑色符文,他俯视青衣少女,舔了舔舌头。冷笑道,

    “冥罗一族,曾经也算是树界的皇者势力,曾覆灭我鬼木一族,有如蝼蚁。可惜随着某代树皇的失踪,冥罗一族自此没落。万年之前的浩劫,更是令冥罗一族沦为二流势力本王还在寻思,过段时间便去东树海屠了苟延残喘的冥罗一族,想不到,今夜便有一名冥罗炼虚上门送死”

    大汉冷笑未止,忽然一步迈出,挥动巨斧,朝无法动弹的青衣少女隔空劈下。

    一斧之力,化作一道璀璨之极的黑色斧芒,将长空都劈碎,便是普通太虚修士也难以接下这一道斧芒!

    青衣少女望着当头劈下的黑色斧芒,露出绝望之色。

    她是一名傀儡师,擅长的只是傀儡术而已。她靠着修丹一路修炼,妖力虚浮,便是全盛之时也接不下树王一道斧芒,何况是此刻被树王气势压制,无法动弹。

    那斧芒越来越近,少女耳旁渐渐安静,只剩风声,她从未觉得如此逼近死亡。

    她明眸满是不甘,她贝齿咬唇,咬出缕缕血丝,她不愿死在此地!

    “青黛,你不能死在这里,不能你是冥罗一族最后的希望,你身负十万族人的性命,在寻回祖先尸身前,你不能死!”

    “青黛你,不能死!”

    少女露出疯狂之色,在她的丹田之中,藏着一颗青色宝珠。

    那是冥罗一族最后一件血脉妖宝,含有祖先遗留的碎虚一击,是族人们给她的保命之物

    这件宝物必须牺牲冥罗一族的血脉之力才能引爆!

    一旦引爆,想必就算是归元太虚,也会被伤及一二!

    这一刻,少女决定取出宝珠,燃烧妖血,与两名树王拼命!

    她的眼神如此决绝,如此不顾一切,含有万死莫退的执着。

    在那斧芒劈下的一瞬,在那宝珠引爆的一瞬,夜色之中,忽然响起一道寂静的叹息。

    而后,一名目光冷漠的白衣青年,出现在青衣少女身前,手持一尊银色宝塔,骤然祭起。

    那宝塔一经腾空,立刻迎风而长,散出一圈圈银色灵轮。

    夜空之上,骤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银色光环。

    光环之中,渐渐浮现一颗颗碎散的银色光点,下一个瞬间,无数银色雨箭自光环中倒射长空,将那黑色斧芒轻而易举地刺碎!

    此宝是宁凡横扫昊天殿之时的战利品,封雨之塔!

    一击击碎斧芒,宁凡身影好似鬼魅,一瞬间迈出九步,九步迈出之后,却又诡异地回到原地,仿佛不曾移动过。

    九步之后,天地大势一震,两名树王的气势俱都震碎,这一刻,青衣少女恢复动弹!

    “你,是谁!”两名树王冷视宁凡,皆是如临大敌。

    虽说宁凡表露的修为只是问虚,但一击击碎斧芒,九步破去二人气势,神通十分厉害。两名树王皆是智绝之辈,自然心知不可小觑宁凡!

    “你是来救我的?还是来杀我的”青衣少女怔住了,她暗杀宁凡失败,为逃脱宁凡魔掌才进入汤谷。

    她不明白,宁凡有什么理由救她或许是来这里杀她的么。

    “你叫青黛么,你在冥罗一族之中,是何身份?”宁凡回头,没有回答青衣少女的问题,反倒向少女微笑提问。

    “我我是冥罗一族的此代大祭司”青黛咬着牙,努力镇定心神,不让自己在宁凡面前露出怯色。

    是,宁凡很厉害,对面的两名树王也很厉害,凭她窥虚修为,无论如何逃不出几名大敌的魔爪。

    但她不愿屈服,宁死也不愿。

    她是冥罗一族的大祭司,是冥罗一族最后希望

    就算明知自己弱小,就算明知敌人强大,她也不容许自己畏惧!

    “大祭司么既如此,今日我会保护你,无人可伤你。我答应过一位朋友,替他守护冥罗一族”

    宁凡话说一半,忽而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黒木令牌,展示给青衣少女看。

    在这令牌取出的一瞬,青衣少女竟觉得妖血沸腾,明眸露出震惊之色。

    “这,这是你,你是”她已震撼地不知说什么好。

    “我那位朋友,托我守护冥罗一族,他还拜托我另一件事接受黑木令,继任为冥罗树族此代树皇!”

    “本座身为冥罗族此代树皇,有义务庇护冥罗族人!”

    宁凡手持黑木令,一步踏天而起,一瞬间化作黑衣之身,周身流露出太虚气势。

    他五指向大地、虚空一抓,施展出抽魂之术,一身气势节节攀升,无限接近归元太虚!

    骤然解开剑袋,放出五个娇小剑灵,宁凡不容拒绝的吩咐道。

    “尔等杀那吹埙之魔,至于这持斧之魔,交给我!”

    宁凡言罢,猛然祭起黒木令,催动皇气!

    这黑木令本就是一件至宝,催要以皇气催动,一经催动,万木臣服,有如树皇亲临!

    “天地草木,皆为吾臣。吾根所在,即是吾国!皇术,‘草木皆兵’!”

    在宁凡施术的一瞬间,百万里内的所有参天古树,全部拔地而起,化作一个个身披金甲的傀儡木兵(未完待续……)